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你觉得我不应该去看看他?/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子楚离开医院之后,给苏冉打了电话,告诉她,宋庭遇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宋总说,要你过去一趟,去和他说清楚说明白,他才签字,他说不相信你所说的话也不相信你会这么对他,他让你过去一趟……”

苏冉没有等他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唐子楚看着手机一会,叹息着摇了摇头,打了个电话订了机票。订的是回老家的机票,他和所有的人都说是回去唐家一下,但是到了机场,他则将之前买的机票退了,又买了前往江城的机票。

上飞机之前,他已经联系上了慕初城,只等到了江城,将宋庭遇的话转达给他就好。

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友情,并不会像是女人之间的一样,他们或许不会经常联系或者是怎么样,但是一人遇到困难,另一人也不会袖手旁观。

慕初城和宋庭遇之间就是这样,从上次他安排人将田蜜找到并且救出来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

……

苏冉接了唐子楚的电话,并没有再去医院看宋庭遇,她不是不想去看,她很想他,可是怕自己在他的面前会泄露出一切。

顾东城也给她打电话:“看来宋庭遇对你的感情真的是不一般,你都将离婚协议书递到他面前了,他受了重伤,你也狠下心不去看他,但是他还是不相信你会背叛他,怎么办?为了让他对你死心和绝望,我是不是应该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苏冉听着心里一慌,声音沉沉:“你还想怎么样?”

“呵呵……”顾东城笑了几声:“害怕了?很怕?怕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是在帮你,懂不懂?”

“帮我?”苏冉冷笑了一下,这个男人的心是石头做的,他现在只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快活一些,他觉得对付宋家的人,看着宋家的人都陷入困境,陷入绝境。才是最开心的事情。

看他们悲伤,看他们难过,看他们不知所措,就会满足他已经扭曲变态了的心里。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顾东城忽然开口道。

苏冉没有说话,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马上就将电话给挂断,一点也不愿意再和这个男人说话,只觉得厌烦至极。

“你出庭指证宋庭遇吧,保证他会对你死心,对你绝望的,你说是不是?”顾东城的声音,就像是在和某人商量着事情一般,很温和,很有耐心。

“你做梦,顾东城,你不要得寸进尺。”苏冉忍无可忍。

“我似乎有得寸进尺的资格吧?谁叫你的宝贝儿子现在在我的手上呢?”

“顾东城,你要是敢对他做出什么事来,我一定会去告你的,我不会放过你……”

“呵呵呵……”顾东城在电话那边扬声大笑:“告我?好啊,来啊,我做了这么多事,也没见谁来告我,对了,田蜜好像想反咬我一口的。但是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的,你不是比我更清楚?”

“你觉得将我惹怒了,我会放过宋维希?还是你觉得我会看在他还是个孩子的份上,放过他?”

听着顾东城说这些话,苏冉反而冷静了下来,是啊。现在的她,可顾东城这男人讲道理,将情义,那简直是荒唐,因为他早就没有良心。

也许,在这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内,他早就已经演变成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人。

她用力的咬了咬唇:“你想我怎么做?”

“其实宋庭遇这个案子,说实在的,证据确实不足,虽然说他的手机遗留在案发现场了,但是也不能证明那就是他作案的时候留下来的是不是?而且,怎么会这么巧,医院里能证明他没有在案发那个时间段出现在现场的监控视频都坏了,只有一个证人,就是那名小护士,是她说宋庭遇在案发之前在现场和老家伙还有宋明轩爆发剧烈的争吵,只有这么两点证据而已……”

“监控视频你早就让人毁了。”苏冉冷声道。

顾东城笑了一声:“我听说宋庭遇在和老家伙还有宋明轩争吵的时候,你也听到了……”

“你想我在法庭上说这些?”

顾东城道:“当然这么说还远远不够……”

……

这些天安城最大的消息莫过于宋庭遇的妻子苏冉在某一天上午出现在警察,指控宋庭遇就是凶手的事情了。

那天她戴着墨镜独自一人去了警察局,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是谁透露了风声,所以一大堆的记者等候在外面。

苏冉本来想绕过这些记者开车离开的,但是躲不开,她一出来就被一大堆的记者包围着,再加上她又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所以身边根本就没有人出来帮她。

记者的问题一个个的朝她砸过来,让她想起来了之前白芷芮出事了,那些记者也是这么的将她围堵住,让她根本就逃不开。

记者的问题各种各样,但是问的最多的还是为何在这之前。她那么尽力的想要将宋庭遇弄出来,帮他请律师,为了他的案子四处奔走,可是现在却忽然说要作为证人指控他……

面对着这些记者,苏冉却显得很冷静,她知道这都是顾东城有意安排的,不然,谁知道她在今天上午过来警察局?

警察总不会通知这些媒体记者出现在警察局面前,让他们来采访苏冉吧。

她摘下墨镜:“因为我忽然发现,他不值得我去帮助,我之前被他蒙骗了,就算他并不是宋家的人,但是他总归和宋老夫人相处了二十多年,他竟然都能下得了狠手将她杀害,所以我想清楚了,我要出来指控他……”

苏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周围的媒体记者一直都在拍照,很快。这些照片和苏冉所说的话,便会出现在各大报纸和电视上了。

本来近日以来,关于宋庭遇的事情,就一直备受关注,城中名人,出了一举一动都会备受关注的。更别说是这么大的事情了。

苏冉说完之后,他们自然也还想要知道的更多,所以还问了许多的问题,但是苏冉都没有回答,手上拿着资料,想要将人群挤开而离开,但是很无奈的时候,这很困难。

本来外面的天气很冷的,但是苏冉却因为和这些记者不断的推搡,所以弄的她身上都冒出汗水来了。

这个时候,有人将人群拨开,苏冉的手被人拉住。她跟着将她拉住的人,离开了这些人群,上了车。

看清楚了车后座坐着的人,她怔了一下:“晟焕。”

林晟焕的眸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开车,离开这里。”

“是,林先生。”前面的司机道。

“晟焕,你怎么会在这?”

林晟焕看向她,不答反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苏冉放在大腿上的双手用力的交握着,可想而知她此刻的内心是多么的不平静。

“到这里指控宋庭遇?”

苏冉没有说话。

“听说你要和宋庭遇离婚?你连离婚协议书都让人转交给他了?”

苏冉依旧没有说话,但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因为维希?”

“不是,维希找到了,那天唐子楚也看到了,我将维希送到别的地方去了。”

林晟焕明显不相信:“送到哪里去了?能保证他的安全?别人能好好地照顾他?”

“我的一个远房亲戚……”

她话还没说完,林晟焕就打断了她的声音:“我认识了你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远房亲戚?你妈妈乔家那边早就和你们断绝了关系,这么多年来你们都没有联系过,怎么忽然跑出来个远房亲戚?再说了,远方亲戚你就信得过她照顾维希?”顿了顿,林晟焕轻声道:“冉冉,你在撒谎。”

他的眸光淡淡的往苏冉交握着的双手那看去了一眼:“你每次心里一有心事的时候,双手就会紧紧的握在一起……”

苏冉听他这么一说,双手马上松开。

林晟焕微微一笑:“欲盖弥彰。”

“你有事瞒着我,瞒着我们大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这一切都是顾东城安排的吧?他让你这么做的?让你出来指证宋庭遇?他就这么恨宋庭遇,恨宋家的一切?”

苏冉只觉得眼睛越来越温热,车子在路上行驶。

好像她这么做,但是每个人都不相信她是因为退缩因为害怕所以要和宋庭遇离婚……

宋庭遇心里是不是也一直这么认为的?

所以才会迟迟都不肯签字离婚?

等到她真的出现在法庭的那一刻,他会崩溃吧?他会相信了吧?

“冉冉,有事别瞒着我,你瞒不过我的……”

苏冉看着他,经不过他说的这些话,她终于哭了出来。

林晟焕用手帕帮她擦拭眼泪:“别哭,什么事都有我呢……”

苏冉只是哭了一会,用手捂了一下脸,将凌乱的发丝别到耳朵后面,看向林晟焕:“晟焕。这件事别告诉宋庭遇,也别告诉任何人……”

林晟焕长叹一声:“你觉得宋庭遇会这么轻易的相信你么?”

“等到他在法庭见到我的时候,他就会相信的……”

林晟焕沉默了许久,又听到苏冉道:“我很怕维希出事……”

她没得选择。

……

苏冉要出庭作证的事情轰动了整个安城,哪怕是宋庭遇在看守所里也很快就听说了这件事。

他当时就闹的特别的厉害,还想离开看守所去外面见苏冉,后来被狱警抓到了,认为他想逃狱,自然不会对他客气,当时追出去的时候是拿着警棍的,所以也没有犹豫的就往他身上砸去。

当时就将宋庭遇的脑袋给砸破了,鲜血直流。

宋庭遇后背的伤还没痊愈。又受了伤,所以再次被送到了医院,只是这一次,因为担心他会再次逃跑,所以看守的远远要比上一次要严格的多。

……

高盛将办公室的门打开,顾东城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抬起头看向他:“怎么样?”

他靠在沙发上,显得很悠闲,也显得很惬意。

“刚刚我才去了解了一下,听说宋庭遇听到了苏冉到警察局指控他的事情,他想离开去见苏冉,结果被狱警抓住,打的脑袋都破了,现在又住院了……”高盛走到沙发那边道。

顾东城摸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这是他和田蜜的婚戒,他没舍得摘下来,他一直还认为田蜜就是他的。

他没打算放过她,只是现在。暂时先让她离开而已。

顾东城嘴角噙着抹笑,终于松开了手,从沙发上站起来,将西装外套的扣子扣上,然后拿过茶几上的车钥匙丢给高盛:“走吧。”

“顾总,您这是要去哪里?”

“宋庭遇现在这情况了,你觉得我不应该去看看他?”

换言之,顾东城现在想去医院,去找宋庭遇。

高盛点了点头:“好。”

到了医院,顾东城让高盛去处理了一下,然后警察将厚重的铁门打开,他走了进去之后,铁门又被关上。

宋庭遇听到声响,激动的看向门口的方向,真的以为苏冉过来了,但是没想到过来的却是顾东城。

他现在一只手被拷在床头的柱子上,只有一只手是自由的,但是他就看了顾东城一眼之后,又低下头去看自己手上的戒指。

这个举动,竟然和自己刚刚一模一样,顾东城看了一眼,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和苏冉的结婚戒指?她都把戒指还给你了,你还在自欺欺人?”

宋庭遇没有理会他,只是低声的吼了一句:“滚!”

顾东城怎么会离开:“我就是来看你的,这么着急将我赶走做什么?”

“看看你现在自己成了什么样,再想想你以前的生活,特别的不能接受吧?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落魄成这样吧?曾经堂堂的宋家少爷,现在竟然沦落成为杀人犯,真是有趣。”

宋庭遇自由的一只手伸手将床头柜上的一个杯子往顾东城的身上一砸。

但是顾东城闪避开了。

“以前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喜欢自欺欺人的,苏冉都不要你了,你还在这里痴人做梦?谁愿意等一个杀人犯等上几年的时间?”顾东城边说边上前,趁宋庭遇不备的时候从他手上将戒指抢夺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