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知道这么多年我有多恨你么?/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事。”宋老夫人摆了摆手,轻咳了一声。

他们只听到沙发那边传来了声响,看过去的时候,看到宋明轩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开了门走出去了。

宋老夫人连忙出声道:“庭遇,你快去,去将他给追回来……”

宋庭遇却冷着脸,将宋老夫人扶起来,让她躺在了床上:“我去帮你叫医生。”

“不用,你去追你爸,追他回来……”宋老夫人觉得宋明轩这次要离开的话,以后要再找到他的话,肯定很困难。

“他不是我爸!”宋庭遇依旧冷着脸,声音低沉嘶哑:“而且。他现在这个样子,追他回来有什么用?”

“庭遇!”宋老夫人厉声的叫了一下宋庭遇的名字。

门那边重新被人从外面打了开来,苏冉走了进来,她神色着急:“怎么了?刚刚我看到爸他走了……”

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护士,本来是过来给宋老夫人做检查的,但是没有想到刚刚走到门外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和打斗的声音,所以她便一直都等在门外,直到苏冉过来,将门打开,她犹豫了一下才跟着进来。

“冉冉,你看到他跑到哪里去了?你怎么不拦住他?”

“他跑的很快……”苏冉摇了摇头,而且,她急匆匆的赶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门外听到的情况看来,肯定发生了争吵和打斗。

宋老夫人看向宋庭遇:“庭遇,你真是,好不容易才将他给找回来,你怎么又让他跑了……”

“奶奶!你也不看看他到底都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宋庭遇的声音十分的愤怒,直到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依旧是刚刚宋明轩所说过的话,说的那么难听,完全是在侮辱何瑾!

他怎么能忍受!

“你……”宋老夫人重重的咳嗽了两声,苏冉马上叫了身后的护士过去查看,而宋庭遇在这个时候则走出了病房。

苏冉让护士帮忙照顾些宋老夫人,便道:“奶奶。我去看看他。”

宋老夫人叹息了一声,摆了摆手,让她去。

苏冉追出了门外,但是她并没有追上宋庭遇的脚步,她便在后面叫了一声:“庭遇!”

宋庭遇停顿了一下脚步,回过头看了苏冉一眼:“你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事情。”

“你去哪?”苏冉放心不下。

宋庭遇这次却没有停下来,还是往停车场走去了,过了一会就开车离开了。

苏冉皱了皱眉,看着他的车离开,准备回去宋老夫人病房的时候,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她接通了,手机那边传来了很着急的声音:“冉冉,你快来救救我……”

苏冉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田蜜的声音!

她连忙道:“田蜜?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现在在机场,你快来救我……”

田蜜的声音到了这里的时候,忽然被中断,只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声音,然后就通话就结束了,苏冉再打过去的时候,手机只剩下忙音。

她顾不得那么多,所以连忙开了自己的车离开了医院,往机场赶过去。

她不知道田蜜怎么突然给她打了那样的一通电话,明明在上午的时候,她还看到她的,怎么现在就说在机场了?

她到底怎么了?

去机场要去哪里?

因为现在是下班高峰期,所以苏冉将车开往机场的时候,到处都在塞车,她心里着急,不断的尝试着再次打刚刚的那个电话号码,但是依旧是关机,她便又尝试着打宋庭遇的号码,也不通,最后她拨打了顾东城的电话号码。

这会终于接通了“冉冉。”

“东城哥。现在田蜜在哪里?”

“在家里,怎么了?”顾东城问道。

“不是,刚刚田蜜给我打电话说她在机场,她还让我去救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而且,她的声音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她刚说了两句话,电话就断了,她用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不通,她是不是出事了,怎么会去了机场?”

“冉冉,你镇定点。我现在就过去机场看看,你现在在哪?”

“我也准备去机场,但是到处塞车……”苏冉的语气着急的不行。

“别急,我马上过去找找,我也让人回家里去看看,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你……”顾东城的语气听来也挺着急的,苏冉也不敢再耽误他的时间。所以便挂了电话。

她望着前面长长的一排车,心里更加的着急,便转了个头,倒转回去,往旁边的一条小路开进去。

这个时间段,想要从这里去机场的话,不知道要塞到什么时候。只能换一条路了,小路虽然远,但是好歹还能前进……

……

医院这边,护士帮宋老夫人检查了一下之后,又给她换上了新的点滴:“老夫人,您还是好好地休息吧,别想太多。您现在的身体情况不怎么好……”

护士说着将宋老夫人扶着躺在了床上,但她发现床上的枕头都没有了,所以低下头,弯下腰四处去寻找,终于在床底下发现了枕头,她连忙伸出手去将枕头拿出来,她受抓着枕头的时候,枕头里面却忽然掉出来一张白色的纸条。

“这是什么?”护士疑惑的出声。

宋老夫人看了过去,看到地上,那护士的脚边有一张白色的纸条,她也愣了一下:“你把纸条捡起来,我看看。”

护士点了点头,将纸条捡起来递给宋老夫人,然后道:“老夫人。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宋老夫人的心思全在纸条上面,因为纸条很小,所以显得上面的字也很小,她并不能看清楚上面写着什么,所以她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老花镜戴上,这一回,总算是看清楚上面所写着的字了。

那里写着:一切事情都是顾东城做的!

宋老夫人此刻的血液都是冷的,她拿着纸张在看了许久,盯着上面的字一直在看,手上的动作就定定的僵在了半空中。

她的脑海里也一直在回响着纸张上写着的这句话,只有这么一句话,其余的,一片空白……

忽然,房间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宋老夫人的身体震了下,当看清楚走进来的人是谁的时候,她想将手中的纸张放好,可是却来不及,顾东城走到她的床前,伸手用她紧握着手里将纸张抽了出来,夹在手上看了一眼。阴冷的笑:“田蜜果然还给你留了字条……”

宋老夫人回过神来,想伸手去将纸张给捡了起来,但是却来不及,顾东城的手往旁边一伸,她就够不着了。

宋老夫人苍白着脸看着他:“这上面写的是不是真的?”

顾东城嘴角勾着笑:“这是田蜜留的字,外婆您觉得田蜜都说出来这样的话了,这是不是真的?您心里不是有数?”

“顾东城!”宋老夫人大喊了一声,颤抖着手指向他:“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是。”顾东城的语气依旧不慌不忙的,也丝毫不再掩饰的点头:“一切都是我做的,但是你知道我准备这个计划准备了多长的时间么?你知道我想将整个宋家都捏在手掌心想了多长时间么?整整二十多年!”

宋老夫人瞪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哈哈哈……”顾东城大笑起来:“你问的好,我为什么这么做?你难道心里一点都不知道?我就想问问你,这么多年来,你过的安心么?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梦见我父母,会不会梦见蒋柔?不过我想,像是你这么冷血无情的人,大概是不会有这样的感觉的,我妈是你的女儿,你亲手将她害死,这么多年来也还是过得心安理得的,可想而知,你的心到底有多狠!”

宋老夫人不可置信的指着他:“你一直以来竟然都认为是我们将你父母害死的?”

原来这么多年来,顾东城心里是这么想的。

“到了现在,此时此刻,你还要装?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你和那个已经死了的老家伙,我们顾家何至于落得惨败,破产的下场?如果顾家没有落败,我父母怎么会死?你们在将顾家弄得落败之后。还假惺惺的将我带回宋家去养,觉得这样我就会感激你们?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每天晚上都做梦梦到我的父母,每一天我都在想着应该怎么为他们报仇,夺回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顾家的一切……”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宋老夫人。眼神可怖而阴冷:“还有蒋柔,你还记得吧?就是我的初恋女友,但是你和老家伙为了阻止我们两在一起,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经活生生的将她逼得去跳河自尽,你记得么?”

“混账,你父母的死与我们无关。顾家的落败也和宋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顾东城大声的打断宋老夫人的话,冷笑道:“你们不但见死不救,到了最后还落井下石,本来顾家可以凭借最后的那个项目而起死回生的,但是老家伙却硬生生的将那个项目给抢走了,所以你现在和我说顾家的落败和你们没关系?你在开玩笑?”

宋老夫人又急又气,痛心疾首,她神色已经不对,听到这样令人震惊的消息,她差一点就承受不住。

她捂着心脏的位置,脸色难看的道:“当年我和你外公那么做是在救顾家,你以为那个项目真的能令顾家起死回生?!那是你的父母在做梦,那不过是个陷阱……”

“够了!”顾东城打断她的话:“现在还来狡辩有什么用?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

“顾东城,你太令我失望了。我自问这么多年来,对你没有丝毫的愧疚,尽心尽力的,没想到你却做了这么多让我痛心的事,你真的以为蒋柔爱你爱的连命都可以不要?我承认蒋柔的死和我有关,但要不是她做了那些事的话,她怎么最后会承受不了而去死?她表面上和你很好。但实际上……”

“够了,我说够了!”顾东城挥手将旁边床头柜上面的东西打落在地上:“她都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你竟然还不放过她,还要过来抹黑她!!”

“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有多恨你?多恨你们宋家?我恨不得让你们每一个人都弄死,我会让你们都没有好下场的……”

宋老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所以,冉冉那个孩子是你害死的?你还想将维希也害死?连亲子鉴定报告也是你动了手脚?”

顾东城阴冷的微笑:“所有的事情全都是我做的,我和林天佑联手,他为了要铲除林晟焕,我为了要让宋家陷入绝境。”

“顾东城,我真是瞎了眼……”宋老夫人颤抖着从床上站起来,伸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领:“我真的是瞎了眼,原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身边养了一头狼,这头狼一直在暗中策划,就是为了有一天将整个宋家一网打尽。”

顾东城冷笑:“你现在才知道么?一切都太晚了。”

他用手去拽着自己的衣领。想将宋老夫人的手给甩开,但是宋老夫人却紧紧的拽着,怎么都不松手,甚至大力的抓过什么东西往顾东城的额头上一扣!

鲜血瞬间从顾东城的额头上流下来。

“顾东城,你这个白眼狼,我一定会将你抓住,到时候亲手将你送到监狱……”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鲜血从顾东城的额头上往下流动。此刻他的五官都显得有些狰狞!

“松开手!”他再一次出声警告。

但是宋老夫人并没有松手:“我要……”

宋老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东城用力的往旁边一甩,她被甩到了地上,头被用力的磕在了床头柜上,顿时,她就倒了过去,从后脑流出来的血将地上都染红了。

顾东城很冷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甚至拿过纸巾擦拭自己脸上的鲜血,将擦拭好的纸巾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他又走去洗手间洗了手才出来,走出来的时候,甚至将地上的纸张捡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连刚刚宋老夫人拿起来扣在他头上的杯子,那些地上的碎片也被他清理干净带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