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这个理由没有可信度/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觉得宋庭遇朝自己走过来的每一下脚步都像是被沉重的东西敲打着心脏一般,只听到,她的心脏跳动的极为的快,当然,也极为的疼痛。

从门口到她这里,短短的十几米距离,却让她感觉像是过了整整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几乎是屏住呼吸等待他的到来的。

宋庭遇又在她的对面,拿起话筒,他低沉但是依旧悦耳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苏冉。”

苏冉手里捏着话筒,低头沉默,她此刻觉得眼眶很热,好像有什么滚烫的液体要流出来一般,她拼命的忍住。

而宋庭遇见她一直都低着头,声音也着急了:“怎么了?怎么不抬头看我?发生什么事了?”

苏冉暗暗地深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她再次抬起头看向宋庭遇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冷静了很多,声音也沉着:“宋庭遇,我有话和你说。”

宋庭遇深邃的眸子半眯了下,沉默了许久:“你说。”

苏冉看着他浓重如泼墨般的眸子,一字一顿道:“宋庭遇,我们离婚吧。”

在她说完这句话,很久,这里一直都很安静,两人都没有说话,谁都没有说,宋庭遇拿着话筒在看着她,她也并没有回避他的眸光,反而也在盯着他看。

“给我一个理由。”

苏冉纤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低了一下头:“没有什么理由,我只是不想和你这么下去了,你现在的情况,周律师都说了很不乐观,我昨天才从他的办公室离开的,我不想等你那么长的时间,所以……”

宋庭遇依旧看着她的小脸:“你在骗谁?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他后面的那一句话声音忽然加重。

苏冉如他所愿的看着他的眼睛:“宋庭遇,还记得你以前问过我,如果你一无所有了,我会怎么做,那时候我说了我会留在你身边是不是?但是我现在后悔了,我不想就这么浪费时间留在你身边,不想等你这么久,而且,宋庭遇,你真的完了,坐牢那么久出来,你又能怎么样呢?你还想和顾东城斗下去么?还想将整个宋家给夺回去么?简直就是在做梦……”

“所以,宋庭遇,你不能这么自私。不能让我等你这么长的时间,你放过我吧?可以么?”

“这就是你的理由?”宋庭遇透过玻璃窗看着她。

苏冉点头,咬着牙不想再说话,因为她担心自己再说下去的话,会暴露出真实的情绪而来。

她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是矛盾,一方面希望宋庭遇不要相信她现在所说的话,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相信她会在他身边,可是另一方面,她却又想让他相信,唯有相信了,他才会签下离婚协议书,这不就是顾东城想要看到的局面么?

“这个理由没有可信度。”宋庭遇此刻很冷静的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东城又做什么事了?他让你这么做的,对不对?”

“不是!”苏冉大声道,并且放下话筒,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拿起来,举高:“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在上面签字了,麻烦你也在上面签下你的名字,我们到底夫妻一场,希望你留我一条活路。”

说完,她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桌上,挂了电话,转身离去,一直都没有回过头去看一眼。

但是她知道她挂断了电话之后,宋庭遇一直在身后拍打着玻璃窗在叫她。

宋庭遇眼睁睁的看着苏冉离开,只觉得她的背影看起来越来越纤瘦。

他又被压回了牢房,很快。苏冉留给他的离婚协议书也被送到了他的手上,他拿着这纸张坐在床上,将协议书上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是苏冉第二次给他离婚协议书……

他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果然写着苏冉的名字,她在过来的时候,已经签了字。

“在看什么?”

有一道声音在宋庭遇的身旁响起来,但是他并没有理会。

“我说你在看什么!”一个身材中等。光着头的男人道:“你哑了?!”

他边说边推了宋庭遇的肩膀一下。

宋庭遇已经进来一个多月了,但是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不说话,也从来不和看守所里同一个房间的其他人打交道,他都是做自己的事情。

本来新人刚进来都不会好受的,都必须要做些事情的,但是宋庭遇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那天他想去叫他去将厕所从头到尾刷一遍的时候,刚刚触碰到他的肩膀,却被他回头一个眼神给镇住。

然后他就怂了,没敢出声。

再加上很快他们又得知他曾经是安城名门宋家的人,所以心里又有了几分惧怕,这一个多月以来,他独立独行,他们也不敢怎么招惹他。

只是今天……

他却接到了一个命令……

所以现在故意来找茬。

他们知道宋庭遇已经毫无靠山了,别人甚至还给了他们好处让他们整整他。

这男人认为,像是宋庭遇这样出身那么好的人,肯定从小养尊处优,特别的不经打,一会他想到一向冷漠疏离的宋庭遇要跪在他的面前求饶了,他心里就觉得兴奋。

宋庭遇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就这么一眼,让这个男人心里又不由自主的慌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怒瞪着他:“看什么看?看什么看?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真还以为自己是宋家高高在上的少爷?我告诉你,来到这里,你比我们好不了多少……”

男人仗着自己有点肌肉,虽然不高,但是块头挺大的,之前在外面也是经常犯事的人,现在他就是这牢房里的一个老大,这里包括宋庭遇一共住着七个人,又想到有人给了好处让他修理这个小子,他何不趁这个机会?

他说着想伸手上前去抢宋庭遇手掌的离婚协议书。但是被宋庭遇一脚将他踹的老远,他被打的趴在了墙角处,还刚好被踹到了男人的命根子,此刻捂着腿间在嗷嗷哎叫,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你们在干什么?还不给我上,给我好好地修理他一顿,妈的!”

他痛的在地上站不起来,眼泪都流了出来,直到牢房里的另一个人将他扶了起来:“标哥,你没事吧……”

被称为标哥的男人狠狠地拍了过来扶他的人一掌:“我这个样子像没事么?还不扶我到床上去。”

没想到宋庭遇的劲那么大,被他踢了一脚到现在都缓不过起来。

牢房里的其他人已经朝宋庭遇那边走去了,五个人对他一个人,但是见他刚刚踹了标哥一脚,那劲道好像也不是好惹的,所以现在他们都还在观摩,并不敢贸然上前。

“你们都在干什么?我让你们给老子狠狠地修理他,都站着干什么?上啊!”

见他们都不动,标哥急了。

大家便上前,首先两个上来缠住宋庭遇,但是他们没有一个够宋庭遇高,打起架来也没有他凶狠。所以很快就败下阵来。

标哥看的眼珠子的掉下来了,真没想到像是宋庭遇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原来也这么能打。

“上啊,你们一起上,都别给我留情,给我狠狠打!”标哥急红了眼睛。

五个人便一同上前,开始的时候宋庭遇是占了优势的。但是到底人多,他就一个人,所以也免不了被打中了好几处,脸上和身上都受了伤。

甚至他本来拿在手上的离婚协议书也被一个人也扯了出来,标哥看到了,乐了:“拿过来,让我看看,这到底他妈的是什么鬼东西,藏得跟宝贝似得……”

有人捡起来协议书看了一眼:“标哥,原来是离婚协议书。”

“我呸!”标哥嘲讽的大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原来是老婆被你的离婚协议书,你老婆肯定是看到你落魄了,不要你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说不定你老婆早就在外面偷人了,人家现在看中别人了,巴不得要快点和你离婚,名字都迫不及待的写下了,哈哈哈……”

标哥最后的笑声卡在喉咙里,因为宋庭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往他身上又踹了好几脚,还被宋庭遇拿过一旁桌子上的玻璃杯朝他的额头上一砸,他被打的趴在床上,嘴角和额头上都流出血丝,而离婚协议书还被他捏在手上,宋庭遇浑身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气,走过去从他手上将协议书抽出来,已经沾染上了血迹。

他还没有动作,忽然后背传来剧烈的疼痛,他被打的半跪在地上,背部的衣服瞬间染的通红。

拿椅子砸他的人,看到他背后的鲜血,似乎也觉得害怕了,椅子哐当一下掉落在地上。

牢房的门终于被人打开,狱警从外面走了进来,宋庭遇渐渐地听不清楚他们在说话,他伸手去拿掉在地上的离婚协议书,但还没抓住,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倒在了地上。

……

宋庭遇醒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牢房里,他被送到了医院来,只是这病房的门外隔着厚重的门,防止他逃走。

只听到铁门响了一下,守在外面的警察将门给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因为后背受伤,所以宋庭遇此刻是趴着在床上的,听到声音,他努力的抬起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终于看清楚了进来的人,他又将头趴在了枕头上。

“宋总。”进来的是唐子楚,他当然知道宋庭遇用那么期待的眼神看着门外,是想要看到谁的身影。

苏冉也得知了宋庭遇的情况,但是出人意料的淡定和镇静,只让他过来看看情况。

“苏冉有事……”

宋庭遇低声道:“有什么事?”

唐子楚沉默了一下:“我也不清楚。”他倒了一杯水递给宋庭遇,但是他并没有接过。而是抬起头看向他:“子楚,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我。”

“宋总,你说。”

“最近顾东城有什么行动?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

唐子楚早在来之前,就被苏冉交代了,别将宋维希不见了的消息告诉他,让他担心,因为他在里面什么都做不了,让他担心又何必?

“没事,就是苏冉她一直在为宋总的事忙上忙下的……”

宋庭遇看着他的眼睛,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确认他所说的是否属实。唐子楚也很镇静,并没有胆怯。

宋庭遇用手撑着和后背一起手上的肩膀,艰难的坐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那份早已经染上了血的离婚协议书:“那为什么苏冉会无缘无故给我这个?”

唐子楚疑惑的接过去看了一眼。他的眼神一闪而过惊讶。

他的直觉告诉他,苏冉会这么做,应该和宋维希昨天不见了的情况有关,但是他在事先答应过苏冉先不将这件事告诉宋庭遇的,所以他摇头:“我也不清楚。”

宋庭遇将离婚协议书撕了扔在垃圾桶里面:“你告诉她离婚协议书被我撕了,让她过来见我一趟。”

“好。”

宋庭遇冷然的看着他:“现在就去。”

唐子楚只能先离开,他找到了苏冉,两人都坐在了车上道:“宋总让你过去见他一面,他说离婚协议书被他撕了……”

他说完,看了看苏冉:“你们到底怎么了?你给他离婚协议书是不是顾东城让你这么做的?他用宋维希来威胁你了吧?”

“没有。”

唐子楚马上道:“别撒谎了,不然这太巧合,而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宋总?”

“因为我已经看不到希望了,我不想这么等下去,我不想再去管他的事情了……”

唐子楚嗤笑:“我不相信。”

苏冉看了他一眼:“相不相信随便你。”

“顾东城这个男人,最恨宋家,他又觉得是我和你一起帮助田蜜将他的女儿害死的,他更不会轻易的放过你,放过宋家了,所以便想到了这样的办法吧?你别否认了,他一定是用维希来威胁你……”

“你别自作聪明。”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冉打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