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风水轮流转/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老夫人回过神来首先看了眼宋明轩,随即便道:“你们怎么会到哪里去?”

“去看我妈。”

宋庭遇的声音从床那边传来。

只听这时候,在门口那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声响,大家往门口看去,沈静正呆呆的站在那里。

在她的脚边,有被她打碎了的杯子,水洒了一地。

她刚刚进门,就听到了宋庭遇所说的那句话,所以,才会震惊的连手中的杯子都没有端稳,手一抖,杯子掉落在地上。

她此刻满脸的震惊和满脸的不可置信。

脑子里来来去去的只有一句话:宋庭遇已经知道了她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也知道了当年的事,所以,他肯定也会知道白芷芮就是她女儿的事实。

大家就是看了她一眼,但是此刻心思都在苏冉的身上,所以并没有怎么去理会她。

她在震惊过后,连地上的碎玻璃都没有收拾,就匆匆的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因为当初何瑾的出身并不好,所以原本宋家是想一直隐瞒宋庭遇,关于他的身世的。

当初她嫁进宋家的时候,宋老夫人并没有隐瞒她,关于宋明轩的这段往事。而她从小和宋明轩一块长大,一直都很喜欢他,为了能嫁进宋家,她哪里管那么多?

所以便再三的发誓,说自己并不在乎他的过去,也说了,她会将宋庭遇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的对待。

她也觉得,何瑾都死了。是个死人了,她何必要和一个死人去计较那么多。

而自己是活生生的,只要她和宋明轩在一块,就总能让自己慢慢的占据了他的心,他迟早会向着自己,可是后来她才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实在太天真,因为无论她怎么做。宋明轩心里始终都没有她,一直就装着已经死去的何瑾。

她慢慢的失望,后来绝望,所以才会不堪别人的引诱,出轨了……

她当时就想报复宋明轩,就想看看宋明轩是不是真的这么不在乎她。

她那时候还想过,将白芷芮生出来了,就说她是宋家的孩子,是宋明轩的女儿,可是后来她就害怕了,宋家人哪里是由得她糊弄,玩弄在手掌心的?

宋明轩虽然在何瑾死后,不怎么管事,但他也不是傻瓜,而宋老夫人就更加的精明了,她要是这么做了。迟早有一天,这个谎言会被他们发现,到时候她的下场就会很惨,想到这些,所以她就害怕了,也不敢在继续自己最初的想法。

当她想去拿掉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却发现,孩子都三个多月了,要是强行拿掉的话,对她的身体很不好,不得已,她只能生下来,刚好那时候她和宋明轩冷战,所以她干脆就说要出国一段时间,去了她姑妈那里将白芷芮生下来的。

但尽管她费尽心思的想要隐瞒,可还是被宋家人知道了,宋明轩到了加拿大,她刚刚生下白芷芮,便让人送了回国,还说孩子死了,生下来就是个死胎。

也许是宋庭遇根本就不太在乎她,所以也相信了她的这个说法。

白芷芮身上有个胎记,在她的手肘处有一块红色的类似叶子形状的小胎记,几年前,她就是看到了她那胎记,所以才会起了疑心,偷偷地拿了她的头发和自己的去做了检查,才知道她原来真是自己的女儿!

确定了白芷芮的身份,又看到她和宋庭遇在一块了,所以她便千方百计的想要将她弄进宋家,让她嫁给宋庭遇了,将来她就会是宋家的女主人。过上人人都艳羡的生活。

她亏欠了她的,也能从这方面弥补过来。

本来她觉得一切都进展的好好地,可万万没想到,半路就杀出来了个苏冉,后来在宋老夫人的强力干预下,苏冉竟然就嫁进了宋家,抢了白芷芮的位置。

所以,对于苏冉,她怎么可能不恨之入骨?

而如今,就连宋庭遇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知道了她并非他的亲生母亲,知道了何瑾的事情,她真是觉得不安极了。

感觉宋家马上就要没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似得。

她还怎么帮助白芷芮,将苏冉挤出去,让她嫁进来?

她拿起了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后,那边的白芷芮道:“阿姨,怎么了?”

“芷芮……”沈静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给白芷芮打电话做什么,这些事情她又不能告诉她,刚刚就是一时冲动,所以才会迫切的想要听到她的声音。

她觉得自己在整个宋家都是格格不入的,也只有白芷芮才是和她血脉相连的亲人了。

所以在她慌乱而无措的时候,就会想要给她打电话。

此刻她慢慢的冷静下来了。所以便摇头:“没,没事……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

白芷芮在电话那边,拿着手机,嘴角讥讽的勾起来:“我过得怎么样,阿姨多少应该都能从电视上报纸上或者是网络上知道一点吧?”

“芷芮,对不起……”

白芷芮当然知道她为何对自己道歉,但是她却装作不懂,装作惊讶:“阿姨为什么对我道歉?你又没有对我做错什么是吧?阿姨,有时候我时常就在想,将我抛弃了的,我的亲生父母到底长什么样呢?你说如果有一天,他们见到了我的话,他们会不会对我说一声对不起?”

白芷芮的一番话,让沈静当场就僵住了,她的心像是被万吨的石头给压下了一般,压的她连气都喘不过来气!

而白芷芮就是在她内心受到万分煎熬当中冷笑着将电话给挂断。

将手机扔在了化妆台上。

接到沈静电话的时候,她手里还拿着口红正准备往自己的嘴唇上涂去。

她化了一个很精致的妆容,她肤色白,所以妆容整体上用了橘色系列,连口红颜色也是淡淡的。

这是陈小姐吩咐的。

说华总那变态老男人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人,他喜欢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女人。

一直这么喜欢白芷芮,就是看上她外表的娇弱。

她涂上了口红,对着镜子抿了抿唇。

她到底还是答应要和华总那上了年纪的男人出去吃饭了,而吃完饭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不是十几岁的小女生,她当然知道。

谁也帮不了她,她还是要靠自己走上了这条路。

她还是要靠自己,用这样的方式往上爬。

谁都不知道,此刻她心里悲愤,不甘到了什么程度。

她紧紧拽着的手。有些颤抖,眼眶有些红!

陈小姐在这个时候开门走了进来:“我看看。”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芷芮,对她的妆容很满意,拍了拍她的肩膀:“把衣服换上,我们要出发了。”

白芷芮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所说的话,还坐在梳妆台面前。

陈小姐将她紧紧握着的手拉住,打开她的拳头:“芷芮,别想太多了,这有什么?成功了才是最重要的,你也不甘心让自己一无所有是不是?”

“乖,快去换衣服吧,我们该出发了,别人华总等太久,他可不喜欢等人。”

白芷芮去换了衣服出来,便被陈小姐拉着上了车,往餐厅去了。

在司机将车停下来之后。陈小姐最后一次嘱托白芷芮:“芷芮,记得,别在华总面前板着一张脸,要讨他欢心,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前途……”

“我知道了。”白芷芮手指正夹着一根烟,往车门上按了一下,熄灭了,又往外面一丢。

“走吧。”

华总自然是要了一个包间。而且,白芷芮和陈小姐到了才发现,这里都被他包下来了,餐厅现在就他们这一桌。

华总那边还有几个人,也不算是约会吧,就大家一起吃饭。

陈小姐拉着白芷芮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又按了按她的手,算是一种告诫,然后才将门打开的。

门一打开,她立刻就换上了一张满是笑容的脸。

“华总,各位让你们久等了,我们芷芮来了……”

陈小姐拉着白芷芮走了进来,笑容满满的,对着早已经在里面坐下的人道。

坐在主位上的就是华总,他看到白芷芮进来,满是横肉的脸上就堆满了笑容。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白小姐,坐在这里。”

白芷芮虽然人是来的,但其实还没有狠得下心来让自己去应付华总,这个男人太让她倒胃口,满脸的横肉,一口的黄牙。

见她站在原地不动,陈小姐急了,暗中捏了捏她的腰,凑到她身边低声道:“在来之前你答应我什么了?快过去,不要惹怒华总,不然到时候他会封杀你的,你在这个圈子内就会很惨,而且,永无翻身之日,宋庭遇不可能再出手帮你,那你到底靠谁?”

这是白芷芮的死穴。陈小姐这么说后,她完全没有办法去反抗。

谁叫她是这么不甘心的就被埋没在这个圈子里,谁叫她不甘心最后一无所有?

所以她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去了华总那边去坐下来了。

“华总。”白芷芮的嘴角挂着一抹笑,哪怕是强扯出来的,她知道自己都必须笑!

“白小姐,你可终于来了,知不知道我们华总等了你多久啊,你架子还真大,是不是你们这些做明星的,就喜欢吊着别人的胃口啊?”一个长相比较瘦弱,但是眼睛却冒着精光的男人在白芷芮坐下来之后,笑嘻嘻的道。

“说的什么话,像是白小姐的这等美人,哪怕要我等再久我都愿意,这有什么关系。最后还不是来了,要我说啊,美人呢,还是需要捧着的,疼着的,心情好,哄哄她又有什么关系?女人啊,越哄她,她就越美,她美了,你高兴,她也开心,大家说是不是啊?”对面又一男人出声道。

他这语气,完完全全是将女人当成是宠物般对待了。

高兴的时候哄哄她,不高兴的时候,就一脚踹开。

今天晚上这群人,全是华总这男人平常一起吃喝玩乐的,都是很懂得玩女人的人,家里一个,外面还养着无数个,此刻他们的身边,每个人都带着女人。

听刚刚那男人一说完话,大家就哄堂大笑,反正今天晚上这顿饭。就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饭局,说白了,就是这些男人用来公开玩女人的一个借口!

白芷芮从前是不屑和这些男人为伍的,几年前她还没和宋庭遇在一块的时候,还需要往上爬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男人想要约她,但是她从来不肯,有一次惹怒了一个老板。差点就下令封杀了她,但她那时候是幸运的,因为遇到了宋庭遇,宋庭遇就帮她摆平了这一切,之后还有谁敢招惹她?

可现在宋庭遇不要她了,她的事业一落千丈,竟然要沦落到和这群人坐在一起,听着他们说这样的话。

华总这男人。早就已经对白芷芮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了,只是那时候白芷芮哪里拿过正眼瞧过他?

他虽然有权有势,可她身边有宋庭遇,哪里需要忌惮他?

可现在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她竟然沦落到要需要华总来支持她了……

白芷芮此刻在面对着这群男人的时候,真心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复杂的很。

华总此刻伸出手来搂住白芷芮的肩膀,已经喝了酒,所以身上满是酒味:“你们是不知道,我等白小姐那可真的是等了好几年的时间了,以前她和宋先生在一起的时候,哪里正眼看过我,现在啊,哈哈哈……”

他边说边往白芷芮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还不是坐在我身边了,风水轮流转啊,你说是不是啊。白小姐?”

白芷芮被他搂的连气都快出不来,而且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只觉得自己要晕厥过去,难闻极了,她扭了几下身体,刚想挣扎,在坐在她身边的陈小姐立刻就意识到她的意图了,所以用力按住她的腰,用眼神暗暗地警告了她。

白芷芮只能强忍着内心的那阵呕吐的感觉,对华总强颜欢笑,她担心自己下一秒就要吐出来,所以连忙拿起桌上的酒杯举起来:“华总,我敬你一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