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就当是赌一局/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晟焕想要上前查看一下,但是却被宋庭遇推开:“别碰他!”

宋庭遇将宋维希放在了手推床上,手推床快速的在医院的走廊里跑动着,苏冉和宋庭遇都跟在后面。

这手推床的轮子摩擦着地面所发出来的巨大的声响,真的要将人的神经线都给刺穿。

这是苏冉人生中最长的一条走廊,好像永无止境一般。

终于到了急诊室,需要检查一番才能送进手术室,宋维希往常的主治医生徐医生也接到了消息匆匆的赶过来,查看了维希后脑的伤口一番,皱着眉看向苏冉和宋庭遇:“怎么不好好照顾他?伤口倒不是特别的深,但是维希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患这种病的人,受伤很难痊愈……”

“徐医生,现在怎么办?”苏冉哑着嗓音开口。

徐医生对身后的医生和护士道:“安排手术室,马上手术。”

宋维希又被送进了手术室,先做暂时的止血,只是因为他的身体情况,所以止血困难,而这些,就需要交给外科医生了。

很快,宋老夫人和宋明轩。还有顾东城和田蜜都到来了。

徐医生看宋家的人基本上都到齐了,便出声道:“老夫人,宋先生,我刚刚和几个这方面的医生开了个会,建议维希现在就进行手术。”

“你是说,他的手术要提前了?”宋老夫人道。

徐医生点了点头:“维希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这么做。但这样做也有一定的风险,请你们做好准备……”

他们现在是在徐医生的办公室里说话的,门口出现了个护士:“徐医生,手术室那边让你们过去一趟……”

大家都赶到手术室门外的时候,外科医生刚将门打开,摘了口罩看向众人:“你们当中有谁是AB血型的?和孩子是非亲属关系的,他现在需要大量的输血,我们医院血库的血不够维持到手术结束后。”

因为宋庭遇是A型血,而苏冉是B型血,所以宋维希的血型是AB型的。

田蜜和苏冉血型是一样,顾东城也不行。

现在在这里的,只有林晟焕和唐子楚了。

林晟焕看着众人道:“我是AB型的。”

“你不行。”宋庭遇皱了皱眉道,他看向唐子楚:“你什么血型?”

“宋总,我A型的。”

所以说。只有林晟焕是合适的。

知情的人都知道宋庭遇为什么不让林晟焕给宋维希进行输血……

只是现在正是紧要关头。

田蜜出声道:“你们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晟焕输血?他就是AB型的,现在维希要紧,你们在干什么!”

外科医生也轻咳了一声:“容我提醒你们一下,没什么时间了,要不就得要等我们去找,但那会耽误很长的时间,对病人很危险。”

林晟焕顾不得他们,主动上前:“带我去抽血室。”

宋庭遇用手握住他的肩膀,想要阻止他,林晟焕将他的手推开,脸色很冷:“我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但你们没听到医生说没时间了?是不是想看到维希出事?”

苏冉拉住宋庭遇的手臂,看向林晟焕:“麻烦你了。”

林晟焕皱了皱眉,从苏冉的语气当中听到了疏离,只是此刻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跟着护士去了抽血室。

田蜜自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今天苏冉给她的那通电话,得知宋维希被林晟焕带走之后,她的反应就怪怪的,到现在,明明林晟焕的血型和宋维希是一样的,AB型,但是宋庭遇却想阻止。

“怎么了?”看到大家都紧张的盯着林晟焕离开的方向,田蜜出声道

顾东城握了握她的肩膀,将她拉了回来,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问下去,现在没有人有心情回答她这个问题。

田蜜点了点头,也知道大家的心情。

“罢了,就当是赌一局吧,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宋老夫人长叹一声。

苏冉还在看着林晟焕离开的方向,明明他已经走得很远了,根本就看不到人影了,可能现在人都已经在抽血室里面了,她还在看。

宋庭遇揽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脸靠在自己的怀里,两人都没有出声。

林晟焕抽了血回来,他一边手臂的袖子还拉着起来,一手按着针头的位置,他看了一眼大家,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了一边,要等着宋维希没事后才会离开。

手术还在进行,先帮宋维希将伤口止血,之后,就要进行另一场手术了,将造血干细胞移植到他的体内了。

之前从死去的那个孩子那里采集而来的脐带血就要派上用场了。

苏冉坐在他身边的位置,看着他:“谢谢。”

林晟焕将按着伤口位置的棉签拿了下来,丢在一边的垃圾桶上。拉下袖子:“我不喜欢你和我说这两个字。”

苏冉沉默,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在怪我没有照顾好维希?”林晟焕低声道:“我很抱歉,维希是我带出去的,但现在害的他受伤,冉冉,你要怎么怪我都行。但是刚刚你们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只有我能够给维希输血,可明显你们在犹豫……”

他顿了顿:“信不过我?”

没有什么比这个答案更让林晟焕难受的了。

“不是……”苏冉摇摇头道,却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连她自己现在心里都很没有谱,她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情况。

只觉得脑子里一团糟,而现在她也没有心思再去管这些,她只要宋维希的手术能够成功就好了。

林晟焕没有再说话。和大家一起等在手术室的门外。

外面的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这一场手术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当手术室的大门终于缓缓的被打开的时候,大家都走了上前,

徐医生的脸色轻松下来了,看着众人,微笑道:“手术很成功,维希现在还在昏迷当中,先让他回去病房好好地休息,大家也不用再担心了,安心的等他醒来,之后,等上一段时间,如果没有排斥的反应,维希就基本上没事了,不过因为是亲属的脐带血,这种情况下进行的这种手术最安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排斥反应的,好了,很晚了,你们也不必都候在这里,回去休息吧,我也回去了。”

“徐医生,谢谢你。”宋老夫人笑道。

“老夫人客气了。”徐医生摆了摆手,和大家打了招呼后便回去了。

大家都跟去了病房看了看宋维希,自然,苏冉和宋庭遇晚上留下来,别的人都回去休息。

人太多,留在这里也没有用。

……

田蜜和顾东城还有林晟焕一起下楼的,到了停车场,田蜜对林晟焕道:“我们走了,你也赶快回去休息。”

林晟焕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嘴角的那抹笑还是强扯出来的,点了点头:“嗯,你也早点休息。孕妇睡太晚的话,胎儿不好。”

顾东城将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等田蜜坐上去之后,对着林晟焕招呼了一声,也坐上了车,慢慢的开着车离开。

田蜜靠在车窗处,往外看去。看到林晟焕往自己的车停靠的方向走去。

她出声道:“东城,你知道么?我一直都挺为晟焕觉得可惜的……”

“怎么了?”顾东城正将车开出了停车场,温和道。

“本来,如果不是苏豪策划的那件事的话,冉冉应该是和他在一起的……”

“那也不一定。”在她还没有说完,顾东城就出声道。

田蜜看了他一眼:“怎么不一定?”

“苏冉不爱他,最后走不走得到一起,真的说不定,而每个人的际遇太难说,会走上什么样的轨迹,没有经历过,都不能说一定……”

田蜜靠在椅背,点了点头:“那倒也是,冉冉并不爱他。只是我还是觉得挺可惜的,也很心疼他……”

顾东城揉了揉她的手:“当着我的面说心疼另一个男人,当我透明的?”

田蜜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哼道:“我那是对朋友的一种心疼,不一样,再说了,我要是和林晟焕两人来电的话。认识了这么多年,早就在一起了,还用等着你出现?”

顾东城微笑了笑,摇头,没有说话。

“说实话啊,今天在手术室外面,冉冉和宋庭遇的反应太奇怪了。还有外婆和舅舅啊,好像听到晟焕要去输血给维希,全部都在犹豫呢,到底怎么回事?”

顾东城将手收回来,放在方向盘处:“我也不知道。”

“你骗人。”田蜜指着他:“你就是在骗人,刚刚你在手术室还将我拉了回来,让我不要说话的,你那反应不像是不知道。”

顾东城无奈的笑了笑:“我真不知道,我将你拉回来,那是因为在那种情况之下,就不要再出声问这个问题了,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其他的事情,懂了么?”

“好吧。”田蜜皱了皱眉道:“只是我觉得他们真的有事,又不知道什么事……”

“好了。现在维希也没什么事了,你也别操那么多心了,别想那么多了,等到时候问问苏冉不就行了。”

“嗯。”田蜜道。

……

大家都离开后,宋庭遇走到床边,用手拍了拍苏冉的肩膀:“维希还不会这么快醒来,你去洗把脸。收拾一下睡觉吧。”

“好。”苏冉点了点头,将宋维希身上的被子拉高了一些,这才松开手,拿着刚刚佣人送来的他们的东西,进了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被宋庭遇拉到了沙发上:“今晚你就睡在这里吧。”

佣人也将被子拿来了,宋庭遇从袋子里拿了出来。盖在苏冉的身上。

他刚想起身去洗手间,苏冉拉住他。

他回过头:“怎么了?”

“张安南那边有消息了么?”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宋庭遇低声道。

他知道苏冉这么问,是想知道之前那件事和林晟焕到底有没有关系。

苏冉点了点头,松开了手:“你进去洗洗脸吧。”

宋庭遇去了浴室,苏冉往宋维希病床那边看了一眼,拉过被子躺下来,脑海里出现的是今天的画面。

今天她的反应。肯定是伤了林晟焕的。

只是她那时候真的特别的害怕……

她闭上了眼睛,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

……

翌日,中午,林晟焕也出现了宋维希的病房。

他先是走过去看了看宋维希:“维希没什么事吧?”

“还没醒,徐医生说还要等等,应该没什么事。”苏冉轻声道:“昨天的事……”

还没等她说完,林晟焕便转过了身,看着宋庭遇那边:“张安南被你抓走了?”

宋庭遇点了点头:“是。”

林晟焕冷着脸:“你带走张安南做什么?”

宋庭遇的脸色同样阴冷,两个同样高的男人,面对面的站着,有一种似乎要一触即发的气场在周围流转着。

“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你让张安南做什么事了?”

林晟焕冷笑:“我让张安南做什么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他是我的下属,我做什么事还需要向你报备?”

宋庭遇猛地揪起林晟焕的衣领:“你做什么事我是管不着,但你惹到我头上来了,你说我要不要管?”

眼看两个男人要打起来,苏冉连忙挡在中间,将林晟焕推开,站在宋庭遇的面前,看着林晟焕:“晟焕,你跟我们出去一下。”

林晟焕点了点头,先行走了出去。

三人走了出去。为了避免两人再起什么争执,苏冉始终拉着宋庭遇的手臂,她看了看林晟焕道:“你知道苏豪和苏莱为什么被送到警察局么?”

林晟焕看着她,没有开口。

苏冉继续道:“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女儿的死和沈静有关,她让我之前的营养师在我的食物里下了一种药,导致孩子早产,但原来一直有人在暗中指使沈静这么做,那个人就是我的所谓的父亲,苏豪,这么久了,一直都是苏豪和苏莱联系白芷芮的,我们本来找不到他们的,但是前些天庭遇设了一个局,苏莱给白芷芮又打了个电话,所以唐助理定位到了,这才揪出了苏豪和苏莱,随即,也揪出了张安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