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我恨你们所有人/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总刚从白芷芮的身上下来,就听到后面的男人指着床上的白芷芮道:“华,华总,这……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了?”

华总刚刚经过激烈的运动,整张脸都涨成了红色,而且,脸上的横肉还在一颤一颤的,本来还觉得挺满足的,白芷芮确实是个好货色,身材好,皮肤又白又嫩,所以他才这么久都不肯放过她。

听到男人这么说,华总连忙转过头看向白芷芮。

只见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了,脸色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色。

他连忙将手放在她的鼻子间去测探。还有鼻息,估计只是晕厥过去了。

虽然在来之前,华总是说了,这女人要大家一起来,但是到了这里,他自己尝过滋味之后,就不肯松手了。

现在终于结束了,张总想上去,但是见白芷芮都这样了,也担心会出事,到时候对自己的影响可不好!

张总看着在床上浑身赤裸着的白芷芮,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

说真的,这个女人真的不错!越看越美!

而自己在旁边看了这么久,更是冲动。

张总忍了忍,没忍住,想要过去,但是被旁边的另外两个男人拉住,他人瘦弱,所以很快就被拽了下来,按着动也不能动的!

“是啊,张总。白芷芮说什么在这个圈子里也并不是默默无闻的,这么多人都认识她,要是她真的出事了,估计到时候我们也难以交代,到时候苦的也只会是我们,所以今天晚上还是不要了吧,还是下次吧,不愁没有机会。”

张总又看了看床上的白芷芮,虽然不甘心,但是也不想真的弄出人命,他们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要真的出事了,对自己也不好!

“那行吧。”张总将裤子穿上来。

华总边穿衣服边道:“你们去将陈小姐叫进来。”

过了一会,陈小姐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她看到床上的白芷芮,脸色都白了,想要伸手去摸摸她,说话的时候,只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芷芮,芷芮……”

可床上的白芷芮哪里会应她,已经没有了一点的意识。

“你将她送到医院去吧。”华总将西装外套穿上,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照顾她,对了,醒来告诉她,让她以后跟着我,我不会亏待她。”

陈小姐一直被拦在隔壁的房间,怎么也不出来,虽然在来的时候,她知道白芷芮将要发生什么情况的,但是她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情况啊。

陈小姐此刻内心也十分的愤怒,可是她有什么办法?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

“是。”陈小姐咬了咬牙:“谢谢华总。”

华总很满意的点头,抽上一根事后烟,本来想要走出去的,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又回来了,在陈小姐身边低声道:“你让她醒来别乱闹,我可没舍得让其他男人碰她,以后跟着我她也乖乖的就行。”

“好……”陈小姐哪里不知道,其实只是因为白芷芮都变成这样了,后面的人来不及而已,不然的话,怎么可能?

这些人都离开之后。陈小姐立刻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将早就已经昏迷不醒的白芷芮送到了医院去。

……

沈静发现自己已经好些天没有见到白芷芮,又想着她最近实在是太辛苦,面对的压力太大,所以便熬了汤在早上的时候送过去。

她没有白芷芮这里的钥匙,往常过来的时候都是白芷芮给她开门的,因为白芷芮最近基本上没什么工作,一直都在家,本来沈静是想每天都过来一下的,不能做什么,陪陪她也是好的,可是又怕宋家人不高兴,想在宋家人面前好好地表现,所以便减少了外出的次数和时间。

她此刻提着保温盒。按了门铃,站在门口。

这次过来开门的并不是白芷芮,而是陈小姐。

陈小姐看到站在外面的沈静,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是宋夫人了,不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是来看我们芷芮的笑话来了?”她并不知道白芷芮就是沈静的女儿。

“陈小姐说的哪里话。”沈静听她这么说,也冷下脸来:“我只是拿汤来给芷芮喝。她呢,现在在哪?”

“那关你什么事?宋夫人可别忘了,你的儿子已经不要我们芷芮了,你要走过来不是看她的笑话是什么?芷芮她沦落到现在这地步,全都拜宋庭遇所赐,如果不是他,她现在哪需要躺在医院里……”陈小姐可没空理会她,她是回来给白芷芮收拾东西的,她现在还在医院里,还没醒来,医生说她身上太多伤痕,要住好几天的医院。

沈静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了“医院”两个字,她便紧紧的抓住陈小姐的手:“你刚刚说什么?芷芮她住院了?她怎么了?为什么会住院?她到底怎么了?”

“在哪家医院?”

陈小姐被她用手抓的肩膀都疼了,挣开了她的手,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说出来了白芷芮所在的医院。

陈小姐不知道沈静为什么忽然这么紧张,白芷芮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她这么紧张做什么?好像担心的脸色都白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沈静转身就离开了,因为走得太匆忙,所以本来手上拿着的保温盒都被她打落在地上了,里面的汤撒了一地都是。

沈静很快就开了车离开,往医院赶去了。

她查了白芷芮的病房之后,来了病房门前,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阵哭喊声,撕心裂肺的声音。

她的心一紧,连忙打开了门,只见里面。医生护士的都围了一大堆。

旁边还有一个看护,都在帮忙将白芷芮摁住在床上,她情绪太激动,医生只能先暂时给她注射了一支镇定剂。

她便慢慢的安静下来了。

医生看向沈静:“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阿姨。”沈静看了眼白芷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没事吧?”

“她只是受的打击太大,所以暂时接受不了,情绪才会这么激动。对了,身体也需要好好地静养……”

“好的。”

沈静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白芷芮这么激动的,她此刻躺在床上,也没有睡着,就看着天花板在默默地流眼泪。

沈静让看护先离开,她来到白芷芮的床前,用手将她脸上的头发拨开,却发现她一边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来了,脸色难看的吓人。

“芷芮,你这是怎么了?”

白芷芮只是看着天花板,并没有理会她,还是在流眼泪。

很快,沈静又发现了她手腕和脚腕都受了伤,还脱皮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绑住了后来又被松开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她缓过气来,又看到了她脖子间,全是青紫色的吻痕,她震惊的眼睛都大了。

她似乎隐隐的明白过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芷芮,这……”她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面前这个是她的女儿。但是去遭遇了这些……

在这个时候,门被人打开了,陈小姐走了进来,她拿着白芷芮的衣服之类的东西,放在了桌上,也走了过去。

“芷芮,你振作起来……”她顿了顿:“其实只有华总。其他的男人见你晕了,担心出人命,所以并没有……”

“只有他,只有他,哈哈哈哈……”白芷芮忽然大笑起来,一边笑,眼泪一边从眼角滑落下来。

“这怎么回事?!”沈静再也忍受不了,看向陈小姐。

“宋夫人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们芷芮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马上给我离开!”陈小姐指着门口,大声道。

“怎么没有关系?芷芮她是我的女儿!”沈静在冲动之下,什么都说了出来。

陈小姐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沈静见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芷芮她是我女儿,亲生女儿。”

“这……”

“对,她是我妈,我从一出生就抛弃我的,所谓的亲生母亲,哈哈哈……”此刻床上的白芷芮忽然道。

沈静内心更是震撼不已,她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自己一个人知道的,但是到头来,好像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连身为当事人的白芷芮,原来也知道。

“芷芮……”

“你算我什么母亲?我从一出生你就抛弃了我,将我一个人丢弃在孤儿院,这么多年来你管过我么?帮过我么?”白芷芮的情绪又渐渐地激动了起来:“现在你出现在我的面前算什么?我现在这情况,你满意了?我被人强了,你满意了?沈静,我恨你,我恨宋庭遇,我恨苏冉,我恨你们所有人!”

陈小姐见状,连忙开了门,让看护又去将医生找来,医生和护士来了之后,她则拉着沈静走出了病房、

沈静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和伤心中回过神来,她幽幽的看着陈小姐:“芷芮她到底怎么了?怎么回事?”

陈小姐看了她一眼:“你也知道最近她的事业很不顺,原本是去一个饭局,但后来被人灌醉了,下了药,之后就被带到了酒店,被玩了整整一夜,本来他们是四个男人的,但因为芷芮晕了,所以才会紧急送她来医院的……”

沈静是再也听不下去:“是谁?”

陈小姐脸色难看的看着她:“华总。”

“是他……”之前沈家也是大家。沈静又怎么会不认识这个华总,和她差不多的年纪,从很年轻开始就爱玩女人,没想到最后将主意打到了她女儿身上!

“这个王八蛋,不要脸的家伙,我要去告他,我要让他身败名裂。他竟敢这么对芷芮……”沈静很冲动。

陈小姐将她拉了下来:“你用手什么来和他斗?宋家会帮你么?宋夫人,别怪我说,你们沈家现在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了,可宋家现在就是宋老夫人和宋庭遇掌权,他们两个都不会帮芷芮吧?所以你要怎么帮芷芮讨回公道?说不定到了最后,你的所作所为反而是害了她……”

“那怎么办?”沈静捂着脸在大哭:“难道芷芮就白白的受他侮辱了?”她看到白芷芮刚刚那模样,心疼的要命,可自己一点作用都没有!

“芷芮都这样了,她以后也还要继续在这个圈子里的,所以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吧,对她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为了她好,你想清楚……”陈小姐缓声道:“说到底,芷芮她会沦落到这地步。都是宋庭遇的原因,如果他没有不要她,如果昨天晚上他能在接了芷芮的电话立刻就过来的话,他就能将她救走,她也不用受这样的侮辱。”

“你是说,昨天晚上芷芮给庭遇打电话了?”

陈小姐点头。

“庭遇为什么不来?他为什么这么狠心!”沈静怒声道。

她真是不甘心啊,白芷芮受了这些苦,但是她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上来,难道真的要忍气吞声的么?

难道真的什么都不能做么?

“这就是要宋庭遇了,他为什么不好?”

“都是为了苏冉那个女人……”沈静都没忘记昨天苏冉生病,宋庭遇守在她身边一整天的事情,白芷芮在给宋庭遇打电话的时候,肯定他也在苏冉那里,为了苏冉,他才会不顾白芷芮的,才会将她撇下来的!

苏冉这女人,她不会放过她的!不但将白芷芮的男人抢走了,还让她落到了这个地步,一无所有,如今还惨遭这样的对待。

凭什么她的女儿就这个样子,而苏冉则越来越好?!宋家全家人都将她当成宝似得!

她的双手拽着裙摆,越拽越紧,眼睛里恨意满满的。

……

因为昨天感冒发高烧,所以苏冉只觉得自己出了很多的汗,浑身黏糊糊的,虽然宋庭遇帮她换了睡衣,但还是觉得身上不舒服,而且,她觉得头发也不干净。

所以早上醒来之后,便要去洗澡洗头。

但她现在的情况,洗澡还是很容易的,洗头就很难再弯下腰去了,肚子都快五个月了。

正当她左右为难的时候,宋庭遇开了浴室的门进来。

她身上还没穿衣服的,惊呼了一声,便立刻去拿浴巾围在自己的身上,气呼呼的道:“宋庭遇,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