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我看到她那样,心疼都来不及/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庭审开始后,田蜜一直都坐在后面等待,田父田母陪着她一起,她不断的用手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并且深深地在呼吸,她在心里不断的祈祷,今天这样重要的情况,千万别出现什么情况。

“蜜蜜,你还好么?”田母担心她会毒瘾发作。

田蜜摇了摇头,咬着唇没有说话。

她觉得等待时间对于她现在的心情来说真的很漫长。

终于见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有法警走了进来,轮到她了。

田蜜跟着法警的脚步走到了法庭。却觉得此刻脚步有些虚浮,在走上阶梯的时候,差点因为没有踩稳而摔了一跤。

后面在人这个时候“哗——”了一声,田蜜的心里一紧。但最终还是稳了下来,也站在了证人席位上,她往四周围看了一下,宋庭遇在被告席位上。苏冉和林晟焕还有唐子楚和她的父母都在观众席上坐着,还有顾东城,他也坐在一边,此刻也正在看着她。

她摔了摔头。让自己脑子清醒一些。

之前周律师就和她见过面,两人谈了一下上庭的事情,现在在她出现后,周律师站在她面前:“田小姐。请向法官大人和在座的各位介绍一下自己。”

田蜜稳住呼吸,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周律师又道:“田小姐,你的先生是顾东城对么?”

“是的。”田蜜点了点头。

“关于宋庭遇被起诉故意杀人的案件,你将你所见到的,听到的,知道的,如实陈述即可。”

田蜜此刻已经觉得很难受,她知道自己的毒瘾似乎又发作了,她没想到会这样的频繁,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竟然会……

她差点就听不清楚周律师说了什么话,只是此刻用力的稳住心神,感觉到全场的眸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她知道自己不能出事,所以便硬撑着道:“所有的事情都是顾东城做的。我听到他在和别人讲电话,他先是一步步的设计,让人在苏冉的,食物……”

田蜜的眼前视线越来越模糊不堪。她的头越来越痛,那种身上和心里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着的感觉又来了,哪怕她很努力的想要克制住这种感觉,但是还是不行,她又开始抽搐,又开始觉得呼吸困难,她也因此而倒在了地上。

她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在法庭瞬间乱成了一团。

顾东城在所有之前,快步的上前将田蜜抱在怀里,而田父田母也赶了过来:“放下她,赶紧放下她,你有什么资格碰她!”

但顾东城并没有理会田父田母所说的话,他带来的人甚至将田父田母拦住,而他则抱着田蜜到了法院的后面。

见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法官也只好宣布暂时休庭。

田蜜被顾东城放在了法院的一间会议室里面的沙发上,她依旧在抽搐,在大口大口的喘息,难受的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但是她知道自己身边的是顾东城,她在咬紧牙关,想要用力的将他推开,无奈却被顾东城抱住:“田蜜,你怎么样?忍住。”

所有的人随后都过来了,包括审判长和另外的两名法官。

“这怎么回事?”

“她毒瘾犯了。”顾东城用手抓住田蜜的两只手腕。让她动也不能动。

她杏眼圆瞪,眸子里充满了恨意:“顾东城,你不得好死!”

她说完,在顾东城的手臂上狠狠地一咬。

审判长见状:“快把她拉下来。”

“不要,这样她会好受一些。”顾东城哑声道。

“装模作样!”田蜜朝顾东城狠狠地瞪了一下:“你滚开,禽兽!”

最终顾东城被拉开,田蜜靠在田父的怀里,又是一次煎熬的挣扎和折磨,田蜜熬过来之后,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而他们都很清楚,因为田蜜在庭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今天一切都白费了。

法官不会再认为她她证词有任何的用处。

……

田蜜被送到医院,庭审再一次继续。

这一次是顾东城在说话:“审判长,您也看到了,我的妻子田蜜她早就染上毒瘾,因为长期注射海洛因,所以她的精神和情绪都不太稳定,经常面前会出现幻听和幻想,她的话,怎么能相信?”

“他胡说八道,根本就是他为了控制田蜜而给她注射毒品的!”苏冉忍无可忍,刚刚田蜜在庭上抽搐的那一幕,此刻都在她的脑海里出现。而将她害成这样的人,现在却逍遥法外,甚至,还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男人,何止用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来形容?

他简直就不是人。

她眼神哀伤的看向在被告席的宋庭遇,心里像是被成千上万的针扎了一样的难受,她甚至觉得空气都开始稀薄起来。

没有了田蜜这个证人,他们没有任何的胜算。

而眼看着顾东城这个男人在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还能站在这里,她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

宋庭遇也正在看着她,他举起带着手铐的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和嘴角上。

苏冉明白他这个动作是在告诉她,让她不要哭,不要难过,他喜欢她的笑。

苏冉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再看向宋庭遇的时候,嘴角弯了一个弧度。

而对于苏冉的话,顾东城是毫不在意的。他冷笑:“苏小姐,你说出这样的话,有证据么?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的话。我就能告你诬陷,还有,田蜜作为我的妻子,我不比你们了解她的情况?她是我最亲爱的人。我看见她那样,心疼都来不及,怎么会给她注射毒品?”

他顿了顿,眼睛里笑意更加的阴冷:“分明就是苏小姐你们,趁着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将她带来,故意在法庭上说出这样的话,试问我太太目前的情况。哪里适合做为证人出席?法官大人,你们说对不对?”

三位法官想到刚刚田蜜的情况,确实是不太对劲,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能作为证人出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