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你帮我把睡衣拿进来/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老夫人早就从宋明轩的口中得知白芷芮就是沈静的女儿,她那时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沈静会一心一意的想要让白芷芮嫁进宋家,原来是为自己的女儿铺路来了。

觉得自己亏欠了白芷芮的,就想为她的后半生幸福给找一个保障。

要是能嫁进宋家,那就是她最大的保障。

现在,他见沈静两天都没有回来,所以便不动声色的让人跟着去查,也得知了白芷芮的事情,原来沈静这两天一直都在医院里照顾她。

宋老夫人刚刚和别人谈话结束,门口就走进来沈静的沈静。

她终于回来了。

一进来,自然也就看到了正好坐在客厅里的宋老夫人,她的脚步微顿,但很快就再次迈步前进。来到了宋老夫人的面前,点头问好:“好。”

态度恭恭敬敬的,挑不出一丝的毛病。

宋老夫人用沉稳的眸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舍得回来了?”

沈静的脸色一白:“对不起,妈,最近因为我有些事,所以才会……”

“有什么事能让你连续两天都夜不归宿的?什么事情重要成这样?我记得我说的很清楚,你能否最终留在宋家,还是要看你的表现的,可我看你好像就坚持了一段时间,怎么,现在是要原形毕露了?”宋老夫人明知道她是去照顾白芷芮,但是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她就是想看看沈静到底是什么反应。

“妈……”沈静眼神透露出惊慌:“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那是什么事?”

“芷芮她出事了……”沈静在犹豫再三后开口。

“出什么事了?”

沈静努力的将内心的愤怒压下来,低着头:“她住院了。”

她已经得知宋老夫人知道了白芷芮的身份,所以自己是去照顾白芷芮的事情,便没有必要再做隐瞒。

“说起这事……”宋老夫人冷笑道:“沈静,你好大的能耐!当年你和别人苟且所偷生下来的孩子并没有死,这么多年来,你竟然一直都瞒着我们说她已经死了,原来是早就知道了白芷芮的身份,怪不得千方百计的想要撮合她和庭遇,怪不得你这么看不上冉冉,原来你是一直都认为冉冉抢走了本来属于你女儿的位置是吧?”

“妈,对不起……”沈静又跪在了地上:“我当年是一时糊涂,我才会那么做的,我也是前几年才知道白芷芮的身份,我觉得我亏欠她那么多,她一出生我就抛弃了她,那时候她也是和庭遇在一起的,所以我才会想让她嫁进宋家来,可后来就杀出来个苏冉,妈,我只是基于一个母亲的立场上去考虑事情,我没有想那么多。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对苏冉才会这么的耿耿于怀,我没有去想我做的事情是对还是错,我只是想让芷芮她过得好一些,天底下哪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不是这么自私的?”

“我知道这些年来我对苏冉母子很不好,现在庭遇既然和芷芮早就分开了,我也没指望他们还能在一起了,所以,妈,以前的那些错事我真的不会做了,我当年就是一时糊涂才会将孩子还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隐瞒您和明轩,我不是有意的,我那时候太害怕了,我怕被你们赶出宋家,我现在依旧害怕……”沈静一边说一边哭:“可这些都是我从前的时候犯的错,我最近一直都很安分,而妈,您答应过给我一次机会的,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将我赶走……”

宋老夫人看着她,冷声道:“你现在是在威胁我?拿我说过的话威胁我?”

听宋老夫人这么说,沈静立刻道:“妈,我哪里敢!实在是因为离开了宋家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沈家也不会再让我回去的,还有,这两天芷芮出了大事,我不放心她,担心她情绪太过波动而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才会留在她的身边陪着她的,她现在一好了,我马上就回来了……”

“白芷芮的事情,我知道了。”宋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沈静的脸,观察她的反应:“她如今落到这个地步,你恨我们宋家么?恨庭遇么?恨冉冉么?”

沈静摇头道:“芷芮她落到这个田地,都是她自己的事,当时怎么那么糊涂,要去参加那个饭局,怎么那么傻……”她说着说着,眼泪又滚落下来了,声音也嘶哑的厉害:“她真的好傻,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个圈子?为什么就不能离开?离开这个圈子就不能活了么?可是她说她不甘心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都浪费掉了。所以她才会想到那个办法,她去之前就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后来她害怕想退缩了,但是却由不得她而已……”

宋老夫人依旧在盯着她看:“她都这样了,你就没想过要为她做些什么?”

沈静抬起红肿的眼睛:“妈,我能做什么?”

“譬如,难道对于那个欺凌你女儿的华总。你就不愤怒?就不想让他受到点什么惩罚?或者你为什么不求求我?求求庭遇,帮帮你……”宋老夫人缓慢的说道。

沈静抹了一下眼泪:“我也想过这些,可是要是把事情闹大了,芷芮还怎么活在这个世界上?她说什么都不肯离开这个圈子,要在这个圈子里存活,她就必须要保护好自己的声誉,她说我要是乱来的话,就和我拼命,再也不想见到我……”

“所以你就这么算了?”宋老夫人摇摇头:“沈静,这不像是你的性格作风……”

要是在往常的话,沈静说什么也不会罢休,何况被欺负的那个还是她至亲的女儿!

可白芷芮出事的这两天,她却安静的很。

“妈,人总会变的,何况还是为了芷芮,我也害怕她不再理我啊……”沈静哽咽道。

“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白芷芮就白白被人糟蹋了?”

“我也不知道……”沈静茫然道:“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只求芷芮能走出来,好好地就行了……”

“好了,你先回房间去吧,我不想事情闹得太难看,也是给你死去的父母的一个面子。所以才会答应继续让你留在宋家的,但我也再次声明,要是你还是不懂得悔改,不懂得安分守己的话,你休怪我无情!”宋老夫人不想再这么和沈静说下去了,所以便出声道。

“我知道的,妈……”沈静说完。转身上了楼。

宋老夫人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才出声:“你觉得她刚刚所说的话有几分真,有几分假?”

她是在和一直站在一边的王管家说话。

王管家道:“老夫人,恕我看不出来。”

“沈静这次太安静了,如果要是往常的话,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回来,就算不求我,她肯定也会求庭遇帮忙的,她怎么会忍受得了这事……”

“估计夫人是因为白小姐的原因……”

因为白芷芮不想将事情闹大。

宋老夫人沉默了一会,才道:“不管怎么样,最近注意一些她的行踪,哪怕是在家里,也尽量不要让她太靠近维希和冉冉,对了,老王,你帮我去找一个人专门照顾冉冉的生活,看着点她……”

“好的,老夫人。”王管家的话音刚落,就看到门口走进来了个高大的身影,他便道:“少爷回来了。”

宋庭遇随即走进了客厅:“奶奶。”

宋老夫人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庭遇。你坐这,我有话和你说。”

“奶奶,您说。”宋庭遇坐下来后,出声道。

“白芷芮那事,你知道么?”

宋庭遇当然知道她所说的是什么事,点了点头:“知道。”

“那你有什么想法?”

宋庭遇抿了抿唇:“出事之前,她给我打过电话。但是那时候我在照顾苏冉,没有太在意她的电话……”

“她那时候应该是向你求救的……”

宋庭遇低声道:“可能是。”

宋老夫人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宋庭遇说话:“可后来你没有出现,她就出事了,估计她会认为你是故意的……”

她说着说着,又看向宋庭遇:“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今天让人去看过她了,她没什么事了……”按照唐子楚的说法,白芷芮最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就好像这次住院,只是由于一场很简单的生病一般,她情绪已经完全恢复,似乎早已经接受了事实。

“你是指身体还是精神上?”

“身体和精神都是,好像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宋老夫人点了点头:“冉冉肚子都这么大了,最近你多陪陪她,工作什么的。都可以暂时放一边,减少工作量,交给唐助理或者是东城都行……”

“我知道了,奶奶。”

宋庭遇上了楼,往房间走去的时候,发现沈静正站在他的房间门口。

她抬头看向他,微笑:“庭遇,你回来了……”

“有什么事么?”

叫了二十多年的妈,忽然有一天发现她并非自己的亲生母亲,这种感受,宋庭遇无法用言语说出来,只觉得此刻面对沈静,还是觉得别扭的。

“庭遇,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你并非我亲生的这个事实,但是这么多年来我是真的将你当成我亲生的孩子来看待的,在我的心里,你和我自己生的,没有两样的,当初要隐瞒着你的身份这件事,是大家一起想出来的,你奶奶和爸爸都觉得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所以我……”

宋庭遇知道自己身世的这件事不能怪沈静,他也没想过要去怪谁……

“我当年也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爸爸的,只是他从娶我回来就一直冷落着我,好几年了都没正眼瞧过我,所以我才会……”

“我对你当年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她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宋庭遇给淡声打断了:“你从今往后只好在宋家安分守己就可以了。奶奶也说过,如果你再乱来的话,会被赶出宋家的。”

“那,那庭遇……”沈静望向他道:“你还认我这个妈么?”

“无所谓认还是不认,但如你那天所说的,你到底还是把我给养大了……”

宋庭遇说完,将房间门打开了,走了进去。

沈静明白,宋庭遇这意思是,只要她安分守己的留在宋家,他还是会把她当成自己的母亲来看待,但同时,她也很清楚,两人的关系。再想要回到从前,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先别说他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就算依旧不知道,可是经过上次她在他酒里下药一事,他早就对她有很大的意见。

宋庭遇进了房间,发现苏冉不在。但是浴室里面有水流的声音传来,知道她是在浴室里面洗澡了。

他倒了一杯红酒,喝了一口,然后将杯子放在茶几上,自己则脱掉了外套,长指扯开了领带,都扔在了沙发上。

开了电视,他随意的转换了一个频道来看。

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

他疑惑的转过头,看到苏冉正将脑袋从浴室门里探出来:“庭遇,你帮我把睡衣拿进来,我忘记拿睡衣了。”

“房间就我一个人,光着身体走出来就行了,怕什么。”宋庭遇勾了勾唇笑道。

苏冉的声音再次传来:“快点!”

宋庭遇从沙发上站起来去找到了她的睡衣。拿着去了浴室,门并没有,只是关上了,他开了门,大大方方的走进去,看到了里面的画面时,差点鼻子一热。鼻血都喷出来了。

苏冉正用浴巾在擦拭身体上的水珠,一头长发被她松松垮垮的挽着,有些还被水打湿了,落在肩膀上。

宋庭遇拿着她的睡衣走过去,发现她虽然红着脸,但是并没有回避他的眸光,也没有让他放下睡衣马上就离开。

宋庭遇将她手上拿着的浴巾拿开,帮她穿上睡衣,扣上扣子。

他动作很慢,苏冉也没有拒绝他帮自己穿睡衣的动作,只是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都能感觉到浴室温度在节节攀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