101、你确定不是一时的占有欲?/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宋维希的小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赶紧用手推了他的肩膀一下:“维希,你别在这里,妈妈感冒了,会传染给你的,下去找方嫂,快点。”

宋维希不为所动:“妈妈,曾奶奶说你已经没事了,你病好了。”

说着还有模有样的将小手放在苏冉的额头上,放了一下又搭在自己的额头上:“看,温度是一样的……”

苏冉笑了笑,用手揉了下他的头发,她现在虽然高烧退了,但还是觉得挺难受的。头疼痛的厉害,浑身没有一点的力气,她挣扎从床上起来,用手按了下额角,她现在只记得她昨天晚上下山的时候发烧了,然后就被林晟焕和田蜜送到了一座房子里去。

之后,她就没有一丝的记忆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但估计是林晟焕他们早上送她回来的吧。

“妈妈,希暖暖也过来看你了。”

“真的么?她在哪?”

宋维希嘟了嘟小嘴:“刚刚方嫂说家里买了新的蛋糕,她就跑下去了,跑的好快,她果然最喜欢的还是我们家的蛋糕……”

苏冉微笑:“那你下去陪她吃蛋糕吧,不吃蛋糕也吃点别的东西做下午茶好么?”

“好。妈妈你要吃么?我给你拿上来。”

苏冉现在没有一点的胃口,哪里吃得下半点的东西,她摆了摆手:“妈妈不吃,你们去吃吧。”

看着宋维希离开的小身影,苏冉笑了笑,掀开了被子,离开了床去找自己的手机。

手机已经没电了,她插上充了电,开了机给田蜜打了个电话。

“冉冉,你醒了?我还想过一会过去看看你的。”

“嗯,我醒了,没事了。”

“那就好。”田蜜松了一口气。

“你们今天早上送我回来的么?”

田蜜沉默了一下:“没有……昨天晚上宋庭遇找过来的。早上我们大家一起回来的,他带你回宋家的……”她顿了顿:“你醒来后见到宋庭遇了么?他有没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苏冉疑惑,总感觉田蜜说话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她一样:“我还没见到他,估计他去上班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田蜜此刻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她,她觉得,要是让她知道了林晟焕吻了她的事情,以后两人见面会不会变得尴尬起来?

可要是不说的话……

她想的脑袋都疼了,而苏冉见她这么久还没说完,便出声道:“田蜜,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

“没事没事,就是宋庭遇去找你了,和林晟焕起了些冲突和争执而已,男人之间的事情而已,没什么的,冉冉,你还是好好地休息吧。”田蜜最终还是决定不将这件事给说出来,最好能隐瞒着她,免得以后她和林晟焕见面都变得不自然起来。

“好。”苏冉点了点头:“你知道晟焕的外婆在哪么?”

她问的是她现在被放在哪家的殡仪馆。

“在城西的那家……”田蜜想了一下:“但是冉冉,你还是别去了吧,你现在需要多休息,等明天你的精神好了些再去吧,而且明天是他外婆的葬礼。你应该很想去的。”

苏冉想了一下:“好。”

她本想给林晟焕再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的,但是想到此刻他应该是陪在他外婆身边的,她也不愿意打搅到他,所以才作罢。

她放下电话的时候,奶奶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家里的佣人,端着些吃的东西。

“奶奶。”

宋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刚刚听维希说你醒来了,一天没怎么吃东西饿了吧?我让然给你做了燕窝粥,你吃点吧。”

苏冉虽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她知道她应该吃点东西。

在她喝粥的时候,宋老夫人坐在了她身旁的椅子上:“冉冉,你和庭遇怎么了?吵架了?”

昨天她就觉得不对劲。刚开始的时候,虽然宋庭遇一直在询问她去了哪里,但是她没说,他也别扭的不肯给苏冉打电话。

那时候她就觉得有问题了。

苏冉愣了下:“没事啊,奶奶。”

“还说没事,我虽然老花了,但可没瞎,再说,我心里还敞亮着呢,你们明明有问题,是不是因为他前天晚上去找那个戏子你生气了?”

苏冉摇了摇头:“我没生气。”

宋老夫人见她不愿意多说,也没有强迫着再问下去。她长叹一声:“冉冉,奶奶呢,是希望你们两个好好地,毕竟你们就快有第二个孩子了是吧?庭遇虽然一开始是被我逼着和你结婚的,但是这段时间来,我也看出来他对你的变化,昨天晚上看外面天气那么差,你的电话又一直处于没有信号的状态,他二话不说就出门去找你。”

“所以啊,冉冉……”宋老夫人拍了拍苏冉的手背:“你也要好好地想想……”

苏冉回过神来:“奶奶,我会的……”

……

苏冉精神依旧不太好,晚饭也是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早早睡下了,宋庭遇似乎没有回来吃饭,一直到她睡了,他都还没有回来。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房间里传来一些动静,她便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正是宋庭遇那双深邃却带着寒意的眸子。

他正站在床前,弯着腰在看着她。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的呼吸都落在了她的脸上,可能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醒过来吧,所以他此刻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你回来了。”苏冉转了一下身,因为不习惯被他这么的看着,所以便背对着他:“对了,昨天晚上,谢谢你去找我……”

“谢谢……”宋庭遇的声音嘲弄:“这话说的多客气……”

“我不去找你,你不也没事?林晟焕怎么会让你出事?”

苏冉听他又扯上林晟焕了,皱了皱眉,没打算理会他。下午她就从田蜜的电话里知道了他在毓秀山的时候和林晟焕起了冲突了。

她漠视自己的态度让宋庭遇心里的怒气更甚,他握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苏冉恼怒的要挣开他的手,却看到了他眼角处的伤痕,她怔了一下:“你昨天晚上和林晟焕打架了?”

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她不是不知道,但之前两人就只是在言语上或者是气氛上不对盘。可昨晚怎么就打起来了?

“你是因为我去找他,所以才和他动手的?”苏冉问道:“林晟焕的外婆走了,我只是去帮忙找一下他,他外婆没了,我也难受,她也一直对我很好,我只是想去安慰一下他,陪一下他也好,宋庭遇,为什么你这都要误会,都要无理取闹?”

苏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解释这么一大堆,她其实真的大可不必在乎他在想什么。因为按照他们的约定,谁也不用去干涉对方的私事。

“怎么,你就这么心疼林晟焕?你怕我将他打成什么样了?”宋庭遇眯着黑眸冷笑道:“是,在你的心里,林晟焕重要的多了,他出了点事。你怎么会放心?所以二话不说就找他去了,但你到处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的?你昨天晚上发着高烧,如果不是温度及时降下来了,孩子怎么办?维希怎么办?”

苏冉按着眉心:“我不想和你吵架,我没照顾好自己,让自己生病了,这是我的错,这错我认,我也感谢你担心我去找我,但是宋庭遇,我的事情不用你干涉,我要做什么也不用你管……”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庭遇打断,他冷声道:“好一个不用我管,好一个不用我干涉,苏冉,你够能耐的,你口口声声和我说。与林晟焕之间是清白的,为什么我看不到清白二字?”

“那是因为你思想狭隘!你把别人都想成和你一样的人!”

“在你的心里,林晟焕就是那么个高高在上,温润有礼的男人是吧?而我,就思想狭隘?”宋庭遇用手捏着她的下巴:“如果林晟焕真的如你所想的那般,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吻你?”

苏冉愣住了,满脑子都是他所说的这句话……

林晟焕吻她?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个时候她想到了下午和田蜜打电话的时候,她的吞吞吐吐,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

“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宋庭遇眉眼很冷:“因为他是趁你昏睡了的时候,偷吻你的,你口中心中眼中这么高高在上的男人。原来也会做这样的事?”

苏冉用双手撑着额头,捂着眼睛,半晌才将手拿开,声音轻轻地:“宋庭遇,我们像是从前一样的相处行么?你可以完全漠视我,你可以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不会管你,但我的事情,也请你给我一个自由的空间,你现在管的这么多有什么用?你能管我一辈子么?”

“我为什么不能管你一辈子?”

苏冉看向他:“但宋庭遇,我不想和你这么过下去,所以你也管不了我的一辈子。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就不想和我离婚了,但是我还是坚持之前我的想法,我们不必要这么牵强的在一起,所以放开比较好……”

宋庭遇的声音越来越冷,眸色也越来越冷:“苏冉,你总说不能和我这么过下去。但是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我对你的感情么?我为什么放不开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你靠近林晟焕?为什么,你告诉我?”

“你确定这是感情?”苏冉反问:“而不是一时的占有欲?”

宋庭遇愣了一下,冷冷的抿着唇,没有说话。

“你原来是不确定?是不是还分不清楚感情和占有欲的区别?”

苏冉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很淡:“你去洗澡吧……”

她不想再和他继续这样的话题,每次两人都是不欢而散。她虽然不期待能和宋庭遇之间有多友好的相处。但起码是和平的就行了。

别总在宋维希的面前表现的那么的别扭,那孩子敏感,很容易发现端倪。

说完她便又躺在了床上,而宋庭遇最受不了的就是她这样的一副态度,无论他在做什么,她好像都并不放在心上。

宋庭遇忽然低下头,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用力的亲吻她嫣红的唇瓣,舌尖挑开她紧闭的牙关,攻占城池。

苏冉不断的挣扎,恨极了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当一只手终于摆脱他的束缚而自由了的时候,他往他的俊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随着空气中传来清脆的巴掌声,两人都有些怔愣。

苏冉鼻间酸涩的望着面前的男人:“宋庭遇,你总问我把你当成什么了,那你呢?把我当成什么了?你泄欲的对象?还是你所豢养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一个宠物?亦或是你的所有物?”

宋庭遇此刻的脸色很冷,苏冉也不畏惧,抬着头和他的眸光对视着。

她以为他会做出什么事的,但他最终却转身走出了房间。

那房间的门被他用力的打开,随即又大力的合了上来。

苏冉的肩膀随着关门的声音松懈了下来,她躺了下来,眼睛酸涩的很,便拿过一边的枕头捂着自己的眼睛。

与宋庭遇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这么的累。

她自己也弄不清楚原因这是为何。

这一夜,宋庭遇没有再回到房间来,苏冉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是还在宋家还是出去了去了白芷芮那边过夜。

早上她很早就醒来了,因为今天是林晟焕外婆的葬礼,葬礼在九点钟举行,她要提前到。

生了一场病,再加上她昨晚又没有好好地休息,所以脸色很不好,她穿了白色的衬衣,黑色的裙子和黑色的大衣出了门。

去车库开车的时候,看到了宋庭遇的车,才知道他昨天晚上并没有离开,可能睡在了书房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