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这是离婚协议书/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东城揪住苏冉的头发力度再度加重了力道,但是他的嘴角却一直挂着笑容:“再说一次。”

“顾东城,你有病,松开手!”苏冉用手去按住自己的头发,怒瞪着他。

顾东城笑出了声,但是倒是将手松开了,苏冉得到自由,立刻走到沙发的一边坐下来:“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了。”

顾东城拿起茶几上的酒喝下,微笑:“怎么,你今天过来难道不是打算求我来着?你现在对我这样的态度,小心我会让你再也见不到宋维希。”

苏冉的心一抖,她知道顾东城今天晚上让她过来这里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宋维希,但是她没有任何的选择。

从顾东城给田蜜注射了毒品之后,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的心里已经扭曲到变态。

从十几岁到现在,他整整恨了宋家二十多年,而且,也一直都将这个秘密压抑在心里,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长期下来,他的心里早就被他所谓的仇恨给蒙蔽了双眼,现在他得到机会来反击,怎么可能会松手?

“有一点你和田蜜挺像的。”顾东城像是在自言自语,也不等苏冉说话,他就继续道:“两个人都喜欢吃软不吃硬……”

他嗤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么硬骨头做什么?”顾东城像是完全不理解一般,一边说还摆了摆双手。

苏冉真的完全没有心思和他在这里谈天说地的,只冷着脸看着他。

顾东城自言自语完了之后又看向苏冉:“苏冉,你觉得田蜜和我真的没有可能了么?她真的不爱我了?”

“不爱了,这辈子你都休想再得到他的爱,因为你不配!”顾东城对田蜜是有感情的,可是那又怎么样,他一点都不知道心疼田蜜,为了要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甚至只会采取一些让人心寒的方式。

没有哪个男人能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得出来这些,唯有顾东城了。

他对田蜜的感情,是一种心理扭曲,变态的感情,这是毫无疑问的。

听到苏冉这么说,也不知道顾东城究竟是什么心情,总之他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大笑了起来。

苏冉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笑什么。

大概心理有问题的人都这样。

苏冉想,最好他能喝死,喝醉,她好在这里找一些下宋维希的身影,尽管她知道宋维希被顾东城留在这里的概率的很小,但是她还是不想放过任何的一个机会。

但是顾东城显然也有千杯不醉的酒量,所以尽管在和苏冉说话的时候,他也是一杯一杯的接着往酒杯里倒酒的,最后又喝光的,可是看他眼神清明,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的精神还是很好。

“顾东城,你要怎么才能放了维希?”

“跪下来,跪下来求求我或许可以。”顾东城点了点下巴。

苏冉看向他:“是不是真的?”

“真的,跪吧。”顾东城的声音加大。

苏冉冷笑一声:“像是你这么没有信用的男人,我还真的信不过,可如果你真的想玩的话,我奉陪到底,顾东城,你最后真的会不得好死的,你一定会是这个下场……”

“我很期待看到我这个下场,但是我这个下场要靠谁来实现?宋庭遇估计得在里面待上好些年吧?就算法官判他过失,但他也得在里面坐上好几年的牢,出来安城又是另一片田地了。他宋庭遇一无所有,怎么和我斗?”

“哪怕他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要从头来过,但是他一定会赢你!”

“你倒是对宋庭遇挺有信心的啊。”

“为什么没有信心?他是丈夫。”

“丈夫?哈哈哈……”顾东城大笑道,又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按住她的肩头,将她摁到沙发上,在她动弹不得的,时候,用手指轻抚着她洁白的脸颊:“我知道宋庭遇很在乎你,这个世界上他最在乎你和宋维希了,如果你也背叛他的话,你觉得他会怎么样?是不是会疯?是不是崩溃?被最信得过,被最亲的人背叛,那种滋味,他真的应该尝尝……”

苏冉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所以她在不断的挣扎,但是顾东城的力气很大,将她用力的锁在了沙发上。

“你想干什么?”

顾东城解开她大衣的扣子,嘴角噙着危险的笑容:“你觉得我想干什么?和宋庭遇以外的人做过么?想不想尝尝那是什么滋味?”

“顾东城,你这个变态,疯子,松开手!”

“苏冉,你觉得到了现在这种情况,我还能松开手?你今天晚上过来这里,难道就没有做这种打算?我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你将宋维希带走?”顾东城终于将她衣服的扣子都给解开了,又用手擒住她小巧的下巴。

“我要宋庭遇尝到被背叛的感觉……”顾东城阴测测的说了一句之后,手上的动作再也没有停顿,先是将她的大衣脱掉扔在沙发上,又动手去脱她身上的毛衣。

苏冉被他大力的拉扯着,伸手想去拿茶几上的酒瓶,拿到了酒瓶她就能狠狠地往这个男人的头上一砸了。

但是顾东城早就意识到她这样的意图,率先动手将茶几上的东西都给挥落在地上。

酒瓶,酒杯,还有桌上的水果之类的东西全部都掉在了地上。

苏冉的手够去茶几已经困难,现在这些东西被打落在地上。并且都已经碎了,她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对付顾东城这个疯子了!

哪怕苏冉紧紧的用手护住自己的毛衣,但是还是被他脱去,他又强硬的动手去脱她最后的打底衣,苏冉慌乱的脑子一片空白,心里的感觉越来越绝望。

“你真的不是东西,枉费田蜜曾经那么爱你……”

苏冉在用力的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放在她身上的动作忽然就松懈了下来。

她立刻滚得远远地,用手将衣服整理好。站在沙发的对面,也蹲了下来,将刚刚打碎了的酒瓶拿在手上,如果顾东城再敢冲过来的话,她会拿起这酒瓶毫不犹豫的刺在他的身上。

但顾东城靠在沙发上,看着她,明显已经没有了刚刚那种恐怖的气息。

他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苏冉知道,自己刚刚在慌乱的时候想到了田蜜,最后也提到了她,这两个字起作用了。

顾东城听到田蜜的名字,果然会有所反应。

顾东城沉默的坐在了沙发一会,又慢慢的站了起来,经过刚刚的举动,苏冉心里已经害怕极了,见他起来,她立刻便跑到了门边,用手去拉门上的锁,但这是指纹锁,关上了,便只有顾东城和田蜜能打开。

顾东城也不担心她会做出什么事来,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上了楼。

苏冉手上还拿着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破碎的酒瓶,瞪着楼梯的方向。过来一会,顾东城从楼上下来,又坐在了凌乱的客厅上:“过来。”

苏冉注意到了他的手上拿了几张白色的纸,应该是一份文件。

她克服恐惧,慢慢的走了过去,要说刚刚顾东城是在耍她的话,现在他就真的要她做什么事了。

用宋维希来威胁她。

苏冉重新坐在沙发上,但是手上拿着的酒瓶依旧没有松开手,依旧紧紧的拽着,顾东城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拿着的文件,然后摊放在茶几上,推到了她的面前:“看看这是什么。”

苏冉用一只手拿过文件,匆忙的看了一眼,她脸色立刻就白了起来,这是离婚协议书!

而且还是她和宋庭遇的离婚协议书!

她苍白着脸看向顾东城,顾东城满不在乎的笑了笑:“看清楚了?”

“你想让我去和庭遇离婚?”

“聪明。”顾东城很满意:“你说宋庭遇现在陷入这样的境地,要是你再去和他提出离婚,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我要你明天就拿着这分离婚协议书去看守所和宋庭遇离婚!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我要你对他狠心,我要你让他绝望,要是你故意告诉他。让他知道你的缘由的话,你休怪我对宋维希不客气,苏冉,别想瞒着我的眼睛,我没瞎,你觉得你去看宋庭遇所做的事情,我会不知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有能力……”苏冉冷笑一声,他或许最后连看守所她和宋庭遇会面的监控视频都能弄到手,自然也就清楚她和他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事。

顾东城笑了一下:“知道就好,可别逼我,我这个人没有多少耐心的,到时候遭殃的可就是宋维希了,还有,我最烦唐子楚林晟焕那些人,你也要懂得在他们的面前演戏,要是他们将宋维希不见了的消息告诉了宋庭遇的话,这个游戏,也是你不遵守规则在先,可就不能够怪我了?”

苏冉的眸光落在了离婚协议书一会:“让我见见维希。”

“他不在这里。”

“那你也要让我看到他,我知道你早有准备。”

顾东城冷嗤:“倒是挺了解我的。”

他说着,找到了手机,点了几下,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上面是一个视频,宋维希在一间房间里,有佣人在哄他睡觉。但是他不肯,他哭喊着说要回去找妈妈。

哪怕往常的宋维希再懂事,但是他到底就是个四岁的小孩子,被顾东城的人带走了一整天,再加上周围的人都是陌生的,一个成人都难免恐惧,更别说是个小孩子了。

顾东城就给苏冉看了一眼,她再伸手想拿着手机看的时候,顾东城已经将视频关了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看清楚了?”

苏冉眼睛酸涩红肿的要睁不开:“好。我会按照你所说的去做,但是事后你要放了维希,将维希还给我。”

“那就要看我的心情怎么样,你表现的好的话,我的心情自然也跟着好,我看到宋庭遇痛苦的样子,或许我就会将宋维希放了……”顾东城大笑一声。

“顾东城,你……”

“我什么?”顾东城看向她:“你有得选择么?我现在很明白的告诉你,你去这么做了,或许我还会放过宋维希,但你要是不去做,我会让你永远再也见不到宋维希,你要是敢冒险的话你就尽管不听我的话,哦,对了,这会可别想依靠慕初城或者是谁了,慕初城的人一找过来,我就让我的人当着他的面将宋维希弄死。到时候照片再寄回去给你看。”

顾东城的这些话让苏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冰冷了。

但是这个狠毒而又卑鄙的男人,想让他对一个孩子手下留情,也是不可能,毕竟要是他还有一丝良心的话,当初也不会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下手,不会想出那么个办法,想同时将她两个孩子都害死。

他的眸光又落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拿着协议书,离开。”

苏冉将协议书拿在手上,顾东城已经从沙发上起来去开了门。

苏冉走到门边的时候,凝了他一眼:“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

“我说过了,我会让你们宋家的每个人都生不如死,对于宋庭遇来说,你的背叛,对他可是致命的一击。”

苏冉没有再听他再说下去,转身就走出了他的房子。

她坐在了车上,将协议书扔在了副驾驶座上,看了一眼,用手捂了一下酸涩的眼睛,然后将脸颊的眼泪擦干净,开了车离开。

苏冉回到林家的时候,发现林家客厅的灯光全都亮了,她还以为自己走之前将灯开了忘记关了。

可是开了门进来,却发现林晟焕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她,面对着窗户,他刚刚应该是一直都在窗边那看着她回来的。

林晟焕转过轮椅,面对着她:“这么晚了,还去哪?”

苏冉才发现自己的手上还拿着离婚协议书的,她便故作镇定的将协议书塞进了大衣口袋内。

林晟焕的眸光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了一下,暗沉了一下。

“我出去找维希了……”

林晟焕没有说话,推着轮椅走了过去,看向她:“怎么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苏冉低下头看着自己,她身上虽然套着大衣,但是扣子却并没有全部都扣上,而且扣的东倒西歪的。

林晟焕伸出手帮她将最几颗没有扣上的扣子给扣上:“冉冉,有什么话要记得我和说,我是你哥,别藏在心里……”

有这么一刻,苏冉张口差点就将刚刚发生在顾家的事情说了出来,但是话到嘴边,她还是忍住了,她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难受而已,想找到维希。”

也不知道林晟焕到底相不相信,他坐在轮椅上,将轮椅推开了一些,这样的角度方便他看着苏冉的眼睛,他盯着她看了一眼:“上去睡吧,太晚了。”

苏冉点点头:“你也早点去休息。”

林晟焕对她的担心和好她怎么会不知道!可是顾东城说出了那样的话,苏冉不敢拿宋维希的生命来冒险。

她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离婚协议书从大衣里拿出来放在了床上,又打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看着看着,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下来,落在了纸上面,她慌忙用手擦拭了一下,然后再也不愿意去看,只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床头柜上,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苏冉早上醒来都精神恍惚的,她看着镜子面前的自己,昨天晚上她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着,导致此刻她醒来,脸色却更差,黑眼圈严重,眼睛里全是红色的血丝。

她用手按了一下眼皮,再度抬起头的时候,首先看到了被她放在化妆台上的离婚协议书,那里还放着一支黑色的签字笔,她拿过离婚协议书。翻到了最后的一页,闭了闭眼睛,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看着协议书怔了许久,最后用手指触摸了一下自己名字旁边的空白位置,只要宋庭遇在这上面签下名字,他们的婚姻,就结束了。

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苏冉不容的自己多想,也不能多看这离婚协议书一眼,不然的话,她会忍不住要将这协议书撕碎了扔在垃圾桶里的。

她将协议书折叠好,放在了包里,然后穿上了大衣,离开了房间。

林晟焕在楼下处理工作,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文件,看到她下来:“冉冉,吃早餐吧。”

苏冉摇头:“我不吃了,你慢慢吃吧。”

“你去哪?又去找维希么?”林晟焕将她喊住:“我已经让人在查,冉冉,你……”

“不去,我去找庭遇……”苏冉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的。

她已经开了门坐上车离开,林晟焕又推着轮椅来到了窗边,看着她的车子远去的背影,打了一个电话:“跟着她。”

……

苏冉这一次是自己过来的,她停好了车,拿着包下来,做好了手续。便安心的坐在了椅子上等候。

过了一会,她听到了脚步声,狱警将门打开,宋庭遇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内,苏冉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等待着宋庭遇朝她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