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她更爱我的钱/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芮,你想多了。”心哪是那么容易就会沦陷的?

宋庭遇从地上站起来,眼眸依旧盯着在地上趴着的白芷芮,但话却是对唐子楚说的:“把之前拍到的那些关于她和华总在一起的照片放出来,还有,我要她在这个圈子里永远都待不下去。”

“宋庭遇,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白芷芮哭喊道:“我说了,沈静做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你对我还不够狠么?你还让我身败名裂?”

她的话音未落,宋庭遇转身一脚将她旁边的桌子给踢落在地上,因为事发突然,她也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事,只听到“嘭的——”的一声,她本能的尖叫了一声,坐在地上。挪动着臀部后退了几步。

“白芷芮,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我让你回美国,你不肯,好,你要待在国内,你说你要复出,我答应了你,要为你铺路,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让人为你做到,但是你没有好好地珍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苏冉出手,这次的事情你说和你没有关系,抱歉,我不相信,沈静会这么做,是你指使的吧?”

“不是,她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即使她是为了我而去做的,那我就必须要为她所做的事情买单么?宋庭遇,你为了苏冉会不会牵连太大了?你就是想借这个借口让我永不翻身……”白芷芮抹了抹脸上的眼泪道。

“宋夫人从今天上午就被宋家人关在家里出不来了,她也不可能联系到别人,而宋总的女儿是在下午走的,请问白小姐是怎么知道她已经走了?白小姐让人去医院时刻的监视着了吧?不然,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得知?如果事情和白小姐没有关系的话,为何白小姐刚刚在见到宋总出现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讶异的表情?”

身后的唐子楚缓缓出声道。

“沈静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身上了,她坚决说这件事是她自己做的,和你没有半点的关系,但是,我不信,白芷芮,这件事和你脱不了干系,既然做了,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宋庭遇说完,转身就离开。

白芷芮还想扑过去,但是被唐子楚拦在了身后:“白小姐,请自重。”

白芷芮对着宋庭遇的背影大声道:“宋庭遇,你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

唐子楚将白芷芮拦下之后,自己随后也离开。

公寓下面。宋庭遇已经坐在了车上了,他上了驾驶座:“宋总,宋夫人的事情怎么办?”

唐子楚指的是沈静。

宋庭遇正看向车窗外:“把她送到警察局去吧,连同所有的证据一起送过去,裴沁作为证人,还有她的手机。”

沈静是想通过弄死苏冉肚子里的孩子来让宋维希他不能得到脐带血,这样他或许就撑不过去,所以在这一层面上来说,她属于故意杀人,而对于刚刚死去的那个孩子,因为她那时候还在苏冉的肚子里,胎儿还不算是法律意义上的自然人,所以在这一层面上,她只能算作故意伤害。

但现在这两条罪名放在她的身上都足够她坐上好些年的牢。

沈静出身很好,而且,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没有受过任何的苦难,监狱那种地方可不好过,按照沈静的为人,在里面只要待上一小段时间,她就会受不了,就会觉得生不如死。

“我知道了,宋总。”

唐子楚说完,就开动了车子,在半路的时候,他又出声了:“那现在我们去哪?送你去医院?”

宋庭遇将一直放在车窗外的眸光收回来:“我先回去一趟宋家,沈静迟点再送去警察局,我还有话要问她。”

“好的。”

唐子楚开车将宋庭遇送回去了宋家。

“管家,沈静在哪?”

“按照宋老夫人的吩咐,她现在被关在房间内,不能外出。”

宋庭遇点了点头:“你让人把门打开,我有话和她说。”

“好的。少爷。”

王管家找来了钥匙,跟着宋庭遇上了楼去,将沈静的房间门给打开。

宋庭遇走了进去,将房门关上。

沈静正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声响,肩膀动了一下,看向门口的方向。

“是你。”沈静冷冷的笑了几下:“你来做什么?”

宋庭遇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点了一根烟含在嘴里,靠在沙发上:“我叫了你二十多年的妈,这么多年来,我虽然和你并不亲,但是我一直都很尊重你,也很在乎你,你说你也将一直将我当成你亲生的儿子,你在撒谎。如果你真的当我是你所生的儿子的话,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女儿?为什么要置维希于死地?”

“因为你辜负了我的女儿!”沈静冷声道:“因为你浪费了她五年的青春,却爱上了苏冉,转而就将她抛弃了,她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什么都没有,还要被人糟蹋,我为什么要让你们过得这么好?”

宋庭遇抖了抖烟灰:“你和白芷芮果然是母女俩。都这么喜欢自欺欺人,你是不是一直都认为如果我没有娶苏冉,我就会娶白芷芮?如果没有苏冉,我就会爱她?”

“我现在就告诉你,即使没有苏冉,我也不会爱她,即使我不娶苏冉,我也不会和她结婚,她自己很清楚,和我之间到底属于什么关系,她要钱,要好的生活,我给她,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是她自己想多了,而你,想的更多……”

“你撒谎!”沈静自然是不相信的:“你原本就是想娶她的,不然你为什么要和她在一起五年的时间?”

“这五年,她随时可以离开,我没有用任何的承诺绑住她,也从来都没有强求她离开,但她一直选择留下来……”

“那是因为她爱你!”

“相比之下,她更爱我的钱,更爱宋家女主人这个位置。”宋庭遇冷声打断她的话。

沈静哑口无言。

她知道白芷芮对宋庭遇确实是有感情的。但是她也知道,白芷芮更爱的是宋家的财势,更爱的是宋家的女主人这个位置。

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从小就受尽了别人的白眼,而就算最后被人收养了,可是依旧要忍受很多人的不友好。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想要拼命的往上爬,所以她才会想要紧紧的抓着宋庭遇的手。想要嫁进宋家来。

但即使沈静是知道白芷芮的这些心思的,又怎么样?

她觉得她有这样的心思很正常,而自己本来就对她充满了愧疚,所以也想要让她能够嫁进宋家,能够得到她梦寐以求的一切。

“无话可说了?”

宋庭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我敢担保,如果我现在一无所有的话,白芷芮哪怕是再爱我,但是也不会为了我放弃一切,也不会和我在一起,我说的对不对,沈静,你自己生的女儿,你应该很清楚,她会这么做吧?”

“她最爱的是她自己。”宋庭遇顿了顿:“刚刚我去找她了,她说这一切和她无关,全是你自己擅自做主去伤害我的女儿的,她说有什么事找你才对,她是无辜的?”

宋庭遇看向沈静:“她是不是无辜的,你最清楚。”

沈静眼睛渐渐地红了,她知道白芷芮也恨她,也将她当成一枚棋子来看,之前她被华总侵犯之后住院的时候,她不愿意见到她,但是后来又让陈小姐将她找来。

她当时满怀欣喜的去见她。然后她就说她不能放过苏冉,不能让宋庭遇这么好过。

沈静哪里会想到要在苏冉的食物里动手脚的事情?

这些都是白芷芮告诉她的。

其实她知道,她只是在利用她,可是那又怎么样?

她还是无法拒绝她。

现在出事了,她将一切都推在了她的身上,这也是她早就料想到的事情。

白芷芮哪会在乎她?

可是即使是自己早就料想到的结果,听到宋庭遇这么说,她还是觉得难受极了。

在这个世界上。她最在乎的人,完全不在乎她的生死。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难受的了。

“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沈静擦了擦眼睛,看向宋庭遇:“芷芮她说的都是对的,是的,这件事都是我做的,全是我做的,因为我恨你们宋家,我恨宋明轩,我恨你,恨那个老不死的,恨苏冉,所以我这么做了,宋维希是你们宋家的命根子,我就从他下手,我就让他死!其实我这个计划是真的很完美的,如果孩子死在腹中。你们能查得到我么?只是裴沁那女人下手的太晚,让苏冉肚子里的孩子都成型了,要不然的话,孩子就会死在苏冉的肚子而不是早产,到时候你们没有怀疑到裴沁,自然也怀疑不到我的身上,唯一失败的就是下手太狠了!让她出来了,也让你们都保存下来了脐带血。”

“我准备把你送到警察局去。”宋庭遇并没有被她这些话激怒,看着她的眼睛缓声道:“你一直都生活的没有任何的波折,无忧无虑的,对生活质量要求极高,但是你知道你进了监狱,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么?不但没有自由,你还必须工作,对了,牢里还有那些看你不顺眼就打你的人,对于你这种一看就是贵太太的人来说,他们最厌恶了,肯定天天针对你,用尽各种法子折磨你,我了解你的个性,你不会服软,你总是高高在上的,即使是去了监狱。你也觉得那些人都比你低下,到时候你会被她们怎么折磨呢?我非常好奇,而且,沈静,我也会让人在里面好好地招呼你,特别的招呼……”

“宋庭遇,你真狠!”沈静光是听着他所说的,脑海里一经出现了一些画面。

她知道在监狱里面。自己肯定会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饱受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

而宋庭遇此刻就是在用这些来吓唬她,来让她害怕的。

她也确实是害怕了。

“怕么?对于接下来不久马上就要过上的监狱生活?”宋庭遇嘴角阴冷的勾起来。

“你真要将我弄进监狱去,你们宋家的声誉也会受损的,我怎么说,现在还没有和宋明轩离婚……”

“和我女儿的一条命相比,宋家的声誉算什么?”

“你想怎么样?”

“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自己想这么做的,我想为芷芮报仇,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沈静咬了咬牙道。

“裴沁用的那种药我查到了,是一种国外进口的药,而且,属于进药,你哪里弄到的那些药?”

其实那些药是白芷芮给她的,可是此刻沈静哪里肯说?她担心会牵连到白芷芮。

“我让裴沁去弄的。”

“裴沁没那么大的本事,而且。她说了,药是你给她的。”

沈静此刻抿着唇,就是不愿意说话,虽然她很害怕去牢里生活,可是相比之下,她更害怕白芷芮会受到什么伤害,她觉得自己已经对她够多的亏欠的了,不想让她再受什么痛苦。

“你的嘴这么硬。看来你很喜欢接下来的监狱生活,那你就做好准备去迎接吧,明天,唐子楚就会送你去警察局,我看你辛辛苦苦在维护的白芷芮,到时候会不会去看你一眼,对了,到时候我爸也会马上给你送上离婚协议书,沈静,你下半辈子就在牢里慢慢的度过吧,你放心,在你承受不住,想要用死来解脱的时候,我也会让人看住你的,让你死都不成。”

听着宋庭遇这么说,沈静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宋庭遇的话太让人觉得恐怖了。

离开了沈静的房间。关上门,宋庭遇发现宋维希正坐在楼梯外面的地板上,趴在那里,看着楼下。

他的旁边站着方嫂,似乎是在劝他,想把他抱走,但他倔强的不肯下来。

“维希。”

宋维希一听到宋庭遇的声音,立刻就转过头。然后也从地板上起来了,朝他走了过去。

“爸爸。”

宋庭遇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怎么坐在那里?”

“我在看着门口呢,妈妈回来了我就能马上看到她了。”

“维希很想妈妈了吧?”

“嗯。”宋维希仰着小脑袋:“妈妈去哪了?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回来?”

宋庭遇笑了笑道:“我带你去看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