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这女人,要不要脸?/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微笑:“你不是说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进就不进来的么?”

“……”宋庭遇用手揉了揉苏冉的头发:“我刚刚在说的是梦话,你没听出来?”

苏冉还这么没听出来他刚刚有说了什么梦话之类的。

“别管这个了,这个不重要。”宋庭遇看向她:“你叫我进来是要……”

苏冉其实还没洗澡,所以穿着的还是今天白天所穿的衣服。

她此刻眼睛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才好,双手更是紧张的握在了一起:“宋庭遇,我不会,我没试过……”

“废话,你当然没试过,我都没享受过你的服务,要是你试过了,我杀了那男人。”宋庭遇恨恨的说了一句。

苏冉是真的觉得有些紧张,所以在不断的吞咽口水,她思想再三:“要不给我点时间准备准备?”

她说着就要将手给收回来:“今天就先别了……”

宋庭遇见状,连忙按住她的手:“说今天就今天,怎么能改天?再说了,这种事情是用不着准备的,不会啊?我教你……”

苏冉皮笑肉不笑的,瞪着他:“你怎么这么有经验?以前白芷芮经常帮你呢?还是别的女人经常帮你?”

宋庭遇用手扶额,将她搂住:“老婆。过去的事,咱们就别提了成么?我那时候不是年少无知么?再说了谁叫你那时候没出现在我面前的?出现了,我怎么可能还看得上其他的女人?”

“胡说。”苏冉立刻反驳:“我明明早出现在你的面前了,你好像连看我一眼都懒得看吧?”

宋庭遇轻咳了一声,其实他不会承认的,如果不是因为苏豪的原因,当年他不会这样的不待见苏冉的。

其实说起来。苏冉还是他喜欢的类型的,虽然看起来纤瘦,但其实身材极为的有料,腿又长又细还十分的笔直,最重要的是她的模样,那种美是慢慢的渗入人的内心的,而不像是有些人那样。虽然美,但她们的那些美,是那种侵略性的美,看的久了,会疲劳。

可苏冉这种,不会。

就是因为当年苏豪急于想他推销自己的女儿,他又是那种从小反叛心就十分厉害的。所以呢,当时见到苏冉就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排斥感,所以下意识的想要阻挡她的靠近,他其实那时候和后来这么多年来对她所有的偏见,都由苏豪造成。

如果当年他认识苏冉,并不是通过苏豪的话,或许,他们就不会错过那么几年,或许,他们之间就不会横生那么多的波折。

他们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过程。

也不用这样的磕磕碰碰的,直到今天。

“好了,别说这个了,谁还没个过去是不是?”宋庭遇用手捏了捏她的脸:“我现在天天看你都看不够,看其他的女人全跟个男人一样,也只对你有反应,还不够啊?”

宋庭遇说着说着,又往她身上靠去:“苏冉,你就可怜可怜我,别真让我憋坏了成么?你看都是因为你饿着我,所以我才会去洗冷水澡的,今天还感冒了,你要再饿着我的话,还要我继续洗冷水澡?那我得洗多少次?要我天天感冒么?”

“你别胡说。”苏冉皱了皱眉,已经决定豁出去了:“要怎么开始?”

宋庭遇笑的危险:“你是打算用手还是……”

“手,手,手!”苏冉举高了自己的手,强调。

“其实我更喜欢你用……”他说着就看了一眼她嫣红的樱桃小嘴,苏冉瞪了他一眼:“你休想。”

行吧,宋庭遇觉得自己也不能想太多,因为她肯答应用手,已经是太难得的事了,要她真……的话,估计杀了她还容易点。

要不是今天他感冒了,他不知道自己还得憋屈多久。

他此刻在心里感谢来的这么及时的一场感冒。

“那我们去洗澡。鸳鸯浴怎么样?”

“你不是洗了澡么?”

宋庭遇嘴角扬起来:“难得有你服务,再洗一次又怎么样?”

……

苏冉觉得自己的手麻了……

真的麻了……

她也不记得他们两泡在浴池里多长时间了,只知道水都凉了好几次。

她现在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手腕,酸麻的很。

宋庭遇从楼下拿来了药箱,开了门进来。

苏冉看了他一眼:“满意了?”

宋庭遇勾了勾唇,坐在床上,摇头:“一般般,你的技巧不太行。”

自己为了帮他解决问题,将手都弄得麻了,他竟然还嫌弃她的技术不太行,苏冉将床上的枕头拿了起来,朝这个男人的脸上扔过去。

但宋庭遇眼明手快,所以很快就将她扔过来的枕头给接住了。并放在了一边,笑的妖孽:“难道我说错了?还是你觉得自己的技术很好?”

“你够了……”苏冉捂着脸,有些无力,能不能别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想起刚刚在浴室里所发生的一切,她真的是觉得够丢脸的了……

宋庭遇拿下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我看看。”

他用手揉了几下:“感觉怎么样?”

“有点麻……”

“喷点药睡一觉醒来会好一些的。”他顿了顿:“然后明晚继续。”

“……”苏冉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瞪着他:“宋庭遇,你做梦!”

宋庭遇笑声低沉,但十分的悦耳,又揉了她的手掌心和手腕许久,才放了下来,她已经一直在打哈欠了,他一离开,她就躺在床上睡觉。

宋庭遇用手拨了拨她还有些湿漉漉的长发。找来风筒帮她吹。

苏冉就侧躺着,方便他动作。

其实苏冉也不敢真的睡着的,因为她知道头发还湿着的话,对头部不好,要感冒了对孩子也不好,她只是现在是真的累了想动都动不了了而已。

宋庭遇的手温柔的穿梭在她柔软的发丝间的时候,她还是有感觉的。

好不容易才等他将头发吹干。苏冉是真的动都不想动了,马上就睡着了。

宋庭遇放好东西回来,她已经睡得很熟了。

他躺在床上,因为不想见苏冉吵醒,所以动作显得小心翼翼的,他将她慢慢的揽入了怀里,亲吻了一下她闭着的眼睛:“晚安,宋太太。”

苏冉已经睡着了,当然不能回应他,但他却也觉得很满足了。

……

苏冉的肚子已经渐渐地大了起来,三个多月,小腹已经有少许的隆起来了。

过了个春节,田蜜觉得自己胖了一圈,可反观此刻坐在沙发上咬着苹果的苏冉,人家怀着孩子呢,竟然还比她瘦!

她觉得老天实在太不公平,她这种易胖体质,迟早会要她的命。

“冉冉,你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在吐?一直都吃不下东西?或者是吃了就会吐之类的?”田蜜边说边伸手去摸了摸苏冉的小腹。

“没有啊,我怀这一胎挺好的,吐的比较少,胃口还行,吃的比较多……”

苏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田蜜哀叫着打断:“那你怎么都不胖?!”

苏冉微笑:“你可能过年回去阿姨那里吃太好了。”

“我妈老是觉得我瘦,回去一个星期,就给我大鱼大肉了一个星期,我快被她养成胖墩了好嘛!”

田蜜说完气呼呼的坐下来,转换着手中的遥控器,本来是想找个频道看看要怎么减肥的,但是按到了一个频道之后,她的手势就定住了,她先是认真的看了会,随即又看向苏冉:“最近这朵白莲花好像很活跃啊?哪里都能见到她,电视上,报纸上,杂志上,到处都是她的消息,连吃个饭都能看到她的海报,瞬间就没胃口了!”

对于白芷芮复出的事情,苏冉是早就知道的,前段时间已经重新踏进娱乐圈了,先是拍了广告。随即又参加了综艺节目,现在在拍着电影,反正以各种强势的姿态进入大众的眼中。

因为在很多人的眼中,白芷芮就是个女神,白天鹅的存在,她的复出,倒是得到了挺多人的支持的。

喜欢和支持她的人好像各个年龄层的都有,有宅男啊,有萌妹子,大叔,还有妈妈级别的,因为觉得她温柔,能拿来作为自家挑选媳妇的典范!

“哪有这么夸张?”苏冉摇头笑道。

“怎么夸张了?我说的都是事实,我现在真看到白莲花那张脸就想吐……啧啧啧。你看看她……”田蜜边说边指向电视屏幕:“电视上显得多温柔多楚楚可怜,简直就是我见犹怜,博取每个人的同情,但谁能知道呢,他们眼中的女神,其实是个心机婊。”

苏冉也看过去,其实就是一档采访谈话类节目。

主持人先是询问了她最近的状态,问她接下来有什么活动安排,有什么电影上映之类的,这些都问完了之后,当然就是要问问所有人都最关心的问题了。

关于她和宋庭遇之间的关系。

主持人一问出来这话的时候,白芷芮脸就红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挺好的,我们最近。”

“我去。这女人要不要脸啊?你们家宋先生什么时候还和她在一起了?她这会的表现好像你们家宋先生还天天和她在一起似得……”

田蜜最看不惯这种事,所以当下就火的不行。

主持人又问:“白小姐,有传言说宋先生很快会和他现在的太太离婚,离婚之后就会和你在一起,这传言是真的么?”

上这种访谈节目,主持人的问题一般都很犀利,不会和你拐弯抹角的。

白芷芮似乎也早有准备,她别了别头发,笑道:“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好么?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她这样的回答,明显就是在暗示观众,大家想的就是对的,宋庭遇和苏冉确实会离婚。

坐在电视面前的田蜜此刻基本上处于暴跳如雷的状态了!

“这女人,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苏冉见她这样,赶紧将电视给关了,省的一会她回去砸电视。

田蜜没有再看到白芷芮,终于也冷静了一点点,坐回了沙发,看着苏冉:“话说,你们家宋先生不是已经和她了结了一切么?怎么外面所有的人都还觉得他们是在一起的?都等着她将你挤下来,成功上位呢。”

苏冉将遥控器放下来:“白芷芮跟了宋庭遇好些年,五年时间都有了吧。而且,还掉了个孩子,宋庭遇多少对她有些愧疚的吧,所以他想弥补一下,白芷芮之前就说过,先暂时将他们两已经分开了的事实保密,等到她重新站稳了脚跟再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田蜜依旧咬牙切齿的:“那那朵白莲花她就可以这么的拿你们家宋先生出来消费了?”

苏冉见她又要动怒,连忙拉了拉她:“别管她了,我们出去转转吧,我想买个礼物。”

“什么礼物?宋先生生日?”

“没……”

“那也不是维希生日啊!”田蜜更为的疑惑。

苏冉轻咳了一下,别开眸光:“过两天,二月十四日……”

“情人节!”田蜜条件反射的立刻道,她说完又不怀好意的看着苏冉:“所以说,你是想去买礼物送宋庭遇了?”

“对。”苏冉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就是了:“走吧。”

田蜜哼了声:“那我又没有人要送,我单身狗才不陪你去买礼物呢,我宁愿坐在家里看白莲花的采访节目,也不要被你们虐的体无完肤。”

“听说万达广场那边有家新开的餐厅挺好吃的,前两天我在工作室听人说的,去过的人都说好吃,我还想一会请你吃呢。”苏冉抛下诱惑。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走吧。”田蜜兴奋的拉着苏冉的手,往门外冲去。

苏冉:“……”也不知道是谁说要减肥的……

……

苏冉其实也没有怎么送过礼物给别人,从前呢,就是在乔青生日或者是母亲节的时候,给她做做手工作品,这几年她也会送礼物,就只是送给宋维希了。

对于宋庭遇这样的人。他还真不知道要送他什么礼物。

这一天下午,苏冉走了很多地方,但都找不到合适的和觉得满意的,快要绝望的时候,苏冉终于找到了条喜欢的手帕。

淡蓝色的,很简单的手帕。

她买了手帕,又拉着田蜜去了专门卖针线的地方,要了淡蓝色的针线。

田蜜疑惑:“你这是做什么?”

苏冉笑而不语,将买到的东西都房间包里:“走吧,去吃饭。”

田蜜有些看不过:“还卖关子和装神秘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