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你们去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本来就没有怎么睡着,所以在宋庭遇将她抱住的时候,她就醒了过来,也伸手环抱住他,她似乎能感受到他此刻的情绪:“怎么了?”

宋庭遇没有说话,只紧紧的抱住她。

很久之后,才打破了沉默:“我找到我亲生母亲了。”

苏冉的手僵了僵,她知道,宋庭遇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沈静果然非他亲生母亲。

可能只是将他养大的,却没有将他生出来。

苏冉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出声:“那你亲生母亲,是谁?”

“一个叫何瑾的女人,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很难完全查探清楚,所以个中细节还必须要问我爸才能完全知道,只是当年,爸确实和她在一起过,但她出身不好,我爷爷那时候还没有去世,所以他们的感情遭受了他的阻挠,后来她就走了……”宋庭遇低声道。

苏冉看着他的眼睛:“那她现在在哪?”

“已经死了……”宋庭遇沉默了一会:“当年难产死的……”

原来是这样。

“沈静后来才嫁进宋家的,那时候我已经出生,白芷芮确实是她所生。她嫁进宋家,一直和爸的感情很不好,估计是受不了爸的冷落,所以才会和别的男人好上,后来怀上了白芷芮,为了掩人耳目,她跑到了加拿大去生孩子,孩子生下来之后就被人带回国内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后来白芷芮才被她的养父母给收养了……”

苏冉想,宋明轩应该很爱宋庭遇的亲生母亲,所以她走后,这么多年,她依然住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没有远去。

她离开后,他对什么事情都看的很淡,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苏冉拉着宋庭遇的手:“明天去问问爸吧?他和奶奶虽然一开始是想一直都隐瞒你的,但毕竟现在你都已经将真相给查出来了,我觉得你再去问他,他应该不会再隐瞒了……”

毕竟宋庭遇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没有再隐瞒着的必要了。

“嗯……”宋庭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声音低沉而带着明显的疲惫。

苏冉看着他:“你先去洗个澡吧,然后睡觉。”这几天他肯定为了这事一直在奔波,并没有好好地休息。

……

翌日。

宋庭遇和苏冉趁宋明轩在茶房里喝茶的时候走了进去:“爸。”

宋明轩刚开始并没有察觉他们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在看,看的很是入迷,直到听到他们的声音,才抬起头:“是你们啊,坐。”

宋庭遇注意到他手上拿着的是一条手链,此刻被他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在他们坐下来之后,宋明轩看向他们:“你们进来找我有事?”

“想陪爸您喝喝茶,聊聊天……”苏冉微笑。

“那是好。”宋明轩也微笑点头。

宋庭遇沉默了许久。再度开口的时候,他也直截了当,并没有拐弯抹角:“爸,那天你和奶奶的谈话,我听见了。”

宋明轩一愣:“什么谈话?”

宋庭遇看着他:“关于白芷芮身世的谈话。”

宋明轩的脸色变了变,抿着唇没有说话。

而宋庭遇则继续往下说:“我让人去查了一下她的身世,就查出来了,她果然是沈静所生的女儿,她和外面男人所生的女儿,奶奶也让您去查了,我相信这件事你也已经知道了,沈静既然一早就知道白芷芮是她的女儿,如果我是她所生的,她就不可能再一心想要撮合我们两个,一心想要将白芷芮嫁进宋家来,所以我顺着这个思路再查下去……”他此刻直直的望着宋庭遇:“我的亲生母亲叫何瑾,对么?”

宋明轩的脸色大变,但他依旧没有说话,而是往自己的茶杯里倒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茶壶里面没有了茶水的时候,他还想动手再去沏。

苏冉伸手接过他的动作,沏了茶水,然后往他的茶杯倒了一杯:“爸,庭遇他已经是成年人,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些,您不应该再瞒着他,他有权利完全去了解自己的身世,而且,对于给他生命的人,他也想去了解她,看看她……”

宋明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沉默了许久。终于望着对面的宋庭遇和苏冉,缓缓开口:“既然你们已经查到这个地步了,那么应该知道,何瑾她已经走了。”

宋庭遇点了点头。

宋明轩缓缓道:“当年,我们宋家和沈家的感情很好,而我和沈静的年纪又相仿,所以家里人就很早为我们定下了婚约,大约在几岁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有了婚约,但后来我长大了,遇到了何瑾,然后爱上她,我当然也想和她在一起,所以我想解除了和沈静的婚约,不过遭到了庭遇爷爷的强烈反对,因为何瑾的出身并不好……”

这一点。宋庭遇也查出来了,何瑾的爸爸,是个吃喝嫖赌样样都齐全的男人,当时将家里的东西都败光了之后,便打上了家里人的主意,把自己的妻子卖去烟花巷。后来何瑾长大后,他又打上了她的主意,只是被何瑾母亲抵死反抗。所以才没有成功。何瑾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直到她遇到了宋明轩。

“后来何瑾就走了,在她离开之前,我们曾经吵得很激烈,所以我没有去找她,也不知道当年是我刻意去忽略还是怎么样,总之,我的身边很久都没有她的消息了,后来再度听到她的消息,已经是好几个月后……”宋明轩说到这的时候,眉眼间弥漫着刻苦铭心的伤痛,他看了宋庭遇一眼:“她要生你的时候,我赶到她所在城市的医院,她已经走了,只留下你……”

此刻,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一般,谁都没有再说话。

苏冉从宋明轩的眼中清楚的看到了泛红的血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继续道,只是声音低哑的不行:“何瑾她死后,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沈静嫁过来好几年,我对她一直都很冷淡,基本上没有管过她,后来她就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宋明轩说到这些的时候,语气没有半点的愤怒,就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和自己完全无关:“之后她生下了白芷芮,妈也知道这件事了,当时在盛怒之下想将她赶出宋家,但沈静的父母过来求情,沈家当年在我们宋家危难的时候曾经帮过我们,再加上我一直冷落沈静。妈本来也有些愧疚,经不住她父母的求情,便将她留下来了,她当时是说孩子死了的,却没想到,原来没死,只是被她让人带走了……”

因为他的心里完全没有沈静的存在,无所谓她到底怎么样,也正是因为他对她的忽视,所以即使她怀上白芷芮了,他也没有察觉,直到她在国外生下来。

“她现在在哪?”宋庭遇沉默了许久,才哑声的问了出来。

而苏冉和宋明轩都知道,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宋明轩也慢慢的抬起了头,略带伤感但又欣慰的微笑:“你们去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

他顿了顿,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链子,是刚刚他放在口袋里的链子:“这个,是何瑾的。”

……

何瑾并没有葬在安城,当年她离开安城,生下宋庭遇之后,连宋明轩最后的一眼都没有见到。

何瑾死后,宋明轩将她带到了景山去下葬,听说那是他们的定情之地。

宋庭遇的生日在每年的六月。苏冉才明白,为何每天六月,宋明轩都会离开安城一段时间,原来是去陪何瑾去了。

苏冉在隔天也和宋庭遇去了景山,从安城出发,要搭乘一个多小时的飞机才会到达。

宋明轩在景山下有一座房子,每年他过来看何瑾的时候,都会在那房子住上一段时间。

他们出发的时候。宋明轩将房子的钥匙交给了他们。

到达景山,天空中下着小雨,宋庭遇叫了一辆计程车,和苏冉两人回到了宋明轩在景山下的那房子。

景山下有很多的房子,都是木头搭建的,宋明轩的这房子,也是,只是,那些房子都紧挨着而建,但他的就远离了他们一些,估计是想安静点吧。

到达了房子门前,苏冉用钥匙开了门,两人都只是很简单的行李,因为一会去看了何瑾之后,明天就要走了。

进了房子,苏冉感觉到这里一定是按照何瑾生前所喜欢的模样建的。而且,她还发现,房子到处都放满了宋庭遇的照片,从小到大的。

估计是宋明轩带过来给何瑾看的,然后就用相框存起来,放在这里了。

房子的每个角落都还放了鲜花,他们进来都能闻到扑鼻的,淡淡的花香味。

这房子应该每天都会有人过来打扫。所以才会这么的干净,也会每天都被人换上新的花。

四月份的天气,下了雨,天空就变得特别的干净。

苏冉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感觉身体都暖和了起来,她看到了宋庭遇站在窗前,便走了过去,拉了拉他的手臂:“一会我们就去看妈。”

宋庭遇摇头:“下着雨。路滑。”

去何瑾的墓地,肯定路没有那么好走,在山上的,到处都是黄泥,宋庭遇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苏冉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所想的,她微笑道:“没事,你拉紧我就好了。”

已经到了这里,宋庭遇肯定很想去看看他的亲生母亲,可是看外面的天气,下着小雨,又不像是那种大雨,一会就会停,这种濛濛小雨,一下的时候,要下很多天的,特别是三四月份。本来就属于南方城市的梅雨天气。

景山就地处南方。

他们来的时候已经订好了回程的机票,这小雨是不会在短时间内停下来,即使他们改了回程的票,但也不能一直等在这里。

“一会我们就走。”苏冉指了指自己的行李:“我带了雨鞋。”

她出门的时候特地带了防滑的雨鞋,所以看还是派上了用场了。

宋庭遇被她说服,睡了午觉起来,他们就开始往何瑾墓地那走去了,因为是第一次来,尽管宋明轩已经大概的指了路线,但他们还是要问当地人才能找到。

苏冉身上穿着雨衣,穿着雨鞋,跟着宋庭遇的身后,他一直紧紧的拽着她的手,生怕她会松开,会出什么意外。

外面的小雨一直在下,细雨蒙蒙的。虽然不大,但特别的密。

走了一段路,还需要乘这里当地的那些竹筏到对面,才终于到达何瑾的墓地。

苏冉此刻额前的头发已经完全被打湿了,还好她穿的多,所以也并不觉得冷。

站在何瑾的墓前,宋庭遇用手抚摸了一下墓碑。

这边宋明轩一直都请人打扫,请人照看。所以何瑾的墓前很干净,整理的也整整齐齐的。

墓碑上只刻了几个字:

——吾爱,何瑾。

苏冉被这这几个字烫的眼睛都有些酸涩。

宋庭遇看着墓碑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妈,我是宋庭遇,我带我的妻子苏冉来看你了。”

苏冉站在宋庭遇的身边,微笑:“妈,我们来看你了。”

她想,何瑾等这一天,一定等了很多年。

但总算是等到了。

……

从景山下来,宋庭遇一直都没有说话,一直回到了宋明轩的房子,他便站在窗边看着窗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苏冉知道他在想何瑾,所以没有打搅他。

在这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他们一早便离开了景山,坐飞机又回到了安城。

只是苏冉可能因为在景山有些受凉了,所以回去便发了烧。

宋老夫人急坏了。让人请了医生过来,她知道了宋庭遇带了苏冉出门,但是并不知道他带了她去了景山。

她便指着宋庭遇,怒道:“你明知道她现在的身体什么情况,你还带着她到处跑,你简直就是胡闹!”

“奶奶……”苏冉的声音有些虚弱的传来:“不关他的事,是我要跟着他去的,我知道他难受,我想陪着他……”

宋老夫人一怔,看向宋庭遇:“你们去了哪?”

“景山。”

宋庭遇薄唇吐出两个字,然后就往苏冉那边走去了。

宋老夫人的身体僵在了原地,她当然知道何瑾被宋明轩葬在了景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