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一环扣一环/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许是这几天发生太多的事,所以宋庭遇一看到唐子楚这信息,神经立刻就紧绷了起来,他拿着手机走出了机场,上了宋家派过来的司机的车:“出什么事了?”

他顿了顿,想到了上飞机上,唐子楚给他打的那一通电话所说的内容:“是不是我妈以前住的那个地方的那邻居出事了?”

“不是的,宋总。”唐子楚立刻回应道:“是宋振海的助理,他死了……”

宋庭遇拿着手机的长指微顿,他沉默了许久,用空着的一只手用力的拉扯了一下领带:“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十分的沙哑。

“傍晚的时候我们还见了面的,晚上的时候就传来他死亡的消息,他晚上和朋友去吃饭,喝了酒,但是又自己开车,所以才会出了交通意外,他的车和一辆大货车撞上了,当场死亡……”

唐子楚在听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是事故现场,已经被警察封锁了,根本就进不去。

而关于那助理,说是喝醉酒出了意外,但是唐子楚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哪里会这么巧?

一切来得太巧合。

他觉得现在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是针对宋家而来的,就像是在他们上面盖上了一张巨大的网,现在正在慢慢的收网,等着将他们所有人都一网打尽。

“警察那边怎么说?”宋庭遇缓了许久才出声道。

“也说他是喝醉酒才出了意外的,而且,因为他本来就喝醉酒开车,再加上他是违规行驶,大货车是正常行驶,所以他应该要负全责……”

“嗯。”宋庭遇靠在座椅处:“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觉得这不是巧合,但是宋总,现在那些人将一个和这件事毫无关联的助理弄死的话,又是为什么?”

“你好好地留意一下吧。”

宋庭遇也需要时间去梳理一下。

挂了电话后,车子很快就到了宋家。

他深夜回来,但是苏冉还在等着他,本来她是想和宋家的司机一起去接他的,但是宋老夫人觉得天色太晚,不安全,所以没让她去。

宋庭遇一进来。她就走了过去,从他手上接过西装外套放在沙发上:“我去帮你放水,你先洗个澡。”

一天内去了景山,随即又赶了回来,肯定是累的。

她刚想走进去的时候,却被宋庭遇拉了一下手腕,她回过头:“怎么了?”

她没有问他关于宋明轩的消息,看他的模样,她便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消息,所以她想等他缓一下再说。

“你过来,让我抱一下。”

苏冉微笑了下,主动的走过去,搂住他的腰:“怎么了?”

“没找到爸?”

“原本我以为找了这么多地方,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他肯定是会在景山的……”

“他没过去景山?”

“过去了,但是听周围的邻居说,他过去了一下,又走了,在还没开门之前,我还疑惑为什么他过去一下又这么快离开,开了门我就知道了。”宋庭遇也用手将她搂住:“原来是因为他只是想过去将那座他亲手设计,亲手布置的房子给毁掉……”

苏冉愣了一下:“爸他将那房子给毁了?”

“屋内所有的摆设全部都毁了,所有的花瓶全部给他打碎在地上,还有之前他每年都会拿过去的关于我的照片,他也全部都撕了……所以你说,他对我妈到底有多恨……”

“爸他就是觉得被妈给欺骗了,所以才会有那些过激的反应的。他现在这么恨,也是因为太爱了……”

“我把屋子收拾了一遍就离开了。”

“嗯。”苏冉点了点头:“你过去的时候,爸他就走了?去哪了?有没有线索、”

“没有。”宋庭遇摇了摇头:“本来他每年会过去景山,就是为了陪陪我妈,就算在那里会住上一段时间,但是也从来都不和邻居有什么交道,所以也没有什么线索,只是知道,他去了不久就离开了……”

“这样啊……”苏冉抿了抿唇:“没关系,再找找吧,一定会找到的……”

宋庭遇松开她,直接扯了领导扔在沙发上,看着她:“苏冉,我就怕时间不够……”他哪里有时间慢慢来。背后的人隐藏的太深,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蛛丝马迹,林天佑也是一个十分狡猾的家伙,这么多天一直让人跟着他,但是也一点儿效果都没有,如今背后的人明显就已经不想再继续玩下去了,所以已经在收网。

而本来逼得他去做亲子鉴定这件事就是他们设下来的陷阱,可当时传出了那样的流言蜚语,所以哪怕知道是陷阱,但还是不得不要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

果然,亲子鉴定报告就出现了问题了。

可当时要是拒绝去做亲子鉴定,那些股东和董事也不可能会平息,肯定会闹得更大。

总之,这件事无论怎么做。都会掉入他们的陷阱当中,他们早就在暗处设想好了一切,让他们进退不得就是了。

“我觉得应该从宋振海那里下手,还有那天的张董,他一向很激动,而且,亲子鉴定报告,他也有份参与……”

时间真的太紧,最忌发生的事情,几乎是一环扣一环,根本就没有给任何他们喘息的机会,每一招都将他们往死里扣!

而现在宋庭遇已经离开宋氏这一消息,早就已经在安城传遍,当然,虽然宋氏那些高层说会给时间和机会宋家来证明宋庭遇的身份,所以暂时还不会将这个消息外泄,可是在第二天,几乎人人就知道了。

宋庭遇非宋氏骨血这一消息一传出来,一刻就引起了哗然。

这个圈子的人,更是知道,宋氏要变天了,也许会经过一次很大的变动。

“宋振海确实值得怀疑,宋姓家族的这些旁支一向对宋氏虎视眈眈,都想要从中捞的更大的利益……”宋庭遇用双手握住苏冉的肩膀,看着她道:“而且,苏冉,今天我上飞机前唐子楚给我打了电话,说已经找到我妈小时候住处的一个邻居,说是在我妈离开宋明轩的时候,后来是回去过一趟那里的,是回去参加葬礼的,后来葬礼结束后,有一个男人过去将我妈接走……”

苏冉安安静静的听他在说话,并没有出声打断他的话。

“本来我打算在明天早上就和唐子楚去一趟那邻居家里,询问清楚……”

苏冉皱了皱眉:“出事了?以前的那户邻居出事了?”

“不是,是宋振海的助理出事了……”宋庭遇摇了摇头,将所有的事情都和苏冉说了一遍。

苏冉眉心皱的很紧:“怎么会这么巧……”

“确实不会这么巧,不是巧合,便只能是人为的了……”

苏冉惊讶的抬起头:“你是说……”她顿了一下:“可是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因为那助理知道了一些有关于您身份的事情?可是这一点的消息,对他们不是有利的么?他们不是一直都想证明你非宋家人的这个事实么?现在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事情……”

苏冉现在明白了,怪不得宋庭遇说恐怕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真的是,现在事情的发生,一件接一件,丝毫没有给他们一点点的时间和空间,而且,隐藏在背后的人,手段实在太高明。

“宋家到底招惹上了谁?”

宋庭遇抿了抿薄唇:“生意场上,肯定少不了要招惹上一些人,而且,有时候比别人好,好的太多,他们也会想办法将你拉下来……”

这倒是……

苏冉心情沉重,而且她觉得有时候这种事情,很多人都还是喜欢落井下石的,看到别人动手了。他们觉得有机可趁,又怎么可能会不动手呢?

因为这些事,宋庭遇已经许久都没有经过好好地休息了,今天又早早就去了景山,现在这么晚了再回来,这么折腾,哪怕是身体再好,也是不行的。

她拍了拍他的手臂:“你先去洗澡吧,出来再睡一觉,有什么事情等明天早上再说。”

好好休息之后才能继续往前走。

宋庭遇点了点头,往浴室走去了。

……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背后的人动手除掉宋振海的助理的用意了。

因为在那助理发生车祸的第三天早上,宋氏门口就出事了。

早上员工早早来上班,就发现了宋氏门口跪着许多身穿黑白衣服,手臂上帮着黑色布条的男女老少,他们正在烧纸,烧香,其中有一个女的,一边烧一边哭喊:“我的老公死的好冤枉啊,宋庭遇将我的老公害死了,却说他是出车祸而死的,宋家家大业大,有权有势,却要欺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么?根本就是他故意害死我老公的,可是却伪造了证据说他是车祸死的,他死的好惨,警察局也不给我们个公道,分明就是他故意杀人。就是宋庭遇将我老公害死的……”

女人的声音特别的大,而且披头散发的,眼睛又红又肿,一边说话还一边哭,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下来。

本来就是上班时间,而宋氏又位于安城的商业办公地段的中心位置,这里有很多公司的员工,上班都要经过这里的,看到宋氏门前出现这情况,纷纷驻足观看,一边看一边指指点点的。

尽管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但是有一句话他们是听清楚了,女人说自己的丈夫被宋庭遇害死了,现在却得不到公平对待。

“求大家还我个公道。宋庭遇和宋氏宋家都不得好死……”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她身后还有好几人跟着她一起哭喊,孩子就低着头在哭,还有一名年纪稍微大些的妇人,哭天抢地的:“还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询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这是一名年轻的女孩,她说话的时候,还拿起了手机在拍视频。

“宋庭遇他本来就不是宋家的人,他就是个野种,当年他不要脸的母亲刻意欺骗宋明轩,说他是宋家的人,他被带进了宋家。享受了荣华富贵这么多年,现在好了东窗事发了,亲子鉴定报告都显示他和宋明轩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的,可是他却说要时间来查一下当年的事情,我丈夫就是帮忙一起查的,他本来是宋氏的一个助理,前两天终于有些眉目了,能证明宋庭遇就是他母亲和别的男人苟且生下来的野种,这件事我丈夫也知情,宋庭遇担心会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就将我丈夫害死了,说他出车祸,其实明明就是他们设计将他害死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从宋氏出来的保安给拉住,这些保安强硬的将这些人给带走,而刚刚那老太太,则哭得更厉害了,惹得路人都很不满……

好几个站在外面,拍了视频的人的手机都被凶狠的保安给扔在了地上,直接就给扔碎了。

保安这样的举动,让人群更为的愤怒,很多人都拨打了记者的电话号码,最后虽然跪在地上的人都被保安给带走了,可是闻讯赶来的记者也在现场进行了报道。

保安又怎么可能将所有人的手机都摔碎?!

而且当时那么多人在围观,所以很快的,便有人将发生在宋氏门口的这一幕给拍成了小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上面去了。

自然,又是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国内有些人本来就有仇富心理。而这一次,见宋氏这么的嚣张跋扈,保安态度强横,将跪在宋氏门口的那些亲属全部都连拖带拽的带上了车,将他们带走,而围观的群众的手机都遭殃了,所以,网络上现在对宋氏是一片讨伐,而关于女人口中的宋庭遇的事情,强大的网友们也很快就将事情给扒出来,连那天发生车祸的一些照片都被放在了晚上。

人们极为的愤怒,宋氏的声誉造成了十分严重的损害。

宋老夫人很快就来到了宋氏,她看着面前宋氏的高层,气的脸色发青,用力的拍打了一下办公桌:“怎么回事?今天早上的保安是谁叫出去的?还有,是谁让那些保安那么做的?不但强行将人带走,态度嚣张跋扈,最后竟然将围观群众的手机都给砸了!!到底这件事是谁做的?”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宋老夫人现在这么来质问他们,自然没有人肯承认。

宋振海站了出来:“老夫人,那么早,我们都还没有过来,估计是那些保安自作主张……”

“保安自作主张?”宋老夫人冷笑:“要是保安自作主张的话,他们早就会冲出去将那些闹事的人带走,又怎么会等到那女人说了那么多话,做了那么多事,让围观群众都了解个透彻才出去将人带走?而且态度那么蛮横!不像是自作主张吧?你说是不是啊,振海?”

宋振海愣了一下。依旧笑:“老夫人,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说到底还是宋氏的安保部门的职责,所以宋老夫人应该去责问一下他们,但是老夫人,我的助理死的实在是有蹊跷,警方那边也一直说他是醉酒撞车而死的,可是这未免太巧合,他才刚刚得到点关于宋庭遇身世的消息,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混账!”宋老夫人厉声道,但是因为力气太大,所以一张苍白的脸憋得通红,也在剧烈的咳嗽、

王管家连忙拿了水递给她:“老夫人。”

在她喝水的时候,还用手在拍着她的背部。

因为刚刚宋老夫人那一句话。所以这些股东董事也不敢再乱说话,连宋振海也不敢出声了。

别看宋老夫人年纪大了,但是这些年来在生意场上所练就的气势可不能让人小看的。

她的眼神犀利,将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扣在桌上,看着宋振海:“宋振海,你刚刚那是什么意思?你认为真是宋庭遇干的?”

“老夫人,这……”宋振海表现出来一副很为难的模样:“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可是真的挺奇怪的,我也不是认为就是宋庭遇做的,但是他的死确实是……蹊跷了,而且,跟了我这么多年,也尽心尽力的,所以我也挺难受和挺惋惜的了……”

“我听警察局那边的消息说,他出事的那天晚上,可是喝了很多的酒,难不成他喝酒也是别人逼他喝的?还有,他喝酒就喝酒,为什么喝的那么醉,还要自己开车?这难道别人也能强迫的了他?”宋老夫人冷笑一声,出声道。

宋振海被她说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张董紧接着出声道:“老夫人,这件事不发生都已经发生了,现在观看网络上的那些言论,都是些抨击我们宋氏的言论,对我们十分的不利,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还有,那助理的家人也应该让人去处理一下,要是他们再这么闹下去可不是办法……”

宋老夫人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弥补和解决,否则会对宋氏造成越来越不利的影响。

“这件事情我会让人处理。”宋老夫人沉声道。

又有股东出来说话了:“可是老夫人想怎么解决呢?现在言论可全部都是针对宋庭遇的……”

宋老夫人抬头望向他:“你什么意思?”

这股东这会没有退缩,而是直直的看着宋老夫人“老夫人,我认为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您当众宣布宋庭遇的身份比较好,宣布他和宋家还有整个宋氏都没有关系,这或许还能挽救一些我们宋氏的声誉,否则,事情只会越来越难以解决……”

宋老夫人气的不行,指着他:“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办法?”

“不是啊,老夫人,我也认同这个办法,希望老夫人您为大局着想。我知道这么多年来您一直都将宋庭遇当成自己的亲孙子,对他注入了所有的心血还对他有很大的期盼,我们也不是说对他有什么意见,可是现在没有办法啊,他并非宋家的人,就没有资格拥有宋家的一切,包括宋氏,如果宋老夫人继续将他留下来,难保有一天他不会将宋氏收入囊中,到时候宋氏江山就易主了!老夫人您再不舍得,可是都为了整个宋家,您都必须要狠下心来,别到时候查出来他真的非宋家的人,您后悔都来不及。”宋振海看起来虽然是在好言相劝。但实则却是在咄咄逼人。

逼得宋老夫人必须要做出选择。

“老夫人,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针对他,当下之际,最重要的是撇清和他的关系……”

宋老夫人阴沉着脸,看起来脸色已经十分的不好:“他已经离开了宋氏,还要这么做?!”

“老夫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您马上宣布他的身份……”张董道:“至于最后您要怎么查当年的事情,我们不阻止,要是真的查出来了他确实是宋家的人,我们也会接受,毕竟宋庭遇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可是要他不是宋家的人的话,留在宋氏就是个祸害!”

顿了顿,他还补上了一句:“这个道理我相信老夫人您不会不懂!”

宋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还没等她说话,会议室门外已经传来敲门的声音。

“进来。”

有人匆匆的将门给打开了,进来的却是顾东城,他的脸色同样凝重。

宋老夫人看他的脸色就知道肯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她哑声道:“东城,我让你去找今天早上闹事的那一家人谈谈,现在怎么样了?”

顾东城脸色难看的看着她:“外婆,我到他们家,起初他们不肯给我开门,说了许久才打开门的,但是女主人一直在楼上,没有下来,过了一会,楼上就传来尖叫的声音,大家冲上前的时候,才发现一直都在楼上的那女人,她割腕自杀了……”*

顾东城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

宋老夫人更是惊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本来是想询问一下什么事的,但是站起来的瞬间,脸色却苍白的很,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就在急速的倒下来。

幸好王管家一直都站在她身旁,所以很快的用手将她接住:“老夫人……”

顾东城从王管家手上将宋老夫人抱了过去,然后往门外冲去:“马上去叫司机备好车。”

顾东城将宋老夫人抱上了车,王管家也跟着坐上去。随即又拨通了宋庭遇的电话,通知一下情况。

宋老夫人被立刻送进去了手术室,这会的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

因为经过医生的初步诊断,她有可能是中风了。

宋庭遇和苏冉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哥,奶奶怎么样?怎么回事?”上了年纪的人,身体总是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毛病,而宋老夫人虽然平常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最近承受的事情太多,她已经接二连三的因为身体的原因晕倒了。

“医生说有可能是中风了……”顾东城沉声道:“对了,刚刚外婆去宋氏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嗯。”宋庭遇皱了皱眉道,他在过来的路上,已经尝试着给宋明轩打电话,但是他的电话还是关机,他给他发了短信,可是估计也是石沉大海。

“是因为早上发生在宋氏的事情。”

“对。”顾东城点了点头:“外婆挺生气的,估计在办公室又大发雷霆了,她也认为保安实在奇怪,早不出现晚不出现,而偏偏等那个女人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才出现,最重要的是,宋氏的保安一出现,二话不说,就使用暴力将闹事的人拖走,甚至,在现场的时候还砸了好几个手机,这些动作,要说是保安自作主张,未免太奇怪,没有别人的指使和安排,他们哪里有这个胆量敢做这些?”

宋庭遇点头,这是他在听说了早上所发生的事情之后的第一感觉,宋老夫人也和他一样,有这样的想法。

当时宋老夫人就想过去宋氏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因为宋庭遇现在身份敏感,暂时离开宋氏,所以便没有和她一起过去,而是叫了王管家陪同。

后来宋老夫人又找了顾东城。

“奶奶就是因为和他们争执,所以晕倒了?”苏冉出声道。

“不是的。”顾东城摇头:“奶奶让我去找一下早上闹事的那家人,和他们聊聊,让他们不要再在公众场合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结果我过去了,发现那家的女主人割腕自杀了,奶奶就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才会一时着急,气血攻心,晕厥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

苏冉和宋庭遇面面相觑了一会,宋庭遇抿了抿唇:“那女人现在怎么样?”

“当场就发现了,而且马上就简单的包扎处理了送医院去,医生说伤口并不深,所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么一闹,又人尽皆知……”

本来所有的媒体和网友都针对宋家还有宋氏,尤其是宋庭遇,经过这么一闹,现在事情演变的更加眼中。

苏冉已经不想去看网上那些偏激的言论,肯定是一边倒。

肯定将宋家抨击的体无完肤!

刚刚他们过来的时候,医院门口就围了许多的记者,但是都被保安挡在了门外。

那些记者估计就是听闻了那女人割腕自杀的消息,所以便都过来查看情况了。

他们出门的时候,就是担心会遇到什么麻烦,所以特地开了唐子楚的车过来,那些记者没有认得出来,所以他们才能顺利进去。

不然的话,肯定会被堵在外面。

那女人醒来后,肯定会接受记者的采访,到时候不知道又从她的嘴里说出什么样的言论了,肯定又掀起一阵风雨。

只是此刻的宋庭遇并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其他的事情,他定定的看着手术室。

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宋老夫人的主治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病人怎么样?”苏冉问道。

“老人家中风了,不过送来的及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只是她的身体很虚弱,不能再让她受过多的刺激,还有,她需要静养,这才能让她恢复起来,希望你们明白。”

“好的,谢谢医生。”

听到这些话,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没事。

很快,宋老夫人便被推到了普通的病房。

手术持续的时间挺长的,现在都已经到了晚上,苏冉便对顾东城道:“东城哥,你先回去吧,奶奶这边我们来照顾就好。田蜜那里还需要你的。”

今天这事,大家都没有告诉田蜜,怕她担心,现在宋老夫人总算度过危险,所以总算放心。

顾东城点了点头,拍了拍宋庭遇和苏冉的肩膀:“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

……

顾东城回到家,田蜜已经洗完澡,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但其实她现在嗜睡,所以总是怎么睡都不够,而且随时随地都能睡着。

此刻电视开着,她虽然坐在沙发上,却抱着抱枕闭着眼睛睡着了。

请来照顾田蜜的人,一般是等顾东城回来,她就会回去的。

此刻见到顾东城回来,她便道:“顾先生,那我先回去了。”

顾东城点了点头:“好。”

他换了鞋,走过去,从田蜜的手上拿过遥控器,将电视给关了,随即又动作轻柔额从她的怀里拿出抱枕,将她从沙发抱起来,上了楼,将她放在床上,又拉上了被子。

他洗了澡,出来便去了书房。

……

因为没有亲眼见到顾东城回来,所以田蜜总是睡一会便醒过来,此刻她就忽然转醒,看到自己已经在床上了,她便知道,顾东城回来了,还将她抱到这里来了。

他此刻不在房间里,肯定是又去忙工作的事情了,最近宋氏实在太省了太多事。

顾东城总是工作到很晚。

田蜜有些心疼,便掀开了被子,穿了鞋离开房间,经过书房的时候,她果然看到那里亮着灯,所以她又下了楼去倒了一杯牛奶走上来。

书房的门并没有上锁,她拧开了走进去。

看到顾东城正背着她,在书房的露台上打电话。

她本来想等他出来再把牛奶给他的,但是等了许久他还没有出来,她又觉得有些困,着急回去睡觉,所以打算直接端了牛奶去给他,让他喝了。

露台的门并没有关上,她端着牛奶杯靠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