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他是主谋,我们只是从犯/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走出酒吧,侍应生闻到他满身的酒味,所以走过来想要扶他一把,但是他脚步还是很稳,所以将侍应生推开:“不用。”

“宋先生,需要帮您叫计程车么?”侍应生想的是,他这个样子,应该不能开车吧?

“不用。”宋庭遇冷声道,然后人已经往自己的车子停靠的地方走去了,开了车门,他坐了进去。

宋庭遇其实现在真不想回去宋家,回去又是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苏冉肯定是在宋维希的房间里的。

他也不知道他和苏冉现在这情况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改善。

如果苏冉真的打算宋维希手术过后就和他离婚,他应该怎么办?

他是肯定不舍得苏冉离开的,他现在光想想到时候她丢下他,怎么样都要离婚,怎么样都挽留不了这情况到底有多可怕。

宋庭遇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没出息过,以前什么问题没有遇到过?可是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这样的感觉可不好。

宋庭遇其实很不喜欢,感觉苏冉要离开他了,就好像他要失去了全世界了一般。

他用修长的手指捏了捏眉心,自己对自己道:“宋庭遇,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其实现在意识很清醒,只是眼前视线却觉得有些模糊,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没有怎么休息好,再加上又喝了那么多酒的缘故。

夏季安城比较多雨,而且,说来就来,刚刚宋庭遇走出酒吧的时候。外面的天空还好好地,可现在竟然开始下雨了。

宋庭遇只觉得视线更加的模糊,他便开了车前的雨刷,往宋家开去。

虽然他很想刺激一下苏冉,可是要真的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他又怕她担心。

宋庭遇脑子只觉得混乱的很,大概是因为想了太多事的缘故。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被一阵什么刺眼的灯光给照到,他下意识的伸手挡在眼前,可是就在这一刻,他看到一辆车朝他这边开来!

他连忙拐了方向盘,但已经来不及!

……

苏冉虽然在宋维希的房间睡,但宋庭遇还没有回来。其实她是知道的,她关了机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许久都没有睡着。

也许是因为没有听到宋庭遇回来的脚步声。

他要是回来的话,肯定会先回来他们这边看一眼再回去的。

可是等了许久他都没有过来。

苏冉忍不住掀开了被子,怕吵醒宋维希,便小心翼翼的下床,穿上拖鞋,回去了他们之前的房间,打开门来看,里面果然没有宋庭遇的身影,她原以为他可能会在浴室洗澡的,但是又去了浴室,还是没有他的身影。

他还没有回来……

苏冉关上了房间门,本来想下楼去看看情况的,但是这个时候,宋明轩从他房间里出来了,神色匆匆的样子。

“爸,怎么了?”

宋明轩脸色很难看:“冉冉,庭遇出事了。”

苏冉的心一紧:“出什么事了?”

“出车祸了,现在已经在医院里了,但具体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刚刚医生那边的人给我来了电话,你回去换件衣服吧,我们一起过去看看情况。”

“好。”苏冉听到“车祸”二字,心已经被压的快喘不过气来了。

但是现在她不能有丝毫的耽误,她必须马上要去医院看宋庭遇。

苏冉回去房间换好了衣服出来,宋维希还在睡觉,她吩咐方嫂照顾他,然后就下了楼。

楼下,宋老夫人也已经起来了,在下面等着。

估计是宋明轩觉得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让她老人家知道吧。

“走吧。”宋老夫人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的身体有些摇晃,宋明轩连忙将她给搀扶住了。

家里的司机开的车,苏冉坐在副驾驶座上。而宋明轩和宋老夫人坐在后面。

苏冉能感觉到车厢内一直紧紧的压抑着的空气。

她觉得有一种力量正在扼住自己的心脏一样,所以那里紧缩的她快要呼吸不得。

她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在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手掌心内全是濡湿的汗水。

现在外面还下着雨,不是特别大,但是很绵密的雨水,这样的雨水最容易阻隔人的视线,宋庭遇怕是喝了很多酒,可是又没有让唐子楚送他回去,一个人开着车离开了,再加上下着雨,所以才会出了车祸的。

“到底什么情况?”宋老夫人的声音很沙哑。

难以想象,要是宋庭遇出事了的话,会对她造成什么样的打击。

司机用了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在门口一停下了车。苏冉就从车上开了门下来,朝手术室跑去。

顾东城和田蜜都已经在手术室外面了,他们住的离医院这边比较近。

因为苏冉跑着过来的,也不顾外面下着雨,所以上了手术室这边的时候,她头发都被淋湿了。

“冉冉……”田蜜叫了她一声。

苏冉走到手术室门口等候,好像全部的心思都在那扇门上。似乎连田蜜叫她,她都没有听到。只顾着盯着那扇门在看了。

宋明轩很快也搀扶着宋老夫人走了过来。

“外婆,舅舅。”顾东城扶了宋老夫人在一边坐下来。

“怎么样,东城,医生怎么说?”

“主刀医生是陆湛,他在里面,还没有出来,所以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顾东城摇了摇头道。

他话音未落,很快,手术室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陆湛穿着白大褂走了出来,摘下口罩的时候,一脸的沉重。

这种表情,苏冉上次在另一个医生那里已经见到过。然后,那医生就对她说抱歉了。

此刻,陆湛脸上的表情更甚。

“阿湛,怎么样?庭遇他怎么样?”宋老夫人出声道,她的声音里带着不易觉察的颤抖。

“宋奶奶……”陆湛用手托着额头:“庭遇他……”

他顿了顿,看向大家:“他伤势太重……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已经,已经走了……”

陆湛的话音未落,宋老夫人的身体一软,往地上倒去,宋明轩连忙伸出手将她扶住,见她晕了,便用手去掐她的人中。

“妈,妈,你怎么样?”

苏冉此刻耳边来来去去的回响着刚刚陆湛所说的话。

宋庭遇走了……

他说宋庭遇走了……

她往手术室走去,陆湛将她拉住:“苏冉,你去哪里?”

“我进去看看他,我要进去看看他……”苏冉的眼睛很红,眉宇之间是浓浓的哀恸。

陆湛松开手:“你去看看他吧,我想他肯定很想再见你一面,可惜的是,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苏冉打开了手术室的大门,里面还有医生和护士,见她进来,都陆续离开了,又将大门给关上了。

苏冉看到了手术台上躺着的宋庭遇,她慢慢的朝他走过去,看到他紧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她拉住他的手,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在他的手背上:“宋庭遇,你起来,别睡了,起来,我来了,你醒来,不要再闹了……”

“你是不是在怪我,怪我没有去接你?所以现在不肯起来?对不起,你起来吧,别和我开玩笑了好么?你起来……”她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庭遇,只要你醒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扔下我和维希,你说过以后都会在我们身边,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宋庭遇,你这个骗子,骗子!”

苏冉整个人都扑在他的身上,用力的抱着他,很害怕之前将女儿抱在怀里的那种感觉,那种孩子的体温在慢慢的消失,她无论用什么办法都留不住的感觉。

苏冉不断的用手在捧着他的脸:“庭遇,我是苏冉,你睁开眼睛来看看我,你不要睡,你看看我,我求求你,求求你……”

她只觉得身体此刻窜上来了一种巨大的哀痛,这种感觉好像要将她给席卷了一般。

手术室的门这个时候又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刚刚外面站着的人都走了进来,陆湛在苏冉的旁边道:“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喝酒的,他喝的比较多,之后一直在装作喝醉了,就是想让你过来接他走……”他顿了顿:“我想。他最放心不下,最不舍得的就是你了……”

“他还对我和对东城哥说,要是你真的要离开他,他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了,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的,以前,他做什么事从来都是胜券在握的,只有对你,才会真的没有把握,也会表现的这么害怕,其实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因为他最在乎你,所以才会最害怕失去你……”

苏冉用手摸了摸眼睛,想将眼泪擦干净,但是眼泪却越来越多。

她努力的看着宋庭遇,手放在他的脸上:“庭遇,对不起……”

“只要你能醒过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会和你离婚,怎么都不会。我们一家人以后都在一起,只要你醒过来……”

她话音未落,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拥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宋庭遇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回响:“真的?”

苏冉脑子一片空白,眼泪还挂在眼角处,睫毛处。

宋庭遇将她松开了一些,看着她:“刚刚你所说的话是真的?只要我醒来。你就什么都答应我?不离开我,也不会好我离婚了?”

她还没从这样的情况当中回过神来:“宋庭遇,你……”

她无法想象,刚刚还躺在床上没有一点生命力,死气沉沉的男人,此刻正将她抱在怀里,她还能听到他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声。

可是为什么刚刚就没有听到?

是因为她看大他躺在这里了。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然后,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真的就以为他走了。

“你刚刚所说的话是真的?”宋庭遇急于从她这里听到确切的答案。

可苏冉的注意力并不在这身上,她回过神来:“你骗我!”

她心里恼怒,用手拍了好几下他的肩膀:“宋庭遇,你太可恶,竟然拿这样的事情来欺骗我!”

她真的以为他走了,再也不会醒过来了,也不会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那一刻,她真的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

宋庭遇也没有闪躲,任她在自己的身上发泄出怨气,他等她冷静下来了,则指了指周围的人:“爸,奶奶,还有哥和田蜜,对了,还有这个庸医,他们一起参与的……”

苏冉怔愣住,原来全部都知道宋庭遇在演戏,还配合着他在演戏,就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被称为庸医的陆湛阴森森的冷笑了几下,指向宋庭遇:“他是主谋,我们只是从犯,一切的事情都是他想出来的。”

宋庭遇看苏冉的脸色越来越不对,便看了看陆湛,向他投去“求放过”的眼神。

陆湛冷哼了一下。看宋庭遇还敢不敢叫他为庸医。

宋老夫人笑道:“冉冉,你也别怪庭遇,他是真的害怕你会和他离婚,所以才想出这个计谋,我觉得这个计划虽然不怎么行,但就勉强帮他一次吧。”

田蜜捂嘴笑:“外婆,您刚刚那演技,真的能拿奥斯卡小金人了!”

宋老夫人不懂:“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影后!”田蜜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宋老夫人合不拢嘴的。

“好了好了,庭遇其实也是真的出了车祸受了伤的,现在转到病房去吧,三更半夜的,难为大家还过来为你演这么一场戏,接下来要怎么样,那可全部都靠你自己了。”宋老夫人摇头道:“我们都回去吧。”

到了病房,宋老夫人看了一眼苏冉,宋庭遇没等大家开口,就伸手拦住站在他面前的苏冉的腰:“苏冉今天晚上要留下来陪我,你们都先回去吧。”

宋老夫人一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走吧,我们先走了。”

苏冉将大家送到了门口,看着他们离开,才关上了门回来的。

宋庭遇看着她在笑。

苏冉觉得他笑容傻,还没等苏冉说话,他就伸长手将她拉到了病床上坐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