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都三个多月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的想法是,在自己买的那手帕上,用针线绣上宋庭遇名字的前几个字母,这样比较有意义。

当田蜜得知她这样的想法的时候,惊呼:“冉冉,没想到你还真是十足十的虐狗啊!”

苏冉赶紧将侍应生递上来的餐牌放在她的面前:“来,想吃什么随便点。”

田蜜这才满意了,低下头专心的研究她的晚饭去了。

苏冉对这个要求不高,她和田蜜的口味也挺相似的,所以她点就可以,她就喝着水,抬起头看着餐厅四周。

忽然,她看到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顾东城和几个朋友在那里,应该比她们先到的。

很快,顾东城也发现了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拿起桌上的酒杯,朝她这边的方向举了一下。

苏冉也用装着温开水的杯子回敬了一下。

田蜜觉察到她的异样,抬起头,顺着她所指向的方向看,疑惑道:“冉冉。那是?”

顾东城在这一刻似乎怔住了,眸色也有些不一样,笑容僵在了嘴角处。

苏冉低声道:“宋庭遇的表哥顾东城。”

“哦。”田蜜此刻觉得有一道眸光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小心翼翼的抬头,对上的是顾东城深邃的眸子。

她的脸一红,连忙低下头。

她也不知道顾东城为什么这么看着她。

苏冉似乎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只问道:“点好了么?”

田蜜刚刚光顾着胡思乱想了。哪里有认真的看餐牌,便是苏冉这个时候问她,她都差点没回过神来,所以便轻咳了下:“好,好了……”

点好了菜,她再度偷偷地望去的时候,顾东城已经转移开了眸光。不再看向她们这一边,而是专心的和朋友交谈着。

田蜜也难以言喻自己此刻的心情,好像有点小失望似得。

但她随即又觉得挺搞笑的,她不过第一次见顾东城,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饭菜端上来,她还在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苏冉疑惑。放下了刀叉,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田蜜,你怎么了?刚刚不是还说饿了么?怎么不吃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田蜜反应过来立刻道,大声的说完了之后,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苏冉摇摇头:“那赶快吃吧。”

她们换了几个话题在聊,但田蜜明显都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要知道,平常的她,可是很多话的,今天却忽然这么安静,让苏冉都有些不习惯了。

忽然,田蜜的眸光看向了她的身后,苏冉疑惑,转过头,看到顾东城他们那一桌似乎已经结束了用餐,买了单,准备离开了,但顾东城和朋友说了几句话,朋友先离开了餐厅,而他则往苏冉这边的方向走来。

最终在他们餐桌站定:“冉冉,这么巧。”

“对啊,东城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你朋友呢?”

“我让他们先走了。”他边说眸光边落在田蜜的身上,态度依旧十分的谦逊有礼:“冉冉,这位是?”

苏冉才想起来,自己忘了给他们两人介绍了,她连忙道:“东城哥,这是我好朋友田蜜,田蜜,这是我表哥顾东城。”

田蜜放下了刀叉,直勾勾的站起来,随即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大,觉得有些丢人。所以脸都有些红了,她眼睛都没有看向顾东城,只匆匆的点了点头:“你好。”

苏冉觉察到了她的不对劲,顾东城自然也是,低笑了一下,但没有说什么,只道:“冉冉,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他顿了顿,看向田蜜的方向:“田小姐,希望改天有机会我们还能再见面。”

顾东城说完就离开了。

苏冉这下自然就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转过头看向田蜜,她的脸蛋很红,越来越红了,她故意用手刮了一下她的脸颊:“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这么烫?耳根子都红了。”

“室内温度太高了嘛。”田蜜瞪了她一眼。连忙低下头去喝汤,她却不知道,对于这个问题,宋庭遇也曾问过苏冉,苏冉那时候也是同样的借口,室内的温度太低了!

苏冉用手托着腮,看着面前一直在猛喝着汤的田蜜:“东城哥不错的,要是你能早点结婚,回去也不用再被叔叔阿姨拽着去相亲了吧?”

田蜜父母都是公务员,退休前还有一些,因为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所以对于女儿的婚姻大事也还没有那么的着急,可是退休之后,这老两口就觉得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无聊。所以便天天管起田蜜的婚姻大事来,尤其是看到她与田蜜一样的年纪,但快要有第二个孩子了,他们就更是羡慕的不得了,催田蜜也催的更加的厉害。

这不,这次春节回去,田蜜就被抓着去相亲了不知道多少次。要么就是田父的同事的儿子,要么就是田蜜同事的儿子,要么就是两人朋友的儿子……

反正那几天,田蜜几乎天天打电话向苏冉吐槽和发牢骚。

苏冉这话一出来,田蜜差点把嘴里含着的汤给吐了出来,她大咳起来,连忙喝了温开水这才好一些,此刻用咳的红红的眼眶瞪着苏冉:“冉冉,你再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冉微笑:“我是实话实说,你也别和我嘴硬,我眼神好得很。”

这两人,明显就对对方都有意思。

田蜜呢,刚刚的反应怪异,而且话都没多说两句就莫名其妙的脸红起来。

对于顾东城,苏冉也有些了解,虽然给很多人的感觉是温和而又有礼,但其实一直都刻意的和别人拉开距离,所以很多的时候,也给人一种疏离的距离感。

他刚刚对田蜜后面所说的那一句话,明显就不像是他会说的话,要不是对田蜜也有意思的话,他不会那么说。

“你再胡说。”田蜜冷哼了一句,却有些不自然的转开了眸光。

苏冉知道她是因为害羞,所以也没有再管她,只叫来了侍应生埋单。

……

晚上宋庭遇回来的时候,看到苏冉正坐在房间的沙发里在低头弄着什么,距离太远,他没看清楚她手上的是什么,就知道了是淡蓝色的东西。

但她很认真,所以连他走进来了都没有觉察到,依旧低着头。

他忍不住走过去,就站在沙发的后面,她的身后:“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来,几乎吓了她一跳,她觉察到后,立刻将手上的东西往睡衣的口袋里一塞,看向他:“没什么。”

她的动作,宋庭遇可全看在眼里,便跨过长腿,坐在沙发上,朝她伸出手:“刚刚偷偷藏起来的是什么东西?我看看。”

“没有,你看错了。”苏冉摇头。微笑道。

“我看到了。”宋庭遇点破她的谎言。

“你看错了,真的。”

宋庭遇便不再和她废话,将手绕到她的腰侧,要去摸索她的口袋,被她用手按住,她顺势拉开他的手,勾住他的手臂,转移话题:“和你说个事。”

“什么事?”宋庭遇的注意力显然还在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身上,所以此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今天我和田蜜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遇到了东城哥。”

“然后?”

“然后就是……”苏冉微笑:“他们好像看对眼了……”

“不会吧?”宋庭遇的注意力终于成功的被转移开,看向苏冉:“我哥他看上了田蜜?”

“你什么眼神什么语气?看上了怎么样?田蜜不好么?”

见苏冉这样,宋庭遇连忙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就很少和女孩子打交道,这么多年了。身边也没有任何的女伴,所以我听他说看上田蜜了才会觉得奇怪……”

“那件事是什么事?”苏冉也并不想探知顾东城的秘密,只是,她觉得这件事关乎到田蜜,所以她有必要要知道些什么。

宋庭遇的眸光有些凝重了,松开握着她肩膀的手,靠在沙发上:“当年我哥是有一个女朋友的,初恋女友,后来被奶奶从中阻拦,那女孩没过多久,跳河自尽了……”

苏冉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件事……

她愣了许久:“奶奶当年为何要阻拦?是因为家世背影还是因为……”

“不是。”宋庭遇用长指松了松领结:“当年哥他才二十岁吧,和那个女孩是在大学认识的,我才十几岁,不是太记得了。只是有一次听奶奶说,是因为她认为那个女孩接近哥并不是真心,而是别有用心。”

“可那女孩后来跳河自尽了……”

宋庭遇将领带扯下来,耸耸肩:“这个中缘由,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但是那次之后,我哥大病了一场,差点没撑过去,奶奶天天守在他身边,后来他又好了,但却绝口不再提有关那女孩的任何事,这十零年来,他身边也没有什么女人出现,直到今天……”

他说着转头看向苏冉:“要他真的看上了田蜜,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奶奶估计也很高兴。”

当年关于顾东城的事情,苏冉没有参与过,也没有亲眼见过,所以实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不能妄下评论,但是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人也不应该再执迷在过去,今后才是最重要的。

就如同宋庭遇刚刚所说的,他要是真的看上了田蜜,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苏冉正低着头在想这事的时候,手忽然被宋庭遇拿了起来,他正摊开她的手指在看,按着她的指腹位置:“手指上怎么这么多小伤口?”

苏冉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那是她在手帕上绣字的时候被刺到的,她动了动手:“这没什么,又不痛了……”

“刚扎到的时候很痛吧?”

苏冉点了点头。

“你在捣弄什么鬼东西?”宋庭遇皱眉,眸光紧紧的盯着她的手指在看:“要是再多扎几个伤口,你是不是得去包扎了?你包扎了那我怎么办?”

起初苏冉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细想了一下,忽然就明白过来,脸一红:“我用的是右手,不是左手。”

“不。”宋庭遇嘴角的笑意魅惑:“你用的是两只手。”

苏冉觉得自己简直受不了这男人,拍开他的手,不想再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我要去睡了,你去洗澡吧。”

她说完就朝床那边走去,刚躺在床上没多久。就听到了宋庭遇的声音:“都三个多月了,我为什么还一直用那种方式?”

苏冉也没有太在乎他的话,只是下一秒她就感觉床的一边塌陷了一下,宋庭遇人已经坐在了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的手上还拿着最新的一张孕检单:“咱们女儿三个多月了。”

“是啊。”苏冉皱了皱眉,前两天孕检的时候。他不是也是在的么?

宋庭遇的眼眸竟然在霎时间就亮了起来,他弧线优美的唇角也在缓慢的勾成了一个弧度,他用手在轻抚着她的脸颊:“都三个多月了,也就是说我……”

他故意将声音放的很慢很慢。

苏冉被他此刻的动作给影响着,似乎还没有意会到他话里的意思。

他勾着笑意,慢慢的低下头,凑过去,撩开她肩膀处,锁骨处的发丝:“记不记得之前医生就说过,三个多月了之后,我就能……”

苏冉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她马上伸手抵在他的胸膛,阻止他进一步的靠近:“不要。”

宋庭遇很不满意:“为什么不要了?医生都说三个多月是可以的,你还要憋我呢?你到底想憋我憋多久?你不会真要憋到孩子出来吧?”

苏冉的脸有些红:“我没憋你吧?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用手的么?宋庭遇,你能不能别满脑子都想着这事?”

“这不能怪我。”

“对。”苏冉点头:“怪我,所以呢,咱们还是分房睡比较安全……”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庭遇忽然按在床上,动弹不得:“你要再提这个问题,看我以后不收拾你。”

他说着,又低下头,吻了吻她的美人骨:“苏冉,咱们换种方式吧?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