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你把她当宝,她把你当什么?/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莱知道自己不能指望苏冉了,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她和宋庭遇两个今天一起出现就是为了和她对质前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的。

苏莱此刻有一种预感,自己今天肯定不好过。

“我刚刚一时忘记了……”苏莱低下了头,根本就不敢去看宋庭遇的眼睛。

宋庭遇嘲弄的勾了勾弧线优美的薄唇:“不过才二十几岁,这么年轻就的了健忘症了?”

宋庭遇的嘴要么不说话,要说话,想针对你的时候,总能一针见血,而且,嘴毒的堵人一个字都说不上来。

苏冉已经看到苏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支吾了许久还没有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宋庭遇拉开椅子重新坐了回来,眼尾扫了一眼苏莱:“苏莱,我再问你一次,到底那天晚上那个电话是不是你给苏冉打的?”

事已至此,苏莱哪怕再不想承认,可是她知道,自己都得承认,不然的话,她会死的更惨。

宋庭遇明显就是有备而来的,就算她现在不承认,一会他肯定手上还有什么证据的,那时候她就没那么好过了。

“我是拿了你的手机给苏冉打的电话。”苏莱忍住心内急剧的不安,抬头道。

“你挺厉害的啊。”宋庭遇靠在椅子上:“也够不要脸。”

苏莱的脸一下子血色尽失。

这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自己,怎么说她也是苏家的女儿,苏氏的千金,别人见到她的时候,还不都是恭恭敬敬。一副要讨好她的模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那天晚上是怎么进去的?趁我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进去的?”其实宋庭遇早就想过苏莱如何会拿得到他的手机,也只有他离开包厢去洗手间的时候,他的手机才没有带走,其他的时候,她哪里有机会?

“是,就是你去洗手间的时候。那时候我刚好从你所在的包厢的走廊处经过,我看到你出去了,包厢里又没有人,所以我才……”苏莱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已经明显带着哭腔了:“庭遇,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

宋庭遇摆了摆手,长指指向苏冉那边:“你应该对她道歉,因为你的一个电话,让她醋意横飞,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的……”

这男人太不要脸!

“宋庭遇!”苏冉低声的叫了一下他的名字,恨不得捂住他的嘴:“我什么时候醋意横飞了?”

还睡不好,吃不下,他不要太自我感觉良好!

“难道不是?”宋庭遇转过头,挑了挑眉,还用手拍了一下苏冉的脸颊:“乖,别不好意思承认,苏莱又不会笑你,我更不会了。”

苏莱看着他们两个,觉得自己在这里多一秒的时间都待不下去了。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在卿卿我我,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而且,现在还被宋庭遇知道了她那天晚上所做的事情,她只觉得内心更加的备受煎熬。

苏莱整低着头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道冷凝的声音:“还不道歉?还想等到何时?”

苏莱瞪大了眼睛,看着苏冉,她实在是对苏冉开不了这个口,一个从小到大她都看不起的人,如何在这个人的面前服软低头?

太难了。

她期盼苏冉能够摆手说不用了,但是此刻她却也正在看着她,微笑着看着她,好像就为了等她的这个道歉。

“对不起,苏冉。”

苏冉还在笑:“姐,你刚刚说的话太小声,我没听到。”

“……!!!”苏莱恼恨的瞪了苏冉几眼,但是她知道宋庭遇就在一边,现在她没有退路,所以只好大着声音道:“我说对不起,苏冉,那天晚上我不应该拿了庭遇的手机给你打电话。我不应该骗你……”

“你为什么骗我?”苏冉先是装糊涂,随即又恍然大悟了一般:“我知道了,是因为你想利用宋庭遇的手机来挑拨我两的关系,我都忘了,那时候在淮海市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你不是故意往宋庭遇的怀抱里投怀送抱的么?最后没成功,现在还没死心呢?还在打着主意呢?”

苏莱被苏冉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忍着怒火低道:“苏冉你不要太过分。”

“现在到底是谁过分?”苏冉笑着反问:“姐,我记得小时候你不是这样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不要脸?你连自己的妹夫都要勾引?如果给你个机会,你是不是不惜脱光了衣服也要爬上宋庭遇的床……”

“停!”宋庭遇轻咳了几声:“苏冉,你现在说这些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你别打岔。”苏冉瞪了他一眼。

宋庭遇耸耸肩,果然不再说话,苏冉才再次看向苏莱:“我知道你从小到大都看不起我。我什么东西你都想要据为己有,但请你明白,手段耍的多了,也没有什么意思,并且,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任你耍弄。”

苏冉和苏莱就相差一岁,她十几岁回到苏家的时候,苏莱当时就站在楼梯口处,穿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用高高不可一世的眸光在看着她,好像在看着什么低微的生物一般,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到处为难她。处处针对她。

但每次苏冉都用一种看小孩子在玩幼稚把戏的眸光在看她,她经常被这眸光激怒,可是又没有办法,渐渐地她也就觉得无趣了,所以也不再去管苏冉,那些年,她们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倒是也相安无事。

可是苏莱是从骨子里看不起苏冉的,她觉得自己就应该什么都比她好。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因素在作祟,所以她在看上宋庭遇之后,便想将他抢过来。

苏莱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犯人一样被人数落着,而且,还一句话都反驳不起来。

宋庭看了看苏冉,微笑:“说完了?”

苏冉点头,有些疑惑,难道他还有什么话要说?

“那轮到我了。”宋庭遇看向苏莱那边:“你看上我了?”

苏莱的一张脸此刻很是精彩,觉得自己左右为难,又想点头,又想摇头,好像是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一般,最后她终于点头了:“是。所以我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我也是一时糊涂。”

宋庭遇扬声大笑:“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照过镜子?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你有什么资格看上我?”

“宋庭遇,你……!”苏莱本来也是大小姐脾气厉害的人,已经觉得自己够委屈的了,现在还被这两人当着面来羞辱,她快受不了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告诉你。宋庭遇,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瞎了眼,会看上苏冉,你以为她真的有多好呢?你现在这么护着她,可有知道她的心里有没有你?她早八百年就和林晟焕在一起了,要不是我爸从中干预,她早和林晟焕在一块了,即使是现在,你就能确定她没有和林晟焕在一块?是她自己说的,等维希的病一好起来就要和你离婚,转而和林晟焕在一起,你把她当宝,她把你当什么?”

苏莱还要大声说什么,但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泼了一杯酒。酒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将她的衣服都染湿了,她闭着眼睛,用手抹了一下脸,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一双深邃但此刻森冷的让人不由自主打寒颤的眼睛。

宋庭遇再一次用酒往她的脸上泼。

“我与苏冉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多说?”

宋庭遇嘴角那抹笑容看着危险极了。苏莱看着一时都忘记了反应,只觉得因为害怕,所以此刻身体都有些哆嗦。

“我……我是实话实说……”

“我看你不仅得了健忘症,就连话也不会说,你不会说话的话,用不用我叫人教教你?”

苏莱虽然不知道他口中“教”到底是怎么个个教法,但是她能知道的是,肯定不是什么好的方法,因为宋庭遇现在看她的眸光真的可怖极了。

“不用……不用……”

“那你就自己来。”

“你想怎么样?”苏莱又委屈又难受,所以眼眶也红的厉害,下一秒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似得。

“自己扇自己巴掌,用力扇,扇到我满意为止,如果你自己下不了手的话。我不介意让人代劳。”宋庭遇薄唇轻启,一字一顿。

苏莱万万没有想到宋庭遇竟然让她这么做,她眼泪马上就出来了:“庭遇,你放过我,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她伸手想去拉扯宋庭遇的休息,但是被他的眸光震慑到生生的住了手。她便又看向苏冉:“苏冉,我求求你,你让庭遇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做这些事也不会再说这些话了。”

见苏冉没有说话,她也想去拉苏冉的手,但还没有触碰到苏冉的时候,她就被一股力道给推开了,她狼狈的后退了好几步。

而宋庭遇则将苏冉护在身后,俊脸阴沉的看着她:“谁准你碰她的?”

“我……”

“扇不扇?”宋庭遇又问了一句。

苏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后路,如果她今天不按照宋庭遇所说的去做的话,她休想走出这道门,而且,以后她也不会好过。

“我扇,我扇。行了吧?”她大哭着,并且举高了自己的右手,往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她只觉得一种锥心的疼痛。

“继续,还有,力气不够大,我要你狠狠扇。”宋庭遇冷声道。

苏莱咬着唇,一边哭一边往自己的脸上扇巴掌,只听到包厢内一声声的清脆的巴掌声,她倒还算下得了狠手,估计是真的害怕以后会不好过,所以现在就想将事情给解决了再说。

很快,苏莱白皙的脸已经红肿了起来,只是扇一边的脸颊,她快要承受不住,所以便换了一边脸继续。

她自己也不知道扇了多少巴掌,只觉得双手都打的麻木,而两边的脸颊更是痛的厉害,火辣辣的疼痛,要是被人打一巴掌都会很痛,更别说现在她自己打了自己这么多巴掌。

她哭得妆容都花了,脸又红肿了起来,哪里还有刚刚那精致漂亮的模样?

“好了。”苏冉开口道,她看向苏莱:“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你让爸他也不要再打什么歪主意,他想要什么,应该靠他自己的能力去得到,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就算得到了,他也啃不下去。”

说完,她就穿着大衣,拿着东西,看向宋庭遇:“走吧。”

宋庭遇点了点头,买了单,揽着她的肩膀往外走去,谁也没有再看依旧坐在包间内的苏莱。

苏莱在他们走后,捂着脸大哭起来,有服务员进来收拾东西,被她这样子吓了一跳,她却站起来挥落了一桌的餐具:“苏冉,我不会让你这么好过的,今天我所受的委屈,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加倍偿还给你。”

……

宋庭遇带着苏冉离开了餐厅,坐到了车里。

苏冉刚扣上安全带,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拥进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里,宋庭遇用手托着她的后颈,紧紧的抱着她。

苏冉愣了下:“怎么了?”

宋庭遇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的力道在不断的手筋、。

苏冉想到了刚刚在餐厅里苏莱所说的话:“你是不是很在意苏莱说我和林晟焕的那些话?我和林晟焕从小认识了,在我心里,他是亲人和朋友,不是苏莱所说的那样,宋庭遇,你别老将我和他扯在一起成么?也别老是怀疑我们可以么?”

宋庭遇吻了吻她的脸侧,依旧没有将她松开:“我是在想苏莱所说的话,但我不是在想你和林晟焕的事。”

苏冉一怔:“那你在想什么?”

宋庭遇终于松开了她,看着她晶莹剔透般的眼睛:“苏莱说,当年是你爸的原因,你才和我在一起的?”

他顿了顿:“当年不是你……”

苏冉拿开他的手,有些嘲弄的笑了:“当年在你的心里,你也许一直都认为,我为了攀上你,什么都能做的出来的,对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