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我的人会联系你/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的案子马上就要开庭了,而唐子楚因为骨折行动不便,所以这些天都是苏冉跟着周律师在忙来忙去的,就是为了多寻找出来一些有利的证据。

现在苏冉听从宋庭遇的话,已经搬过去林晟焕那边去住,因为她真的担心顾东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现在与宋维希就两个人,过去住的话起码会安全一些。

总觉得顾东城这么多年的隐忍,就是为了这些时候,所以一有机会将宋家逼入绝境,他是不会松手的,趁现在宋庭遇还在看守所,他会想尽办法打击他,让他不能出来。

这天苏冉接到一个电话,是希和打来的:“冉冉,你在哪?”

“我在家,怎么了?”

希和沉默了一下:“有个人想见见你,你可以过来一趟么?”

“谁想见我?”苏冉愣了一下,实在想不明白还有谁想见她但是要通过希和。

“他说他是宋先生的朋友,想和你聊聊。”希和顿了顿:“我们现在在医院,你可以过来一下么?对了。他叫慕初城。”

“好。”

挂了电话,苏冉深思了一下,然后又拿起手机给唐子楚拨了一个号码,既然是宋庭遇朋友的话,那么唐子楚多少都是知道些的吧。

苏冉将慕初城的名字一说,唐子楚的语气带着几分的惊讶:“慕初城来安城了?他在哪?”

“在医院,我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的。说慕初城想见见我,让我过去一趟,子楚,这个慕初城是不是认识庭遇?”

“是的,好像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那就好,我过去见见他吧。”苏冉想,估计这个慕初城是想通过她。询问一下关于宋庭遇的情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在医院,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通过希和来联系她?

希和和他也是认识的?

希和刚刚将慕初城的名字说出来,就是为了让她在求证的时候,打消心里的疑虑。

“我和你去一趟吧。”唐子楚道。

“没事,我还是自己去吧,你现在的情况。还是先在家里好好的养伤吧。”苏冉觉得不妥,所以摇头拒绝。

“我现在没什么大碍了,我还是和你去一趟。”

见唐子楚的态度坚决,苏冉也只好妥协,她离开了林家,开车前往唐子楚处接他,然后往医院去。

苏冉好奇这个慕初城的身份:“慕初城是?”她沉默了一下。脑子里有了一个念头:“该不会是慕家……”

“就是江城慕家。”唐子楚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江城慕家可是几大家族之一,它的兴起,就没有其他几个家族的历史那么长久了,它是从民国的时候开始兴起的,听说慕家祖上在民国的时候是个军火商,靠贩卖军火起家的,后来虽然转行了,但是这些事谁说得通?和其他的家族相比,它的背景可能会更加的复杂。

这些年来,慕家一直纵横黑白两道。

只是,江城在南方城市,和安城隔得还是比较远的,慕初城怎么到这里来了?

到了医院停车场,苏冉给希和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具体的位置。

“走吧。”结束了通话,苏冉按了电梯。

听到慕初城的消息,其实苏冉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最近他们一直被困在一个地方,怎么都走不出来,这个慕初城或许能够给他们一些帮助。

到达希和所说的病房门前,苏冉敲了敲门,出来开门的是希和,她微笑:“冉冉,唐先生,你们来了。”

“希和。”

苏冉也打了招呼笑了笑,她听到了声音,所以往病房里面看去。只见希暖暖整个人都趴在了床上,抱着床上男人的手臂在摇晃:“叔叔。我长大后真的要嫁给你的,你要和我打勾勾,不许耍赖。”

希和声音严厉:“暖暖!快下来!”

“妈妈!”希暖暖自然是不肯的:“我不下,叔叔都还没答应我。”

床上的男人抬头看了一下希和还有苏冉他们,又低下了头:“可是你妈妈说你有小男朋友了。”

“我没有!我就要嫁给叔叔!”

“希暖暖,马上下来!”希和走过去将希暖暖从床上抱下来,希暖暖不肯。又被希和此时此刻的态度给吓到了,所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哇,呜呜呜……妈妈,你欺负人!”

这明显就是小孩子在闹着玩的,可以看得出来慕初城也是在逗着希暖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希和的态度会这么的严肃。

“希和,你吓到暖暖了……”

希和的脸色有些难看,拉着还在哭的希暖暖:“你们先聊,我带她出去走走。”

“妈妈,我不走,叔叔还没答应我。”希暖暖边哭边说,大眼睛红彤彤的,看起来格外的引人心疼。

希和却松开了希暖暖的手,一个人走到了门边:“希暖暖,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出来的话,妈妈真的生气了!一……”她等了一下:“二……”

“二个半!”希暖暖撅着小嘴,大喊了一声,然后快速的跑到希和的身边,主动伸出小手拉着她的手。

希和抱着还在抽噎的希暖暖,将门拉上:“你们慢慢聊。”

“坐。”

希和母女离开后,旁边传来一道低沉悦耳的男音。

“慕先生,你好,我是宋总的助理,唐子楚。”唐子楚主动出声:“这是宋总的太太,苏冉。”

“唐助理,虽然有些年没有见过了,但是我还记得你。”慕初城说罢,又看向苏冉,微笑:“宋太太,我是慕初城,很抱歉让你专门过来一趟。”

慕初城这个男人天生带着一种气场,但一双眼睛里流转的又是玩世不恭的情绪。

“慕先生客气了。”

苏冉边说边找来了两张椅子放在病床前,因为她注意到了慕初城的脚上给打着石膏,行动不便。

等苏冉和唐子楚坐下来之后,慕初城才开口:“我今天请宋太太过来是想了解一下,宋先生的事情。”

苏冉便将事情说了一遍。

慕初城靠在病床上,沉默了一下,看向苏冉:“我想去见见他。”

苏冉和唐子楚对视了一眼,唐子楚道:“慕先生,我安排一下。”

他们一直都在病房里聊着关于宋家所发生的事情,希和带着希暖暖从刚刚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大概是想将空间留给他们,而宋家的事情,她又插不上嘴。

离开了医院,唐子楚马上就去安排,下午的时候,就安排好了慕初城去见宋庭遇。

苏冉也一起去了看守所,但是并没有进去看宋庭遇,她在外面等候,过了一段时间,看到慕初城拄着拐杖和唐子楚走了出来。

慕初城在门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在等待那边通话的时候,朝唐子楚道:“有烟么?”

唐子楚点头,立刻帮他点上了一根烟。

慕初城右手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左手拿着手机,电话接通,他交代了那边的人几句话,然后挂断了电话,又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看向苏冉和唐子楚:“我脚伤一会就可以拆石膏,江城那边有事,我要回去一趟,我已经安排了我的人和你们联系,他会尽力去找田小姐……”

苏冉一点也不讶异慕初城会说出田蜜的名字,肯定是刚刚在里面宋庭遇和唐子楚和他说了这些事。

田蜜对他们来说太重要,可是现在却不知道被顾东城藏到了哪里去,现在他们都没有办法将她找到,而慕初城愿意出手帮忙,肯定能将她找到的。

“谢谢你,慕先生。”

慕初城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静静的将一根烟给吸完了,看着苏冉:“宋太太,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慕先生,你请说。”

“你和希小姐认识多久了?”

苏冉知道他所说的是希和,一直以来,苏冉都觉得希和身上藏着很多的秘密,甚至还是在几个月前才知道希和有丈夫的,她以为希暖暖跟着她姓,是因为她是个单亲母亲,但是显然并不是,希和有一丈夫叫做沈先非。

“认识几年了。”

“你了解她么?”

“慕先生想知道什么?”每个人身上总有一些事情是不愿意别人知道的,而苏冉也并不是好事的人。尽管希和身上带有很多的秘密,但是她几乎没有过问过。

慕初城转了几下手中的烟蒂,捻灭了往旁边的垃圾桶丢去,随后才道:“没什么。”

一辆黑色的宾利这个时候停在了看守所门前,有人走了下来,将车后座的门打开,并走过来搀扶着慕初城:“慕少。”

慕初城坐回了车内,拉下了车窗:“我的人会联系你们,到时候将情况和他说,他会安排。”

“谢谢。”

慕初城答应帮忙,找到田蜜的几率就会大很多,因为慕家黑白两道都有交情,但苏冉唯一担心的是,顾东城依旧带着甜蜜在国外,那样的话,可能会没有那么顺利,而且,宋庭遇的案子马上要开庭了,她担心来不及。

慕初城当天晚上的飞机离开安城,而他的助理也很快就联系了苏冉和唐子楚。

……

田蜜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顾东城已经带着她回到了国内,但却并不是在安城。

之前在安城和在美国的时候,顾东城还允许她出门,只要她身后跟着人就行,可是现在到了这里,她却只能整天都在房子里,而且,无论去到哪,都会被人看着,因为有了在美国发生的事情,所以现在她甚至连厨房都不能去。

而看着她的人也不再是之前在美国的那些人,大概是因为顾东城觉得那些人看管不力,所以早就已经换了一批人在看着她。

田蜜现在不用出门都知道,这房子被把守的到底有多严密,现在连一只苍蝇出入都不行。更何况是她。

她被顾东城关在这里的这些天,每天都没有什么精神,起初她以为是因为自己刚刚动了手术的原因,但是连身上的伤口都好了,可是她依旧整天都无精打采的。

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来一丝的力气,她觉得再这么下去,她迟早会疯。

她现在想。宁愿顾东城将她杀了,也不要再将她关在这里。

可这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她便骂自己,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向顾东城妥协,她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太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了。

她本来是想不断的尝试着离开的,无论多么的艰难,但是她一定要想到办法离开。

可是事与愿违,她经常在床上躺上一整天的时间,起来的时候精神也不振,所以根本就不能静下心来想自己应该怎么逃走。

这些天以来,顾东城来过一次。

但他过来的时候,田蜜躺在床上,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精神理会他,就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她在意识模糊之间,感觉到房间里除了顾东城还有其他的人,他似乎在和别人说话。

她想努力的去听的时候,却什么都听不到。只有微弱的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抬了起来,过了一会,臂弯的肌肤处传来一下刺痛。

她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顾东城到底在做什么,但无奈,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她又晕厥过去了。

这一次顾东城很快就离开。之后的好几次,田蜜每次在昏睡的时候,都有一丝同样的感觉。

有人拿起她的手臂,然后,上面传来刺痛感。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以至于慕初城的人找到她,带她离开的时候,她都没有一种终于逃离开来的喜悦感。

而当她再次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面前出现的终于都是熟悉的脸孔。

她的父母,苏冉,林晟焕,还有唐子楚。

田父田母看到她醒来,喜极而泣:“蜜蜜,你醒了。”

田蜜以为自己看错,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道:“爸,妈……”

田母将她搂住:“是我们,蜜蜜,没事了,你没事了,大家救你出来了……”

“妈……!”田蜜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哭喊一声,这是真实的,她出来了,真的出来了,从顾东城的魔爪中逃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