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试了没有?合适么?/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将内衣拿出来比划了几下,又放了回来。

晚上她洗完澡出来,看到刚从外面回来的宋庭遇坐在床上,他的旁边是今天刚刚寄回来的那个包裹,装了满满一箱内衣的包裹!

“过来。”他在向苏冉招手,苏冉觉得他笑的一脸的不怀好意,所以止步不前。

宋庭遇见她不动了,又用力的拍了拍床垫:“快过来,不要等我去抓你。”

“……”

苏冉终于往前移动了脚步,站在他面前,但是却没有靠的很近,觉得自己要和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宋庭遇哪里会看不出她的心思,手往前一伸,就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拉到了床上去坐下。

他将箱子往苏冉的面前推了推:“试了没有?合适么?”

苏冉看着满满一箱的内衣,睨了他一眼:“你自己去内衣店挑的?”

“不,我让别人挑的。”

“谁挑的?”

“就……”宋庭遇刚说话,但此刻忽然停下了,看向苏冉,挑了挑眉:“你吃醋?”

“没有。”

宋庭遇倒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他此刻的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了面前这一箱子内衣身上,他搂过她纤细的肩膀:“我让唐子楚找人去挑选的。”

他说着,长指勾起一件黑色的内衣,在她面前晃动了几下:“来,试给我看看,我帮你看看合不合适……”

他话还没说完,手指头上勾着的内衣就被苏冉一把夺过去,往他脸上一扣:“要试你自己试去。”

宋庭遇本来就生的好看,在很多人面前,又气场强大,清冷疏离的样子,但他们绝对是想不到私底下的宋庭遇这个模样的。

内衣扣在他那张好看的脸上,然后又滑落下来,显得特别的滑稽。

苏冉用手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宋庭遇的脸此刻有些黑,指着苏冉:“苏冉,你要是再笑,我就把你绑在床上,拿这些内衣来一件一件的帮你试穿。”

苏冉立刻伸手捂住小嘴,摇头示意自己不敢再笑了,她是毫不怀疑宋庭遇会说到做到的,要是她真继续笑下去,他肯定会绑她在床上,给她试穿这些内衣的。

所以尽管此刻她心里在暗骂这个男人变态,但是却不敢再乱来。

宋庭遇见她终于不再取笑自己了,一张俊脸才稍微的缓和下来。

苏冉将箱子放在地毯上,然后用手推了推宋庭遇:“快去洗澡。”

“一起去吧。”

“我刚洗了。”

苏冉哪会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打什么主意,可是见他此刻眉眼间有些疲惫,便用手揉了一下他的太阳穴位置:“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事?”其实她也不太懂生意场上的事情,就算真有什么工作上的事,她也帮不了任何的忙,但是起码她觉得说出来,还是会舒服一点。

宋庭遇揽着她躺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道:“我已经让人去查那件事了……”

苏冉自然知道他口中的“那件事”值得就是关于他和白芷芮身世的事情。

“结果怎么样?”

宋庭遇摇头:“还没有最后的结果,但是,苏冉,我亲生母亲可能真的另有其人……”他顿了顿:“爸还有奶奶他们隐瞒了我二十多年……”

苏冉转过头去看他:“也许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反正怎么说,都是为你好的……”她也不想他再在这件事上胡思乱想,反正什么都得等最后的结果出来不是么?

她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从床上拉起来:“快去洗澡,洗完澡我帮你吹头发。”

宋庭遇盘着长腿坐在床上,用手撑着下巴,笑的魅惑:“今天怎么这么好?不如你连澡也帮我洗了?”

苏冉白了他一眼,推推他:“赶紧去。”

在她的再三催促之下,宋庭遇才往浴室走去,苏冉望着他高大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地上那一箱子的内衣,她更觉得有些无语,就算觉得她怀孕了,那里变大了,需要换内衣,但是也不必要买这么多吧?

这些内衣她一天换一件,天天不重复,但是也穿不完啊!

……

周末,顾东城果然带着甜蜜回到顾家来吃饭。

平常话最多。最好动的田蜜此刻被顾东城拉着走进宋家来,小鸟依人般的跟在他的身后,还一脸的娇羞。

苏冉真是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连站在她旁边的宋维希也指着她道:“田阿姨的脸好红。”

小孩子无心的一句话,将全部人都逗笑了,但是就苦了田蜜,她的脸此刻是越来越红了,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越来越红了。”宋维希又来了一句。

“维希!”田蜜装模作样的瞪了瞪宋维希,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她觉得这小家伙,真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好了好了,快过来吃饭。”还好奶奶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来,帮她解了围,大家便都往餐厅走去了。

让苏冉觉得惊讶的是,今天晚上的大厨竟然是沈静。

本来刚刚她下楼来。看见大家都在,就缺了沈静,她还以为她又出门去了,但现在来到餐厅,她从厨房里出来,和佣人一起帮忙张罗着用餐的东西,还让人将菜端出来。她才知道,今天她下厨了!

沈静出身也很好,基本上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些,苏冉嫁进来宋家四年多的时间,从来没有吃过她做的东西,平常家里都有厨师的,还有管家,她似乎什么都不用去管,每天的工作就是逛街购物,约一群富太太打麻将,再不然就是和她的那群朋友出国游玩去。

苏冉哪里想到,原来她也是会做东西的。

菜都陆续端上来了,沈静也坐了下来,她主动开口道:“今天东城带女朋友过来,大家高兴,所以我专门下厨做了这些菜,希望大家喜欢,东城,你多吃点,田小姐,你也多吃点。”

田蜜是一早就见过沈静的,因为她也会经常过来宋家找苏冉,可那时候沈静见她,总是一脸不屑的模样,眼睛从来不会正眼瞧过她,大概是因为她对苏冉有意见,所以当然也是瞧不起作为苏冉朋友的她的。

她背地里一直叫她老巫婆,和苏冉说话的时候,就左一个老巫婆,右一个老巫婆的。

听到沈静刚刚说到自己了,她对着她,差点就脱口而出“老巫婆”三个字,还好坐在她旁边的苏冉捏了她的大腿一把,她才及时改了口,立刻笑道:“谢谢阿姨。”

顾东城也温和的笑道:“舅妈客气了。”

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些事吧,沈静在差点被宋老夫人赶出宋家之后,最近这段时间都变得十分的安分守己,这些天基本上都在家插插花看看书,连外出逛街购物和打麻将都很少了。

宋老夫人现在是高兴的不行:“终于盼到我们家东城把女朋友带回来给我看看了,外婆心里真是高兴,东城啊,你要和田蜜赶紧结婚。外婆还在盼着你们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曾孙子呢。”

田蜜脸红的不行,顾东城则握住了她放在桌上的手,笑道:“奶奶,我们一定会的。”

“谁说要嫁给你了。”田蜜对着顾东城小声的娇嗔了一句,旁人是听不到的,但因为苏冉就挨着田蜜坐着,所以才能听到。

顾东城也低声道:“除了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

田蜜虽然装模作样的板着脸。但其实嘴角不断在不断上扬的弧度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别看顾东城平常斯斯文文,温和谦虚的样子,但其实说起情话来,那也是让人招架不住的。

就是典型的斯文败类。

这四个字是田蜜经常对苏冉说的。

自从和顾东城在一块之后,现在田蜜每天挂在嘴里的就是“顾东城”三个字了。

天天的话题都围绕着他在转。

她已经深陷在顾东城的情网中,不可自拔。

宋家很久没有像是今天这么热闹了,大家都挺高兴的。连沈静都全程挂着笑容,和从前大不相同的模样。

吃过晚饭之后,大家就坐在客厅里陪着宋老夫人说话,苏冉也在,但宋维希年纪小,要睡得比较早,所以差不多时间的时候,苏冉就带着宋维希上了楼。

等他睡着从他房间出来,经过二楼外面露台的时候,看到宋庭遇和沈静正站在那里说话。

这还是自从沈静设计他和白芷芮那件事之后,两人第一次说话。

但是似乎交谈的也很不愉快,因为苏冉看到沈静在红着眼眶,而宋庭遇的脸色也很不好,他有些不耐烦,也不想再和她继续说下去,所以便转身要走。

沈静却在背后喊住他的名字,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但是宋庭遇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着。

他离开露台便看到苏冉了,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又和妈吵架了?”

“没有。”宋庭遇似乎不太愿意提起她,只觉得本来好好的心情,一遇到她,就会变得十分的烦躁。

沈静找到他,也无非是在说白芷芮最近的状况很惨,让他出手帮帮她。

他现在面对着沈静,不但要想起前段时间被她算计的事情,还满脑子都是她兴许不是他亲生母亲的念头。

这颠覆了他二十多年来的认知。

“走吧,东城哥还田蜜还在楼下,我们下去坐吧”苏冉想转移他的注意力,所以拉着他的手道。

宋庭遇嘴角勾了勾,点头。

……

在所有人的眼中,白芷芮算是和宋庭遇完全掰了。

因为是她主动出来宣布已经和宋庭遇分手的消息,所以外面很多人都说她或者是不堪压力,所以提出分手,也有人说她是因为找到了大金主。所以才会要求分手。

但白芷芮最近一段时间却一直在沉寂,不但好几个通告被取消了,连之前已经定好了要让她演女一号的角色也在开机前就临时换了人,她全部被换了下来,基本上,她从前忙的不可开交,可这一两个月以来,她就一直都在家里,什么活动都没有。

本来这些剧组其实还在观望当中的,不敢轻易的将白芷芮的角色给换下来,因为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和宋庭遇掰了,但是见她和宋庭遇长久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再也按耐不住,所以就给宋氏那边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的,想要问明白白芷芮和宋庭遇的关系,而得到的回话是:“我们宋总和白小姐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一句话便让他们完全的放下心来,所以也就不再有任何的顾虑,而将白芷芮的角色临时换了下来,连本来开机拍了几天的电影,也临时撤换了她,宁愿换上一个新演员也不要她。

白芷芮此刻躺靠在沙发上,看着陈小姐站在客厅来来回回的打电话。

陈小姐也不知道结束了多少通电话,终于不耐烦的将手机扔在沙发上了,暗暗地咒了一句:“这些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的混蛋,当初你红的时候,他们巴不得一个个的往你身上贴,现在好了,让他们先不要换掉你,但一个个的,竟然连话都不愿意多和我说,就挂断了电话!”

白芷芮冷笑了几下:“陈姐,这个圈子你比我入行时间要长的多了,这规则是在怎么样的,你不是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宋庭遇也不再管我了,他们还不马上就倒戈相向?”

她说着,又端着酒杯在喝酒。

最近这一段时间,她没有工作,就是窝在家里喝酒,她本来是公司的一姐的,年纪轻轻,这二十几岁就已经爬到一线演员这位置,多难得?

可现在却落得这个地步,连公司都在讨论说要放弃她了,将她雪藏起来了、

陈小姐见她这样,将酒杯从她的手上抢走:“你怎么天天喝酒?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还有心思喝酒?你就要被打压的永远都翻不了身了懂不懂?”

“我懂!”白芷芮大声道:“我懂又能怎么样呢?每个人都认为是我得罪了宋庭遇,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地步的。哪个剧组还敢用我?哪个活动还敢请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