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别哭,你哭我会心疼/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周律师想用证据并不充分为理由,先让警察局那边放人的,但是顾东城却明显在其中干预了,所以警察局这边咬的很紧,不肯放人。

苏冉看周律师在和警察说话,心里就知道,宋庭遇现在要想出来,基本上没有希望。她响起了在美国发生的事情,顾东城带田蜜离开之前说了那么狠的话,让她明白。他会更加的疯狂。

因为他认为他们联手将他的女儿杀了……

苏冉用手捏了捏眉心,又按了一下眼睛。顾东城认为他们杀了他的女儿,可是他怎么不想想,他也那么狠心的将她的女儿给杀了……

他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可笑……

顾东城现在掌管了宋氏,相当于之前的宋庭遇了,每个人都恨不得上前巴结,而在他们的眼里,宋庭遇则成了丧家犬了,已经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所以哪怕林晟焕让人出来周旋,但是都没有用,警察局依然不肯松手,周律师只是觉得太气愤,宋庭遇这样的情况,根本就可以取保候审,可是警察局这边却一点都不肯松手,将宋庭遇羁押在看守所。

“周律师,算了……”苏冉轻声道。

“宋太太?”周律师疑惑道。

苏冉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吧,没用的,不用再和他们多说了。”以顾东城现在的地位,要想在警察局这边施加压力。易如反掌,林晟焕都不能解决的问题,他们又怎么可能让警察松口?

走出了警察局,周律师面带歉意:“对不起,宋太太,这件事上我帮不了忙,原本我以为宋先生这种情况,可以取保候审的,但是现在……”

“不关你的是,你已经尽力了。”苏冉摇了摇头,扯出一抹笑:“我现在想过去看守所看看庭遇,可以么?”

“当然可以,你等我一会,我去办一下手续。”

……

前些天苏冉过来看宋庭遇的时候,还是过去警察局看他,可是现在却要过来看守所了,想起他们之前也曾经过来看守所见过沈静,她此时此刻真的是觉得这世界上的事情真的是一言难尽。

宋庭遇头发已经剪得很短,还换上了这里的衣服,他黄色的马甲上写着“安看”两个字,身上就是薄薄的一件衣服,外面这件马甲起不了任何保暖的作用,天气已经渐渐冷了,不知道他在这里怎么熬……

苏冉看着他走过来,眼泪模糊了视线。

可现在她和宋庭遇隔着一面透明的玻璃。她想用手触碰一下他的手都不可以。

宋庭遇坐了下来,和苏冉同时拿起电话,他的声音低沉又带着心疼:“怎么哭了?”

苏冉用手擦了擦眼泪:“庭遇,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宋庭遇微笑,手隔着玻璃窗贴在她脸颊的位置:“别哭,你哭我会心疼的。”

“嗯!”苏冉点头,低了一下头,努力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后再抬起头,朝宋庭遇微微的笑了一下。

宋庭遇眼角的笑意都温柔了:“笑起来多好看。”

“庭遇,前几天田蜜给我打电话了。我和唐助理赶过去美国想将她带回来,但是后来又被顾东城找到了,她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我很担心她,而且。如果她出现了的话,就可以指证顾东城了,我会找到她的,找到她,你就没事了……”苏冉边说边将手抬起来放在玻璃上。似乎这样就能够触碰到他的手一样。

“奶奶呢?”

“下葬了。”苏冉的声音有些沙哑,最让她难过的就是宋老夫人下葬的那一天,她都没有在场。

那些人说她与宋维希非宋家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宋老夫人的葬礼,所以将他们都拦在了外面。连靠近一下都不行。

宋庭遇深邃的眼眸里流淌着哀伤和愤怒还有遗憾,苏冉明白他的心情。

“今天宋家所遭受的一切,我会加倍的从顾东城身上讨回来。”

苏冉点了点头。

“对了,子楚呢?”

“她受伤了,现在正在养伤……”

宋庭遇多聪明的人。听她这么一说,他马上就明白了:“顾东城动手的?严不严重?”

“皮外伤好的差不多了,小腿骨折还没那么快好……”

“让他好好休息,我这里暂时没什么事,你也不用担心。对了,最近先搬去林晟焕那边,不要和维希两人住,我不放心。”宋庭遇吩咐道。

苏冉似乎又从他身上看到了从前的宋庭遇,他已经让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振作起来。

旁边的狱警在提醒时间到了。宋庭遇在电话放下来之前道:“苏冉,我很想你。”

苏冉道:“我也是,庭遇,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宋庭遇将电话放了下来,苏冉站在原地。看着他被狱警带走,慢慢的,慢慢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开了门离开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

田蜜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终于醒来,眼皮却沉重的厉害,头更是痛的厉害。她用手按了一下太阳穴的位置,终于看清楚了她现在身处的地方。

这并不是之前在美国的住处了,只是也不是安城的住处,不知道顾东城现在又将她弄去了哪里。

她听到声响,转了一下头,发现顾东城手上端着一杯水面色阴郁的走了进来。

田蜜根本就不想看到他,所以想马上就转过头,但是想到苏冉个唐子楚,她张口想说话,但是才发现自己的喉咙肿痛的几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终于开了口:“顾东城,你把冉冉和唐子楚怎么了?”

顾东城端着水杯站在她的面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将水杯递给她,还有药丸:“把药吃了。”

田蜜哪怕难受至极,但是她还是用尽全力打落了顾东城手上的药,瞪着他,再一次出声:“你把冉冉和唐子楚怎么样了?”

顾东城又拿了一次药:“把药吃了。”他重复的是刚刚的话,但是声音却明显的危险了起来。

田蜜再一次打落。

顾东城的耐心似乎用到了极限。这次倒了药在手上,他厉声问道:“吃不吃?”

“冉冉和唐子楚呢?!”

顾东城冷笑了一下,伸手按住她的脖子,将她拉了过来,又用一只手捏着她的脸颊两侧,逼得她必须要张开嘴,这才将药丸全数都塞进了她的嘴里,又灌了水进去。

田蜜被他强行的灌了药进去,难受的一直在咳嗽,眼睛可咳红了,顾东城却捂着她的嘴:“把药吃进去,吞进去!”

田蜜拼命的在挣扎,用手捶打着他。

但是力气不够,顾东城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抬高了她的下巴:“田蜜。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和田蜜在一起这么久,他早就摸清楚了她的性格,别看她平时开朗大方的,但是性子却特别的烈。她不想做的事情,用她自身来威胁她,根本就没有用!

但她这个人特别的重亲情,重友情,只有用这些人。才能让她妥协。

所以此刻顾东城道:“我知道该怎么让你生不如死,我说过让你别逼我,你却一次次的在违抗我!田蜜,别拿你父母的生命来开玩笑!”

顾东城的话音刚落,田蜜便慢慢的放弃了反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她用力的将药丸吞了进去。

顾东城看她终于吃了药,便松开了手,又拿过杯子递给她:“把水喝了。”

田蜜也顺从的喝了水。

顾东城抽过纸巾帮她擦拭嘴角和身上的水,她倔强的转过了头。但被顾东城捏着下巴转过了头:“田蜜,我说过,乖乖听我的话。”

田蜜便不再管他,哪怕她心里再反感,但是她都没有再去反抗。只是看着他:“冉冉和唐子楚呢?他们怎么样了?”

顾东城放在她嘴边的手指微顿了下:“死了,被我打死了。”

田蜜浑身一颤,用手将他的手挥开:“顾东城,你这个魔鬼!”她用尽了力气要往他身上扑过去,只是她身体本来虚弱,所以顾东城用手一推,她便跌落在床上,喘着粗气,清明的眸子却怒瞪着他。

顾东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苏冉和唐子楚可是把我的女儿都杀了,我哪会那么轻易的让他们去死?我要留着慢慢的折磨,看着他们在拼命的挣扎,这样才好玩,你说是不是?”

“顾东城,你怎么这么卑鄙!恶心!”

“恶心?”顾东城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头,而他则用力的吻住她的唇瓣。

“那你就不知道要恶心多久了,田蜜,你杀了我一个孩子,你以为就这么算了?我要你再还我一个……”

“顾东城!”田蜜挥了手掌要往他脸上打去,但是却被他捏住了手腕,他盯着她的眼睛在看:“这辈子你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说完,他就松开了她的手,转身离开了房间。

田蜜对着他的背影大喊:“顾东城,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顾东城开了门站在门边:“田蜜,你放心,我要死的话一定会拉着你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