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苦肉计懂不懂?/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人高腿长,苏冉好不容易追上去,挡在他的面前:“宋庭遇,你干什么你?”

宋庭遇用手敲她的额头:“来的时候我告诉过你吧?我不打针。”

“只是打一下点滴,扎手背的,就疼那么一下,很快就好了。”苏冉好言相劝。

这男人还是摇头。

苏冉有些恼火:“维希都不怕打针,你怕什么呀?你连维希都比不上么?你要不打的话,回头我就说给维希听,我看他应该要拿这件事笑你一辈子的。”

“你敢!”

“你不乖乖过去,你就试试看我敢不敢!”苏冉的口气也特别的强势,由不得他拒绝。

宋庭遇大概此刻脑子里正在天人交战,又不想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认输,但是呢,打针这个事。那是他从小就害怕的,到现在都还改不了的毛病,实在是很难克服的。

苏冉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当然,也下了狠招:“打不打?不打的话。今晚回去什么事也别说了!”

宋庭遇狭长的眸子立刻就亮堂了起来:“你是说,要是我打了针的话,晚上回去你就会帮我?”

苏冉的脸热的不行,但现在为了劝这男人进去,真没其他的办法。只能点头:“对。”

“那走吧。”宋庭遇反手过来拉住她的小手,往医生办公室那走了进去。

苏冉有些无语:“为什么你都这样了,还满脑子想着那事?”

宋庭遇对她笑了一下,不说话。

……

宋庭遇需要吊好几瓶的点滴,没有这么快结束。苏冉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准备让他先在这里打针,她过去接宋维希,但她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就接到了希和的电话,说是她和陆景辰的妈妈带着三个孩子去逛街,现在就在医院这附近,还说将宋维希送过去给她。

苏冉觉得很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了……”

“没事,别说这些,你等等,我们马上就到了。”希和笑着说完就挂了电话。

见她结束了电话又回来了,宋庭遇疑惑道:“不去接维希?”

“希和说他们就在附近,现在送他过来。”

宋庭遇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高高挂着的点滴瓶,明显有些烦躁:“苏冉,你过来看看我的烧退了没有。”

苏冉走了过去,用手往他额头上探了探温度:“好像是没有刚刚那么烫了……”

她话音未落,就惊叫了一声,原因是宋庭遇搂着她纤细的腰,将她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苏冉现在觉得自己以极其不雅的姿势坐在宋庭遇的怀里,她不安的挣扎,扭动着身体:“你别乱来,都这样了,怎么还不能安分一点?”

“你别乱动,等一下弄到我手上挂着的点滴就不好了。”宋庭遇警告她。

苏冉:“……”

好像这还是她的错似得。

还好他们现在是在病房里,也没有多少人经过。不然苏冉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晚上回去你记得答应过我什么事吧?”

这男人真是的,苏冉觉得自己真是败给他了,她白了他一眼:“我记得呢,记得很清楚呢,安心了吧?可以放开我了没?”

“不行。”宋庭遇回答的倒是很干脆利落。

苏冉刚想使劲的挣开,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道声音:“冉冉,我把维希给你送回来了……”

是希和的声音。

只是她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就忘了反应了,傻愣愣的站在门口,除了她。站在门口的还有一个很美的女人,是苏冉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应该就是之前希和口中的陆景辰的妈妈。

另外还有那三个小孩,宋维希,希暖暖和陆景辰。

苏冉觉察到他们的眸光,立刻意识到自己还在宋庭遇的怀里,她脸红的滚烫,连忙从他大腿上站起来,所幸的是,宋庭遇也没有再阻拦她。任她起来了。

小孩子是没有觉得什么,因为他们都还不是很懂,但面对两大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尴尬了。

苏冉轻咳了一下,脸上是挥不去的燥热:“谢谢你们两送维希回来。”

“不。不客气……”希和连忙摆手,也尴尬的很,又想起了什么似得,指着身边的女人:“这是蔚澜,景辰的妈妈。”

“蔚小姐,你好。”苏冉打招呼。

“你好。”

蔚澜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脸色不是很对,匆匆忙忙的应了一句,随即又对已经走向了病房里面的陆景辰道:“景辰,走了。”

苏冉愣了一下:“这么着急么?我本来还想着晚上和你们一起吃饭。”

“谢谢你,但不用了。”

蔚澜拉着陆景辰就离开了,希和也觉得有些疑惑,她对苏冉道:“蔚澜她是我大学同学,这段时间过来看我,她可能忽然有什么急事,冉冉,我们先走了,以后有空再一起吃饭。”

苏冉将他们送到了门口,然后才拉着宋维希回来的,一回来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宋庭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

宋庭遇抬起头:“刚刚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希和?”

“不是,希和我见过,之前维希出事的时候,她在,除了希和还有一个,叫什么?”

“蔚澜?”苏冉觉得疑惑:“怎么了?”

“对,就是姓蔚的。”

“什么呀?”

宋庭遇这才看向她:“南城蔚家你知道吧?”

“知道,但前几年没落了,蔚氏也没了,都宣告破产了……”她忽然明白了什么:“蔚澜是蔚家的?”

“唯一的女儿。”

宋庭遇半眯了眯眼。不知是在和苏冉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怪不得说怎么找都找不到,原来躲到这里来了……”

苏冉越来越疑惑,就看到宋庭遇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了些话,不知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他笑道:“不会认错,我见过她的,你忘了?而且,她身边跟着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是你的儿子没错吧?”

“线索我已经提供给你了,你要找到了你的女人,作为回报,滨海的那块地你是不是得让给我?”

电话那边的人好像很爽快,立刻就答应了,因为宋庭遇此刻嘴角挂着的笑容越来越大。

挂了电话的时候,他对上苏冉一脸茫然的脸。

“你刚刚给谁打电话了?蔚澜母子他们是?”

宋庭遇抬头看了看挂着的点滴,已经差不多到底了,他用另一只手按着手背的针头处,动手将针给扯了出来。

苏冉看着他的动作。愣愣的:“你不是怕打针么?”现在要扯开的时候怎么这么勇敢?都不用护士过来了,自己就搞定了!

“苦肉计懂不懂?”宋庭遇用手敲了敲她的额头,笑道。

苏冉皱眉:“宋庭遇,你太无耻!”

为了那事,连这种招都想的出来了,还真难为他……

一旁的宋维希开口:“爸爸,什么叫苦肉计?”

宋庭遇将他抱起来:“改天我再教你,这种招对女人特别的管用,以后你就用在希暖暖身上,保证你百试百灵……”

“宋庭遇……”苏冉忍无可忍,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宋庭遇一手抱着宋维希,一手拉着苏冉走出了病房,过了一会,手又搭在她的肩膀上:“刚刚那事还没给你说,陆景辰他可是南城陆家的小孩。”

苏冉想了一下:“陆予骞的儿子?”

“对。”

苏冉虽然对生意上的事情不太懂。也不太关心,但是对于分布在几个城市的大家族还是挺明白的。

“蔚澜怎么带着陆景辰来这里了?”

“不说他们了,反正陆予骞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想想一会吃什么?”

……

晚上,苏冉从宋维希的房间出来后,又下楼去倒了一杯温水,这才上了楼,回到房间,将水杯递到坐在床上的宋庭遇面前:“把药吃了。”

宋庭遇接过水杯吃了药,然后躺在床上,用手撑着头,看着苏冉:“可以开始了。”

苏冉愣了愣,差点就忘了白天那事了。

她轻咳了一下,装作没有听懂他所说的话:“我要去洗澡了。”

“苏冉,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我真要去洗澡。”苏冉也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速度极快的往浴室跑去了,还担心他会开门进来,所以一进去就啪嗒的上了锁。

宋庭遇站在门外,实在是气的不行,用脚踹了门一把。放了狠话:“苏冉,等我熬过了这几个月,看我怎么弄你!到时候你别求饶,求饶也饶不了你!”

宋庭遇说完就满肚子怒火的回到了床上,夸他还为了苏冉考虑,特地去洗了澡,结果,她就是这么对自己的!

他扯了被子盖在脸上,怎么睡都谁不着。

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在叫他。

“宋庭遇,宋庭遇……”

他听出来了,那是苏冉的声音。

“什么事?”他没有好气的应答,还背对着她,不愿转身。

“……你进来……”

“不进。”

“快进来……”苏冉又叫了一声。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进就不进!”

“行,那你别后悔!”

苏冉冷冷的搁下一句话,宋庭遇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他马上从床上坐起来,鞋子都没有穿,快速的往浴室跑去。

苏冉刚想关上了门的,就被他强势的挤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