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现在的你要靠这样的手段将男人留下来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芮将门关上了,慢慢的往床边走去。

她此刻是赤裸着双脚的,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床边站好,伸出手轻抚了一下宋庭遇的脸,而后,低下头,吐气如兰般开口:“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苏冉?”

她坐在了床上,就坐在宋庭遇的旁边,然后伸出手去将他的外套脱掉,外套脱掉之后,里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她将手放在衣服的底部,刚想往上卷去,一只手却覆盖在她的手背上。

白芷芮愣了下。立刻抬起头,看到宋庭遇眼睛已经睁开,正在望着她。

她的心此刻是跳动的极为快速的,但是她让自己必须很快要镇定下来,因为宋庭遇是被沈静下了药的,哪怕他醒来又怎么样?哪怕他还有残存意识又怎么样?男人哪里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欲望?!

她就在他面前,她就不相信他能抑制的了体内那团在不断燃烧着的火!

白芷芮看了眼他放在自己手背上的手,微笑:“你醒了?是不是感觉很热很难受?我帮你把衣服脱掉好么?”

她说着又将身体凑过去,半跪在床上,要将宋庭遇身上的衣服脱掉,哪知道下一秒她就被宋庭遇一手挥过去,由于她是跪坐在床沿处的,又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所以便被这男人生生的从床上给推倒了地上。

她跌坐在地毯上,瞬间便觉得臀部被重重的一个撞击,她痛的眼泪都差点滚落下来。

“离我远点。”

白芷芮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按被摔痛的地方,就听到宋庭遇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她怔了怔,看向床上。

只见他已经坐了起来,拿过外套穿上。

白芷芮立刻便忍着痛站了起来,她不敢相信,难道宋庭遇没有吃药?

她相信沈静不会骗自己,她现在对她,是恨不得掏心窝出来,怎么会骗她?她也希望她过得好,这样她自己的心才能好过一些。

所以她不可能不为她着想。

白芷芮现在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宋庭遇还有残存的意识,所以才会忍着体内的那团火要将她推开。

她抓住他要穿衣服的手:“庭遇,我知道你现在难受,马上就不难受了。”

宋庭遇嘴角冷冷的勾起来:“我让你离我远点,让你滚,你没听到?”

白芷芮打量着他的脸,心里咯噔了一下,整个心就开始在往下沉:“你没喝你妈给你喝的酒?”

“我喝了。”宋庭遇用手撑着额头,道。

“那你怎么……”

“那我怎么这么清醒?”她没有说完的话,宋庭遇代替她说完了。。

“沈静是我妈,所以我对她没有什么防备,她递过来的酒,我就喝了,但我还有意识,我就想知道她要干什么,原来她打的是这种主意啊,这到底是你的主意还是她的主意?”宋庭遇喝了那些带了料的酒,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此刻他就觉得体内有一团火在不断的燃烧着,大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白芷芮一听他说将酒给喝了,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她看着他,一下子就觉察到了他此刻的不对劲,他俊美的脸已经开始泛红,她便趁这个时候靠的更近了一下,更想要将整个只穿着浴巾的曼妙身体靠在他的身上。

宋庭遇在她靠近的前一刻就已经起身离开了床。

他只觉得鼻间全是白芷芮的香水味,这味道他明明闻了很多年,但此刻一丁点都不能勾起他的欲望,哪怕他体内正燃烧着一团火焰。

宋庭遇当然发现了在角落里的摄像机,他走过去,将摄像机拿在手上:“想的挺周全的,白芷芮你有一句话说对我,我最在乎的就是苏冉,最害怕的就是她离开我,她不要我……”

他嘴角一勾:“不过你永远没有机会做这些能威胁到我和她之间关系的事情。”

他说完,就将摄像机往地上狠狠地砸去,摄像机一下子砸成了好几片,马上就坏了。

白芷芮看着在地上碎成了好几片的摄像机,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她怎么会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发展。

没了摄像机的话。到时候她要怎么将她与宋庭遇在一起的画面给拍下来?到时候要怎么给苏冉看?

宋庭遇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被人算计,而且,这次,他竟被自己一直称之为母亲的女人联合别人算计了,他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他此刻甚至连再看一眼白芷芮都不愿意,转身就往门边走去,但没想到白芷芮从后面冲了上来,抱住了他的腰,将脸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处:“庭遇,你别走,别走……”

“松开手!”宋庭遇的声音寒冷的让人听到后犹如掉进冰窖里一般。

白芷芮死也不肯松开手:“庭遇,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以前我们在一起不是也挺好的么?那时候苏冉还没出现,后来就算她出现了。你不也在国外一直和我在一起的么?我们一直都挺好的,我还等着你娶我的,可为什么一回来就变成了这样?你不要为了,你只要苏冉?为什么?苏冉她到底哪里好?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苏冉?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我为了你,愿意做一切的改变?”

“白芷芮,你就是你。苏冉就是苏冉,你永远也变不成她,还有,你已经将我心里对你的那些愧疚在一点点的消磨殆尽了!从今以后,你的事,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再一次警告你,你最好离苏冉,离宋家的人远一些,如果他们受到了任何的一点伤害,我会从你身上十倍的讨回来!”

“马上给我滚开!”宋庭遇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伸手去拉扯住她的手臂,要将她扯开,但是她又不愿意离开,两人在拉车之间,白芷芮身上仅围着的那一层浴巾也就掉落在地上了,没了浴巾的遮掩,她现在的身体是赤裸着的,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

白芷芮丝毫没有觉得害羞,也甚至没有想过要将落在地上的浴巾给捡起来围上,因为她觉得宋庭遇本来就被下了药,他只是一直在控制自己而已,只要让他失控就可以了。

她太清楚怎么样才能让一个男人失控了。

她上前去拉住宋庭遇的手:“庭遇,你别走,今晚留在这里。”

不得不说白芷芮此刻的模样是十分的诱人的,她的身材很好,凹凸有致的,但可惜在宋庭遇的眼中,却只浮现厌恶,除了厌恶,并没有其他任何的色彩。

哪怕白芷芮再努力的去寻找,可还是什么都找不到。

她有些慌了,再也不像是刚刚那样的自信满满。

宋庭遇甩开她的手,似乎觉得被她多碰一下都会让他厌恶不已似得。

“怎么?白芷芮,现在的你要靠这样的手段将男人留下来了?”

宋庭遇冷冷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徒留还僵在原地,动也不能动的白芷芮。

眼泪从她的双眼滚落下来,她哪里想到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但是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

宋庭遇一打开门离开房间,对面房间的门就被人打开了,沈静从里面匆匆的跑了出来,她看见宋庭遇出来了,连忙道:“庭遇,你这是……你去哪?”

宋庭遇的眉眼色彩很冷,好像结了冰霜似得,他指着沈静:“你是担心对面房间会出什么意外,所以连家都不回了?还专门在这里开一个房间,睡在对面?”

“庭遇。你听我说,我这是,这是……”

“这是什么?说啊!”宋庭遇冷眼盯着她看:“你明知道我最恨别人算计我,但你作为我母亲,你现在竟然和别人合伙起来算计我,沈静,你哪里配当我妈?”

“庭遇……”沈静知道大事不妙了。想上前去拉住他,但是无奈自己的力气不够,所以最后被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再想起来追去的时候,宋庭遇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

她又想到对面房间的白芷芮,所以连忙打开了虚掩着的房门,一进来就看到跌坐在地上的白芷芮,她此刻光着身体,在无声的,悲痛的哭……

“芷芮……”沈静连忙从地上将刚刚掉落的浴巾捡起来披在白芷芮的身上:“没事吧?”

她要将白芷芮扶起来,但是白芷芮却甩开了她的手,她在抬头的那一瞬间,看向她的时候,眼神竟然充满了恨意。

沈静以为自己看错,心跳的极快。但再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眼睛已经没有了那种色彩。

她安慰自己道,就算是有恨意,那也并不是对她的,可能是对苏冉的。

白芷芮挣开沈静的手,自己一个人走在沙发上坐下来,也不管自己现在身上到底是怎么样的。她看到桌上的酒,就往酒杯里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仰头灌下去。

又倒了一杯,还是以同样的方法喝了。

她这么喝下去怎么行?沈静连忙来到她面前去抢走她手中的酒杯:“芷芮,你别喝了,再喝下去就会醉的……”

“把杯子给我……”白芷芮伸手过去,但沈静将酒杯放在另一边的桌上。

白芷芮见要不到酒杯。就拿起整瓶的红酒喝。

沈静又去抢她的酒瓶:“你这是干什么?别喝这么多酒,我知道你难受,但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

“那身体不好,那也是我自己的事。”白芷芮双手捂着脸,此刻头发散乱,眼睛通红:“有谁关心过我?”

“怎么没有?还有我……”

“你!呵呵……”白芷芮指着她,冷笑了几声。但什么都没有说。

她又要去喝酒,沈静就将整瓶酒倒在了垃圾桶里面去。

她见没了酒,就倒在了沙发上,蜷缩着自己的身体,难受极了的样子。

沈静看在眼里,只觉得心疼极了,她拿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轻拍着她:“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将庭遇抢回来的,哪怕抢不回来,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白芷芮没有说话,不知是睡着了,还是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

宋庭遇搭乘电梯离开顶层的时候,就已经觉得难受极了。

想到沈静利用他对她的信任,而这么算计他,他心里就有一股恨意涌上来,便狠狠地砸了一拳电梯门。

丽晶酒店的地理位置很好,所以即使这么晚了,拦一辆计程车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坐上了车,报了宋家的地址,躺在车后座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他只觉得喘息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难受,身体越来越热。

好不容易回到了宋家,宋庭遇脚步沉重的上了楼,房间内还开着一盏橘黄色的小灯,这是苏冉的习惯,只要他还没有回来的话,她就会开着一盏灯等她。

宋庭遇看了眼在床上躺着的苏冉,并没有走过去,而是往浴室走去。

他靠在浴室的瓷砖墙面上,瓷砖带着凉意,似乎让他体内的那团火降了些。

他抬起头闻了几下自己的衣服,觉得浑身还带着白芷芮的香水味,他便将外套给了,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的脱了,都扔在了浴室的地砖上,然后往浴池走去。

他打开了莲蓬的开关,并没有转向热水那一边,所以立刻的,就有冷水哗啦啦的流下来,冲在他的身体上。

宋庭遇也不记得自己在浴室冲了多久的冷水澡,只觉得身体内的那团火焰好像在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他才走出浴池,随意的勾了一件浴袍穿上。

回到了房间,他也并没有睡在床上,而是往沙发上走去,仰倒在了沙发上,拿过抱枕,捂在脸上,闭上了眼睛,似乎这样会觉得好受一些。

可没有冷水的冲刷,宋庭遇很快的就感觉到体内的那团火又慢慢的燃烧起来了,让他难受极了。

特别是这房间,空气中,似乎还飘散着苏冉身体的馨香,这馨香,若有似无的窜入他的鼻间,让他更加的躁动不安。

而床上的苏冉,其实因为他刚刚在浴室的水流声,已经慢慢地醒来,此刻好像又听到了空气中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她一惊,睁开了眼睛。

往旁边的位置看了眼,宋庭遇没有睡在床上。

她在沙发上看到了他的身影,便掀开了被子,踏着棉拖往沙发那边走去,看到宋庭遇靠在沙发上,双眼紧紧的闭着,俊美的脸上似乎还泛着一丝潮红。

生病了么?

她立刻担忧的伸出手掌覆盖在他额头上,还没等她去用心感受,本来紧闭着双眼的宋庭遇忽然就睁开了眼睛,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将她扯入了怀里。

她惊呼了一声,但是下一秒却被宋庭遇用薄唇堵住了小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