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可是苏冉只有一个/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开车带着苏冉回去了宋家,停下车,打开了车门,将她从车上抱下来,到了楼上房间去,又将她放在床上:“感觉怎么样?”

苏冉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摇了摇头:“庭遇,你去帮我倒杯水来。”

宋庭遇下楼倒了一杯温热的水上来递给她,她捧着被子喝了一口。

宋庭遇坐在床沿处,用手捂了捂她的额头:“到底哪里不舒服?”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苏冉眉心轻轻地皱着。

“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苏冉摇了摇头:“可能吧……”这种不适感,却又并不是十分的强烈。

“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看看。”

苏冉拉住他的手臂:“你等等,我可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看看情况再说吧……”

她说着。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说其他的话,所以便躺在了床上,摆了摆手,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宋庭遇帮她将被子拉上来,也一直留在房间里没有离开。

苏冉倒是睡了许久,很快宋老夫人就发现他们已经不在订婚现场,所以便打了电话回来询问情况。

宋庭遇看着床上躺着的苏冉,小声道:“苏冉有些不舒服,我送她回来了。”

宋老夫人一听这话,立刻就惊慌道:“怎么了?冉冉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估计吃错东西了,她现在睡下了。”

“有没有叫医生?”

“她说先睡一觉,醒来再看看……”

“不行!”宋老夫人的声音严厉:“你现在立刻打电话叫医生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我现在马上回来……”

“不用了,奶奶,您先留在哥那里看着吧,苏冉这边有我,我马上叫医生过来看看,如果情况不对,我再给您打电话。”

“那好吧,你看着点,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不要耽搁。”

“嗯。”宋庭遇结束了和宋老夫人的通话之后,立刻就打电话叫了医生过来。

医生仔仔细细的帮苏冉检查了一下,看向宋庭遇:“她估计是最近累着了,让她休息一会,如果一会她醒来有什么不对劲的话,立刻送到医院去。”

毕竟是在家里,苏冉又睡着了,所以医生具体也差不多什么情况,只能靠简单的搭脉看病,苏冉的脉搏确实不怎么平稳。

所以医生才会这么说。

苏冉到下午的时候终于有了动静,终于醒来了,但是脸色却越来越不对劲,一睁开眼睛就捂着肚子:“宋庭遇,我肚子痛……”

她之前没有这种感觉的。虽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但是感觉并没有怎么强烈,只是觉得很累,所以才会沉沉的睡去,连医生过来都不知道。

可是她在睡梦中忽然就感觉肚子处传来疼痛的感觉,她痛的无法再睡下去,所以便想来了。

宋庭遇连忙掀开了被子,被子一掀开,他与苏冉都惊呆住了,因为浅色的床单上已经濡湿了一大片,而且,还带着丝丝血迹……

宋庭遇连忙将苏冉从床上抱起来,往楼下走去。

苏冉痛的身体都在颤抖:“宋庭遇,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王管家,马上叫司机备好车!”宋庭遇抱着苏冉下楼的时候,大声道。

听到苏冉的这话,宋庭遇心脏在不断的紧缩着,吻了吻她的眉心:“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可是真的好痛,她才七个月大,我好怕出事,庭遇,我真的好怕……”

“嘘,别说话。”宋庭遇抱着她上了车,按了按她已经没有血色的唇瓣,不断的亲吻着她的眉心,轻声道:“不会有事的,我保证好么?先睡一觉。我们马上就去医院,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苏冉被他抱在怀里,用手紧紧的拽住他的手臂,虚弱道:“不,庭遇,你听我说,我感觉她要出来了,真的要出来了,无论怎么样,一会你一定要交代医生,让他们保存下来这个孩子的脐带血……”

“我会的。”宋庭遇搂着她:“别说话了……”

宋家的司机已经开着前往医院去了,现在就在路上,可由于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无论是人还是车。都挺多的。

宋庭遇已经等不及:“遇到红灯也不要停,直接开过去!”

“是,少爷……”司机不敢再耽误,他虽然没有回过头去看,但是也知道后面苏冉的情况挺严重的。

她刚刚还在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可是几乎是咬着牙在说话的,她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现在她安静下来了,估计是想保存体力。

管家早就已经通知了还在订婚现场的宋老夫人他们,现在大家就直接从现场赶到医院去。

此刻宋庭遇的手机就响了,是宋老夫人打来了的:“庭遇,冉冉她怎么样了?”

“她在我怀里。”具体的情况,宋庭遇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孩子是不是要生了?”宋老夫人紧张的道。刚刚在电话里她就听王管家说苏冉出事了,现在正被宋庭遇送到医院去,可具体是怎么样的,又没有说清楚。

“可能是……”

“这才七个月大,怎么会……”宋老夫人的声音很着急。

“不说了,奶奶,到了医院再说吧……”

宋庭遇现在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其他的事情,他的心思都在苏冉的身上了,抱着此刻虚弱无比的她,他的心像是被无数根针扎了一样的疼痛!

司机用了最快的速度将宋庭遇和苏冉送到了医院去,由于在来医院之前,宋庭遇已经打了电话交代医院,所以现在医院里最好的妇产科医生都在等候着了。

苏冉一到医院,就被送到了推床上,直接推进了手术室,宋庭遇一直跟着推床而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的时候,被人拦住:“宋先生,你不能进去。”

宋庭遇点了点头,低声道:“麻烦你们了。”

“宋先生客气了。”医生说完后,手术室的大门被缓缓的关上了。

宋庭遇被阻挡在门外。

他此刻在手术室门外的走廊来来去去的走着,根本就无法坐下来等待,一颗心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惶然。

他的双手还沾染着混杂着血液的水迹。宋庭遇知道那应该是羊水,羊水已经破了,孩子就应该是要出生了。

看来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早产了,可是除了羊水之外,她的身下却还滑出了血水,虽然不多,但是足够让宋庭遇觉得触目惊心。

宋老夫人,宋明轩和沈静还有田蜜和顾东城也很快从订婚现场赶了过来。

“冉冉的情况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宋庭遇紧抿着薄唇,眸光始终没有离开手术室这扇门:“刚刚才送进手术室去。”

宋老夫人叹息道:“怎么会忽然发生这样的情况……”

大家都没有说话,都同样着急而又紧张的看着手术室的方向。

这大门很快又被人打开了,苏冉的主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大家很快便都上前去:“医生,情况怎么样?”

“早产了,但是现在情况有些棘手,所以有些情况我必须要和你们说清楚……”医生的眸光在全场人的身上都落了一遍:“如果情况危急,保孩子还是保大人?”

医生的话音未落,宋老夫人的身体一软,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幸好宋明轩眼明手快的将她给扶住了。

“怎么会这样……”说话的是田蜜,她不敢相信,明明今天昨天苏冉还是好好地。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的情况?

“你们大家先不要太过于紧张,我只是在说万一的情况,我们会尽最大的能力保住孩子和病人,懂么?”

“保大人。”

宋庭遇出声道。

孩子他们还可以再要,可是苏冉只有一个。

“医生,麻烦你了,一定要尽力帮我保住我的孙媳妇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对了,孩子生下来请记得要保存好孩子的脐带血,要用来救治她哥哥的……”宋老夫人哀伤道。

“这个您放心,宋先生早就交代过了,我们会的。”

之前宋维希就在这医院里住了很长的时间,他们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就曾经做过配型,苏冉肚子里的孩子和宋维希是配型成功了的,所以只能这孩子生下来,保存好了脐带血,到时候宋维希手术的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宋庭遇签了同意书之后,医生便回到了手术室内,而大家依旧要在门外等候。

手术室内。

苏冉现在虽然肚子很痛了,可是却还没有到时机将孩子生下来,因为宫口还不够开。

她躺在手术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泪用眼角滑落下来。

她只知道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又合上,医生和护士出去了又回来,但是此刻她没有什么心思去注意他们。

她全部的心思都在肚子里的孩子上面。

她痛的差一点就没有什么意识,可是依旧要咬着牙坚持着。

也不知道等待了多长的时间,麻醉师给她打了麻醉药了,生宋维希的时候,她是顺产的,可是现在她这情况,必须要剖腹产。

她肚子被剖开的时候,其实她是知道的,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她还有一点的意识,只是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她隐隐的听到了医生的说话声音:“出来了,是个女孩……”

苏冉又侧着耳朵去听,孩子没有哭声。

医生和护士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她才发出微弱的声响。

听到了声音,苏冉再也支撑不住的晕厥了过去。

……

门外。

当手术室的大门再一次被人打开的时候,大家也都上前。

“医生,怎么样?病人和孩子怎么样?”乔青也过来了。

医生摘下了口罩:“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不过她现在生命气息很弱,因为早产了两个月,现在放在保温箱去了,具体怎么样,还要等观察这几天,孕妇没什么事了。只是身体虚弱,所以晕厥过去了……”

“刚刚医生的意思是,孩子还没脱离危险对么?”宋老夫人出声道。

“妈,本来孩子就早产了,等观察过这几天,她会渐渐好起来的,你不用担心。”沈静出声道。

宋老夫人看了她一眼,脸色阴沉:“冉冉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早产?”

沈静被她看的一阵的惊慌,低下了头:“妈,您是在怀疑我做了什么事么?”

宋老夫人冷声道:“你有没有做过,你自己心里有数,可沈静,我在这里就告诉你了,这件事我会让人去彻查。要你真的做了什么事,我会将你赶出宋家,让你在安城也待不下去!”

“好了,妈,不要再管她了,去看看冉冉和孩子吧……”宋明轩道。

宋庭遇早已经去了病房,苏冉还在昏迷当中。他便又看了孩子。

这孩子一出生就被放进了保温箱,此刻躺在那里,小小的一团,看着让人心疼极了。

宋老夫人也站在婴儿室的外面,看着孩子,叹息道:“希望孩子能够撑过去……”

她很明白,之前医生所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孩子生命气息太弱了,能不能撑过去,真的是个问题……

宋庭遇脸色苍白而凝重,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

苏冉并没有昏睡多久,她是在半夜的时候醒来的,当时宋庭遇就睡在椅子上,趴在她的病床上。

所以她一醒来。宋庭遇立刻知道了。

“醒了,感觉怎么样?”宋庭遇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苏冉没有接过去,而是掀开了被子,看到自己已经平坦下去的小腹,然后又下了床,赤裸着双脚踩在地上,要往门口走去。

宋庭遇将她拉了回来:“这么晚了你去哪?”

“我去看看孩子。她现在在哪?”

“她在婴儿室里,因为早产,现在必须住在保温箱里。”

“我去看看她。”苏冉还是坚持要出去。

宋庭遇知道她要是不看到孩子的话,不会安心,所以也没有阻拦她,给她穿了鞋,披上了外套,带着她去了婴儿室。

站在婴儿室外面,宋庭遇隔着透明的玻璃指着一处:“那是我们的小公主。”

苏冉用手隔着玻璃往孩子所在的方向抚摸着:“她好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