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我就只是去和我们小公主打个招呼/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被宋庭遇吻得气都穿不出来,好不容易才将他推开了一点点,自己的声音也十分的不稳:“怎,怎么了?”

她说着又将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掌心下的肌肤温度确实高:“有点烫,是不是又发烧了?”

宋庭遇闷在她的颈窝间低笑:“是发骚不是发烧。”

苏冉的脸立刻红了,用手捶了他的肩膀一下:“宋庭遇,你能不能正经点?!”

“对着你,正经不起来。”

苏冉:“……”

她感觉此刻被宋庭遇抱在怀里,他身上似乎是带着凉意的,可好像又从体内散发出来一股热流。

“你是不是又去洗凉水澡了?你到底怎么了?”不是去接沈静的么?怎么弄成这样回来了?

“妈呢?”

“别提她。”宋庭遇依旧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间,声音很低哑:“她不配当我妈。”

“怎么了?”苏冉还是第一次从宋庭遇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虽然她知道他和沈静的关系一直都并不像是其他家庭一般母子那般的亲密,他们之间总是疏离。也总是淡淡的,但每个家庭都有他们的相处方式,也许这就是宋庭遇和沈静之间的相处方式,而且宋庭遇虽然和她并不是特别的亲,但也还算过得去。

而相比之下,苏冉和苏豪,那才是真正的水火不相容。

苏豪总是妄想控制苏冉,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乔青的关系,苏冉哪里能是他能控得了的人?

为此,他便总认为苏冉不孝,不为他着想。

宋庭遇的声音此刻低低的传来:“我去机场接她了,她说肚子饿,想去吃东西,没想到,她利用我的信任,在我的酒里下了药……”

苏冉一怔,尽管此刻脑子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但是还是觉得不可置信,因为沈静可是宋庭遇的亲生母亲,怎么会这么做?

“什么药?”

“你说呢?”宋庭遇吻了吻她雪白的脖子:“苏豪当年下的,让你没了第一次的那种药!”

“她为什么这么做?”苏冉还是觉得挺不可置信的,当年苏冉在她与宋庭遇的酒里下了药,那是攀上宋家,想捞到好处,可沈静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也不知为什么,在问完这句话之后,她脑海里出现了个念头,出现了个身影:“为了白芷芮?”

“嗯。”宋庭遇此刻的声音还带着怒意:“她和白芷芮联合起来算计我,她负责在我的酒里下药,等我昏迷不醒的时候,再让人将我送到了酒店房间去,白芷芮就在那里等着我,洗好澡了等着我出现,等着我上钩……”

“那酒你喝了么?”

宋庭遇点头:“喝了。”

“那你……”苏冉看着他:“后来呢?”

她当然知道宋庭遇没有碰白芷芮,要是碰了,他也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也不会一回来就去了浴室,更不会见了她就跟个饿虎似得,她现在被他抱在怀里,当然能感受到来自于他身体上的那些变化。

“我今天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宋庭遇看着她:“白芷芮刚刚脱光了衣服站在我的面前,我已经一点反应都没有,但你穿这么多只要往我面前那么一站,我就立刻有反应了,你说,这是什么毛病?”

苏冉捏了捏滚烫的耳根:“我怎么知道!”

宋庭遇将她搂紧了,牙齿咬了咬她的耳垂,声音低哑性感到撩人:“苏冉,我好难受……”

苏冉被他抱得这么紧,她当然也觉得不好受,除了要忍受他身体上带来的变化,他的体温还炙热的吓人:“那,那怎么办……”

“早就让你不要将那个娃娃给剪了的,你偏要,肉蘑菇我也让田蜜给退回去了……”

“我不要那些,我就要你!”

“可是……”

苏冉其实也发现了个问题,她只要和宋庭遇单独相处,两人就一直围着这个话题来转。

“我表现的这么好,你难道不应该给我点奖励?”

苏冉看他俊脸通红,神色痛苦的样子,其实也觉得心疼,她用手捧着他的脸:“你是怎么忍回来的?”

“不忍回来难道要称了白芷芮的愿望?难不成要在街上随便找个女人……”

他话还没说完,苏冉就低下头,主动吻住了他的薄唇。

苏冉可鲜少会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宋庭遇当然是觉得激动的,立刻就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将她的两条腿环绕着自己的腰部,往床上那边走去。

他知道苏冉的这个举动,那是代表她同意了。

很快,苏冉就被他放在了床上,她觉得挺紧张的,前所未有的紧张,所以使劲的咽了咽口水,将手环绕上他的脖子,将他拉过来,在他的耳畔道:“宋庭遇,你要小心点……”

“当然。”宋庭遇点头,要是这次他表现不好的话。苏冉肯定以后都不会再让他碰,所以他必须要十分的小心:“我就只是去和我们小公主打个招呼。”

“宋庭遇,你别说了……”苏冉红着脸道,他真的越说越离谱。

宋庭遇伸手去脱她睡衣,一手搂着她的腰:“你就好好地躺在那里享受……”

苏冉抓过枕头捂着自己的脸,声音从枕头下闷闷的传来:“我知道了……”

……

宋庭遇都觉得自己没怎么过瘾,但苏冉还是受不了。他也不敢乱来,要是伤到小公主,苏冉会和他拼命。

结束后,苏冉觉得浑身黏糊糊的,全是汗水:“我想去洗澡。”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声音很是沙哑,却又十分的性格。

宋庭遇往她身上裹了被单,抱着她去了浴室,在浴池里开了满满的一池子水,才将她放下来。

一接触到温热的水,苏冉舒服的喟叹一声。

宋庭遇拿过沐浴露,在掌心上搓成了细腻的泡沫之后放在她身上,闻言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发出这样的声音,会让我以为你其实还没有满足,你在邀请我继续。”

苏冉白了他一眼,脸上的滚热还没散去:“胡说八道。”

也许是太累,也许是泡在水中太舒服,所以苏冉很快就睡着了,宋庭遇也没有让她在水里泡太久,怕冷着她了,所以很快就用浴巾裹了她的身体,将她抱回到了床上,擦干了她身上的水滴,才将她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宋庭遇随即也躺上了床,望着天花板在看,还是没有什么睡意,他体内那团火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平息掉的?

只是苏冉现在的这情况,他哪里敢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他翻转了一下身体,看向苏冉,她已经睡得很熟了,他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柔的抚了几下,然后搂过苏冉,闭上了眼睛,让自己什么都别想了,只想两个字:睡觉!

……

因为昨天晚上折腾的许久,所以苏冉第二天醒来的比较晚。

今天是周末,宋庭遇不用去上班,但是此刻他也并不在房里。

她一边掀开被子,一边感叹,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精力果然是永远也无法相比较的,明明两人昨晚都那么晚才睡。可是宋庭遇却能早早起来,她却一直都起不来。

收拾好了下楼去,发现屋内也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宋维希是到了隔壁家去和小朋友玩,但连宋老夫人还有宋庭遇他们都不在。

她正疑惑着,管家走了过来:“太太,老夫人让您吃了早餐之后去一趟书房。”

苏冉愣了愣。看来他们都在书房去了。

她吃完了早餐,去了书房,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宋庭遇,他将她拉了进来:“醒了?”

苏冉点了点头,她往书房看了一眼,沈静。宋明轩还有宋老夫人都在。

宋庭遇拉着她来到了一边:“坐在这。”

“奶奶,爸,妈。”苏冉打了招呼。

宋老夫人本来十分难看的脸色在看到苏冉之后,总算是缓和了一些,点了点头。

沈静正低着头,一眼不发的,也让人看不清楚脸色。

苏冉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已经大概的知道今天宋老夫人叫他们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宋庭遇估计将昨晚的事情和宋老夫人说了。

宋老夫人自然怒火中烧!

怎么能忍受得了这样的事情!

宋老夫人此刻指着沈静,满脸的怒气:“我真没想到啊,你竟然会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到底那个戏子是给了什么迷魂药给你吃,你这么一心一意的帮着她?”

“妈,我……”

“你给我住嘴!”宋老夫人厉声道:“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人,你是不是要看到整个家被你闹得家无宁日,你才高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一次又一次的去帮一个外人!这次更离谱,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你都想的出来?!竟然和外面的人合伙起来算计自己的儿子,沈静,我不得不怀疑你留在宋家的动机了,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们宋家的人,一会就回去房间里收拾一下东西滚出去!”

沈静此刻吓得脸色都白了,立刻朝宋老夫人那走去,本来想碰一下她的,但是被她用拐杖挡开了,她被推到在地上,便顺势跪在宋老夫人的面前:“妈,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下次不敢了,您别将我赶走,庭遇,你帮我说说话,明轩……你们都帮我说说话,我不敢了,我下次真的不敢了。我就是一时糊涂……”

“不敢?”宋老夫人指着她:“你自己去想想这句话你说了多少次,我也没看出来你到底哪里有悔改之心,每天什么事情都不用干,就只知道和一群人去逛街购物,再不就是出国旅游,这也就算了,你要是安分守己,我们宋家就当是养了一个闲人,也没有关系,可是你却永远都不能安分下来,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要不是看在你们沈家当年出手帮过宋家,我早就赶你走了,怎么会留你到今天?你呢!越来越变本加厉。怎么?你这就想掌控大局了?你还真当自己是女主人了?我还没死呢,哪怕我死了宋家也轮不到你说话,这次你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我是无法再容忍你留在宋家了,你马上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妈……”沈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紧紧的拉着宋老夫人的手腕:“我真的知错了,因为白芷芮她是我以前一个朋友的女儿,很好的朋友,后来她死了,孩子流落在外面,被人收养了,那个孩子就是白芷芮,我知道了她的身份后,就想要对她好些,我觉得她太可怜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妈,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了,我一定改,我真的改……”她说着,又看向宋明轩“明轩,你帮我说说话,我嫁进这个家二十多年了,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庭遇也是我养大的……”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宋老夫人打断,她冷声道:“你给我住口!”

她边说边暗暗地往宋庭遇那边看了一下。

沈静觉得委屈极了,哭声不断:“明轩,庭遇,你们就这么看着我离开么?看着我无家可归么?我在这个家二十多年了,离开了宋家,我要去哪里?”

“你要是一早就有这样的想法,现在何至于弄成这种地步?”宋明轩终于开口。他看了看沈静,随即对宋老夫人道:“妈,就让她继续留在这里吧,将她赶出去,消息传出去,对宋家的影响不好,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她再敢乱来的话,就让她收拾东西离开吧。”

宋老夫人看了看宋庭遇:“庭遇,你怎么说?”

到底是自己的母亲,虽然宋庭遇很是厌恶她昨天晚上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可现在看她这么跪在这里,心里也很不好受:“就按照爸刚刚所说的吧。”

宋老夫人看向依旧跪在地上的沈静:“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如果你再不懂得什么叫做安分守己的话,你就收拾东西立刻滚出宋家,这里不再欢迎你!”

“我知道了,妈。”

沈静因为跪在地上时间太长,所以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有些摇晃,差点再一次跌倒在地上。

“你们都先离开吧,冉冉,你留下,奶奶有话和你说。”宋老夫人摆了摆手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