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他的家事,还轮不到别人来干涉/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田蜜在庭上的表现,所以指证顾东城是失败的,最后的庭审结果自然也就不尽人意,但好在最终的判决并没有下来,他们还有时间。

只是田蜜在法庭上忽然毒瘾发作,再加上顾东城说了那样的一番话,所以在法官的心里已经留下了十分不好的印象,就算田蜜再一次站在法庭上,估计法官也会不会认同她的证词了,就真的认为她是吸毒过多,所以导致神志不清,出现幻想和幻听了。

庭审结束。宋庭遇自然要被重新压回看守所,苏冉在他被带回看守所之前,跑到被告席上,拉住他的手:“庭遇。”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苏冉第一次能够触碰到他,以前他们每一次见面,他们之间都挡着玻璃。

“苏冉。”

宋庭遇也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深邃的眼睛凝着她,眸光一点也不舍得移开。

但是还没等他们说上话,警察就过来将宋庭遇带走了,苏冉一直跟着跑出了法庭,然后活生生的被挡住,眼睁睁的看着宋庭遇又被带上的警车,随着警车的鸣笛声,苏冉的沈静再一次被剧烈的拉扯着。

顾东城和他的人也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出来,看着苏冉和唐子楚还有林晟焕,眸带微笑:“你们觉得现在宋庭遇都被关在了看守所里,就凭你们。斗得过我么?林先生,恐怕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你还有心思去管旧情人的事,哈哈哈……”

本来林家的争斗早就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而林晟焕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导致双腿瘫痪。现在去哪都要靠轮椅,所以林氏的人认为他已经残废,不适合再继承林氏,所以现在相当一部人人都要让林晟焕将位置留给林天佑,但是林母哪里肯?!

所以林氏的矛盾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重!

顾东城带着阴沉而讥讽的笑声坐上了车离开。

三人先是去了一趟周律师那边。在律师事务所和他聊了一下今天的事情,而苏冉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田母打来的,她接听了:“阿姨。”

“冉冉,你们快过来,顾东城要将蜜蜜带走。”

“我们马上来。”

苏冉挂了电话,看向林晟焕和唐子楚:“顾东城早派了人去医院,要将田蜜带走。”

林晟焕打电话叫了司机让他马上开车过来这边,然后三人上了车,往医院赶去,但是还是来不及,到了病房,就看到田母坐在沙发上哭,而田父则站在一边唉声叹气的。

“阿姨。”

“蜜蜜被带走了。”田母哭得声音断断续续的:“刚刚闹到警察都出现了,但是顾东城这个王八蛋说我们不舍得让蜜蜜受罪,不断的给她吸食毒品,所以才会导致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他说他是蜜蜜的丈夫,有权将他的妻子带回去,他竟然说他会帮助蜜蜜戒毒的,那个魔鬼!!”

“我去找他。”

唐子楚说完,就开门离开了病房。

“子楚!”苏冉叫着他的名字,跟着出去,让他不要这样冲动。顾东城既然将田蜜带走了,哪会这么容易让他找到,而且,现在他过去找顾东城有什么用?说不定他连见都见不到顾东城的脸。

那个男人的心思现在已经到了扭曲的地步,不然的话,谁会让自己的妻子染上毒瘾?

“蜜蜜回到他的手上。肯定凶多吉少了,他指不定会怎么折磨她……”田母的心碎的哭喊声不断的传来。

唐子楚被苏冉拉了回去,他的薄唇紧紧的抿着,沉默了一会道:“我去给慕先生的助理打个电话。”

顾东城这一次并没有将田蜜藏去哪里,就是带她回去之前两人的住处。

之前因为他是将她藏好的,而顾东城也不在,所以慕初城的人找到了,就带走,但现在顾东城都没有将田蜜藏好了,他就道貌岸然的对所有的人说田蜜是他的妻子,谁也无权将田蜜带走。

他的意思是,他的家事,还轮不到别人来管。

所以自然,慕初城作为一个外人,还真的无权干涉。

……

田蜜醒来就知道自己再一次被顾东城带走了,因为房间里的摆设她那么熟悉,这就是之前她住的房子。

这房间的一切都还是维持着她离开之前的样子。

她以前觉得顾东城的房子都是黑白灰色调的,线条和色彩都太冷,所以自己搬进来住了之后,就开始重新将这里布置了一下,经她这么一布置,房子里立刻就有了生机,也变得温馨,她那时候真的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的,所以也很喜欢这房子里的一切,但是现在她觉得厌恶!

她在床上躺一天了,顾东城并没有在,佣人将吃的端上来,她也一口都没有吃。

她躺在床上也没有闭上眼睛在睡觉,而是一直望着天花板,直到顾东城回来,打开了房间门,他看到放在桌上的一点都没有动的饭菜,立刻就冷下了脸,朝门外说了几句。

佣人马上就上来了,顾东城认为佣人没有用。所以立刻让她收拾东西离开。

那佣人并不想离开,毕竟顾东城的薪酬给的多,而自己需要钱,所以一直在外面哭喊哀求,但是都没有用,顾东城甚至伸出脚踹了她一脚,然后让人将她撵了出去。

但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田蜜都没有去理会,她依旧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依旧是眼睛盯着天花板在看,依旧是无声无息,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生机的娃娃一样。

顾东城又走了进来,用手端起桌上的饭菜摸了一下,不知道放了多久,所以现在都凉了,现在天气这么冷,自然不能吃这些已经凉透了的饭菜,顾东城便让人又重新热了饭。然后端进来:“吃饭。”

田蜜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是根本就不知道面前有人似得。

顾东城将她从床上带起来:“我让你吃饭听到了没有?”

田蜜的双眼是看着他的,但是似乎没有任何的焦点,眸子里面空洞的没有一点点的色彩。

要将她带回来,顾东城都做好了她会大闹一场的准备,她或许还是会像是之前那样骂他魔鬼。骂他不是人,还说会恨他一辈子,他都无所谓,但是他受不了田蜜这样子,无声无息的,像是一具完全没有任何生命力的尸体一般。

顾东城的神经紧紧的绷着。用勺子弄了饭,想要打开田蜜的嘴,强行将饭菜灌进去,但是忽然发现田蜜的眼睛终于有了色彩,她的眼睛圆圆的瞪着,脸色憋得煞白。额头上又开始冒汗了,身体也开始抽搐。

她跪在床上想要拼命的忍住,但是毒瘾这种东西一旦发作起来,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能忍住的?

她痛苦的低声喊叫着,真的生不如死。

顾东城站在原地看着她如此,似乎很冷静:“要来点么?”

田蜜紧紧的蜷缩着。身体都弓着,在床上打转,甚至掉落在铺着羊毛毯的地上。

顾东城出去了一会,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包白色的粉末,装在透明的袋子里。

他手指夹着白色的粉末,蹲在地上,用手抬起田蜜的脸:“要不要来点?”

田蜜痛苦的眼睛里全是红色的血丝和眼泪,她的手颤抖的抬起来,猛地打落顾东城手上的白色粉末。

顾东城嗤笑:“你等一下别求我,还有,田蜜。你怕什么,染上毒瘾有什么可怕的,你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你还怕我供不起你么?”

“顾东城……”田蜜蜷缩在地上,此刻听到他的话,真的恨不得杀了他。如果现在她手上有什么利器的话,她真的会杀了这个男人!

这个让她这么痛苦的男人!

顾东城又将白色的粉末捡了起来,甚至打开了袋子,放在田蜜的鼻子间,让她闻。

田蜜只觉得光是闻到味道,都能让她舒服了很多。哪怕她在强忍着,但是她太辛苦了,所以最后一点自制力都没有了,她颤抖着手使劲的抓过顾东城手上的粉末,甚至连袋子都没有拆开,就这么狼狈的将粉末塞进了嘴里。

然后她倒在了地上。当那种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的感觉慢慢的消失了的时候,她知道,她之前几天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她再一次沾染上这东西。

顾东城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用手将她脸上的眼泪还有刚刚因为痛苦个流出来的鼻涕都擦拭干净。

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这些。而且,动作轻柔。

田蜜依旧无声无息,只瞪着天花板在看。

顾东城强行的往她的嘴里灌饭菜,但是她也全部都呕吐了出去。

“你要把自己饿死?”顾东城说着,将手上端着的碗狠狠地往地上一摔,然后开了门离开。

他在楼下抽了很多根烟,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田蜜一整天都没有吃任何的东西,所以他叫了医生过来,帮她通过注射的方法暂时将营养物质打入她的体内。

但田蜜接下来连续几天都是这样,她克制不了自己的毒瘾,发作的时候就吃了顾东城递给她的毒品,清醒的时候就躺在床上,不吃不喝。

顾东城每天晚上都会来,和田蜜同睡在一张床上,他会伸出手去抱住她,但是她还是没有反应,总之,无论他做什么。对她做什么,她都是一副毫无生机的模样,只有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才会像是一个人,其余的时候,她都是这样。

顾东城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快要濒临爆发的时候,他狠狠地捏住田蜜的下巴:“田蜜,这都是你逼我的!”

说完,他用力的吻上她的唇瓣。

田蜜这回看着他的眸光终于有了一点色彩,她的手伸到了枕头底下,忽然拿出来一支牙刷,那牙刷被她掰断了。

顾东城知道她要刺向自己,他冷笑了一下,并没有动手去阻止。

但是田蜜本来要向他刺去的手却忽然一转,在他的惊慌的眼神之下,将牙刷刺到了自己的胸膛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