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你要是心里没问题的话,会上当?/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好几天,白芷芮每天都去那餐厅,而且每天都要找那男孩,每次都是同样的问题,问那天他交给她包裹的人,到底是男是女,还有,他对于那人有什么印象?

每次男孩都会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来回应,但是宋庭遇和唐子楚可以通过监控录像看的出来,这男孩子表现的越来越慌然。

如果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不认识白芷芮,也没有在这之前见过她的话,每天被她这样的缠着,唯一的反应和表现应该就是不耐烦吧?

可是男孩倒是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他就是看到白芷芮的时候,越来越慌乱,越来越不敢注视着白芷芮的眼睛。

从这一层基本上可以确定他确实是在这之前见过白芷芮的,那包裹也确实是由他交给她的,这在很多人的眼里,就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帮人家转交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男孩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或者是被人特别的交代过的话,他不会咬牙的坚持自己在这之前没有见过白芷芮这个事实。

要他心里真的没有任何的问题,他会早早就承认了,并且说那包裹就是他转交的,而不用像是现在这样,怎么都在否认。

这就是宋庭遇和唐子楚觉得他有问题的地方。

在白芷芮坚持去了餐厅五天后。第六天她再过去,点了一桌子的菜,还是要那男孩过来的时候,经理说那男孩今天生病了,没有上班。

白芷芮一听这话,冷笑道:“他在躲我吧?”

经理耐着性子:“不知道白小姐在说什么,也没有躲避您的说法。可他确实生病了,今天请了一天的病假,员工生病请假休息,我们不可能阻拦,白小姐要不相信的话,可以在我们餐厅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身影……”

看来他真的请假了,白芷芮便看向经理:“他家在哪?”

经理虽然耐着性子在忍耐,但是面对着这么一个近一周都在这里出现捣乱的人,他的声音还是冷漠:“不好意思,白小姐,我们不会随便向别人透露员工的个人信息,如果您还是要见他的话,或许您可以坐在这里等待。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白小姐,我们很忙,请您适可而止……”

经理说完就离开了。

白芷芮又在包间里坐了一会,然后起身在餐厅各个地方走了一遍,确实没有见到那个男孩的身影,她便到洗手间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唐子楚道:“白小姐,宋总让您出来。”

白芷芮离开餐厅,在外面上了一辆车,她一坐上去,便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情况你已经看到了,今天他没有来上班。”

宋庭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白芷芮看了眼车窗外:“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和吩咐去做了,现在我能离开了么?”

“时机成熟了自然会让你离开。”

“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白芷芮满脸的不耐烦。

宋庭遇看向她,眸色森然:“你说呢?现在连给你药的人都还没有找到。”

白芷芮便坐在车上,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出声:“我昨天去看守所看沈静了,她把所有的罪过都揽在了身上,她并没有把我供出来,是你在骗我……”

“你要是心里没问题的话,会上当?”宋庭遇冷笑:“现在你没有别的选择。”

白芷芮用手撑了一下额头,她知道宋庭遇说得对,她现在除了帮他,换取自己离开安城的机会,没有别的选择,她上了宋庭遇这条船。就要跟着走下去。

因为她现在背后没有任何的靠山。

当时宋庭遇找上她的时候,不过是稍稍用了个小谎言,便将她给骗到了,她认为沈静之所以会将电话号码给了宋庭遇,是以为她真的出卖了自己,所以为了脱身,她便将事情说了出来。

但是昨天去见了沈静之后,才知道,她只是想用这个电话号码换取她的活路,换取她的机会。

车子在白芷芮的小区门口停下来,她开了车门走下去。

“走吧。”宋庭遇道。

“宋总,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等。”宋庭遇薄唇轻启。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让人查到了将包裹交给白芷芮的那男孩的住处了,并且也一直派人在暗中跟着他,只要他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他们安排的人便会将信息反馈回来。

今天那男孩没去上班,当然不会简单的因为身体不舒服了。

唐子楚见时间不早了,所以便道:“那宋总,我先送你回去宋家,那边有什么消息,我马上通知你。”

“好。”

今天是周六,宋庭遇想带宋维希去一下他一直都心心念念的动物园。

宋维希马上就要动手术了。也不知道到时候情况会怎么样,但能确定的是,接下来又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在医院里度过。

所以宋庭遇想趁有空,多带着他出去,不然到时候他要在医院里那么久的时间。

宋庭遇回到宋家,发现苏冉和宋维希都不在,一问之下,才知道苏冉带着宋维希去了工作室。

最近田蜜怀孕,所以舞蹈工作室那边的工作苏冉就接手了,她现在是能多帮忙就多帮忙,不然到时候宋维希手术的那段时间,她也没有什么空过来了。

宋庭遇开了车前往苏冉的工作室。

这里他来了许多次,早就不像是第一次过来时候那么的陌生,和这里的人他都认识了。

“宋先生。冉冉姐在舞蹈室。”

宋庭遇点了点头,往舞蹈室走去。

他看到宋维希在一旁安静的玩着之前他给他买的那些玩具,而苏冉则坐在地上打电话。

宋维希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他,所以刚想出声叫他,但是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宋维希便立刻用小手捂住了小嘴,不住的点头。

宋庭遇将脚步放轻,慢慢的靠向苏冉,他本来想从背后吓吓苏冉的,但是却听到了她口中说了“晟焕”两个字,他便顿住了脚步。

倒是苏冉觉察到了背后的动静,回过了头,看到了他,她便站了起来。对他笑了笑,又讲了一会电话,结束了和林晟焕的通话,她回过头,看到了宋庭遇已经走到了宋维希那边,正在陪他玩。

她走了过去:“怎么到这里来了?”

“过来找你和维希,想带维希去动物园。”

宋庭遇话音刚落。宋维希便惊喜的道:“真的么?爸爸!”

“真的。”宋庭遇揉了一下他的小脑袋:“你把玩具收一收,我们马上就出门了。”

听到能去动物园,宋维希激动极了,立刻动手收拾放在地板上的玩具。

苏冉笑了笑:“那我去换衣服。”

这舞蹈室是她和田蜜专用的,里面就备有换衣间,她拿了毛巾将擦了擦脸上和脖子的汗水,然后走进了换衣间,找了衣服,脱下了衣服刚想换上,换衣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苏冉看到了来人,已经非常淡定:“宋庭遇,你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总是喜欢在她洗澡或者是换衣服的时候闯进来……

“改不了。”宋庭遇大大方方的承认:“而且,我觉得这毛病挺好的……”

“……”

苏冉摇了摇头,反正知道这个时候将他赶出去不太可能,她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便当着他的面将衣服穿上。

她今天穿的是连衣裙,背后有拉链,将裙子套在身上之后,她伸手去后背想将拉链拉上,但是没等她动手,宋庭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了她的身后。先她一步抓住了拉链,慢慢的往上拉。

拉好了拉链之后,又将她的头发放下来,然后长指就从背后伸过来,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亲了一下她的红唇。

苏冉知道他就是有些怎么都改不了的毛病,所以也没有动手将他推开,让他亲了个够本,他自然就松开她了。

她按了按有些酥麻的唇瓣:“满意了?我们可以走了么?维希还在等我们。”

宋庭遇摇头:“不满意。”

“……那你想怎么样?”

宋庭遇唇角处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晚上回去再说。”

“想得美!”苏冉瞪了他一眼,开始收拾东西。

“林晟焕找你干什么?”宋庭遇耿耿于怀刚刚他所听到的两个字。

“没什么,他回来了,他说前段时间他出了点事,所以不知道我的事……”苏冉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

“出了什么事?”

苏冉将东西都收进了包里。然后站起来,看向宋庭遇:“就是他们林家的事,争权夺势吧,他说他差点就没命回来了……”

宋庭遇揽着她的肩膀走出了换衣间,忽然开口道:“林晟焕是不是还有个兄弟?”

苏冉讶异:“你怎么知道?”

这算是林家的一件家丑了。

林晟焕确实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他父亲和外面的女人所生的,但这么多年林父一直瞒着家里人。悄悄地将这孩子安排在林氏。

林晟焕的父母的感情早就已经破裂,只是在外面人的面前装装恩爱的样子而已,实则一直都有各自的生活,虽然没有离婚,但其实婚姻早就名存实亡。

林父和林母实际上都已经在外面各自有人,谁都不会干涉对方的私生活,但他们在分居之前。其实是说过的,不能和外面的人有孩子,算是对林晟焕的一种保障吧。

但是林父到底还是和外面的女人生了个孩子,而且,小不了林晟焕几岁,因为碍于当初和林母的约定,所以他便只能偷偷的将这孩子安排在林氏。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都隐瞒的很好。

林晟焕也还是在前几年才得知这个消息的。

林晟焕的母亲是个很能干很强势的女人,林氏这些年来发展的越来越好,她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她在林氏的影响力也很大,这也是为什么林父不敢乱来的原因。

他们两个一直在暗中较劲,林母自然是想将整个林氏交到自己唯一的儿子手上的,但是林父不一样,两个都是他的儿子,而且,他更偏爱小儿子一点,所以自然不希望最后小儿子什么都没有得到。

近来几年,在林父的安排和帮忙下,哪怕林母想尽一切办法打压,但是小儿子还是在林氏站稳了脚跟。

所以暗中争斗自然是少不了的。

林晟焕虽然表面上还是林氏唯一的继承人。但是有人虎视眈眈,也一心想要将他给拉下来。

反正林氏未来少不了是一场争斗,他们兄弟俩也不会共存,只有胜出的那人才能独得林氏江山,而失败的人,只能落荒而逃。

“这件事情早就有所听说,只是林家还没有对外宣布,所以知道的人也并不多,但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走出去,宋庭遇弯腰将早就在外面等待他们的宋维希抱起来。

将宋维希放在车后座的安全座椅上,苏冉坐到了副驾驶座上,还在想着刚刚和宋庭遇所谈论的关于林家的事情。

他们这样的家庭,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发生。

在宋庭遇坐上车之后,苏冉看了他一眼。开玩笑道:“宋庭遇,你会不会还有个兄弟?”

宋庭遇的手搭在方向盘,转过头看她,挑了挑眉:“如果我还有个兄弟,也陷入林晟焕这样的境地,而且,我在家族的争斗中一败涂地。最后一无所有,你还会不会在我身边?”

苏冉微笑,摇头:“你不一直都觉得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爱慕虚荣么?所以你要真的到了最后一无所有的话,你觉得我会不会留在你身边?”

宋庭遇哀叹一声:“我从前的事你能不能别拿出来提了?我之前有眼无珠行了么?”

苏冉拍了拍他的手,不和他开玩笑了,也放过他:“走了。”

现在大热天的去动物园。肯定很晒,他们也没有做好什么准备,所以在去的路上,苏冉就让宋庭遇在一旁的商店停下车,她进去买了小孩子用的帽子,还有伞,还特地买了几瓶水出来。

正值暑假,又是周六,所以动物园的人特别的多,排队买好了票,三人就进去了。

宋维希特别的兴奋,本来在宋庭遇的怀里抱着的,但是他很想自己下去走:“爸爸,我自己走就行了。”

“不行,这里人多,等一会再下来。”宋庭遇担心他出什么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