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你只是不爱我/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推了推他,但没有起什么作用:“哪个女人怀孕不要这么长的时间?都一样的。”

“是啊,所以当女人怀孕的时候,那些男人是怎么解决的?”

宋庭遇在说话的时候,薄唇总是会时不时就贴在她脖颈间的肌肤,苏冉觉得有些痒,不断的往后想要回避,他则按着她的肩膀:“你别乱动。”

“你别闹。”苏冉很无奈:“快起来,我要睡了。”

“苏冉,你太狠心了,真的太狠心了……”

宋庭遇说着说着,就搂着她左侧的肩膀,一低头,吻住她锁骨以上的肌肤,起初只是亲吻,很快就用力的吸吮着。

苏冉惊呼一声,将他推开,用手捂着脖子:“宋庭遇,你有病!”

她马上下床到了梳妆台的镜子前,雪白的肌肤下,那一处红色显得特别的醒目,那男人肯定是故意的,所以吻在了这一边,这里就算是用围巾都挡不住。而且,还这么红,明天肯定会有痕迹的。

她转过头瞪着始作俑者,而他则坐在床沿处,笑的一脸的魅惑。

“睡觉吧。”他好像才满意了,拍了拍床褥。

苏冉重新躺上了床,警告他道:“宋庭遇,你要再这样。我真要和你分房睡了。”

这样的骚扰她,一次两次就没有什么,但要每天晚上都要和他进行一场拉锯大战,她还真的吃不消。

宋庭遇转身,用被子裹着她的身体,将她整个人都往自己这边拉过来,亲了亲她的红唇:“我又没做什么,亲亲你都不行?那你还不如叫我去当和尚?”

苏冉用手肘顶着他,背对着他:“那你去当和尚好了。”

她现在睡得早,已经累了,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含糊不清,说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动作。

宋庭遇侧过身去看了一眼,见她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洁白的眼睑下投下了一小片的阴影。

他吻了吻她的眉心,低声道:“晚安。”

……

苏冉早上醒来,宋庭遇已经不在房间里,她从洗手间出来,忽然记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所以便到镜子面前,掀开了衣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除了昨天晚上那个印记,她脖子上。锁骨处,还有胸前……

竟全是青紫色的印记。

宋庭遇昨天晚上肯定是趁她睡着对她乱来了,她用手捂了捂燥热的脸,觉得那男人真是疯了。

“色胚,流氓!”

她暗暗地骂了几句,然后打开衣柜找衣服,还好是冬天,可以穿高领衣服,还能围围巾,否则的话,她真的要和宋庭遇拼命的。

她本来是下去找宋庭遇算账的,但楼下也没了他的身影。

她找了方嫂询问:“方嫂,少爷哪去了?”时间还早,他应该还没有去宋氏才对。

方嫂笑道:“早上七点多的时候司机就送少爷出门了,好像是九点多的飞机……”

方嫂的话音未落,一道冷嘲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连自己丈夫的行踪都不知道,你这个妻子是怎么当的?有你这么关心自己丈夫的?”

不用问,苏冉也知道身后的是沈静。

她转过身,忽视她嘲弄的眼光,打了一声招呼:“妈。”

沈静阴测测的看了他一眼:“睡得这么晚,也难怪你会不知道庭遇出门的事情。”

在一旁站着的方嫂忍不住开口:“夫人,少爷说太太现在怀孕,要多休息,所以让我们别吵醒她……”

沈静狠狠地瞪了方嫂一样:“我说话,何时轮到你插嘴?你当自己是谁?”

方嫂的脸立刻白了下去,苏冉暗中握了握她的手,笑道:“方嫂,你先去照顾维希吧。”

方嫂点了点头,离开了。

苏冉对于沈静的眼神也不太在乎,她在宋家这么久,其实已经了解清楚了没有人的性格,沈静这种人。她看不上一个人,就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变对她的想法的,而她一向不待见苏冉,所以见着她,逮着机会就要对她冷嘲热讽的,以前还没有这么严重,但是自从白芷芮回来后,就愈加的眼中了。

可是这种人呢,你要是越和她吵,她越是不会放过你。

苏冉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意义。

再说了,她总算是长辈,是宋庭遇的妈妈,她名义上的婆婆,所以她无需和她因为两句话就吵起来。

“如果没什么事,妈。我先去吃早餐了。”苏冉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就往餐厅走去了。

沈静见苏冉依旧这样的忽视她,自然恼恨,但是又没有一点的办法。

苏冉到了餐厅,坐下来吃早餐的时候,拿出了手机,才八点多,宋庭遇应该还没有登机,她便拨通了他的号码。

一会就接通了,他低沉悦耳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醒了?”

“嗯。”苏冉点了点头:“方嫂说你早上七点多就离开去机场了?你去哪了?”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宋庭遇低声的笑:“出差,昨天临时决定的,但忘了和你说……”

“去哪?”

“新加坡。”

“要去多久?”

“还没分开就想我了?”

苏冉听他此刻的声音就能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怎么样的,肯定是得意洋洋的。

“宋庭遇,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宋庭遇笑了一下:“明天下午就回来了,好了,不说了。时间到了,我要登机了,好好照顾自己。”

“好。”

苏冉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她也放下了手机,专心的吃起了早餐来。

她快吃完早餐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她怔了怔,拿起手机接通了:“晟焕,这么早,吃早餐了么?”

“吃了,吵醒你了么?”林晟焕知道苏冉怀孕,孕妇最嗜睡,所以他不确定这个点苏冉到底醒来了没。

“我早醒了,在吃早餐呢。怎么了么?”

“一会我要回去我外婆那里一趟,收拾一下她的遗物,房子的话,我打算卖了……”

“卖了?”苏冉有些讶异,毕竟那是他外婆住了一辈子的地方。

“嗯,人走了,再留下那房子也没有用,只会徒增悲伤。房子卖了,外婆留下的东西,我今天就去带走。”林晟焕顿了顿:“冉冉,你有空么?要一起去么?说不定还有很多是你小时候留在那里的东西。”

因为苏冉那时候经常会去他外婆家,有时候画画,有时候写字,有时候做些手工。

苏冉也挺想念那时候的时光的。

毕竟,小时候愿意给她一个笑容的人。寥寥无几,但那老太太却一直对她很好。

“好,一会我和田蜜去找你,我们一起回去。”

林晟焕那边沉默了许久,才缓声道:“冉冉,你不必每次和我去哪都要叫上田蜜,我知道你的意思……”

“晟焕……”

林晟焕笑了笑:“好了,一会我去工作室找你们。”

挂了电话,苏冉长长的叹息一声。可能有些事,她应该要说明白的,但她却一直都在逃避,无论林晟焕和她说什么,她都下意识的逃避,她也不是这种遇到问题就逃避的人,但可能林晟焕对她的意义不一样,所以她总害怕失去他,那就相当于失去一个亲人。

她从小就没有什么亲人,乔家那边在乔青执意要和苏豪在一起之后,就基本上和她们母女俩断了关系了,而苏豪对她也没有那种亲情,乔青最在乎的还是她爱的男人。

所以她一直都很珍惜她和林晟焕之间的感情的。

她收拾了一下,最终并没有去工作室找上田蜜一块去,而是单独去找了林晟焕,见她一个人来。林晟焕并没有说什么,开车带她回去了他们以前住的地方。

其实老太太的遗物并没有多少,她留下来的多是自己在讲台上奋斗了那么多年的教科书还有笔记,还有很多学生的作业本之类的。

她常年穿的很朴素,即使是年轻的时候也这样,所以衣服首饰什么的,都很少。

林晟焕一本一本的翻开来看,本来是只想带着重要的东西走的,但是看着看着却觉得每一本都那么的重要,他什么都舍不得扔,所以便都装进了一个箱子里,准备打包带走。

就如刚刚林晟焕在电话里所说的一般,苏冉真的找到了很多她小时候留在这里的东西。

好不容易收拾好了,都搬到了车上,已经到了下午的时间,林晟焕站在门口。看乐房子里面许久,最终将门给拉上了。

“会不会舍不得?”

林晟焕笑道:“会。”

苏冉也笑了笑,跟着他上了车。

“你应该饿了,先找个地方吃饭。”

“好。”有些话,苏冉刚好想和他说。

林晟焕熟知她的口味,所以在点菜的时候全部点的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吃饭的时候,他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给她夹菜。鱼也要挑了刺才放在她的碗里。

“晟焕,别为我夹了,你自己也吃吧。”

吃完了饭,林晟焕本来想叫服务员过来买单的,但是苏冉身伸手制止:“我有话和你说。”

林晟焕放下手,看向她:“什么话,你说。”顿了顿,他笑道:“感觉你今天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早上我那番话影响你了?别放在心上,我那是随便说说的,没有别的意思。”

“不是……”苏冉摇了摇头:“晟焕,其实是我的问题,在这件事上,我太自私,又懦弱,总是在逃避,所以……”

听她这么说,林晟焕嘴角的笑容满满的苍凉了下去:“我想,我明白你要说什么了。”

“对不起……”

林晟焕看着她:“冉冉,其实你是想告诉我,你对我的感情一直都像是大哥一般,朋友一般?”

苏冉点了点头。

林晟焕自嘲的勾了勾唇:“冉冉,你不必和我说对不起,你只是不爱我,但你也从来没有给过我希望,是我一直在执着,其实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执着些什么,你嫁给宋庭遇的时候,我就想切断一切的,可后来见他扔下你和维希,你在宋家过得并不好,我知道你是被逼着嫁到宋家,以你的性格,你迟早是要离开的,所以我就想,等你离开,我会和你说明一切,我们就在一起,但这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我都忘了要去问问你是怎么想的,也许,即使今天你离开宋家了,但你可能也没打算和我在一起,因为亲情,友情和爱情,毕竟不一样对不对?”

苏冉的眼睛很酸,她用手揉着眼角。但此刻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林晟焕沉默了很久,用手揉了揉她的长发:“好了,别难过,冉冉,我还是你的哥哥,还是你的亲人。”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哑:“我会试着……不再去爱你……”

空气中的氛围一下子就沉寂了起来,林晟焕先打破沉默的,拉着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去。”

“我想先去田蜜那里。”

“好。”林晟焕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只是却带了些隐隐的沙哑。

……

苏冉到的时候,田蜜正将吃完了的泡面桶往茶几上放。

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冉,她有些讶异:“冉冉,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宋庭遇又欺负你了?”

苏冉拍了拍她的脸:“没有,别老这么想。”

“那你是怎么了?”

她关上了门,跟着苏冉的脚步走到了客厅里坐下。

苏冉将一个抱枕握在怀里:“我今天和晟焕去他外婆那房子了,收拾了一下遗物。那房子他准备卖了。”

“这样啊……”田蜜喃喃道:“也是,人都走了,房子留着也没有什么用……那你和晟焕他?”

“我和他说了一些事……”

“说什么了?”田蜜刚问出来,忽然又明白了过来:“挑明了说?”

苏冉点了点头,靠在沙发上:“我不想再躲避。”

田蜜坐到了她的身边:“本来我以前是挺想你们在一块的,毕竟嘛,青梅竹马的感情,但后来你又嫁给了宋庭遇。中间又发什了这么多事……感情这事,也不能勉强,说清楚了就好了……”

“嗯。”

苏冉点了点头,她忽然听到田蜜惊叫一声,她刚想皱眉,问她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田蜜就伸手过来勾住她的衣领,扯开,手还按在她脖子,锁骨处的肌肤:“天,这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