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现在看来,我或许应该感激他/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四年前,苏家的生意上出了些问题,苏豪四处都借不到钱,所以最后便将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

苏莱他没舍得动,所以最后就动了苏冉,其实起初他就只是想讹宋家一笔钱的,只是后来她因为那一天晚上而怀孕了,所以他才会又改变了主意,执意要让宋家娶了苏冉,然后给他们苏家一个交代的。

宋庭遇双手捧着苏冉的脸,深邃的眸子凝着她:“那你给我说说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冉也看着他,并没有回避他的眸光:“我说了你就会相信么?”

“是,只要你说了我就会相信。”

不可否认,苏冉的心因为这一句话所受到的冲击不小。

她才明白,原来宋庭遇的信任,对她来说,竟然这样的重要。

苏冉将头发往耳朵那边别了一下,缓声道:“我也是事后才知道我爸做了这些事的,你被他算计了,其实我也是,我们两个的酒里,都被他下了东西……”

那时候,是苏家举行的一场所谓的宴会,当年对于苏家,宋庭遇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不愿意去参加,只是宋老夫人觉得既然苏家都邀请了。而大家毕竟都在生意场上,难免会有需要合作的时候,所以不想拂了苏家的面子,便让宋庭遇去一下。

他们都万万没有想到,那场所谓的宴会,其实就是苏豪为了宋庭遇和苏冉而设下的一个局而已。

宋庭遇只打算在苏家待一会,他没打算待太久。他觉得那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他一到,苏豪就拉扯着苏冉上前了,那时候,刚好有侍应生端着红酒经过,苏豪就各拿了一杯递给宋庭遇和苏冉。

他自己敬了宋庭遇一杯,又对苏冉道:“冉冉,还不快敬敬宋少爷。”

苏冉本就是被逼着参加这个宴会的。在宴会开始之前,苏豪还特地请了化妆师和服装师来给她做所谓的装扮,她穿着金色的细跟高跟鞋,为了将她的修长笔直的双腿给显露出来,服装师特地让她穿了一件裙摆在膝盖以上的抹胸小礼服。她穿着这东西出现在这里,就浑身不对劲,现在又被苏豪拉了过来,她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她同样觉得他想法太天真,宋庭遇是有女朋友的,两人还经常出双入对的,那女明星白芷芮漂亮的像是天上闪耀的星星一般,他怎么会看得上她苏冉?

而且,这也不是苏豪第一次强迫将她带出来见宋庭遇了,之前的每一次,他都对她不屑一顾,苏冉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苏豪在别的事情上都没有什么耐力,而唯独在这件事上这样的锲而不舍!

端着红酒,苏冉不情不愿的举过去:“宋少爷,我敬你。”

苏冉喝了那酒不久之后,就开始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还觉得越来越热,很不舒服,她在宴会厅上坐立不安,心情十分的烦躁,总觉得自己内心很空虚,想要些什么,但具体又说不上来自己要什么。

她在专供人休息的椅子上坐的正难受的时候,苏豪走了过来,还装模作样的道:“喝醉了?”

苏冉很少喝酒,也没有喝醉过,所以她也不确定自己这个样子是不是就是喝醉了:“爸,我很难受,我想先上去房间……”

她有些艰难的要站起来。但无奈视线都渐渐地有些模糊起来。

“好了,难受就先上去休息吧,你自己这样子怎么上去?我让人扶你上去吧。”那个时候其实苏豪的声音就隐隐的带着些兴奋的意味,可苏冉都这样了,哪有心思去觉察他的想法。

她被人扶着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是夏天,可房间里开着冷气,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还是会觉得这么燥热?

她便手忙脚乱的脱掉了小礼服,扔在地毯上,然后倒在床上。

因为一直觉得异常的难受,她其实没有怎么睡着,但她能知道的是,她的意识和思维已经渐渐地不清晰起来,看东西都好像有重影。

她的呼吸渐重。躁动不安的在床上蠕动着。

也不知过了过久,她的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好像又有人进来了,她也没有心思去在意进来的人是谁。

她只觉得自己难受,难受的快要死掉。

进来的人也躺在了她的床上,起初两人就相安无事的各睡在一边,但是最后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动作的,反正唇瓣是碰在了一起,他们激烈的接着吻,很快,两人的衣服也没有了。

而第二天,他们还是因为外面的动静才醒来的。

苏冉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看到她的房间门口站了许多的人,苏莱。乔青,苏豪,还有家里的佣人,管家,全部都在。

刚刚那一声的惊叫声就是苏莱发出来的。

苏豪很快就阴沉着脸将一群人都赶走了,并且关上了房门,在关上门之前他扔下了一句话:“你们两个,马上穿上衣服出来见我!”

宋庭遇也醒了,俊美的脸上全是嘲弄:“想不到啊,苏冉,你小小年纪竟然这么会耍心机,为了爬上我的床,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在宋庭遇当时的想法里,苏冉就是伙同她的父亲一起算计了他。

而宋庭遇这人,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的算计过,他大发雷霆,不足为奇。

苏冉看着被单下自己光裸着的身体,还有白色床单上醒目的红色,她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知道,自己和宋庭遇会这样。全是拜她那个所谓的父亲所为。

他将他们两个都算计进去了,却还假仁假义的表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他们穿好了衣服下去,苏豪还在继续扮演着他的慈爱父亲,他让宋庭遇给他们苏家一个交代。

可惜宋庭遇没等他说完转身就走了。

苏豪见在宋庭遇这里讨不到好处,就把主意打到了宋家去,几乎天天带着苏冉上门,这样的闹剧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苏冉怀孕。

苏冉现在回忆起当年的事,都恨不得抓着苏豪问问,为什么他能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

可慢慢的她就在想,问了又怎么样?

苏豪就是这么个人,否则的话,当年怎么可能会将乔青抛下后来又用甜言蜜语将她哄回来,将她养在外面。

外面的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苏冉看着面前的男人:“我说当年的事,我一点都不知情,你相信么?”

“我相信。”

苏冉笑了笑:“宋庭遇,你别骗我。”

“要我发誓么?”

“不要发誓。”誓言苏冉从苏豪的嘴里听得多了,到头来他却一件都没有做到,所以说,誓言这种东西。不可信。

她从来不看这东西,如果一个人真心想要怎么样的话,何必靠这虚浮的誓言?

“我一直以为……”宋庭遇靠在椅子上,看着车顶,他想,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误会了苏冉。

如果不是这次宋维希生病了。他回来,再和苏冉相处了这么几个月的话,他估计会一直误会她下去。

如果不是这次回来,他和苏冉之间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以后肯定也会离婚,离婚后,他们就会过各自的生活。

宋庭遇用手放在额头上:“苏冉,我一直都挺厌恶当年你爸在我身上用的手段的,可是现在看来,我却觉得我或许应该感激他。”

“为什么?”

他坐了起来,搂着她的肩将她慢慢的往自己怀里靠过来,薄唇覆盖在她的耳畔:“因为没有他做的这些事,你怎么会成为我妻子?没有他做的那些是,你怎么会和我在一起?”

苏冉的小手放在他的心脏位置:“宋庭遇。这是你的心里话?”

“当然。”宋庭遇挑了挑眉:“不相信?要不把心剥开来了让你看?”

“好,剥开吧。”苏冉松开手,微笑。

“我觉得你应该补偿我。”宋庭遇说的一本正经。

苏冉皱眉:“凭什么?”

“凭你不相信我,竟然觉得我和苏莱会有问题,我就那么饥不择食?”

苏冉憋着笑,苏莱没那么差吧?起码样子和身材也还是摆在那里的,他竟然说出了饥不择食这四个字。

“你还不是经常不相信我。谁叫你那天晚上当着我的面和苏莱出去了,后来她又用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了,我怎么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苏冉顿了顿,看了眼外面,他们竟还在停车场内:“好了,别说这个问题了,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宋庭遇深吻了一下她的唇瓣,亲过了这才肯松开她,开车带她回家。

……

晚上苏冉洗澡出来,发现宋庭遇正坐在床上不知道看什么看的入迷,连她出来了都不知道。

而他的肩膀上搭着毛巾,但头发还湿漉漉的,竟然没有吹头发就坐在那里了。

她走过去:“看什么?”

宋庭遇才抬起头。将手中的纸张拿起来晃了下:“你的孕检单。”

“看得懂么?”苏冉扯下他肩膀上搭着的毛巾:“别看了,快去吹头发。”

宋庭遇手里拿着毛巾,看向她:“苏冉,咱们的女儿两个月了吧?”

“嗯。”苏冉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皱眉:“你怎么知道是女儿?说不定是儿子。”

“我有预感,你肚子里那个就是个女孩子,相信我。”

“……”只听说过女人有第六感,难道宋庭遇他也有第六感?

“快去吹头发。”苏冉也懒得和他再扯下去,反正从知道她怀孕的那一刻起,他就坚决认为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个女孩,这一切还得等到四个月后才能知道结果,现在说什么都还为时过早。

他还是没有动,深邃的眸子凝着她,话好像是对他说的,好像又是在自言自语:“两个月大的话,就还有一个月……”

苏冉起初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细想了一下忽然就明白过来,她抽过他手里的毛巾,捂在他的脸上:“你怎么整天想的就是这个……”

宋庭遇将毛巾拿下来,挑挑眉:“那我能怎么办?你又不敢帮我用其他的办法解决,真要我憋好几个月?你不怕把我憋坏了?将来就不能用了……”

“你别说了……”苏冉的脸越来越红。

“我说的是事实。”宋庭遇将她的手拉下来,捏在手心中,揉着她的手背:“苏冉,要不你帮帮我。”

“不。”苏冉回答的很坚决:“你自己解决。”

“帮帮我……”宋庭遇又问了一次。

“你吹了头发赶紧睡觉就好了,别想这事不就行了?谁叫你满脑子都是这事?”苏冉抽回自己的手,微笑道。

“你以为我整天没事干就想着这事?这罪魁祸首还不是你?你就算是站在我的面前什么事都不做,我都能起反应知道么?”

苏冉只觉得耳根子都燥热了起来了:“那真是我的错了,明天起要不我们就分房睡?你去客房睡吧,这样见不到我了不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宋庭遇仰躺在床上:“我还是在这里睡吧。”

苏冉伸手去拉他的手臂:“先别睡,先把头发吹干了再睡。”

“你帮我吹。”

“先坐起来。”苏冉无奈的叹气,松开手去找了风筒过来,插在床头的插座上,站在床前帮他吹头发。

在吹风机的声响中,她听到了宋庭遇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她还是听清楚了:“苏冉,你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

苏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所以也不搭理他。

“憋坏了我,不能用了,后悔的就是你。”

苏冉还是不说话,男人的头发短,所以很快就吹干了,她弯下腰想去扯风筒,却在她弯腰的瞬间,被宋庭遇搂着腰,拐上了床。

他紧接着压着她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

“宋庭遇,你干什么。”

“这不很明显么?我想干你啊。”

“你疯了!”苏冉瞪他一眼:“你女儿才两个月呢。”

苏冉这话一出,他就低下头,埋首进她的颈窝间:“她怎么长的这么慢?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为什么你怀孕要这么长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