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女人总喜欢胡思乱想/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回响着白芷芮和别人的声音,宋庭遇靠坐在单人沙发上,一手的两只之间夹着烟,一手放在沙发上,姿态慵懒而又神色自若。

他的前面,好几人正围在电脑面前操作。

忽然,唐子楚回过头来,看向他:“宋总,有线索了。”

“定到位了?”宋庭遇眼眸扫了他一眼。

唐子楚立刻点头,笑道:“是的,定到位了。”

宋庭遇将手上的烟头捻灭了,将烟蒂放在烟灰缸里,坐了起来,勾起茶几上的车钥匙:“想办法通知白芷芮,让她继续拖延时间。”

唐子楚跟着宋庭遇离开,房间内还有几人留在这里,方便随时给他们发有用的信息。

唐子楚作为司机,按照之前他们就定位好的地点开去,车子停下来,他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宋总,就是这里。”

宋庭遇打开车窗。也看了一下,皱了皱眉,这小区就是白芷芮所住的那小区。

之前宋庭遇送给白芷芮的这房子,就是在这小区内。

唐子楚也觉得挺惊讶的:“没想到就是在白小姐的身边。”

“把车停好,进去吧。”

这小区是安城的高档住宅区,里面几乎都是别墅或者是高档的复式公寓,白芷芮所住的那房子。就是复式公寓,而现在他们定位到的,是位于最后面一排的别墅区。

唐子楚将车停好,两人从车上下来。

“哪个房子?”

宋庭遇站在一排别墅区的前面,现在是晚上,但时间已经挺晚的了,所以很多房子都已经熄了灯,估计主人都已经睡觉了,但是也有好些房子还在亮着灯。

唐子楚通了个电话之后,指了指最角落的一座别墅:“宋总,那里。”

宋庭遇望过去,那房子的灯光并不是最亮的,开着昏暗的灯光,只有丝丝的幽光透过窗帘照出来。

宋庭遇点了点头。迈开长腿往那别墅走去,但并没有靠近,而是站在别墅前面的路边,唐子楚也走了过来,刚想走上前去按门铃,宋庭遇按住他的肩膀,说了几句话。唐子楚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儿他找来了别墅的保安,保安上前去敲门和按门铃。

这别墅区的每个别墅外面都安装了摄像头,能看清楚自己家门口附近的情况,所以宋庭遇和唐子楚并没有靠的太近,如果太近了的话,此刻躲在别墅里面的人发现了他们的身影,那不就打草惊蛇?怎么还会出来?

所以宋庭遇才会让唐子楚去叫小区的保安,说他是这小区的住户,而这房子的车停在了他的车位上。

还好,因为白芷芮住在这小区内,所以他能够将白芷芮所住的房子报上来。

小区的保安便跟随他而来了。

保安敲了一会的门,终于有人出来开门了,是个年轻的男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白色的浴衣,对于出现的保安,他一脸的不耐烦:“三更半夜的,到底什么事?”

“这位先生你好,苏小姐在么?前面公寓区的这个唐先生说你们家的车停在他的车位处了,所以麻烦你们了,大家出来说明一下就好……”

在保安说话的时候,宋庭遇和唐子楚已经靠近。

出来开门的男人本来就一脸的不耐烦,似乎精神状态也不太好,刚刚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怎么注意到旁边的情况,所以还是听此刻保安说了,才知道。旁边还有人。

他看过去,看清楚了面前的人的脸时,后退了一步,脸色都变了,立刻就想将门给关上,但是唐子楚快他一步,在他将门关上之前,已经用手挡住了门板,并捂住了他的嘴,将他往里面一推。

宋庭遇跟着走了进去。

保安被面前的情况吓得目瞪口呆的:“什么情况?”

宋庭遇微笑,朝保安点了点头:“麻烦你了,我们其实是认识的,开了个小玩笑,不好意思。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他便动手将门给关上,并且动手上了锁。

楼下没有人。

被唐子楚紧紧的擒住的男人在试图挣扎和反抗,但是他的力气怎么敌得过经常健身还练过柔道和散打的唐子楚?

所以哪怕他拼尽了全力想要挣扎开,但是丝毫作用都没有,他的嘴甚至被唐子楚捂住,连一丁点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宋庭遇在楼下看了一遍。紧接着上了二楼。

远远地,他就听到了一间房间内传来女人说话的声音。

这声音,还挺耳熟的。

并且,还是宋庭遇厌恶的声音。

他循着声音来到了一间房间面前,站在门口,看向里面,女人也穿着和刚刚下楼开门的男人同样的浴衣,光着脚坐在地毯上打电话,地毯上面还放着东西,一些瓶瓶罐罐,纸张,打火机之类的东西,打火机的旁边还有几包白色的药粉,纸张上面也还有一些。

怪不得刚刚那男人精神状态不太对。原来出来开门之前,躲在房间里吸毒……

手机是开着免提的,被女人放在地毯上,她坐在地毯上,靠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变声器,还有一只手夹着白色的烟。在吞云吐雾之间和白芷芮在说话。

哪怕女人一直背对着他,但是宋庭遇早已经知道这人是谁。

他本想等女人自己发现他的,但不知道是这女人吸了东西太兴奋还是因为因为在和白芷芮打电话太专心,所以一直都没有发现身后站了人。

直到宋庭遇伸手在门上敲了敲门,女人才回过神来。

当看到站在门边盯着她看的宋庭遇的时候,她手上的烟头掉落在地上,差点将地毯给点着了。

她的脸色也在这一刻变得苍白的几乎透明,声音更是不稳:“宋,宋庭遇……”

宋庭遇大步往里面走了进去,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容阴冷:“苏莱,好久不见。”

苏莱将地毯上的烟头给弄灭了,看到宋庭遇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挂断,惊讶的一直都在往后退去,又磕到了床,所以狼狈的栽倒在了床上。

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宋庭遇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很快,唐子楚和刚刚在楼下的男人也都上来了,对于这房子的主人是苏莱,唐子楚也觉得挺惊讶的。

怎么说苏莱都是苏冉的姐姐,她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哪怕她不待见苏冉,妒忌她,但是宋维希和那个可怜的孩子都是她的外甥,她怎么会下如此的狠手?

男人总算是挣脱了唐子楚,跑进了房间,将苏莱从床上拉起来。两人戒备的望着宋庭遇他们。

“真没想到,会是你。”

苏莱刚从床上坐起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进我的房子?你们马上出去,不然我就叫保安过来了。”

“或许你应该叫警察。”宋庭遇冷笑。

听他这么说,苏莱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因为害怕,身体还止不住的在颤抖。

她此刻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叫警察来了多有意思,沈静现在还在看守所,你应该也进去见识一下的……”

苏莱的脸色越来越白,但还是在嘴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庭遇并没有理会她,而是道:“我猜这件事苏豪也参与了,对么?”

苏莱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摇头还是应该点头。其实早在利用完了白芷芮之后,苏豪就让她将电话卡给停机了,所以白芷芮一直联系不上她,而在之前,她让那餐厅的服务员将装着药的包裹交给白芷芮,就给过他一个电话号码,让他完成了之后就联系她,她确认无误之后会给他一笔钱,但他必须要答应她,要想拿到钱,就要帮她保守秘密,无论谁问起她,都说不知道。

本来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最近白芷芮频频到餐厅去找那服务员,那服务员被她找得多了,所以才会害怕,便给她打了电话,但那电话号码她早已经停用,所以也不能联系上她,她只让人告知他,如果他敢将半点关于她的消息给泄露出去的话,她不会放过他。

所以那服务员才会不断的咬牙坚持说不知道白芷芮在说什么。

苏豪早就警告过她,这件事情她不要再插手,但是今天看到白芷芮去餐厅大闹一场。还因为进了警局,又上了头条,她就觉得有些兴奋。

看到网络上那些人对白芷芮今天行为的说法,她就觉得更加的得意了。

怎么说白芷芮曾经也算是宋庭遇的女人,如今落得这个田地,她就是想要打电话嘲笑她一番,可没想到。现在宋庭遇却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她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或许今天白芷芮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引她打的这通电话,宋庭遇早就已经和白芷芮合作了,就是为了将她给揪出来。

这通电话她是瞒着苏豪给白芷芮打的,之前都没有出事,苏豪安排的可谓是滴水不漏,可今天却偏偏出事了……

不知道苏豪知道了这情况,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莱来来去去只有一句话,面对着宋庭遇,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今天时间挺晚的了,我不想将宝贵的睡觉时间浪费在你们身上,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找苏豪怎么样?”宋庭遇拉开了椅子,站了起来,说完这话之后。又看了一眼唐子楚:“让人好好的看好这里,别让他们走了,也别让他们联系到别人……”

“好的,宋总。”

宋庭遇离开了这小区,独自开了车回去宋家。

他只要还没有回到家,苏冉就不会熟睡,哪怕是躺在了床上,但是都不能睡着,而关于苏莱和苏豪的事情,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了的?

他不想回去的太晚,让苏冉一直在等他。

所以便选择将事情放在明天处理。

他回到房间,原本以为苏冉会像是往常那样,早已经躺在了床上,开着一盏小灯在等他,但是没想到他进来的时候,她刚刚从浴室出来,见到了他,微笑了笑:“回来了。”

宋庭遇拿过干净的毛巾帮她将头发给擦干:“怎么还没睡?没看到我回来,睡不着?”

“对啊,等了一会,然后去泡了澡,洗了头,出来你就回来了。”

宋庭遇找来风筒,让苏冉坐在床边,然后帮她熟练的吹头发。

从苏冉怀孕后,就是他在帮她洗头,洗完头就帮她吹头发,现在他都已经养成了习惯了。

吹干头发后,他用手揉了一下她的长发:“下次别再等我了。”

苏冉将风筒放好:“其实也不算是在等,只是刚刚和田蜜聊了一会,所以时间晚了。”

宋庭遇看向她:“她怎么了?”

田蜜大概还是因为顾东城的事情所以才会在这么晚找上苏冉的。

“田蜜今天在一本书上发现之前在东城哥钱包里的那张照片,原来东城哥把照片从钱包里拿出来了,夹在了书架里面的一本书上,田蜜她拿着照片在看的时候,东城哥也进来了,从她手上拿过照片,二话不说就拿着打火机当着她的面将照片给烧掉了……”苏冉顿了顿:“田蜜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还是很不安……”

宋庭遇不以为意,摇头道:“女人总喜欢胡思乱想,当时我哥要不把照片烧掉,田蜜估计又会闹起来,可把照片烧了,她就觉得心里不安,所以,到底是想怎么样?”

苏冉耸耸肩,其实这种感受,很难说出来,估计说出来宋庭遇也不会明白。

她是明白田蜜的担忧的。

顾东城一直以来对那个女孩念念不忘,可现在和她在一起了,忽然将和她有关的所有的东西都扔掉了或者是烧掉了。

顾东城可能是想要让她心安,可在田蜜看来,他越是这样,她越是觉得不安。

就像是刻意做出来的一样……

“让田蜜别想太多,我哥是个好男人……”

苏冉点点头,也没有再继续田蜜的这个话题,只是拉了拉他:“你进去洗澡了,很晚了。”

他刚想开口,话还没说出来,苏冉就明白他想说什么,微笑摇头:“我泡了一晚上的澡了,再进去洗会脱皮的,所以你自己一个人洗。”

不能洗鸳鸯浴,宋庭遇满脸的失望,长指捏了捏她的下巴:“等我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