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如今,他亲手毁掉/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现在林晟焕的身体情况也不好,所以苏冉他们并不敢停留在他病房太长时间,担心会阻碍他的休息。

所以和他说了一会话,便离开了病房,只是他们也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陆湛的办公室,苏冉想通过他那里,询问一下林晟焕的身体情况。

他们一出现,陆湛便明白他们的意图,刚好,因为最近宋家发生太多事,他一直和宋庭遇交好,自然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只是他还一直都没有找到时间好好地当面问一下他而已。

现在他过来了,正好他可以问问。

苏冉和宋庭遇在陆湛的办公室坐下来。他给他们倒了水,也坐了下来:“你们是过来问问林晟焕的情况?”

苏冉点头:“晟焕他现在醒过来了,他情况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像是你之前所说的那样,他的双腿会一直瘫痪?”

“按照目前来看,痊愈的几率还是挺小的。但也并不是说完全就没有机会,这要看他以后的恢复状况……”

尽管早就已经从陆湛那里听过这样的消息,可是此刻再一次确认,苏冉还是觉得挺难受的,似乎前一刻林晟焕还是那么高大挺拔的男人,这一刻,他便要躺在床上了,也许,一辈子都要站不起来,要在轮椅当中度过了……

陆湛看了看他们:“今天情况怎么样?庭遇。宋氏的那些股东和董事什么情况?”

“还能是什么情况,听到奶奶出院了,自然要过去,让奶奶给他们个交代……”

陆湛接过他的话:“所以最后的结果是……”

“我现在暂时离开宋氏……”宋庭遇自嘲的笑了笑,出声道。

陆湛愣了一下:“这么严重……”

他知道宋家这种家庭,是十分重视血统的,百年的家族,自然不会交到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手上。

所以其实他也很清楚,要是宋庭遇真的和宋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的话,,宋家的一切肯定不会落在他的手上。

可能对于宋庭遇来说,没有得到宋家的继承权,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以为的家人,忽然在一夕之间,却都发现,自己和他们毫无血缘关系,这对人才是打击最大的。

而且,宋家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宋庭遇的身上倾注太多的心血,无论是已经离去的宋老爷子,还是现在的宋老夫人,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宋庭遇的身上。

如果宋庭遇真的不是宋家的骨血,那么宋家就要另觅继承人。可宋氏正枝本来也只有宋庭遇这么一个继承人,到时候就要从旁支上选合适的人选了……

这些对于宋氏家族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可那些只看中利益的人又怎么会想到这些?

他们眼中只有现在的利益,只觉得将宋庭遇拉下来了,他们便有机会上位似得。

陆湛本来也忙,所以宋庭遇他们在他这里坐不了很长的时间,他便被病人叫去。

宋庭遇也带着苏冉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苏冉看了看宋庭遇:“关于你身世的事情,奶奶是不是让唐子楚调查?”

宋庭遇点头:“我现在都要离开宋氏,唐子楚是我的人。是我一手提拔的,肯定也要跟着我离开,只能让他先去将这件事情弄清楚……”

这都什么事……

苏冉怎么都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一出……

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真的是一环接一环,衔接的十分的紧密。让他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她此刻觉得,这远远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有更多的问题要他们面对。

只有将和林天佑勾结的人揪出来。他们才能更好的解决这一切。

……

唐子楚和宋庭遇一起去调查关于几十年前的事情,从宋明轩和何瑾的认识开始,已经慢慢地有了一些头绪。

但是还是需要宋明轩的帮助,可自从那天他从医院里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电话不通,宋庭遇让人查他的银行卡和信用卡的消费记录,竟然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宋庭遇甚至以为他会去景山,会去何瑾的墓前。于是他还专门去了一趟景山,但是从邻居那里得知,他确实回来过一趟,可是匆匆的又走了,甚至没有留下来过夜。

宋庭遇用钥匙将景山山脚下的房子打开,才发现里面狼藉一片,所有关于何瑾的东西,全部被毁坏了。

这房子本来就是宋明轩按照何瑾生前的喜好建成的,现在他把这里都毁了,可想而知他内心对何瑾的恨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他甚至就认为何瑾当年是真的骗了他。何瑾所剩下来的他,根本就和他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他认为何瑾当年离开他,是因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后来故意让他知道她怀孕难产的消息,就是为了让他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宋明轩认为这一切,都是何瑾在帮他将后路铺好,让他能够顺利的进入宋家,让他接管宋家的一切。

现在在宋明轩的眼里,何瑾就是个感情的骗子,不但爱慕虚荣,而且,还不择手段。

因为这房子,宋明轩请人每周都过来打扫一次,而宋明轩是刚刚过来这里不久的,所以弄成了这个样子。帮忙打扫的人也还没有来得及整理。

宋庭遇还记得第一次过来,看到满室的温馨,宋明轩一直让人在这里放上何瑾最爱的花,布置也全是按照她的喜爱来。

他曾经亲手安排这一切,如今,他亲手毁掉。

不能说宋庭遇心里不愤怒的。

他虽然从未见过何瑾,也从未和她相处过,可愿意不要自己的命,也要将他生下来的女人,真的会是如今的宋明轩眼中那么不择手段的女人么?

他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

宋庭遇将西装外套脱下来。又将袖子撩起来,动手将这里整理干净,但这里被宋明轩毁坏的厉害,所以无论他怎么整理,再也没有原来的模样。

整理好了之后。他关上了门离开,外面已经是晚上,景山的深秋并没有安城那么冷,温度也并不是很低。

宋庭遇订了晚上的飞机,往机场赶的时候,接到了唐子楚的电话。

“宋总,已经有些眉目了……”

宋庭遇道:“你说。”

“我找到了当年住在您母亲何女士的邻居。”唐子楚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她离开安城的邻居?”

“不是,而是原来何女士原来的住处的邻居,那时候她还没有从安城城市边缘的小巷内搬走的,她还和她父母住在一块的……”

宋庭遇的长指微顿,原来是那时候的邻居。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

“他们一家人后来搬了好几次家,但幸好还是在安城,宋总,明天早上您回到安城,或许我们可以一起过去,对了,宋振海刚刚给我来电话了,询问这件事的调查情况……”唐子楚说到这里的时候,冷冷的笑了一下:“我最近在调查当年的事情的时候,他的助理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的。每天有什么新的情况,也都是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他了,如今他竟然打电话过来问我情况……”

“你怎么和他说?”

“我就说想知道什么的话,应该去问他的助理,或许他能够解释的更清楚……”唐子楚顿了顿:“其实他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试探一下我们的口风……对了,他说,明天他的助理也要一起去寻找何女士以前的邻居……”

“那就让他来。”

“宋总……”

唐子楚的声音迟疑了一下。

“有什么话,直说。”宋庭遇往车窗外看了一眼,马上就到机场了。

“我今天已经和那家人的女主人聊了一下,情况对您并不是很有利……”

“继续。”宋庭遇的声音低沉。

唐子楚这才继续道:“那家的女主人说,当年您母亲何女士在离开那小巷之后,后来是回去过一次的,说是何女士的母亲去世,她回去了一趟,她还说……何女士回去参加完葬礼之后,就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当时她离开的时候,确实是有一个男人过来将她接走的……”

唐子楚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当然啊,宋总,这些都不能说明什么,或许只是何女士的一个朋友,他正好过来接何女士离开而已……”

宋庭遇知道唐子楚是在安慰自己,他想来也觉得挺搞笑的,只是此刻眼睛都写疲惫,他用手按了一下太阳穴的位置:“嗯。”

他沉默了一下:“一切等我回去再说吧,明天去找一下她,无论怎么样,这件事也需要弄清楚,就这样,我先挂了。”

宋庭遇说完,挂断了电话,车子刚好在机场停下来,他拉开了门,下了车,进入了大厅。

很快,他也关了机,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抵达了安城,已经是半夜,抵达安城的时候,他将手机开了机,立刻就看到了唐子楚给他发来的信息:“宋总,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