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太相信你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终,唐子楚还是被赶过来的保安给赶出了宋氏的大门,他站在门口,看着面前自己曾经出入自由的这栋高楼大夏,心里实在是不是滋味。

以前他哪里承受过这样的事情?

而现在,随着宋庭遇出事,他也跟着受这样的待遇。

顾东城这匹狼,做的可真够狠的。

他能够对宋老夫人,对自己的亲外祖母都做出那样狠手的事情,还能指望他能多有良心?

唐子楚冷笑了一下,紧接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在宋氏大楼下面等候了一下,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那也是宋氏的一个员工,一个部门经理,平常和唐子楚交情挺好的,唐子楚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让他想办法带他进去了。

他必须要见到顾东城,必须要将宋庭遇的话转达给他。

最后唐子楚还是顺利的进入了宋氏,只是现在的宋氏,完全被顾东城控制在手上,他像是早就已经下达了命令。只要他们这些相关的人出现在宋氏,便会遭受到驱赶,所以他很快就被发现,被那些保安追赶。

唐子楚快速的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的时候,刚好将那群保安给阻挡在门外。

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要是顾东城没有在顶楼的话。那他肯定没有时间去找他了,因为他很快就会被随后紧跟着而来的保安给带走的。

电梯门开,他直接去了顶层的办公室,原先这里是宋庭遇的办公室,现在却是顾东城在那里了。

唐子楚想来都觉得挺可笑的。

他赶到办公室里面去,顾东城正和几名股东还有董事在说话,其中就有宋振海。

唐子楚破门而入。宋振海首先发现的他:“你怎么来了?这些保安怎么搞的?随随便便就放人进来?”

唐子楚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顾东城:“顾东城,宋总要见你。”

“宋总?哪个宋总?我怎么不知道安城还有一个宋总?”顾东城的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

“顾东城你别嚣张,别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能一直都将人蒙在鼓里,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唐子楚指着他道。

顾东城耸耸肩:“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保安已经从门外冲了进来,首先就对立面的人道歉,紧接着就过来拉唐子楚,但是唐子楚站的稳稳地,冷笑道:“顾东城,你以为将田蜜藏好不让她出来就没事了?我告诉你,按照她的性格,她自己一定会想尽办法逃出来的,不信你试试,到时候你就等着看你的妻子是怎么指控你的吧!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田蜜!”

顾东城之前脸色还一直都很平和。而唐子楚这番话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十分的难看,阴沉,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指着唐子楚:“马上将他撵出去!”

唐子楚最终还是被好几个保安给带走,但是他走之前冷笑道:“害怕了顾东城?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事情,终有一天,你害怕的事情会全部都实现的!”

在办公室里待着的人都发现,顾东城此刻周身的气场有多令人害怕,感觉下一刻马上就要爆发似得。

他扔下了手中的笔,却并没有扔在了办公桌上,而是从办公桌上直接弹到了地上,这群股东和董事都吓了一跳,所以往后退了一步。

顾东城沉声道:“出去。”

这些人巴不得听到他这样的话,所以马上便离开了办公室。

顾东城又跌坐在了座位上,拿过办公桌上的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现在在美国那边,正好是半夜,但是他还是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顾先生。”

“田蜜在干什么?”他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捏着自己的眉心,低声道。

“顾太太正在睡觉,顾先生要叫她起来听电话么?”

顾东城沉默了一下:“不用了,你们看好她,别让她出什么闪失,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们。”

“好的,顾先生。”

顾东城又沉默了许久,那边的人以为他要挂掉电话的时候,他却又再度出声了:“这两天她怎么样?身体怎么样?吃东西吃的多么?有没有按时带她去散步?”

“顾太太情况挺好的。顾先生放心,我们也有按时带她去散步。”

“那就好。”顾东城答了一句:“别让别人接触到她,电话和网络也别让她接触到,她想去逛街也别阻拦她,她想买什么东西都随她,但是要跟好她。”

“好的,顾先生。”

顾东城一连吩咐了许多的事情,那边的人除了答应下来,没有别的话可说。

顾东城挂了电话,靠在座椅上,闭了眼睛一会,又睁开,离开了座位,拿过外套穿上。开了车便前往警察局。

宋庭遇既然想见他,那他为什么不去见见他?

他如今这么落魄,而他则将宋氏的一切都夺了过来了,他已经被他踩在了脚底下,就是个失败者,所以他为什么不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出现来嘲笑他?

他很快就开车到了警察局并见到了宋庭遇。

宋庭遇被警察带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他。

宋庭遇在他对面坐下来。他上下将他打量了一遍:“真不敢相信,有一天竟然能看到你这个样子。”

“里面的滋味不好受吧?”

宋庭遇双手都被锁在了椅子上,只是模样虽然狼狈,但是气势和气场上却一点都不输给顾东城:“顾东城,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太相信你了,如果我能够早一点怀疑你的话,宋家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顾东城微笑。深邃的眼装满狠毒的光芒:“对,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太相信我了,你怎么就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呢?哈哈哈……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能回得去么?你现在都在这里了,自身都难保了,所以你再恨再怨那又怎么样?”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想知道。”宋庭遇冷声打断他的声音,对于一个已经做了这些来的人。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又怎么样?他永远也不会原谅他,哪怕他有再多的理由,而且,只要给他找到机会,他会让顾东城尝到比目前他的状况糟糕一千倍一万倍的感觉。

“我只想问你,这两天晚上做梦梦到奶奶么?”

顾东城的脸色此刻明显的变了变,但是他这个人城府很深。很懂得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别和我说这样的话,宋庭遇,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我做都做了,梦到了又怎么样?现在不是有你做我的替死鬼么?你以为这一切就这么就完了?还远远不够……”

顾东城似乎并不愿意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所以便慢慢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要往门外走去,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了身:“对了,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了,苏冉和宋维希已经被赶出了宋家,至于他们现在要去住哪,那我还真不知道……”

……

被顾东城送来美国好几天了,但是田蜜就在最开始过来的时候闹过一次,也想过逃走一次,但是没有成功之后,她似乎就认命了,也安安静静的,没有再闹,虽然除了去散步之外,也没有离开房子去外面逛街买东西打发时间,但是她却一直都待在房子里。看着电视。

顾东城每天都会来电话,在她吃完饭,傍晚的时候打来,每次照顾她的人都问她是不是要听电话,但是她都没有去听。

顾东城似乎也能想得到她会是这样的态度,似乎也没有怎么在乎,每天都打过来询问一遍她的情况,。

这像是囚笼一样的大房子里,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甚至为了照顾她,连家庭医生都在这里住下。

照顾她生活的有一个中年女人,都是中国人,而在房子里,还有几个男人。就是顾东城担心她会逃跑,所以让这些人看着她的。

除了这些,还有她的厨师。

这天下午,田蜜在削苹果的时候,割到了手指头,照顾她的佣人马上去叫了家庭医生,过了一会。她带着药箱过来。

田蜜手指上的伤口挺严重的,伤口很深,几乎都可以看到骨头了。

为了防止她的伤口受到感染,医生立刻帮她处理了伤口。

田蜜痛的额头都冒冷汗了,便对在一边看着的佣人道:“你下去给我倒一杯水来。”

佣人看到她这样子,血一直往下流都吓坏了,连忙下去:“好。好的……”

医生看了田蜜一眼:“顾太太,因为现在你怀着孩子,所以只能采取保守的伤口处理方法,你这伤口很深,会有点痛,你要忍着点。”

“好……”

等医生开始处理伤口的时候,她却忽然大叫了一声。手在药箱里乱抓:“给我吃点止痛药算了……”

医生按住她的手:“顾太太,您现在的情况不适宜吃止痛药,忍着点。”

医生忙着帮她处理伤口,低着头很认真很专注,等佣人将水端上来,田蜜的伤口也处理好了,只是因为太痛了。所以她此刻躺在床上,动也不想动了,额头上全是汗水。

佣人拿了干净的毛巾帮她将汗水擦干净,她握住毛巾,看着在房间的其余两个人:“今天我的手受伤了的事情,记住别告诉顾先生,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件小事。伤口处理好了就没事,可是对于顾先生来说那是件大事,别忘了他们可是交代过你们要好好照顾我,不能让我受一点点伤害的,要是这件事让他知道了,对你们没有好处,我不想让人因为我而遭受什么。所以还是别告诉他,反正他在国内那么远,知道了么?”

医生和佣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最终点头:“我们知道了,顾太太。”

“都走吧,我要休息一下。”田蜜好像累坏了,摆了摆手,也闭上了眼睛。

佣人和医生都离开了,她才再度睁开眼睛,从自己的身体下拿出一小瓶药,这是安眠药,她刚刚在医药箱那里拿到的。

她坐了起来,丝毫没有理会自己手指上的伤口,抽出一张纸巾。将药丸倒了出来,用杯子碾碎了,碾成了粉末,再用纸巾包裹好了,她放在了衣服口袋里,这才躺在了床上。

她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又看了眼自己已经高高隆起来的肚皮,眼泪从两边的眼角滑落下来,滴在白色的枕头上面。

她用手擦了擦眼角,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她是真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美国当地时间下午,她掀开了被子,看了一眼自己被包裹住的受伤的手指,然后穿了鞋子走下了楼。

她拿着杯子走下来,佣人看着她:“顾太太,要喝水么?我帮你倒。”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倒。”田蜜拿着杯子直接越过佣人,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面,厨师正在做晚饭,见她进来,都愣了一下:“顾太太……”

“我倒水喝。你别管我,做你的。”田蜜道。

厨师点了点头,转过头继续准备晚饭。

因为在这个房子里住的都是中国人,所以厨师做的都是中国餐。

电饭锅已经煮好了饭,田蜜打开盖子看了看:“今天晚上做什么?”

厨师回过头看了一下:“有顾太太你最喜欢吃的菜……”

“好。”

田蜜拿勺子弄了一下白米饭,然后盖上:“这饭好像太硬,再盖一会。”

“好的。”

田蜜说完。便拿过水杯往自己的杯子上倒了水,她边喝水边走出了厨房,又拉上了厨房的门,然后等待晚饭。

晚上,田蜜很早就洗了澡躺到了床上。

佣人这些天就睡在她的房间的沙发上。

田蜜躺在了床上就闭上了眼睛,佣人关了亮的灯光,只开了一盏微弱的灯光。

佣人也不敢太晚睡,所以很快也去洗了澡,出来后也躺在了沙发上。

田蜜只是闭着眼睛,并没有睡着,她一直在等待时机。

她闭着眼睛等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房间内还是那盏微弱的灯光。

她又等了一会,然后掀开被子,连鞋子都没有穿,轻手轻脚的走到佣人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