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我比较喜欢让人生不如死/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宋庭遇声音嘶哑:“我你也不要了么?”

“不要了……”苏冉摇头,痛哭道:“宋庭遇,我要不起你了,我只要我的孩子,我只要他们能够平安健康就好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宋庭遇,我们离婚吧,我把你还给白芷芮了,只要她把女儿还给我就好,我不要你了,再也不要了……”

“苏冉,你别对我这么残忍……”苏冉不断的挣扎,想要离开宋庭遇的怀抱,可是宋庭遇哪里肯松手,只紧紧的将她圈住,将她抱在怀里:“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你不要我了,让我怎么办?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我说过要好好地保护你们,但是我能做到,我让你出事了,我们的女儿没了,苏冉,孩子也是我的,我心里的悲痛不比你少一分,当我求你,不要说放弃我好么?也不要说离开我……”

苏冉用手捂着脸,声音哽咽到不行:“宋庭遇,我和你在一起太累了,我的女儿没了,我好怕维希再受到什么伤害,我们分开吧,我不想别的,我就像他能够好起来,我不想再经历这些……”

“苏冉,你不能对我这么不公平……”

苏冉已经躺在了床上,背对着宋庭遇,怎么也不肯转过身体。

宋庭遇看到她瘦弱的肩膀在不断的抖动着,就知道她一直在哭,背对着他在哭,他知道,现在他要是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她更加的难受,所以他帮她拉上了被子,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门外,宋老夫人还站在那里,她也许久都没有好好地休息了,最近发生太多事,让她老人家一直都一颗心都吊着,也跟着大家一起待在这里。

“冉冉她怎么样了?醒了么?”见宋庭遇从病房里走出来,宋老夫人立刻问道。

“醒了。”

“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她?”宋老夫人担心的问道。

宋庭遇的脸色极为的不好,有些苍白,眉眼之间又有些落寞:“不用了,先让她好好地休息休息吧。”

“奶奶,您也回去休息吧,让爸送您回去。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宋明轩也道:“是啊,妈,您都好几天没有好好地休息了,每天都在医院里,身体怎么撑下去?”

宋老夫人叹气道:“发生了这么多事,让我怎么安心的了?罢了,庭遇,你先好好地照顾冉冉吧,让她想开点,别再这么难受了,孩子还会再有的。”

她说着又看向了一边的乔青和田蜜:“也麻烦苏夫人好好照顾冉冉了,田蜜,你也先留在这里陪她一下。”

“老夫人客气了。”乔青马上道。

“我知道的,奶奶,您先回去休息吧。”田蜜也道。

宋明轩带着宋老夫人回去了,宋庭遇看向乔青和田蜜:“苏冉麻烦你们了。”

“你要去哪?”田蜜问道。

“我有点事需要去处理一下,你们进去陪陪她吧。”

宋庭遇说完,往病房的门看了一下,然后离开了。

“庭遇要去做什么?”

“阿姨,她可能要去处理一下关于孩子这次的事情吧……”田蜜收回眸光:“走吧,我们进去看看冉冉。”

她们将病房的门打开,病房内,苏冉还躺在床上,也还维持着刚刚宋庭遇离开的那个姿势。

“冉冉,你怎么样了。”乔青走过去:“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冉摇了摇头,但依旧背对着她们。

田蜜走到她的面前,发现她的眼泪已经将枕头都给打湿了一大片,她的心一紧,慢慢的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抽过纸巾帮她将眼泪擦干:“别难受了,宋庭遇刚刚已经离开了。他应该是要去处理沈静的那些事了,他会为孩子讨回一个公道的,她们太狠心,真的不是人,无论怎么样,怎么能对一个孩子下毒手……”

苏冉眸光空洞的看着某一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没有说话。

乔青想到之前在手术室她得知女儿死了的那一刻,到现在她还后怕,担心她真的承受不了打击而出事。

她拉着她的手:“冉冉,你别这样,我们都知道你很难受,大家也很难受,可是你要振作起来,你还有维希呢,维希还需要你的。这几天他一直在问,为什么你不在……”

大家都还没想好要怎么对宋维希一个才三岁多的孩子说这件事,所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苏冉已经生了孩子,而孩子又没了。

苏冉好像回过神来了,喃喃道:“维希还没有见过他妹妹呢,他说以后会好好地保护她,可是她现在走了,他却连她的一面都还没有见过……”

田蜜和乔青听她这么说话。两人眼泪都夺眶而出:“冉冉……”

此刻,她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了……

……

白芷芮听到门铃在响的时候,才刚刚结束了一通电话,她将手机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起身去开门。

看到门外站着宋庭遇的时候,她也没有觉得多大的意外,只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稀客啊,宋先生竟然还会过来找我,真的让我倍感到惊喜呢。”

他的身后还跟着唐子楚,白芷芮笑道:“唐助理也在啊,今天你们两个人找我什么事?”

白芷芮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一般,忽然看向宋庭遇:“对了,听说宋先生的女儿死了是吧?真不幸,所以现在宋先生过来我这边是想过来寻找安慰来了?难得你还能想起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庭遇伸出一手扼住了纤细的脖子,她愣了一下,用手扒着他的手:“你……干什么……”

“谁让你和沈静做这些的?谁在背后指使你们?”宋庭遇的眼神和声音都很阴冷。

白芷芮也冷笑,她此刻虽然觉得呼吸困难,但是不相信宋庭遇敢真的对自己下手:“呵呵呵,宋先生真搞笑,你的女儿死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将事情赖在我的头上?我是很高兴你的女儿死了,我还恨不得苏冉和宋维希也死了呢,谁让我恨你们入骨。但那又怎么样?这就证明了事情是我做的?”

宋庭遇唇角阴冷的勾了勾,下一刻,他扼住白芷芮的脖子,将她拖到了阳台上,她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只能凭着本能在不断的挣扎着:“宋庭遇,你最好放开我!”

最后的她,被宋庭遇用手扼住脖子。压在了阳台上的围栏处。

她这房子还是是复式公寓来的,在这栋楼的最高一层,宋庭遇此刻用手将她的压在围栏处,她动弹不得,但是眼睛随便的转一转又能看到楼下的情况。

因为所在的楼层太高,所以,楼下的一切也就显得很小,人都变成了蚂蚁似得。

白芷芮的脚控制不住的在打颤,连声音都不稳:“宋庭遇,你……你不要乱来……”

她觉得呼吸困难,现在还有饱受心灵上的折磨,真的害怕宋庭遇在盛怒之下会将自己推下去。

“我再问你一次,谁让你这么做的?”宋庭遇冷冷的看着她:“沈静已经承认了她所做的事情。”

白芷芮依旧嘴硬:“我也再说一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你女儿的死和我无关,沈静要做了什么的话,那也是她的事,和我无关,她为了我要去做傻事,这关我什么事?我让她去这么做了?她是出于对我的愧疚所以才会去做这些事的,那是她欠我的,我为什么要为她揽下这些罪名?”

宋庭遇扼住她的脖子,手上的力道又紧了几分。她本来白皙的脸越涨越红,出于本能,她便不断的用手去扒着他的手指,想让他松开手。

“宋庭遇,你要想清楚,要是把我推下去的话,你也没有好果子吃,我知道你们宋家家大业大。有权有势,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可是也别忘了我可是公众人物,你将我推下去了,我死了,你以为这件事就能这么算了?我的粉丝,网络上的人会闹得你们宋家家无宁日,怕是你们有再大的本领,可是都无法管住别人的嘴吧?我就不相信了你能够全身而退,我就不相信了,你们宋家会好过,你坐牢了,我看看苏冉要怎么办,我看看你的儿子宋维希要怎么办,来啊,宋庭遇。把我推下去,推啊!”

刚刚白芷芮还很害怕宋庭遇会将她推下去,可是她此刻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只能说出这些话。

但是她话音未落,只觉得脖子上的力道又紧了,她已经完全不能呼吸,而宋庭遇的眼睛里面的光芒,冷的如同刀子一般,让人觉得可怕。

此刻,白芷芮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股阴冷从脚底下迅速的往上窜。

她毫不怀疑宋庭遇是想杀了自己的。

她用力的挣扎,可是自己的这点力道在宋庭遇的手上根本就不算什么。

“宋总!”唐子楚本来一直站在阳台门口的,他知道宋庭遇会处理好,所以他也一直没有开口或者是做些什么,但是此刻,他看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阴冷,也开始担心他会在盛怒之下,失去了理智,将白芷芮从这么高的楼层上推下去。

就在白芷芮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失去了呼吸或者会被推下楼变成一摊血水和肉酱的时候,她脖子上的力道被撤走,而自己也狠狠地被摔在了一边,她的身体撞到了阳台的墙上,一时之间,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痛的几乎要爬不起来。

她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剧烈的咳嗽着,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力气,只觉得眼前的视线终于在慢慢的清晰起来。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一双男性的皮鞋,宋庭遇双手捏着她的脸,将她的头抬起来:“杀你,我觉得脏了自己的手,我比较喜欢让人生不如死。”

宋庭遇的眸光和声音都狠辣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打寒颤。

白芷芮趴在地上。重重的咳嗽了好几声,然后艰难的出声道:“是不是在你宋庭遇的心里,除了苏冉,对谁都能这么狠?你真狠,我跟了你五年,可你竟然要把我杀了,明明是你对不起我……”

“那你冲着我来。”宋庭遇甩开她的脸:“男人也是自私的,当一个男人的心里有了最在乎的人时,他就只想对她好,旁人谁想伤害她,都要负上惨痛的代价。”

白芷芮看着他:“宋庭遇,我跟了你五年,你就没有爱过我么?”

“没有。”

“那你当初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白芷芮的声音是不甘心的,不敢相信的:“你为了我还放下了宋家的一切,你还在和苏冉的新婚第二天就飞到我的身边了,你竟然说你没有爱过我……”

“这五年来。我从来没有把你绑在我的身边,你可以随时离开,当初我也不是为了你而专门飞到国外去的,只是我和宋家大闹一场,我刚好要到美国工作,你自己也扪心自问,你和我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会当心会甘心退出娱乐圈。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以为你能够嫁进宋家罢了,我记得我和你说的很清楚,我不会娶你,你可以自由选择留下或者离开,白芷芮,这几年来我没亏待过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自己也清楚和我是什么关系,各取所需而已……”

“我以为你是爱过我的,我以为你是想要娶我的……”眼泪从白芷芮的眼角滑下来,她大声道。

“何必给自己这样的希望,一遍又一遍的催眠自己,其实你内心应该很清楚,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觉得我亏欠了你五年,浪费了你五年的时间。我强行将你留住了?我给过你什么承诺了?”宋庭遇冷笑道。

“苏冉没有抢走你任何的东西,就算没有她,我也不会娶你……”

白芷芮大声的笑着,一边笑却一边哭,指着他:“宋庭遇,你果然够狠,是,我不否认我和你在一起是为了钱。为了宋家女主人的位置,我也一直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可是我以为时间长了,你就会爱上我的,你是从来没有给过我承诺,也不强制我留在你的身边,可是我还是不甘心……我以为你一定会沦陷的,就如同我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