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众目睽睽之下,我会那么傻?/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双手抱着胸在看她:“你进来很久了,我担心你出了什么意外。”

他说的还真的理所当然,正义凛然。

苏冉瞪他一眼:“在浴室能出什么意外?”

“比如……”宋庭遇将她挡在胸前的浴巾扯下来,在她的目瞪口呆之下,欣赏了个够本,这才又帮她将浴巾围上去:“地上可能滑,你会跌倒,再比如,浴池里的水你放的太满了,你现在这么笨手笨脚的,要是摔在里面,可能就爬不起来……”

苏冉:“……”

她按着浴巾的边缘,推了推他的身体:“你先出去,一会再轮到你。我还要洗头。”

“我进来就是帮你的。”

“帮我什么?”

“洗头。”

“你怎么帮我?”苏冉现在肚子大了之后,觉得每次要洗头都特别的辛苦,弯腰又不行,只能直着身体将头递过去。

她不知道宋庭遇要怎么帮她。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宋庭遇说着离开了浴室,过了一会从外面拉进来了一张很长的椅子,这她从前是没有见过的:“这椅子你哪儿弄来的?”

“刚刚买的,网购的。”宋庭遇拍了拍椅子:“你躺在上面,我来帮你进行泰式洗头。”

“就是外面发廊帮忙洗头的那种?”

“上来。”宋庭遇点了点头。

苏冉半信半疑的躺了上去,宋庭遇拿过花洒,把她的头发都拿了出来,然后开了水冲湿了头发。

苏冉的头发挺长的,这也是每次洗头为什么都挺困难的原因。

她现在不比之前,也很难再打理一头长发了,不方便:“宋庭遇,要不明天我去将头发剪了吧?”

她就换个到肩膀上的发型吧,不长也不短,这样每次洗头的时候还能方便一些,也不用怎么去打理。

宋庭遇已经将洗发水都放在了她的头发上,正在帮她按揉着,闻言抬头:“不准。”

“我剪自己的头发关你什么事?”

“你长发好看。”

“但是打理起来麻烦,每次洗头都麻烦。而且,吹起来的时候也困难,花的时间长。”

宋庭遇洗头发的手势还不错,苏冉还以为他会乱来弄到自己。

“以后你的头发就由我打理,洗头我帮你,吹头发我帮你,行了吧?”

“真的?”

“当然。”

宋庭遇还挺喜欢她这一头柔顺的长发的,所以怎么舍得她去将头发给剪了,再说了,自己在网上买了这椅子,也就是为了帮她洗头的,因为之前他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宋庭遇帮她洗好了头发,出了房间外面,又用吹风机帮她将头发给吹干了,这才算是完事。

因为今天苏冉要去产检,所以宋庭遇便等陪她去产检完了再去宋氏。

吹好了头发,苏冉换了外出的衣服,和宋庭遇一起去了医院。

……

病房里。

陈小姐坐在病床前,看着白芷芮,开口道:“芷芮,我知道这件事你很难接受,但是不发生也都发生了,所以你也别难过了,最重要的是振作起来,好在华总已经答应你了,以后只要你跟着他的话,他就不会亏待你的,你以后会在这个圈子里重新站稳脚跟的,所以,芷芮,不要再这样……”

白芷芮想到了那些画面,华总那老男人将自己绑起来,用尽各种花样来折磨她,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一般这样上了年纪,但是却还那么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的男人,他们都有一种特点,那就是其实自己因为长期的夜夜笙歌,所以早就将身体给掏空,搞垮了,但是他们又很不甘心从前那么厉害,为什么现在却不行了!

所以,为了显示他们还是行的。他们就会什么法子都用出来,像是华总这次,就借助了药物。

白芷芮在他欺凌的那一刻,真的想拿起刀子一把将他给杀了。

那老男人不但喜欢这样来证明自己的雄风,他甚至还喜欢在床上折磨女人,什么样的方式能让他兴奋起来的,他就用什么样的方式。

白芷芮发誓,她不要再和这样的男人在一块了。

“总有一天,我会也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白芷芮忽然开口,来了这么一句。

陈小姐听出来了她声音里的阴森,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芷芮……”

“那你是不准备再和华总在一起了?”

白芷芮没有说话。

“你可要想清楚,他现在是对你上心了,你要是拒绝他的话,没有好处。就算你退出这个圈子了,他都未必肯放过你,你也知道的,你现在无依无靠的,谁能给你帮助?连你的亲生母亲……”她指的是沈静:“她也无能为力,沈家落在她侄子的手上了,早就一天不如一天。现在的沈家,你以为还是从前啊?沈静没有一点的能力的……”

“我会继续跟他。”陈小姐以为自己还要苦口婆心的说上好些话,但没想到忽然听到白芷芮这么开口。

“芷芮……”

白芷芮看着她阴森森的笑了一下:“不跟他,我怎么找机会整死他?我翻不了身,又怎么去对付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陈小姐还想说什么话,但是白芷芮显然已经不想再听下去,她摆了摆手:“你先走,我想休息一下。”

陈小姐点了点头,离开了。

白芷芮躺在了床上,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深处,散发出来的恨意。

早上醒来的时候,其实她真的差点就疯了,她情绪激动的厉害,也以为自己不会再冷静下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一副画面,宋庭遇和苏冉在一块的画面,他们过得那么好。

这画面刺激了她,然后她就渐渐地冷静下来了,她知道,自己这样子完全没有用,她怎么能让自己落入这样的境地之后,让别人过的那么快活呢?

她必须要振作起来。

白芷芮本想在床上睡一会的,但是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全是昨天晚上那些画面,那些让她恶心,让她几欲疯狂的画面。

她想到华总那个让人恶心的老男人那么对了自己一整夜,她就作呕!

此刻捂着嘴跑到了洗手间去狠狠地吐了许久,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她忽然想起来,华总昨天晚上是没有戴套的。

他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会怀孕,他只管自己是不是开心就好了。

白芷芮虽然现在的身体差,很难怀上孩子,但是什么事都难保有个万一,她可不甘心为了华总那男人生个孽种!

想到这,她便给陈小姐打了电话。让她帮自己去买事后避孕药,挂了电话,她也觉得一个人待在这里实在是太难受,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太窒息了。

所以她便开了病房的门,走了出去,慢慢的走着,她还离开了住院大楼,也不知道自己往哪儿走去了,总之,她暂时就不想待在那病房里面。

沈静早上被她赶走了,但是她有预感,一会她肯定会过来,可惜,她并不想见到她,现在两人都撕开了那层真相,捅破了那层纸,她也无须要再像是从前那样对她,客客气气的了!

她站在花园处,四周围的看,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在看到这抹身影后,她的眼睛抹上了一层浓烈的恨意。

她慢慢的走了过去。前面的苏冉在低着头看手中的孕检单,所以并没有觉察到她的靠近。

只是忽然手臂被拽住了,她一下子被揽着肩膀,跌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去。

她抬头望向身边的男人,只见他正冷眼的看着前面,她便顺着宋庭遇的眸光看过去,看到脸色很不好的白芷芮正站在他们面前的不远处。

白芷芮穿着病服。站在前面看着他们,尽管脸色很不好,但是脸上却挂着笑,让人很刺眼的笑,因为这笑容并不是发自她内心深处的,而只是她强扯出来的,让人感觉有些幽冷的笑。

她往前了几步,宋庭遇将苏冉搂在他的怀里,没有松手,冷眼看着她。

“宋庭遇,你知道么?刚刚要是我动作再快一点的话,苏冉就被我推下去了,要那样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没有的,我也会没什么事,因为刚刚医生才过来诊断过,我所受刺激过大,情绪极为的不稳定,我还躁动不安,不能控制自己……”

“苏冉要是没了孩子,你们宋家就会翻了天了吧?我就算是死,也能拉上你们宋家做垫背,真好,哈哈哈……”

苏冉觉得此刻的白芷芮有些可怖,眉眼间隐隐有些癫狂的感觉。

“白芷芮,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宋庭遇冷声道。

白芷芮指着他,在笑,但是眼睛又有些悲哀和恨意的情绪在转动:“宋庭遇,你对你不在乎的人,永远都能这么狠,昨天晚上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你都没有出现,现在看到我这样,你们高兴了?满意了?!”

她抹了抹眼睛的眼泪:“宋庭遇,我不再爱你了,从昨天晚上开始,我恨你……”

她话音未落,就有人过来拉住她:“走了,芷芮,回去了。”

过来的人是陈小姐,她买了药回去找白芷芮。但是发现她不在病房,担心她会出事,所以便到处去寻找,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她。

看她和宋庭遇那样对峙的模样,真担心她的情绪又像是早上那样激动起来,到时候情况可就难以收拾了。

白芷芮被陈小姐拉了回去,苏冉收回眸光。看向宋庭遇:“她怎么了?”

宋庭遇拉着她的手往回走,刚刚他就是离开了苏冉一小会,回来就看到白芷芮在她身后,想要伸手拉住她。

只是,虽然刚刚她那么说,但应该没有冲动要将她推下去的,她就是故意吓唬苏冉和他的而已。

“昨天晚上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她让你去找她?”

“那时候她那边很吵,我没听错她在说什么,后来见你醒了,我就直接放下了手机,没有再去理会……”

苏冉沉默了一下:“我看她刚刚的样子不太对。”

宋庭遇低声道:“我一会让唐子楚去查查怎么回事。”

……

陈小姐将白芷芮拉回了病房去,将买来的药放在她面前:“你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才答应我不会乱来的么?刚刚你是想对苏冉做什么?要真出事了,我看你怎么办!”

“我看到苏冉的那一刻,是出现了个想要一把将她推下去的念头。但这念头就是一闪而过而已,我又不会真的将她推下去,众目睽睽之下,我会那么傻?”

陈小姐见她这么说了,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你知道就好,千万不能乱来,现在的你可要安分点,等你将身体养好了,华总会再找你的,芷芮,到时候你这性子要收收,别像是昨天晚上那样动手,既然决定要留在他的身边了,怎么也是过,为什么不选择给自己一条最好的路呢?”

白芷芮点了点头,似乎有些不耐烦:“我知道了。”

“你帮我去找找沈静,我找她有事。”

“怎么了?你早上不是才说永远不想见到她的么?怎么现在?”陈小姐疑惑道。

“我有事要她帮我的忙。”白芷芮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眸中光芒忽然就闪了一下。

陈小姐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只点了点头:“我帮你将她找来。”

陈小姐离开之后,白芷芮拿起手机拨通了个电话:“我答应你了,和你合作,我会按照你说的来,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

宋庭遇下午去了宋氏,一进来办公室,唐子楚就紧跟着进来了:“宋总,早上您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出来了。”

宋庭遇将外套脱下来放在衣架上,抬头看向他:“怎么回事?”

“白小姐昨天去参加了华总的聚会。”唐子楚边说边将照片放在了桌上。

照片上,是白芷芮进入餐厅被拍下来的视频的一个截图,还有被人抬出来的画面。

“华总他们玩的很大,所以我猜测白小姐昨天晚上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