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你们女人不都喜欢浪漫,轰轰动动的?/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是苏冉接的,宋庭遇在洗澡,让她帮忙接的。

明天晚上是什么日子,苏冉自然清楚,她还为此准备了礼物呢。

只是没想到白芷芮的电话都打过来了,要求宋庭遇明天晚上陪他。

她拿着手机走到浴室去敲门,门马上就被打开了,她只觉得身体一下子就被腾空了起来,宋庭遇浑身湿漉漉的抱着她,将她放在了洗手台处。

他因为刚刚在洗澡,所以当然是没有穿衣服的,壁垒分明的身体上滴着的水还将苏冉的睡衣都弄湿了。

他此刻一个吻落在了她的脸侧。

苏冉推了推他:“别闹,你的电话。”

她将手中的手机递过去,还直勾勾的盯着他深邃的眼睛:“白芷芮的。”

宋庭遇愣了一下,她从洗手台上下来,将手机放在他掌心中,然后开了浴室的门走出去。

宋庭遇直接将电话给掐断了,拿过放在一旁的浴袍穿上。然后走了出去。

苏冉正坐在沙发上看书,他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来,她头也没抬:“这么快就说完了?”

“我挂了。”宋庭遇用毛巾揉着湿漉漉的黑发,擦的半干的时候,将毛巾搭在了沙发上。伸手将苏冉的双手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拿起指腹在观看。

“看什么?”苏冉疑惑。

“你送我的礼物绣好了?”宋庭遇低着头道。

“你……”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宋庭遇放下她的手,勾起一抹笑:“昨天晚上你睡着了,我翻你的口袋找到的,我说你最近怎么对刺绣感兴趣了,原来是想为我绣条手帕?”

“只是绣几个字母。”

苏冉觉得,要真的像是古代女子那样,在一条手帕上绣上花样的话,她估计十根手指头根本就不够扎。

“对,我名字开头的几个字母。”宋庭遇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刚刚生气了?”

“没有。”

“没有?”宋庭遇显然不相信,手凑过去拿过她膝盖上放着的书,在她的面前晃了几下:“没生气的话,那为什么你书都拿反了?这样也能看?还是其实你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吧?”

苏冉脸一红,将书本抢了过来放好:“我没生气,我只是有一点介意。”

有些情绪,是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她在这个节骨眼上看到白芷芮的电话,心里自然而然的就起了一些疙瘩,她想消除都消除不了。

宋庭遇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显然不想再继续刚刚关于白芷芮的话题:“明天下午我会早点下班。”

“为什么?”

“陪你过节啊。”宋庭遇回答的理所当然:“这样的节日就不要在家过了,奶奶说会照顾维希,我们出门就行了,明天下午在家里等着我,我会回来接你的。”

“去哪?”苏冉还是挺好奇的。

但是宋庭遇就只是松开了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顿了顿:“去睡吧,我先去把头发吹干。”

……

电话那头。

陈小姐本来还满怀希望的看着白芷芮的:“怎么样?”

白芷芮将手机放下来,满脸的悲愤,似乎又带着些悲哀,差点就想将手机给摔了:“他挂了我的电话。”

“他在忙?”

“忙什么……”白芷芮捂着眼睛:“电话是苏冉接的,他不想在她面前接电话,让她不开心罢了……”

很难想象,宋庭遇竟会这样的在乎一个人。

可苏冉偏偏就让他做到这一点了。

至今为止,其实白芷芮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她与宋庭遇明明先苏冉一步在一起,都那么多年了,为什么宋庭遇就回来几个月的时间,她就被硬生生的给挤了下来,她真的从没有试过这样的失败的,可是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她被苏冉打败了,败得节节后退。体无完肤。

“你再试试,说不定现在就行了。”陈小姐继续道。

白芷芮咬了咬牙,再次拨通了宋庭遇的电话,这会,接通了,在刚刚接通的这一刻,其实她的内心是十分的忐忑紧张的,她担心电话那头的又是苏冉。

但幸好,传来的是宋庭遇的声音。

“这么晚了,还没睡?有什么事么?”

“庭遇,我想问问你,明天晚上有空么?”

“没有。”宋庭遇直截了当的道:“我要陪苏冉过节。”

“……”白芷芮内心酸涩的很。但是她强忍着:“你从前不是都很不喜欢这些节日的么?”

“无所谓喜不喜欢,只是现在想陪陪苏冉……”

“庭遇……”白芷芮的声音带着哀求:“你能不能也过来陪陪我?我就只是占用你一顿晚饭的时间行么?你陪我吃个饭之后就回去陪苏冉可以么?”

“给我说说你的理由。”

“我只是要你陪我演一场戏,你知道的,现在外面太多的风言风语了……”

“那些东西,你不用去在乎就行,不用去理会,好好地做好你的节目,演好你的戏,那些声音自然就会渐渐地少了……”宋庭遇在她还没说完的时候,就出声打断。

“可是你之前说过,只要你能做得到,你一定会帮我的。现在我只是想要应付一下外面的流言蜚语而已……”

宋庭遇的声音有些紧绷,有些冷:“应付那些流言蜚语的话,你就更应该远离我,现在不是所有的流言说的都是你是第三者么?你要是和我一起吃饭了,恐怕对你自己的声誉会有更大的影响?你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么多年,连这点都不懂么?本来我答应你不公布我们已经分开的事实。只是想让你在娱乐圈重新站稳脚跟,这场戏只是演给一些投资商和娱乐公司还有那么导演看的,可不代表我要陪着你在观众面前演戏!”

“庭遇,我知道,我也没想要堵住那些人的嘴,但是我这场戏也就是想要演给那些娱乐圈那些人看的,不是演给观众看的……”

“是么?”宋庭遇冷笑了下:“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最清楚,好好地演好自己的戏,别的事情,不需要多管。”

他说完,也没有等白芷芮再说话。就将电话给挂了。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冗长的手机忙音,白芷芮只觉得太阳穴一直在跳动着,疼痛着,她终于还是大叫一声,将手机狠狠地往地上摔去。

这举动和声响吓了陈小姐一大跳,她呆呆的看着摔在地上的手机:“怎么了?宋先生怎么说?”

白芷芮喘息的厉害,因为胸腔而起的愤怒的火焰让她几乎呼吸不得,所以此刻她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汲取到新鲜的空气。

“他说,明天晚上要陪苏冉。”

终于,说出这句话的她,犹如崩溃般,肩膀垂了下来,眼泪也滚落,声音也在加大“他为什么总能对我这么的残忍,你说,为什么?他答应过会帮我的,我只是让他帮我做这么一件小事而已。他竟然说不会陪着我在观众面前演戏……”

看她越来越激动,陈小姐连忙将她的肩膀给按住:“芷芮,冷静点,你别这样,现在这么多人等着看你的笑话呢,你可千万不能认输知道了么?”

如同苏冉总能轻易的将宋庭遇的情绪带动起来一样。白芷芮也总是受到宋庭遇的影响。

她深深地呼吸了许久,才渐渐地冷静下来,然后道:“对,我不能认输,我也不会让别人看笑话。”

陈小姐见她这么说,总算是放心下来,只是觉得白芷芮已经在谈一部新电影了,这电影可是很有名的大导演导的,多少人都在候着这个女主演的位置,他们能不能取得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这件事必须要宋庭遇拉一把了。

……

苏冉也不知道宋庭遇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只是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真的提前回来了,还提前了许多。

在离开家门之前,宋老夫人说:“维希我会照顾的,好好地过你们年轻人的节日去吧。”

“谢谢奶奶。”

宋庭遇说完,就拉着苏冉离开了家门。

在车上,苏冉系上了安全带,转过头去看驾驶座的男人:“我们去哪?”

宋庭遇望向她:“你肚子饿么?”

她摇头。才下午三点钟,还没到饭点,她自然不饿。

“那我们走了。”

车子行驶在路上,苏冉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本来她就觉得宋庭遇应该是带她到哪里吃饭去的,但是他们此刻所在的方向,却是机场的位置。

因为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条路,直通往安城机场。

“你要带我去机场?”

“嗯,我们要去香港。”

“香港?”苏冉愣了下:“但是我没有带证件。”

“我帮你拿了。”

宋庭遇说完就指了指车后座,苏冉跟着看过去,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个袋子,里面估计就装着他们两的证件。

“怎么忽然要去香港?”

“不是忽然的。我一早就决定的。”宋庭遇嘴角勾了勾。

苏冉觉得有些夸张:“会不会太远了?”

“怎么远?安城到香港只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到了,到了我就可以带你去吃饭。”

“可是……”

苏冉其实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觉得过个情人节不必要跑那么远,跑到香港去的。

很快,他们就到了安城机场,那里早已经有人在等候,买了机票也办好了登机手续,宋庭遇拉着苏冉进去。

宋家是有私人飞机的,只不过往常宋庭遇觉得没有多大的必要,所以很少会开,但是今天,他就动用了。

宋家的私人飞机放在安城机场的一侧。

上了飞机,宋庭遇将一杯温开水递给苏冉:“喝点水,睡一觉就到了。”

苏冉点点头,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将遮阳板给放下来:“你怎么会想到去香港?”

宋庭遇回答的理所当然:“陪你过节啊。”

“在安城过就行了,吃个饭,一起看一场电影也行。”苏冉忽然想起来,他们好像还没有一起看过电影的。

“就这样?”宋庭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们女人不都喜欢浪漫,轰轰动动的?”

苏冉听他这话的意思,愣了愣:“难道你还有什么轰动的事情?”

她其实挺害怕这些的,之前她刚大一的时候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当时商学院有个学长说喜欢她,追了她很长的时间,但是她没有答应,忽然有一天,他就在她学生宿舍下面当众表白了。

当时他点了很多的蜡烛,还买了花,还叫来了自己的同学兄弟帮忙。站在宿舍楼下大声的高喊,什么喜欢你之类的。

当时很多人都说好浪漫,很羡慕,但因为苏冉对那学长没有什么意思,所以她觉得挺尴尬的,那么多人高喊着让他们在一起。

而最后她说了对不起三个字。

弄得当时那学长脸色都变了。事后,这件事还被学校里的人一直在说,那学长每次见了她,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宋庭遇耸耸肩,还是卖着关子。

苏冉想起大学那事,觉得还有些疙瘩,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袖子:“你别整的太厉害……”

“怕什么,反正多厉害,也不过就是当众示爱,你又不会拒绝我,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肯定会感动的哭起来,然后抱着我说,我愿意。”

“……”

苏冉瞪着他看了一会,然后靠在宽大的椅子上,闭上眼睛:“我睡觉了。”

……

两个小时的路程,五点多快六点,他们的飞机抵达了香港大屿山机场。

如上次去淮海市一样,宋庭遇早就做好了安排,一下飞机,就有人接他们。

现在已经是春天,安城都渐渐地暖和起来,更别说是香港了,有十几度的温度,只需要在衣服外面套一件薄款外套就行了。

他们出来的时候,本来就没有带任何的行李,身上就只有必须要用到的证件而已,因为在这里过一个晚上,第二天还要回去的。

因为知道没那么快到,所以在车上的时候,苏冉也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在睡觉。

恍惚中,她听到了宋庭遇接了个电话,具体说什么她也没有听清楚,只是听他说:“晚点再去,准备宵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