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有用就好,我不在乎用什么手段/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现在安城已经进入了初冬,外面的天气已经开始冷了起来,所以宋老夫人的病房门是关着的。

现在病房内除了宋老夫人,就只有苏冉,还有宋家的一名佣人,宋庭遇并不在,估计是抓紧时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顾东城和田蜜在门外敲了敲门,苏冉知道是他们,所以走过去开门:“东城哥,田蜜,你们来了……”

她刚说了一句话,接下来的声音就因为她看到了田蜜的脸而戛然而止。

她看到田蜜的脸上贴着白色的厚重的纱布,她伸手轻轻的碰了碰:“田蜜,你这脸是怎么了?怎么弄到的?”

田蜜笑了笑:“不小心刮到了……”

“怎么会刮到那里?严不严重?看医生了么?医生怎么说?”

“就是在削水果皮的时候,不小心弄到了,真的没事,冉冉,你不用担心。”

田蜜的话还没说完。在里面的宋老夫人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内容:“怎么了?田蜜怎么了?”

顾东城拉着田蜜进来:“外婆,田蜜的脸不小心被水果刀刮到了……”

宋老夫人望过去,果然看到田蜜的脸上那被白色纱布包裹着的伤口:“田蜜你过来。”

田蜜走过去之后,宋老夫人仔细的看了看:“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东城,你怎么搞的?没好好照顾她?怎么让她拿着水果刀?现在这伤口严不严重啊?要知道女人都是爱美的,这脸对女人来说重要了,伤口深么?能好么?”

宋老夫人一连问了许多的问题,田蜜摇了摇头:“没事的,伤口不深。”

“那就好。”宋老夫人松了一口气:“留疤就不好了,本来应该好好去处理一下的,但是你现在怀着孩子,也不能动手术。所以还是要等等,你真心太不小心了……”

宋老夫人是很心疼的,用手拍了拍田蜜的手背,叹息道。

田蜜低了低头,许久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外婆,我知道……”

“我就是看到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你,所以问了问东城,他说你身体不舒服,怎么样?现在好些了么?刚刚去产检了吧?肚子里的孩子什么情况?”

宋老夫人在问这话的时候,田蜜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也没有出声回答,只是紧紧的握着宋老夫人的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东城见状,走了过来,用手搭在田蜜的肩膀上:“医生说宝宝很健康,所以外婆,你放心吧。”

宋老夫人脸上露出笑容:“这就好,不过啊,她虽然是个女孩子,但看起来比男孩还调皮,在她妈妈肚子里就这么爱闹,到时候出来肯定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来的。”

田蜜很清楚,此刻顾东城走过来站在她身边,还用手拍着她的肩膀,意味着什么,他不过是在暗示她,是在警告她,让她不要乱来,让她按照过来之前他给她安排的戏那么演下去就行。

田蜜对宋老夫人扯出了一抹笑,但是笑容僵硬到什么程度,只有她自己清楚。

她真想将此刻顾东城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给挥落开!

宋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又咳嗽了几下,田蜜正好借这个机会将顾东城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给挥开了,去了茶几倒了一杯水递给宋老夫人:“外婆,喝水。”

“好。”宋老夫人喝了水之后。也缓了许多了。

她看向田蜜:“田蜜,怀孕是比较辛苦的,你要多注意休息,宋家现在出现这么多问题,东城又忙着帮忙解决,所以可能陪你的时间就少了,外婆对此也感到很抱歉……”

“外婆说的是哪里话,我没关系。”她边说边往顾东城那边看了一眼,她现在就巴不得顾东城永远别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想。

一看到他,她就会想起来,这一段时间以来他所做过的所有混账的事情。

田蜜已经好些天都没有出门。没有和人好好地交流,被顾东城放在房子里,她和被他叫来监视着她的人没有什么话题,和顾东城更没有任何的话题,她连见都不想见到他,更别说和他说话了。

所以现在过来了宋老夫人这里。自然不愿意这么快就离开。

坐了下来,大家就在聊天。

因为近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也让人觉得太沉重,所以他们此刻的话题就好像是故意避开那些沉重让人烦心烦恼的事情似得,而只说一些开心的事情。

现在在宋老夫人眼里,最开心的莫过于宋维希的病情在经过手术之后好转和田蜜怀孕的事情了。

所以他们的话题便都在这里。

顾东城好像也并不着急着让田蜜离开。宋老夫人和田蜜还有苏冉在聊天的时候,他也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虽然很少说话,但是却一直都看着她们。

为了让宋老夫人轻松一些,田蜜还在她的身后垫了一个枕头。

在聊天说话的过程中,田蜜去了一次洗手间。出来后继续。

时间过的很快,田蜜也在宋老夫人这里待了将近两个小时,宋老夫人觉得田蜜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怕她累着,便让顾东城带她回去休息。

顾东城从沙发上站起来,微笑:“好的,外婆。”

他随即又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田蜜望着他离开去洗手间的身影,嘴角冷冷的讥讽的勾了起来。

顾东城去洗手间就只是洗了一下手,他没有关门,洗了手之后就出来了,拉着田蜜的手,看向宋老夫人:“外婆,我们先回去了,晚上我再过来看您。”

“你忙就不用过来了,毕竟现在我也没什么事了。”宋老夫人笑道。

“再忙也要先过来看看您再回去,不然也不放心。”顾东城道。

田蜜低着头,眼眸里全是讥讽的光芒,瞧瞧现在顾东城这话说的多好听,多让人感动,可是这就是这个人的特点。

城府深沉,擅长伪装,而且还尤其懂得利用人的心理特点,抓住人的弱点。

顾东城说完之后,就拉着田蜜的手:“我们走了。”

他们离开后,宋老夫人对苏冉道:“田蜜和东城不知道是不是吵架了,感觉今天看他们之间不是很对劲,田蜜好像不太愿意搭理东城……”

苏冉微笑:“或者真的是吵架了吧,不过没关系,之前他们那么吵到最后都和好,现在应该没什么。很快会好的。”

宋老夫人点头:“这也是。”她顿了顿:“庭遇呢?”

苏冉抿了抿唇道:“庭遇好像有爸的消息了,所以现在过去找他了……”

“有明轩的消息了?”宋老夫人明显有些激动,从她的声音就可以听出来。

“今天早上听庭遇是这么说,应该能将他找回来的。”

宋老夫人长叹一声:“希望吧,他还是和从前一样那么没有出息,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才好。从前为了何瑾,说要离开宋家,不要宋家的一切也要和她在一起,现在,觉得何瑾背叛她了,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苏冉知道,宋明轩确实很爱何瑾,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她走了那么多年还每年都过去景山住上一段时间。

可是就在前不久,他却又过去将他和何瑾之间的所有东西都毁掉。

……

一离开了宋老夫人的病房,田蜜马上动手甩开顾东城的手,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刚刚你去了洗手间检查了一遍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吧?没有发现我留下来的纸张吧?”

顾东城没有说话,还是不顾田蜜的挣扎,将她拉着离开了,一直到了车上,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田蜜靠在车窗处,看着车子渐渐地从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离开,开到了车道上。

她想到自己回去之后,又会被顾东城囚禁在那偌大的,可是她再也感觉不到温馨,只感觉到可怕的房子里去。

她再想找个人和她肆无忌惮的聊天,说话,逛街,吃东西,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只希望宋老夫人能够发现她留下来的那张纸张。

发现顾东城这男人的真实面目,识破他所有的阴谋,她也会跟着能离开这恶魔了!

在过来医院之前,她就准备好了好几张的小纸条。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她当然要好好地把握了,她知道,顾东城也认为她不会死心,不会乖乖的听话,所有肯定会有所动作的。

给医生那纸张,是她故意那么做的,且不说那医生到底会不会出卖她吧,但是顾东城肯定会好好地监视她,也会认为她找到机会便会对医生做什么或者是让医生帮忙做什么。

所以从医生那里下手,田蜜并不觉得自己能够成功。

她只是为了转移顾东城的注意力而已。

所以早上在医院的时候,顾东城手中拿到她给了医生的纸张的时候。她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她反而觉得很冷静,因为早就预料得到的结果。

顾东城见找到了她给医生让她帮忙传递的纸张之后,对她下了狠话,也会对她稍微的放松警惕一下,以为她不会头脑发热的再冒险去做第二次。

所以到了宋老夫人那里,他虽然还是一直在盯着她在看,但是似乎也没有那么紧了。

这正方便她下手。

她也故意的去了一趟洗手间,让顾东城以为她又在打歪主意,所以他才会在离开之前去了洗手间详细的检查了一遍。

但田蜜给宋老夫人的线索,并没有藏在洗手间,她故意那么做,更能转移顾东城对她的注意力。

现在田蜜就想着宋家能够快点发现顾东城的真实面目。

田蜜现在想着医生早上对她所说的话,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五个月大,已经挺大了。

医生说孩子这么多个月了,要是要将孩子拿掉的话,除非要进行引产手术,不然的话,没有其他的办法……

肚子里的孩子伴随着她五个多月了,现在要拿掉,她心里也是不舍,可是还能怎么样?她不可能将顾东城的孩子生下来。

因为她不可能和顾东城在一起,将孩子生下来的话,对她也不公平。

可是时间拖得越长的话,她拿掉孩子的机会就越困难……

顾东城像是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一般,开着车的时候,也低下头往她的肚子看了一眼:“是不是不舍得?”

田蜜没有说话。

“田蜜,你别动歪脑筋想去将孩子弄掉,我告诉你,不可能。还有,这孩子都五个多月了,你都不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不觉得你太残忍?”

田蜜冷笑,怒瞪着他:“顾东城,我要将她生下来对她才残忍!”

顾东城狠狠的击打了一下方向盘:“说到底你还是想将她拿掉!”

田蜜看向他:“是!”

顾东城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暴起:“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看看哪个医生敢帮你动手术,除非他不要命……”

“顾东城你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吧?你真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够做是吧?肚子在我的身上,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敢帮我动手术没关系,我不会自己将她弄掉?我要是从楼上摔下来,她总能掉了吧?”

“田蜜,你敢!”顾东城此刻的声音听来咬牙切齿的。

“你试试看我敢不敢!”

顾东城猛地拐了一下方向盘,车子停在了路边,他身体靠过去,用力的将她拉过来,盯着她的眼睛在看:“田蜜,要是我的孩子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我就从你爸妈身上讨回来……”

田蜜举着手想狠狠地再次往他脸上甩一巴掌,但是这一回却并没有碰到他,他用手握住了她的手腕:“还想打?”

田蜜使劲的挣了挣,但是手还是没能够挣脱开:“顾东城,你除了拿我爸妈威胁我还会怎么样?”

顾东城冷笑:“有用就好了,我不在乎用什么手段。”

“因为你卑鄙无耻,所以你当然不在乎!”

“随你怎么说!”顾东城说罢,甩开她的手,重新发动了车,驶到了路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