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承认吧苏冉,你爱我/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他的动作很突然,苏冉没有任何的准备,所以被他拉下来的瞬间,几乎是栽倒宋庭遇的身上的。

宋庭遇很享受,顺势就搂着她的腰和肩膀,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苏冉也不敢乱动,因为知道他是真的出了车祸的,她就捏了他的手臂两下:“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不能安分一点?”

“你自己算算,你都多少天没有理我了?我看到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哪里控制的了?我都多少天没有抱过你了?最近你可是天天都和维希睡在一起,那小家伙把我老婆都给抢走了……”

苏冉没等他将话说完,用手捂着他的嘴:“宋庭遇,你说出这样的话。要不要脸?”

竟然这么说自己的儿子。

宋庭遇又用手将苏冉给搂住,好像现在就想成为她身上的一块牛皮糖得了,就黏在她身上,什么事情都不用做。

“我不要脸,只要你。”

苏冉的脸红了红:“你确实不要脸,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让奶奶和爸,还有东城哥他们一起跟着你来演戏……”

特别是宋老夫人啊,在从陆湛的嘴里听到噩耗的时候,竟然身体一软,马上就要往下倒去。

田蜜说她能得奥斯卡小金人真的没有说错她的。

宋庭遇一点都不觉得有任何的愧疚,看着苏冉,勾着嘴角:“我还不是为了你!”他想起来一件事:“对了,刚刚你在手术室所说的话,我可都听到了,你说过,只要我能醒过来,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的,你可不能耍赖,我现在要你做的事情就是,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永远不能说离开我,听到了么?”

苏冉白了他一眼:“没听到。”

宋庭遇一点也不在意的微笑:“没关系,我听到就好了,反正有奶奶他们那么多的证人,所以也不怕你赖账。”

苏冉没有和他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拍了拍他的肩膀:“松开我。”

“你又想去哪里?”

“我保证,我今天晚上都不会离开这个病房,行了么?”

宋庭遇尽管还是有些不愿意,但也不能一直用这样的姿势抱着她,所以还是松开了手,苏冉便下了床,掀开他身上的被子,看到他的脚打了石膏:“这里,陆湛怎么说?”

“没什么事,就是伤到了骨头,取出了碎骨,好了就没事了。”

他的身上还有多处的擦伤,连额头上都贴着纱布。

这些手术,在苏冉过来之前,陆湛就已经帮他弄好了,他们早就设好了这个局,由陆湛给宋明轩打电话,然后才告诉苏冉的。

尽管现在宋庭遇身上已经换上了医院的病服,但是身上还有酒味,可想而知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苏冉凑过去闻了闻:“你把酒吧里的酒都喝下去了?”

“还不是因为你。”宋庭遇现在倒是将一切的责任都归在苏冉的身上:“如果不是因为你,我需要这么过去买醉么?都是因为你,我心里才烦闷的很……”

苏冉看着他:“你只是想我过去接你吧。”

“对啊。”宋庭遇大大方方的承认:“所以我才灌了那么多酒,就是想要将自己灌醉,但是我酒量怎么那么好,怎么喝就是不醉……”

他话还没说完,发现苏冉正在紧紧的盯着他在看,他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所以才会让她这样:“怎么了?”

“你怎么那么傻?”苏冉用手捧着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缓声道。

“是啊,我怎么这么傻?”

这一点,是宋庭遇他也无法想象的到。如果是在从前,他肯定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做这样的傻事。

或者就如同陆湛晚上所说那样,苏冉几天没有理他,他就像是一个完全已经没有智商的傻子一样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往旁边的位置挪过去了一点,拍了拍床边的位置:“苏冉,你躺到这里来。”

“我晚上睡沙发吧。床太小了。”

“怎么小了?我们紧紧的贴在一起睡不就行了?”宋庭遇又往旁边拍了一下:“上来。”语气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苏冉:“……”

她很确定,如果此刻她不躺上去的话,他肯定要和她耗下去的。

她也不想这样。

所以脱了鞋,上了病床,虽然这VIP病房的病床是要比普通病房的病床要大一些,可是也还是单人床来的,所以苏冉躺上去,还是觉得自己要掉下去,但是宋庭遇快速的伸出手将她揽住,让她贴在自己的身上。

“你看,这样不就没有事了?怎么会掉下去?”

“天气热,这样帖着睡不舒服……”

“不热,房间里有空调的……”

苏冉再一次无语,反正她觉得自己再怎么说都是说不过他的。他那张嘴,要么不说话,要是想说话的时候,没人能够说得赢他。

靠近了,苏冉更能从他身上闻到酒味了,她动了动,挣开他的手:“宋庭遇。你浑身酒味。”

“那怎么办,我现在又不能洗澡,阿湛说我这伤口,最好不下碰到水,否则的话,不好……”他看着苏冉,嘴角勾起来:“要不你帮我洗吧?”

“我帮你洗还不是碰到伤口了?”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厉害的伤,但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少,碰到水的,伤口也确实难以痊愈。

苏冉下床穿了鞋子,进了洗手间,过了一会儿捧出来一个盆子,里面装着温水,她还拿着一条毛巾。走过来的时候,将盆子放在椅子上,放下干毛巾,在水中浸泡了一下,然后拧干:“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擦擦身体。”

宋庭遇微笑:“你帮我脱,现在我这手打着点滴,不方便。”

“……”

苏冉忍了忍,将毛巾搭在一边,走过去帮他将睡衣的扣子给解开,刚想去拿毛巾过来的时候,被他用力的搂住。

“宋庭遇,你干什么!”

下一刻,他就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了一吻,然后抵在她的唇瓣上,两人的气息都交融在一起:“别离开我……”

这个答案,他一刻没有从苏冉的嘴里亲耳听到,他就觉得不放心,他怎么都要听苏冉说出来的了。

不然,他总是觉得一颗心在七上八下的。

苏冉纤长的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一般,此刻在轻轻地扇了几下,她抬头看向他,点头:“嗯,我不离开你。”

“庭遇,对不起,女儿走了,你也很伤心,你是她爸爸。你心里的伤痛不比我少,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所以就将一切都怪在你的头上,总觉得如果我能远离你一些,她就会没事……”她顿了顿:“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对,你对我太不公平了,你还说不要我。还说要将我还给白芷芮,真将我扔给她,你就舍得?你知不知道要真的不要我了,我要怎么办?苏冉,答应我,以后都别对我说这样的话。”宋庭遇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好,真的不能听到她说这样的话。

苏冉点了点头:“好。”

她已经将他的衣服给脱掉了,所以拿过放在一边的毛巾,开始擦拭他的上半身,因为他的身上还有很多的伤口,所以她小心翼翼的避开他身上的伤口。

将他的上半身给擦拭完了,而后,又开始擦拭他的脸,还将他的一双手都给洗干净了。

做完这些。苏冉将毛巾重新放回去了盆子里,刚想将盆子端进洗手间,宋庭遇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挑眉道:“这就完了?”

“不然呢?”

她都已经帮他将身体给擦干净了,脸也洗了,手也洗了,还能怎么样?

宋庭遇指了指自己的腿:“这里呢?我裤子还没脱呢,你这就结束了?你只管我的上半身了,不管我的下半身了?”

苏冉怎么觉得他说这话这么故意呢?

带着浓浓的挑逗意味。

苏冉忍着耳根处的火热:“你的脚都受伤了,那里不用擦拭。”

“我脚受伤了,其他地方没受伤啊,怎么就不用擦了?你为什么这么不尽职?快回来,帮我把裤子拖,擦下半身。”

“想得美!”苏冉将手上拿着的毛巾扔在他的脸上,刚好就将他的五官给捂住了,她便在这个时候端着盆子进去了洗手间,将水倒了,然后出来。

宋庭遇还在等着她一起睡,这一次苏冉没有再拒绝或者再说什么,脱了鞋子便上了床,他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她只要一躺上来,他便用手将她给搂进了怀里,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苏冉,刚刚你是不是特别害怕会失去我?你是不是觉得没了我,好像没了整个世界?你才知道,其实我对你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吧?”

苏冉回想起刚刚的感受。那一刻,她确实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她还在想,只要宋庭遇能醒过来,能活过来,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嗯。”苏冉没有否认。

“你看,我要是不这么演一场戏,你到现在还不认清楚我在你心里的位置,承认吧苏冉,你爱我。”宋庭遇的声音显得十分的自信而且带着愉悦。

苏冉本来是将头靠在他的手臂上的,闻言抬起头,也没有回避他的眸光,而是点了点头:“是啊,我爱你,我没有说过我不爱你,你呢?宋庭遇,你爱我么?”

“你觉得呢?”宋庭遇吻了吻她的红唇,两人的呼吸都靠的十分的近:“我愿为你,付出一切,你不是只在我的心里,你还存在我的骨血里,我身上的每一处细胞里。”

苏冉捂着脸:“宋庭遇,你肉不肉麻?”

“那也只对你肉麻,别想怎么想还没有这个待遇呢。”

“那我谢谢你了。”

宋庭遇嘴角的笑容温暖而张扬:“不客气。”

苏冉只觉得这男人没救了,高傲自大,还自我感觉十分的良好!

“睡吧。”苏冉伸手过去将病房里的灯给关了,只留下一盏灯,一会儿,等宋庭遇这点滴吊完了,护士还要过来帮他将针头给拔掉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宋庭遇将手放在她的后背轻拍着:“苏冉,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所以不要再难受了……”

苏冉只觉得眼睛温热,她用手按了按眼睛,点头,将脸埋入他的怀里:“我知道……”

那个孩子是她心里一个永远的伤痛,但同时也是宋庭遇的。

两人又静默了一会,苏冉想到车祸的事情:“明天警察该过来找你了,你这是酒驾,喝了那么多酒怎么还开车?”

“当时哪有管那么多?阿湛回去陪老婆了,哥也回去陪田蜜了,唐子楚又去约会了,就我一个人……”

“所以你就想找点刺激是么?”苏冉睨了他一眼。

宋庭遇轻咳了几声:“所以我就脑子不太好使。”

苏冉笑了。

“你和一辆车撞上了?那司机怎么样?”

“我没有和一辆车撞上,我后来拐了方向盘,躲开了那辆车,但是我自己的车就撞上了旁边的围栏……”

原来是这样。

“下次喝酒不要再开车。”

“知道了,你也不要再刺激我。”

“嗯。”苏冉说着看了看他挂着的点滴,差不多已经没了,她本来想去按铃的。但是转头一看,宋庭遇还和上次一样,用另一只手拇指按住那个口子,然后将针头扯出来,扔在一边。

因为用力过快,所以针头扯出来的时候还带出来了丝丝血迹,苏冉抽过旁边的纸巾帮他擦拭了一下:“你怎么总这样,也不等护士过来。”

宋庭遇低声道:“护士过来还不是这么拔。”

……

宋庭遇大概是因为年轻身体好,所以身上的伤口也愈合的特别的快,不过是一周的时间,就能够下床走路了。

再过了几天,他伤口上的石膏都已经拆了,人都出院了。

出院的这天,宋庭遇说想吃到苏冉做的东西,所以苏冉接他回来之后,还特地开车去了附近的超市买菜。

宋庭遇在宋维希的房间,陪他打游戏。

王管家站在门口,敲了几下门:“少爷,楼下有位律师找你,说是沈小姐的律师。”

因为宋明轩在沈静被抓走的第二天就已经递上了离婚协议书,所以现在她也不再是宋家的儿媳妇或者是宋家的一份子了,王管家也不会再像是从前那样的称呼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