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我想让你给她一个机会/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了。”宋庭遇愣了一下,沈静的律师找他?

她现在这情况,谁还愿意帮助她?

之前就一直给她帮助的人要是在这个时候出手了,不就等于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了?

宋庭遇将手中的游戏机放下来,揉了揉宋维希的脑袋:“维希,你先自己玩一会,爸爸有事先下去了。”

“好。”宋维希眼睛依旧盯着电视屏幕在看,玩游戏玩的专心致志。

宋庭遇离开了宋维希的房间,下了楼,远远就看到了楼下客厅坐着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他听到声响,将手上提着的公文包放在了沙发上,立刻站了起来:“宋先生好。”

宋庭遇走进客厅,朝他点了点头:“你好。”

大家坐下来之后,这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宋庭遇:“宋先生,这是我的名片,我姓陈,是沈静沈小姐的委托律师。”

宋庭遇颇为感兴趣:“她委托你的?”

陈律师点头:“是的,我们是法律援助的,沈小姐并没有律师,我是为她提供免费帮助的。”

原来是这样。

宋庭遇长指将名片放在茶几上:“不知道陈律师这次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的委托人沈静沈小姐她托我来找你的。”

“他要你找我什么事?”

“沈小姐说想见宋先生您一面,请您必须过去一趟。”

宋庭遇沉默了一下:“她还有没有说其他的话。”

“没有,沈小姐只是说您过去之后,有您想要知道的东西。”

宋庭遇勾了勾唇角:“我知道了。”

“那宋先生您的意思是?”

宋庭遇没有回答他,反而换了个话题:“沈小姐最近怎么样?关于她的案件进展的怎么样了?”

“还在侦查阶段,但是沈小姐的情况不容乐观……”陈律师说着说着,看向宋庭遇。其实他也不能理解这些豪门大家的具体事情,怎么好端端的,沈静就从安城人人都艳羡的贵夫人变成了阶下囚,现在就住在看守所里。

他刚刚第一天看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十分的光鲜,气质高贵的,可是现在进去了一段时间。她整个人都变了,可能因为在里面吃的不好,睡得不好,再加上又受人欺凌,所以他觉得最近每天过去看她,她都会有新的变化。

变得越来越憔悴。

陈律师作为她这个案子的委托人,当然知道她到底犯了什么事,可是他就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了。

做了她的律师这么久,问她什么,她都不肯说,根本就不肯合作,终于在今天早上她主动开口对他说话了,便是让他过来转达一下她的话,说想要见见宋庭遇。

“沈小姐她涉嫌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两个罪名,本来她的情况就不容乐观,可是她又不肯合作,无论我问她什么,她都不肯说……”陈律师还以为宋庭遇问起这些,是在关心她。

毕竟,在外界,大家都还不知道宋庭遇其实和沈静没有血缘关系的。

虽然沈静想要将宋庭遇的孩子害死,但是或许这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或者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情呢?

作为沈静的律师,当然想要站在她的层面和角度上为她来辩解,但是她却又不合作,只是让陈律师最为头疼的事情。

“对了,宋先生,您作为沈小姐的母亲,请问您对这个案件有什么要说的么?沈小姐她不可合作,什么都不肯说,不知道宋先生您有什么可以透露的?”陈律师满怀期待的看着宋庭遇,期待能够从他这里听到些什么有用的信息。

宋庭遇靠在沙发上,用手半撑着下巴在看陈律师,勾唇微笑了下:“这是沈小姐的事情,陈律师应该去问她,而不是过来问我。”

“可是宋先生您……”他差点想说出来他们两个不是母子么?

后来又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看样子宋庭遇并不紧张沈静,所以这家豪门家族的事情,他还是少些参与比较好。

别到时候惹祸上身。

陈律师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么请宋先生有空的话,务必去一下看守所,沈小姐在等着您。”

苏冉回来的时候,陈律师刚走到门口,两人打了个照面。

宋庭遇见她拿着东西回来。便过来替她将袋子拿住,放在桌子上,又看了几下:“买了什么东西?晚上要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苏冉道:“看到什么新鲜的就买了点。”她顿了顿,想到刚刚陈律师:“刚刚那位是?”

“是个律师。”

“怎么了?”

宋庭遇笑了笑:“沈静的律师。”

苏冉听到沈静的名字,脸色都变了。

宋庭遇揉着她的长发,知道她又想到了孩子的事情了:“沈静的律师过来找我,说沈静希望我过去找她,她说有话和我说。”

“她有什么话和你说?”

宋庭遇眸色变了变:“估计是在里面熬得辛苦了吧,所以觉得受不了了,想要找我透露点什么,好让我将她弄出去。”他嘴角的笑容此刻变得危险起来:“她做梦。”

宋庭遇看着苏冉:“想不想去见见沈静?”

“不想。”苏冉现在恨透了她,她怕自己见到了她,会控制不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和我一起去看看她吧。听说她在里面过得很不好,她从前有多么的高高在上,藐视一切,现在就过得有多么的可怜,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过去看看她的这个模样?”

“走吧。”宋庭遇上了换了外出的衣服,拉着她出了门。

两人开车到了看守所,因为事先打了招呼。所以现在沈静已经在一个房间等着了。

她看到了先走进来的宋庭遇,眼神激动,可是随后就看到了跟在她后面的苏冉,她的脸色立刻便沉了下来。

两人坐下来之后,她甚至还指着苏冉道:“我不是说只想见到你么?我只是有话和你说,我不想见到她。”

沈静这人,永远都改不了自己的性子,她现在都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可是依旧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依旧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

苏冉冷笑:“你不想见我,我想见你,有本事你将我赶出去,不过你要想清楚,我要是离开了。庭遇也会和我一起离开,你不是很想见到他么?你不是有话和他说么?他就来这么一次,你要不把握好机会的话,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沈静不说话了。

苏冉继续道:“还要我离开么?”

沈静冷着脸,还是没有说话,苏冉知道,她当然也是害怕宋庭遇跟着离开的,好不容易才让陈律师带来了宋庭遇的。

“沈小姐,我想问问你,你进来这么多天,你的女儿白芷芮有没有过来看过你?”苏冉看着沈静的脸道。

她这么看着她,就是为了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她知道白芷芮对她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全是因为白芷芮。

果然,苏冉这话一出来,沈静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

苏冉微笑道:“她当然没有来看过你,她现在都自身难保,她当初和华总在一起的那些照片被曝光了,现在人人都知道他们之间有关系,还有,华总可是艾滋病病毒的携带者,而白芷芮和他在一块,在所有人的眼中,她当然也算是了,对于一个身染这种病的人来说,她的情况可不好,谁还敢靠近她?她现在成为所有的媒体都争相想要报道的人物,她的房子现在都被那些记者包围着。她有家都不能回,也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躲了这么多天,但是想必,过得十分的艰难吧……”

沈静听到苏冉说这些话,整个人都激动起来,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但是因为她的手上都戴着手铐,所以她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只能怒目着苏冉:“你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

宋庭遇看向她:“我做的,我让人将那些照片放出来的,对了,我还放出风声了,要让她在这个圈子里再也混下不去。但她这情况,即使我不这么做,她也混不下去了,谁还敢碰她?”

沈静看着宋庭遇,想到白芷芮现在的境地,脸色煞白:“宋庭遇,你太狠了!”

宋庭遇开口:“今天让陈律师找我来有什么事。说吧?”

沈静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眼眶通红,对于白芷芮,自己现在已经被困在这里了,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她帮不了她了。

她用手擦拭了一下眼睛,看向宋庭遇:“上次你不是说,如果我告诉你是谁在背后帮助我们的话,你就能放过我么?”

“你在这里过得很痛苦,所以想要让我将你弄出去?或者是让你好过一些?”

沈静摇了摇头。

这确实是她一开始的想法,但是她不知道白芷芮会变成这样,她在里面,对外面的状况一无所知,可原来宋庭遇都对她做了这些事了,原来她要承受这些。

“我想让你帮帮芷芮,你放过她一次,这件事真的和她无关,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做的。”沈静指着自己,声音哽咽的道。

“药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谁给你的?”

其实这药,还真的是白芷芮给她的,可是此刻沈静哪里敢将这事给说出来?本来她就想用自己所知道的那些来做一个交换,要是被宋庭遇知道药是白芷芮拿过来给她的话,那宋庭遇肯定不会答应放过白芷芮的。

“我可以和你说,有人用过这个电话号码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拿药。”沈静说着,看向宋庭遇和苏冉:“有没有笔?”

苏冉从包里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纸放在桌上。

沈静在纸上写下了一连串的电话号码,递给宋庭遇:“你们可以去查一查这是谁的号码。”

其实这是有一天,沈静去了白芷芮那里,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她帮她接听了,就是这个电话号码。

白芷芮也没有瞒着她,随后出来就是和这个电话的主人联系的,然后就出门了,让她在她的住处等着,回来的时候,就交给了她一瓶药,让她给裴沁,并且教她,让裴沁将药丸磨成了粉,放在苏冉的食物当中。

沈静的记忆力一向都不错,而且。这电话号码又是事关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记住?

今天这便派上用场了。

宋庭遇将纸张捏在手心中:“你们就联系那一次?之前他有没有联系过你?还有,关于白芷芮前段时间为什么会忽然又红起来,谁在为她洗白?谁在为她铺路?”

沈静眸光微闪:“华总啊。”

“不是他。”

“那我真的不知道……”沈静现在是担心极了宋庭遇会将事情牵扯到白芷芮的身上,所以只要他提关于白芷芮的事情,她统统都想否认了!

“真的?”宋庭遇半眯着眸子,盯着她看。

沈静看着他:“庭遇。我已经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他之前也联系过我啊,就说知道我恨苏冉,恨宋家,就说他可以帮我,这计划还是他帮我出的……”

她边说边看向宋庭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相信,可是此刻没有办法了:“我已经全部都告诉你了,这件事真的和芷芮没有关系,真的就是我想要为她讨回个公道,所以我才会这么做的,完全是我的想法,她一点都没有参与到其中来。所以庭遇,看在她曾经跟了你五年的份上,看在我将你养大的份上,你放她一条生路吧,我求求你了……”

宋庭遇将纸张放进了苏冉的包里,而后对沈静道:“你当初在苏冉的食物里下药的时候,可有想过,维希他也算是你的孙子,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但相处了快四年的时间,为什么你连一点心软都没有?”

“庭遇……”沈静听他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并不打算放白芷芮一条生路。

“你答应过我的,你刚刚说会放过芷芮的。”

“我没有答应过你什么。是你在自言自语。”宋庭遇笑了笑,拉起苏冉的手:“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