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你不是最喜欢这张脸?/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可由不得你。”顾东城双手依旧放在田蜜的肩膀上,将她紧紧的按在床上,她依旧是用尽全力想要摆脱,但是依旧是怎么都摆脱不了。

“顾东城,你这个王八蛋,你最好放开我……”

此刻的田蜜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样,只觉得被顾东城触碰到都觉得恶心,所以只想离他远远地。

顾东城眸色阴冷的看着她,不顾她的挣扎,整个人似乎依旧很冷静:“田蜜,有件事你说对了,我确实不爱你,没有爱过你,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因为你这张脸,长得和蒋柔多像啊是不是?尤其是眼睛,简直一模一样,我答应过要和蒋柔一辈子在一起,但她都走了十几年了,直到我遇到你……”

田蜜失声痛哭起来,她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先是得知了自己同床共枕了这么久的人。竟然是个魔鬼,现在又听到他亲口承认,他从未爱过她,只当她是替身。

她哭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顾东城说完这些话后,只看着她,也没有继续再说话了,她在大哭痛哭之后。似乎渐渐地冷静下来,双眼空洞而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顾东城慢慢的松开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不可能会让你离开。”

田蜜依旧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此刻的说话,总之,对他的话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顾东城最后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眶和脸上都还有眼泪。他冷着脸站了起来,去将被他摔在地上的手机碎片捡起来,扔在了垃圾桶里面。

“这段时间你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我会让人看着你,你别想着联系上苏冉他们,去给宋家通风报信。”他顿了顿。背对着他:“家里的所有电话和网络我会全部切断。”

身后的田蜜依旧没有说话。

顾东城觉得安静的不寻常,他刚想转过头去看看她的情况,忽然听到一阵清脆的声响,他立刻转过头。

看到田蜜已经将床头柜上的一个瓷杯扔在了地上,打碎了,而且,迅速的将碎片捡起来。拿在手上。

这一刻,顾东城似乎隐隐有预感她将要做什么。

田蜜拿着碎片在手上的时候,甚至还对他冷笑了一下。

顾东城下一刻就想跑过去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碎片就在她的手上,她朝自己的左脸颊狠狠地划了一下,顿时,鲜血立刻就从她划开的肌肤上涌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巴蔓延,滴落在了白色的T恤睡裙上,啪嗒啪嗒的,瞬间就将她胸前一大块衣服给染红。

顾东城抢过她手上的碎片,扔在地上:“你疯了!”

因为流血,田蜜的脸上血色尽失,她看都没有看他:“你不是喜欢这张脸,那我就毁了它!”

顾东城用手紧紧的按住她脸颊上的伤口,又将她抱着下了楼,放在沙发上,打了一通电话叫了医生过来,他找来了药箱,用纱布给她做简单的止血处理。

田蜜此刻身体已经和虚弱,几乎马上就要晕厥过去,她躺靠在沙发上,唇瓣也没有一丝的血色,声音更是虚弱的别人几乎要听不见。

“顾东城,你最爱的女人脸上没有疤痕吧?我现在毁了这张脸,你可以放过我了么?”

顾东城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垂在大腿两侧的双手却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还没等到医生过来,田蜜到底是因为失血的原因,就晕厥了过去。

……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眼皮沉重,当然,脸颊处传来的疼痛更甚。

她的眸光在房间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这还是她和顾东城的房间。

顾东城估计是担心事情败露,所以即使她受了伤,也在这里处理她脸上的伤口,并没有带她去医院。

她用手碰了一下左脸颊,那里传来的疼痛,几乎要将她的神经都给拉扯断。

可能是因为她怀孕的原因,所以医生在处理她伤口的时候。也不敢随意给她用麻醉药。

顾东城就在外面抽烟,关着房间阳台的落地窗,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房间内的情况,他转过了头,眸光和她的相交,但她很快就转开了眸光,并且闭上了眼睛。

顾东城将烟熄灭了。开了落地窗的门,走了进来,站在床边。

田蜜能感受的到,他的靠近,带来了一阵烟味。

“你以为将自己的脸毁了我就会让你离开?田蜜,你别做梦!”顾东城的声音依旧阴冷。

田蜜闭着眼睛,没有理会他。

“这些天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你不是说我是魔鬼?那么我做出什么事情来都并不奇怪对吧?”

田蜜终于睁开眼睛,警惕的望着他:“顾东城,你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只是提醒你一句,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爸妈现在人都退休了,你也不想他们为了你的事情而遭罪吧?所以田蜜,聪明如你,应该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顾东城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

田蜜情绪再一次波动,猛地抓起床上的枕头,朝顾东城的脸上扔过去:“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你给我滚。滚,顾东城,你让我觉得恶心!”

顾东城将掉落在地毯上的枕头捡起来扔在了床上:“恶心也好,伤心也罢,这都是你的宿命,你永远都逃脱不了的命运……”

田蜜此刻用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耳朵,再也不想听到顾东城的声音。

她曾经觉得他的声音低沉而悦耳。就像是大提琴所发出的声音一样的好听,可是此刻,却让她觉得恶心!

让她觉得厌恶无比!

顾东城还在房间里站了一会,但是过了一会,他就打开了房间门离开了。

只听到“砰——”的一声,房间门被关上了,她才松开手。

她也知道,自己是真的完完全全被顾东城当成是囚鸟一样的囚禁在这里了。

顾东城会断绝她与外面所有人的联系,就算真的要联系,但是他肯定会派人跟着她,会派人监视着她。

她敢肯定,现在她的房间外面就站了好几名顾东城的保镖,为了防止她逃跑,防止她通风报信。顾东城会用尽一切办法,甚至都将她的父母也拉了进来。

……

宋老夫人在第二天总算是已经醒过来。

只是经过这次的中风之后,她的身体大不如从前,精神状态看起来十分的差。

苏冉和宋庭遇为了让她安心的静养,所以也没有将宋氏的情况再在她的面前提。

但是她哪里能放心的下来?所以还是会时不时的问起来。

每当她问起来,宋庭遇和苏冉总是会对她说:“奶奶,这些事我们解决就好。您不用担心,安心静养。”

宋老夫人此刻看着他们,叹气:“我怎么能不担心?实话告诉你们,在昨天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公司那些股东和董事逼我当众和庭遇撇清一切的关系……”

宋庭遇就知道那群老狐狸肯定会借着昨天早上在宋氏门口发生的事情大做文章!

而且,现在无论是网络上,还是在各大媒体报纸上,全是对他们不利的消息,那群老狐狸就会利用这件事逼得宋老夫人无路可走。

宋老夫人是怎么都不愿意走到这一步的,她很清楚,当众宣布和宋庭遇没有任何的关系之后,万一那天却证实了他确实是宋家的骨血,那时候又应该怎么说?

舆论的力量太强大,有时候真的会人把都逼到绝境。

见宋老夫人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很不好,还伴随着剧烈的咳嗽,苏冉便道:“奶奶才刚醒过来,最重要的还是要将身体养好,这些事啊,先别说了……”

宋老夫人喝了一口水,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就给东城打电话。让他应对一下那些股东和董事,先暂时不让他们靠近,说我现在情况严重,需要静养,先把他们挡在外面一段时间再说……”

只是她自己都很清楚,这样的办法只能维持在短时间之内,长时间是不可能的。

他们现在最差的就是时间了。每走一步,都似乎被人紧紧的在背后逼着,所以并没有时间去做多少事。

“好,一会我去给他打电话。”宋庭遇淡淡道。

……

宋氏的那些股东和董事总算是暂时被压了下来,顾东城说宋老夫人现在的身体情况不行,所以要听从医生的吩咐,暂时不能见太多人,被打搅到休息,对她的病情很不利。

宋庭遇也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去寻找宋明轩的下落,还有当然是去找所有事情的关键人物,张安南。

只是,也没有什么收获。

他在宋老夫人醒来的第二天下午,就和唐子楚一起去了一趟何瑾以前的邻居那里,和那女主人聊了一下,证实了何瑾当年离开的时候,确实是有一名二十多三十岁的男人过来接她的,当时何瑾肚子已经三个月大,那小巷里所有的人都认为那男人就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后来有人随口问了一句,何瑾虽然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

所以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

宋老夫人住院以来。田蜜还没有出现过,连一通电话都没有,这情况太过于反常,所以她便担心的询问苏冉:“冉冉,田蜜她最近怎么了?”

“听东城哥说好像是最近身体不太舒服……”苏冉道。

宋老夫人立刻道:“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

“田蜜的妊娠反应本来就比较严重,所以估计是因为呕吐之类的吧,我昨天想去看看她的。但是东城哥说她已经好些了,今天会过来产检,估计到时候会给过来看您的。”苏冉微笑道。

“难为她了……”宋老夫人轻声道:“东城最近又因为宋氏的事情忙的团团转,估计也没有多少时间陪她,冉冉,我这里没什么事了,有时间的话你多去陪陪她吧。”

苏冉点头:“好,我会的。”

她也是因为宋家最近的事情,所以也许久都没有好好地和田蜜安静的坐下来说说话了。

不过听说顾东城请了人照顾她,以前那人晚上是要回去的,但是现在因为她的肚子已经渐渐地大了起来,那保姆也不回去了,就留在他们那里了,方便照顾田蜜,也为了给她解闷。

……

顾东城亲自帮田蜜换了药,又包扎好了之后,看着她脸上贴着的白色的纱布,他沉声道:“一会去医院产检的时候,我顺便带你去见一下老家伙,田蜜,你最好记住这些天给我安分一些。别逼着我做出什么我不想做的事情来……”

他的手还放在田蜜的脸上,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挥开他的手,从沙发上起来往门外走去。

上了顾东城的车,她一路上也安安静静的,一句话都没有说。

顾东城本来也是话少的人,平常两人在一起,基本上都是田蜜在说话,他在倾听,现在田蜜都不开口了,车厢内便死一般的沉寂。

终于将车开到了医院,因为田蜜脸上的伤口一直都是请了家庭医生在家里处理的,一直都没有去医院处理一下,现在到了医院,顾东城便先带田蜜去医生那里看了看。

医生帮田蜜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难以相信怎么会有人在脸上弄出了这样的伤口。

“有没有恢复的可能?”顾东城问道。

田蜜冷笑了一下。

医生看了看两人,只觉得在两人身上感受到了怪异的气氛。

“有倒是有的,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伤口虽然深,但是恢复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但是顾小姐现在的身体,怀着孩子,也不适宜动手术,一切还是要等她生了孩子再进行比较好,不然的话,会影响她肚子里的孩子,但是顾先生顾太太,到那时候就得是一年半载之后了,顾太太脸上的伤口,按理说,最好是尽快手术,恢复的也会好些,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等……”

顾东城点头:“那你帮她处理一下伤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