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亲够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生帮苏冉在里面做着检查,她用仪器放在她的小腹上,抬头看着窗外:“宋先生怎么不和你进来。”

“他有点事。”苏冉简单的带过。

“我看他挺着急的样子。”医生摇头笑道,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而苏冉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宋庭遇果然站在走廊处来回的走动着,医生顺着她的眸光看过去:“要叫他进来么?”

“不用了。”苏冉也不想对着他,所以连忙摇头。

检查用了不少的时间,结果出来后,他们就跟着医生进了她的办公室,孩子在苏冉的肚子里很健康的长大。

医生又用了点时间来交代他们所要注意的事情。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依旧是全程没有交谈,宋庭遇走在前面,苏冉则走在后面,她拿着检查结果在看,因为生了维希,她对于这些结果单有些了解,虽然医生说孩子很健康,但是她还是想看看。

忽然,她的身体被拉了一下,紧接着就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宋庭遇用手护着她的肩膀挡着,一行人从面前走过。

都是医生,他们行色匆匆,边走边谈,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走在路上竟然都能剧烈的讨论。

宋庭遇的声音带着怒气:“苏冉,你是不是不会看路?走路永远不会看前面?”

苏冉怔了怔,但知道这确实是自己的错。她只顾着看单子了,没有好好地走路,如果她被人撞到了,兴许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所以宋庭遇此刻的怒气,情有可原。

她抬头道:“对不起。”

这算是这几天两人闹得很不愉快之后的第一次说话,但竟说的是这样的话。

宋庭遇的脸色似乎还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愈加的冷了:“苏冉,你永远都是这样。”

冷战虽然让人难受,但是吵架也并不见得有多好,苏冉皱着眉,冷声道:“宋庭遇,你又发什么疯?”

说完,她转身就走。速度很快,就是不想和这个男人待在一起,起码现在不想。

但是宋庭遇的速度远比她还要快,人高腿长,很快就追了上来,二话不说拽着她的手臂往前走。

苏冉怒不可遏,甩着他的手:“松开!”

宋庭遇哪里会听她的,一直拉着她往前走着,医生最不缺的就是人,特别是走廊上,来来去去都是人,苏冉可不想在这里成为全部人的焦点,她见经过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她也便不再动了,任由宋庭遇拉着她,到了电梯口,电梯门开了之后,又拉着她进去。

这狭小的空间里就他们两个人,苏冉在电梯门再一次开启的前一刻,见甩不开宋庭遇的手,所以便低下头,用力的往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她以为他会因为吃痛而松开手的,但是他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反而转过头,冷冷道:“继续。”

他的小臂肌肉结实,苏冉一口咬下去,没有将他咬痛,反而让自己的牙齿微微的酸痛起来,她当然不会再犯傻去咬了。

电梯门开了,宋庭遇见她待在原地不肯动,嘴角冷然的勾了勾,在她错愕不及的时候,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宋庭遇,你干什么你?这里人很多,你快把我放下。我自己能走。”

刚刚在走廊里尚且人多,现在两人已经到了大厅就更是了,很多人在那里坐着排队等挂号的,医生,护士,病人与病人家属,什么都有。

苏冉和宋庭遇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苏冉用拳头砸在宋庭遇的后背上,让他将自己松开,但是他都不为所动。

一直抱着她到了停车场,按了开门的锁,便将她放在了副驾驶座上,为了避免她下车,他很快就坐了上来。又锁上了车门,这次,她哪里还能逃得掉?

苏冉喘着气看着坐在驾驶座的男人:“宋庭遇,你永远都是这样的不可理喻。”

“是么?”宋庭遇脱下了大衣,扔在车后座,嘴角勾着冷然的弧度,声音倒是挺轻的,他还解开了袖子处的金属钻扣,苏冉以为他并没有在乎她刚刚说了什么,应该要开车离开的,但是下一秒她便知道自己想错了。

因为宋庭遇忽然将身体倾过来,伸手揽过她的肩膀,一手托着她的后颈,薄唇快速的覆盖上她的红唇。

苏冉很讨厌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在反应过后皱了皱眉,挡在胸前,要将他推开,无果,便又举起了手,但这一次宋庭遇扼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打上瘾了?”

“亲够了?”

苏冉甩开他的手,趁他不备的时候将他推开,然后拉上了安全带扣住:“亲够了可以开车了没有?我想回家。”

“苏冉,有时候我真想杀了你!”宋庭遇的声音带着隐忍的怒气,他放在方向盘处上的手因为怒火,竟然隐隐的青筋暴起。

他将手握成了拳头,放在眉宇之间,闭了闭眼睛,似乎在缓解自己的怒火。

“别用你亲了别的女人的嘴来亲我。”苏冉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

宋庭遇转过身,指着她:“苏冉,你又嫌我脏?以前怎么不见你嫌我脏?现在倒好,三天两头的说我脏?”

苏冉也看向他,眸光很是平静:“我一直都嫌你脏。”

宋庭遇觉得胸前有一团怒火正在燃烧,而且,怎么都熄灭不下去。

“苏冉,你还不是被林晟焕吻过了。所以,你在我的面前装什么?也许并不是只有我见到的那一次,你们不是青梅竹马?说不定你们早就走到了一起,牵个手,亲个吻算什么?说不定……”

“宋庭遇,你够了!”

苏冉厉声道,她的眼眶已经很红。胸腔因为怒火而在剧烈的起伏着,她用手去抠着门把:“把门打开,宋庭遇,我让你把门打开……”

她不想再和这个男人待在一个空间内,一刻也不想,她只觉得没多一秒,自己就多一秒想要窒息的感觉。

她红的吓人的眼眶,让宋庭遇的心猛地被一刺,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在盛怒的情况之下又说了什么话。

“反正在你的心里,我这么不堪,你和我在一起也就是想救维希,现在任务完成了,你既然嫌我脏的话,就别再靠近我不就行了?但宋庭遇。你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为什么就不能离我远一点?你别再出现打搅我的生活了好么?我想安静的生活,我不想总和你吵架,所以麻烦你将我当成空气好么?孩子一生下来,维希的病情一稳定,我就会离开的,行了么?宋庭遇,你满意了么?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说出来行么?”苏冉觉得胸腔快要缺氧了一般的难受,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泪根本就不听使唤的掉落下来,顺着她洁白的脸颊滑落,砸在手背上。

宋庭遇想伸手帮她擦干净,但是却被她甩开手:“你别碰我……”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带着点决绝的感觉。

宋庭遇的手僵在了空气中,动弹不得。

“苏冉……”

“把门打开。”苏冉再一次用手去抠门,他不动,她便解开了安全带,侧过身按了开锁,然后下了车,并甩上了门。

她顺着地下停车场的路,往外面跑去。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现在外面的车流和人流都不是很多。

宋庭遇见状,连忙开着车追上去,但是苏冉已经过了红绿灯,穿到了对面的街道上,而他开着车,多有不便。她走的是地下人行道,一会儿就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只能匆匆找了个地方将车停下来,然后顺着进入了地铁口进去,这里永远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即使现在已经过了高峰期,一眼望过去,还全都是人,人来人往的。

宋庭遇根本就无法找到苏冉纤细的身影。

他记得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驼色的大衣,所以他便到处搜寻着她的身影,只是,依旧看不见人。

拿出手机给她拨过去,还没响两下就被挂断了。

再打过去便处于关机的状态了。

宋庭遇着急的不行,也不知道苏冉现在会坐着地铁去哪里,这里人这么多。会不会挤到她?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她刚刚所说过的话,她落泪的模样。

第一次,他生出了懊恼的情绪。

在苏冉的面前,他依旧控制不了自己,因为他的情绪总是很容易被苏冉挑起来,即使他想要压下那被她所挑起的情绪,但是都异常的艰难。

苏冉关了机,不听他的电话,所以他现在只能开车回去宋家,但他回去的时候,苏冉并没有回来。

而宋老夫人见早上两人明明是一起出门离开的,现在却只有他一个人回来,皱眉道:“冉冉呢?”

“她有些事……”他也没有多提,拿着车钥匙要离开,但又想到了一件事所以转身:“苏冉钥匙回来了,奶奶,你给我打个电话。”

“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事了?”宋老夫人沉下脸色,声音严厉。

宋庭遇没有说话,转身就离开了宋家。

宋老夫人望着他的背影,无奈的叹气,像是对身边的管家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这孩子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弄清楚自己的感情。”

“放心吧,老夫人,少爷迟早会明白的。”管家恭谨道。

“但愿吧。”宋老夫人又是一声叹息:“虽然说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好插手,但是见庭遇那样子,我是真的着急。”

……

苏冉坐上了地铁,她当时是为了躲避宋庭遇,所以随意的上了一辆地铁的,也没有想清楚自己要去哪。

但坐了一程,她的情绪渐渐地冷静了些,她便看了地图,重新选择了要搭乘的地铁,去自己的目的地,出来后再补票。

但她从车里面出来的匆忙,所以根本就没有带钱包,刚刚进入地铁的时候那几块钱还只是在口袋里找出来的,前几天买水的时候,找的零钱,落在口袋里了。

现在她根本就没有钱再用来补票。

所幸的是,她的手机一直都在她的大衣口袋内,所以她拿出了手机,开了机,手机一开机,自然也就看到了宋庭遇的未接来电,很多通。

苏冉没有去理会,她拨通了田蜜的电话。

她就住在这地铁口的附近,她本来也是要过来找她的。

……

田蜜难得今天休息,接到苏冉的电话的时候,还在床上,听了电话之后立刻就从床上坐起来:“你就在地铁口等会,我马上到。”

田蜜是那种出门必定要将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女人,而且,必须要化妆,但现在苏冉就在那里等着她,她自然不能再浪费时间在化妆穿衣服,做造型的身上了,所以匆匆的套了一件外套,扒了一下自己因为睡觉而变得乱糟糟的短发,连牙都没刷,脸都没洗,觉得自己实在没脸见人,便拿了个口罩戴上,就勾了钥匙,换了鞋子快速的出门。

她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地铁口的出口处,看到了正站在服务站旁边的苏冉,她一张小脸埋在了围巾之内,低着头在看地面。

“冉冉。”田蜜因为跑得快,所以喘气喘的厉害,伸手递上钱包。

苏冉从她的钱包里拿出十块钱递到服务窗口处,地勤又给她找了两块硬币,她将硬币放在田蜜的钱包里,转身:“走吧。”

田蜜喘过气来了,上前挽着苏冉的手臂:“今天怎么这么有空,知道我休息,所以过来看我?但是你怎么不把我家小帅哥带来呢?”

她说着说着就觉得苏冉不对劲了,转过头去看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苏冉那眼眶,红成那样子,她想忽视都难,怪不得会坐地铁过来呢,果然出事了。

“你今天不是去产检?”她低下头看了看她的小腹,脑袋嗡嗡作响:“孩子有什么事?”

苏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摇头:“没有,她很好。”

“那你怎么……”田蜜眉头紧紧的皱起:“和宋庭遇又吵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