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我想选择相信你/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晟焕冷笑了一下:“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昨天在手术室外面,你们不让我给维希输血了……”

他的笑容慢慢的变得有些落寞:“不过张安南本来就是我的下属,维希又因为我带出去而受伤了,你们会这么想,无可厚非。”

看着他的笑容,苏冉觉得有些难受,周围的氛围很压抑,让人喘息困难。

“晟焕……”

林晟焕盯着苏冉的眼睛在看:“冉冉,你有没有一刻相信过这和我无关?甚至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冉点了点头:“有。”

“那就够了。”林晟焕微笑,随即看向宋庭遇:“把张安南送回来,我的人,我来问,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不会偏袒他……”

宋庭遇眸光沉沉,他转过身拿出手机拨通了唐子楚的电话:“送张安南到林晟焕那边。”

他结束了通话回来站在苏冉的旁边,林晟焕也道:“我走了,好好照顾维希。”

“好。”

苏冉一直看着林晟焕离开的背影:“庭遇,我相信晟焕。我觉得不是他,他是被陷害的。”

没有人喜欢被人误会,尤其是被自己在乎的人误会,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

林晟焕刚刚应该就是那样的感受

宋庭遇揽过她的肩膀,拍了拍:“嗯。”

……

宋维希是在手术后的第三天才醒来的,他刚刚经历过手术,所以身体还很虚弱,小脸也没有血色。

徐医生说他还需要住在医院里一段时间,观察过确定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才能出院,如果出现排斥反应的话,那会很麻烦。

宋庭遇这两天基本上都在医院里,直到此刻宋维希醒来,苏冉对他道:“最近宋氏好像都在忙空中花园投资的那个项目,维希已经没事了,要不你回去宋氏吧,维希这里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宋庭遇点了点头,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穿上,走到宋维希的病床边,用手揉了一下他的额头:“维希,爸爸走了,乖乖听话。”

宋维希正在吃着东西,没什么精神和力气,所以就挥了挥手。

苏冉送他到门口,他微笑:“照顾好他。”

宋庭遇刚离开没多久,林晟焕便又过来了,苏冉见他脸色很沉重:“晟焕,怎么了?”

林晟焕声音低沉:“昨天晚上张安南逃走了,我让人查了他的出境记录,发现他人已经逃去了新加坡。”

苏冉愣了一下,只听到林晟焕继续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了,会尽快将他找回来,给你们一个交代。”

苏冉点头:“好。”她沉默了一会,让方嫂照顾宋维希,指了指外面,便先走了出去。

林晟焕跟着她的脚步离开,两人站在走廊处说话。

苏冉看着林晟焕:“如果张安南真的是被人收买了,你觉得会是谁?会不会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林天佑所为?”

“除了他,没有人会这么做。”林晟焕眸色晦暗。

苏冉想起一件事:“你之前说过,你在意大利出事差点没命了应该也是他让人在背后动手的吧?”

林晟焕点头:“是的,就是他。”

“无论怎么样,张安南本来是我的下属,这件事和他逃不了关系,自然,我也脱不掉,我会弄清楚这一切的。”

“你自己也要小心点,现在林氏还在伯母和伯父的手上,他们各自拿捏着林氏的一半,你还没有能够真正的接手林氏。所以我觉得林天佑不会这么罢休的,最近你们又对峙的厉害,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来对付你的,所以你要注意点。”

林晟焕微笑,靠在走廊圆柱形的大理石柱子上:“听你说这话,冉冉,你不怀疑我了?对我一点嫌疑都没有了?万一这一切都是我在自编自演的呢?万一张安南真是我指使的呢?只是我故意放走他的,就说他逃走了,这些都是在骗你的呢?怎么样?”

苏冉沉默了一会,用手将脸颊的头发别到而后:“晟焕,我想选择相信你。”

“我觉得你始终还是多年前我在窗台上第一眼看到的你。”

笑容温暖如朝阳。

……

苏冉这些天都是睡在医院陪宋维希的,晚上。宋维希因为没有什么精神,所以早早便睡下了。

宋庭遇自从早上离开去了宋氏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估计他真的太忙了,可能现在都还在忙。

这些天都是佣人收拾了东西给她送过来的,今天晚上她想回去一趟。自己收拾了过来,方嫂留下来照顾宋维希,她便开了车回去。

今天的宋家特别的安静。

宋老夫人和宋明轩都没有在楼下客厅坐着,问了王管家才知道宋庭遇也回来了,连顾东城都在,他们都在书房里谈话。

苏冉知道。宋氏肯定出了什么事了,不然怎么三个人都聚在书房里说话呢?

宋氏的事情,宋庭遇一向都很少给她说,不是说不信任她,只是觉得这些事他来就可以,她也不太懂生意场上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空中花园”那个投资项目出现了问题。

听说那个项目对宋氏来说特别的重要,出了什么问题对宋氏来说都是个打击。

苏冉换了鞋上楼去,路经书房的时候,她特意放慢了脚步,书房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佣人没有经过管家的允许,也不敢从这里经过。

苏冉听到了宋老夫人苍老的声音:“现在这个项目丢了,对宋氏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股东那边也不好交代。”

“外婆,这事都怪我,我办事不力……”这是顾东城的声音。

宋老夫人叹息一声:“这事怎么能怪你?你尽力了,每个人都有责任……”

苏冉没有听到宋庭遇的声音,她直接走过了书房回到了房间,坐在沙发上发呆。

原来宋氏丢了那个项目,怪不得今天宋家的气氛怪怪的。

虽然说生意场上,这些事情都在所难免的,但是对于那些股东来说,可就不会这么认为,肯定是觉得负责人办事不力。

宋庭遇现在已经基本上全面接手宋氏的事情。所以肯定算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只是项目进行到关键的时刻,宋维希出事了,宋庭遇也走不开……

没想到就这么没了……

苏冉作坐在沙发上想了许久,听到了房间门被人打开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到宋庭遇正走进房间。

宋庭遇也没想到她回来了,愣了一下:“以为你在医院,回来拿什么东西?”

苏冉没说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这个男人走去:“你们刚刚在书房里的谈话,我听到了一点点,项目丢了?”

宋庭遇扯了领带丢在一边,点头:“对。”

“那怎么办?还有没有可能……”

宋庭遇知道她要说什么,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可能了,别人连合同都签了……”

“怎么这么快……”

宋庭遇微笑了下:“好了,这些事我会处理,你先去洗澡了,一会我和你去医院。”

苏冉摇头:“你别去了,就在家里睡吧,维希那边有我和方嫂呢,何况,门外也还有人。”她知道,明天一早肯定要开会。宋庭遇就要给所有的股东和懂事一个交代。

最近他和她都睡在医院里,但是睡的都并不好,她还有沙发可以睡,可是他就只能坐在沙发上睡觉。

今天晚上再去那边睡,明天哪有精力开会?

宋庭遇点头:“那我送你过去我再回来……”

苏冉觉得麻烦:“不用……”

“这个别拒绝我,这么晚让你一个人开车去医院那么远的地方我也不放心。”宋庭遇的语气不容置喙。

苏冉只能妥协,进去洗了澡,再收拾了东西,然后就坐上了宋庭遇的车去了医院。

……

第二天上午,徐医生按照惯例过来给宋维希检查了一下,说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再住些日子就能出院了。

这可让宋维希的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笑容,也许是因为经常住院的关系,他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医院,可是有时候又不得不住在这里。

这次痊愈了之后,总算可以像是一般的小朋友那样,不用总是要在医院住上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今天希和带着希暖暖过来医院看宋维希。

希暖暖自然也听到了徐医生所说的,拉着宋维希的手:“太好了。维希哥哥,你听到医生伯伯说的话了么?你马上就可以出院了,马上就能去学校,到时候我们又做同桌好不好?”

“不好,我不要和你同桌。”宋维希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为什么呀?我们两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和我同桌?”早就习惯了宋维希对自己的态度。希暖暖一点也不受他的话所影响,扑腾着有些圆滚滚的身体想要往宋维希的病床上爬,但怎么都爬不上去。

希和连忙道:“暖暖,你在干什么?快下来,别吵到维希。”

“不,我要上来和维希哥哥一起坐,我站在地上太矮了,我要坐上去面对面问问维希哥哥为什么不和我做同桌。”

宋维希:“……”

“暖暖!”希和加大了音量。

“没关系的。”苏冉微笑,走过去将希暖暖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宋维希的病床上。

希暖暖一坐上去,小嘴立刻说个不停:“维希哥哥,我和你说,我爸爸和奶奶回来了,现在他们就住在我家,等你好了,你去我家,我介绍给你认识。”

苏冉听到希暖暖的话,也一愣。看向希和:“暖暖爸爸回来了?”

这么多年,也没有从希和的嘴里说过希暖暖爸爸的事。

希和笑了笑,但脸上的笑容明显有些不自然和落寞,她点了点头,却不愿意多说关于希暖暖爸爸的事情。

倒是希暖暖,一直拉着宋维希的手在吱吱喳喳的。像是一只小麻雀一样。

宋维希的眉头虽然一直都在皱着,但是也没有开口阻止她。

宋老夫人今天也在,坐在沙发上,看着病床上的两个小人影,笑个不停。

希和觉得不好意思极了,希暖暖就是这样。一张小嘴特别的能说,特别是在她喜欢的人的面前,更是要说个不停。

“不好意思啊,老夫人,小丫头就是太吵了……”

“哎,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安安静静的有什么意思……”宋老夫人摆了摆手,还是满脸的笑容。

“就是就是。”坐在床那边的希暖暖道:“妈妈老是觉得我吵,爸爸也是,每次我在他面前一说话,他就让我走开!”

她这一句话又将病房里的众人都逗笑了。

希和母女在宋维希病房待了不久,希和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便带着希暖暖回去了。

电话里的人语气并不好,苏冉站在希和旁边都能听到了,是道男人的声音,尽管苏冉听不清楚那男人在电话那头说什么,可是能知道,那人的态度不好。

苏冉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希暖暖口中的“爸爸”。

结束了电话,希和就抱着希暖暖,道:“老夫人,冉冉,我先走了。”

……

下午的时候,宋庭遇也过来了。

苏冉并没有开口询问他关于早上开会的情况,她知道如果他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她。

倒是宋庭遇和宋老夫人出去病房里说了一会话。

回来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苏冉将一个保温盒放在宋庭遇的面前:“中午是不是没吃饭?快吃吧。”这是她让方嫂专门给他留的饭,因为她知道他一忙起来就会连自己的身体也不管,自然也就忘记了吃饭的时间。

宋庭遇微笑:“正好,我肚子饿了。”

苏冉无奈的摇头:“下回无论多忙,记得要吃饭。”

“好。”

病房里,宋庭遇在安静的吃着饭,宋老夫人坐在一边,苏冉在给宋维希讲故事,挺不错的气氛,只是过了不久,这气氛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

苏冉以为是徐医生过来看宋维希了,便走过去开了门,但门外站着的,并不是徐医生,而是好几个男女,年轻的,老的,都有。

有些苏冉是见过的,但也只在重要的场合见过一两次,他们就是宋氏家族旁支的一些亲属。

有些苏冉完全没有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