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我要亲眼看到顾东城不得好死!/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蜜许久都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被顾东城转了好几个地方囚禁着,受尽了委屈,每天除了和那些看管着她的人接触,就没有其他的人了。

田蜜都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的话,肯定会疯。

但还好,她熬过来了,终于熬到别人来救自己,终于又见到了熟悉的脸孔。

见田蜜哭得厉害,田母自然是心疼的很,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蜜蜜,别哭了,别哭了,没事了,冉冉让人将你救出来了,你现在没事了,蜜蜜,你放心,妈妈不会再让顾东城那个混蛋再欺负你的!”母女俩几乎抱着哭成了一团。

田父眼睛也红红的湿润了起来,他用手擦了擦眼睛,笑道:“好了,别哭了,蜜蜜回来了。这是喜事,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所以不要哭了……”

苏冉递过来一张手帕,田蜜接过,帮田蜜将眼角和脸颊上的眼泪擦干净,她还是觉得心酸又心疼,本来田蜜的脸蛋有些娃娃脸的,圆圆的。但是因为这些天以来身体和精神上所受到的双重折磨,所以现在已经瘦了一大圈。

往常她总嚷嚷要减肥,但是没有一次能成功,而这一次,她却瘦了许多。

田母用双手捧着她的脸:“我的宝贝受苦了,早知道顾东城是这样的人,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让你和他结婚……”

田蜜声音哽咽:“妈,这关你什么事。是我自己看走了眼,我以为他是值得我托付终生的,没想到我却嫁给了一个魔鬼。”

她的情绪在渐渐地稳定下来之后,看向此刻站在病房里的其他人:“冉冉,晟焕,唐助理,谢谢你们把我救出来,不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可能我会疯的。”

“好了,现在没事了。”苏冉拍了拍她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道:“不过这次真的要感谢慕先生……”

“慕先生?”田蜜疑惑道,她以为是林晟焕和唐子楚一起将她找到的,原来还有个慕先生……

“是庭遇的朋友,希和也认识,就是江城慕家的那位少爷。”苏冉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哪怕宋庭遇以前再厉害,可是现在他人已经在看守所里了。所有的人都看死他这一次必定会被顾东城整的很惨,所以很多以前的关系也调动不了了。

田蜜点了点头,算是了解了,但是她现在的精神很差,脸色也很不好,所以大家也没有打搅她,让她躺下来继续休息才行。

但田蜜不愿意住在医院里,她觉得没有安全感,因为之前她在美国那边就是在医院被顾东城找到的。

她不想再一次被他抓住,不想再回到那个囚笼,要是再回去的话,她必定会疯!

“我一定要出庭,我一定要指证顾东城,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田蜜不想继续住院,大家也不想勉强她,毕竟医生说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饱受精神上的折磨,所以才会使得身体变得虚弱而已,回去好好休息,好好地调养,很快就能好起来。

现在田蜜是最重要的证人,开庭在即,顾东城肯定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给抢回去,所以不可能让她跟田父田母回去,那样太危险了,好在林晟焕的房子很大,住了苏冉母子,现在还有很多间空房,所以便提出来田蜜与田父田母都暂时住在他那里,等一切的风波都过后再作打算。

……

田蜜回来两天多了,这些天尽管田母每天都买很多补品炖汤给她喝,但是她的精神还是很不好。而且,她时常显得十分的焦虑,哪怕是在睡梦中,也会大声喊叫而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有时候甚至会轻微的抽搐,心情越来越焦虑不安,眼神也不对劲。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这么严重,她也没有心思往深处去想,所以每次都尽力的克制着自己。但是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

此刻她坐在沙发上,就很难受,好像内心在渴望着什么东西一样,但是她又不知道自己在渴望着什么东西,她开始浑身抽搐,难受的用手在抱住自己的头,将自己缩在沙发上,抱成了一团。

宋维希本来在客厅的地毯上玩乐高的,第一个发现她不对劲,丢下玩具:“田阿姨,你怎么了?”

田蜜在这个时候忽然抬起头,双目圆瞪,脸色煞白,五官狰狞,额头上全是汗水,还浑身在抽搐着,这个模样吓坏了宋维希,他后退了好几步:“妈、妈妈……田奶奶,田阿姨她……”

听到宋维希的声音,大家都赶了过来,田母跑过去抱住田蜜:“蜜蜜,你怎么了?你别吓妈,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妈,我好难受,难……受……”田蜜扬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憋的脸色发白。

苏冉连忙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过来。

林晟焕也被佣人推着坐着轮椅过来,看田蜜的情况,他脸色凝重,“你们几个过去,赶紧把她摁住。”

她现在力气大的很,而且因为难受,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甚至还想拿头去撞沙发前面的茶几。

两个佣人和田父用力的将田蜜按住,她动弹不得之后,开始焦躁的大声哭喊:“放开我,放开!”

田母落泪:“蜜蜜,你这是怎么了?”

“这是毒瘾发作了。”

林晟焕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毒瘾发作?!

田蜜什么时候染上的毒瘾?!

田母先回过神来:“不得好死的顾东城,肯定是他,肯定是他……”她上前将田蜜抱在怀里:“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但田蜜现在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也认不得面前的是谁了,为了挣开,不断的捶打着田母,田父将她拉开,佣人强行将田蜜抱起来,送回了房间。大家将她的手脚都绑了起来,因为怕她会咬舌头,所以又在她的嘴里塞了毛巾,她现在是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又动也不能动。

她这个模样,最伤心最心疼的莫过于她的父母。

没想到被顾东城带走才那么短的时间,她的毒瘾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

医生很快就过来,为她注射了镇定剂,她才昏睡了过去,田母将她手上的绳子解开,心疼用手抚着她的脸。

医生详细的给田蜜做了检查,然后和林晟焕在交谈,也印证了之前他的说法:“这位小姐确实是染上了毒瘾,而且我刚刚看了一下她的手臂,发现有很多细小的针孔,所以她应该是通过注射的途径将毒品弄到体内的,这样的方法最容易令人上瘾,而且,因为每次注射的量还是挺多的,所以尽管时间并不长,但现在看来她的情况并不容乐观,我先开点药,你们注意一些,一般染上毒瘾的人到发作的时候,都会焦躁不安,浑身抽搐,而且,会有伤害他人或者是自残的行为……”

……

田蜜醒来的时候,听到身边有人在哭。

她睁开眼睛望过去,只觉得疲惫不堪,喉咙肿痛,所以说出来的声音也带着嘶哑:“妈,你怎么了?”

“蜜蜜,你醒了。”

田蜜要从床上坐起来,她隐约记得自己昏睡之前所发生的情况:“妈,我怎么了?”

田母的眼睛又红又肿的,看到自己唯一的女儿现在被顾东城弄成这般模样,她自然心疼不已,将田蜜抱进怀里:“你染上毒瘾了。”

田蜜浑身僵住,有一些念头和画面在她的脑海里出现。

她依稀记得每次她入睡的时候,都有人会拿起她的手臂在给她注射什么东西,但是那些天她一点精神和力气都没有,醒来后一切都还是原样,她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而且,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想那些,她仅存的一点力气就是想着要怎么逃走了。

这些画面和念头一在脑海里出现,她立刻低下头掀开自己的袖子。两边手臂上都有细小的针孔。

顾东城为了防止她逃走,竟然用了这么卑鄙的方法。

田母见她此刻坐在床上,眸光不知道望向哪里,动也不动的,她一脸的担忧,握住她的手:“蜜蜜,你要忍住,咱们一定要将这毒瘾戒掉。”

田蜜用双手捂着脸,抓着头发,终于尝到了那种恨不得将一个人杀死的念头。

顾东城这个男人,她会恨他,至死不休!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田蜜毒瘾发作的很频繁,每次都让人胆战心惊,有好几次,她甚至差点就想咬舌自尽,幸好被及时发现。

而每次在毒瘾发作的时候,田蜜都觉得自己撑不过去了,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样看着顾东城逍遥法外,她要亲手指证顾东城,要看着他得到自己应有的下场!

就是靠着这样的念头,她才能支撑的下来。

这两天,她发作了三次。

最后的一次是在下午,她大汗淋漓的在床上喘着粗气,田父看到她已经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将她嘴里的毛巾和帮着她手脚的绳子都给解开。

苏冉拿了药给她吃下,田母在一边照顾着她,帮她将额头上和身上的汗水给擦干净。

本来以为她已经睡着,但是此刻却传来她无力的声音:“什么时候开庭?”

“明天,但是田蜜你现在……”苏冉轻叹一声,摇头道,她担心现在田蜜这状况,是不是能够出庭作证,她这样的虚弱不堪。

“我要去,我要让顾东城不得好死!”

如果不是这样的念头支撑着她,她恐怕在最近这三次的发作中,也撑不过来了。

她就是为了上庭,就是为了指证顾东城。

那个从头到尾都只当她是替身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而且。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在这个时候收拾他,还能等到什么时候?

他为了他的利益,竟然往她的身上注射毒品,一点也不在乎她以后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是不是会生不如死!

“蜜蜜……”田蜜是极为的担心她的身体的:“要不等你身体好一些再去好么?”她现在连走路都困难,怎么出庭作证?

“我没事……”田蜜的声音虽然轻,虽然虚弱,但是却异常的坚定:“我一定要去。”

……

第一次庭审在上午九点开始。检察官起诉宋庭遇为了自己的私欲,故意将宋老夫人杀害。

今天这个案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眸光,一早上,外面就站满了媒体记者,苏冉他们的车一到达,那些记者就蜂拥而上,车辆一度不能行走。

苏冉看着站在他们车外面的那些拿着话筒的记者。她皱了皱眉。

因为记者很多,所以他们很艰难的才离开了法院外面的道路,将车开进了停车场。

随后顾东城也到了,对于他的出现,媒体记者既然也很感兴趣,而顾东城以无可奉告四个字来回应,他的身边带着好几个保镖,所以很快也将这些记者给隔开了,一行人走进了法院。

他进来的时候,和苏冉他们相遇了。

今天田母和田父也过来了,看见他,恨不得上前去将他剁碎了!

而顾东城嘴角勾着笑,一点也不在乎他们的眸光,甚至走上前,明摆着就是冲田蜜走去的,唐子楚挡在了田蜜的面前:“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顾东城眸光狠绝。随即又看向田蜜:“我真没想到,你这是真的要亲自指证我?”

“对,我要亲眼看着你生不如死!”田蜜今天的状态好了许多,她瞪着顾东城,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从自己的嘴里挤出来,带着浓烈的恨意!

“别和他废话,和这样的人渣说话简直是浪费精力,蜜蜜。我们走。”田父抱着她的肩道。

一行人谁也不愿意再和顾东城多说一个字,也不愿意再见到他,所以转身就走了。

顾东城还站在原地,他的助理上前:“顾先生,顾太太她……”

顾东城摆了摆手,敛下眉眼:“没事……”

这一刻看着田蜜的背影,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会出现那么多从前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