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只是一枚我不要的戒指,何必?/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顾东城无论在说什么,宋庭遇都没有理会他的,完全当他是透明的一样,但是顾东城现在将他的戒指给抢了,宋庭遇就怒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想要去将戒指给抢回来,但是顾东城拿着戒指往后站了一步,他的一只手被锁在床柱子处。所以行动受到限制,现在根本就够不着,就算是从床上站起来。但还是够不着。

宋庭遇怒瞪着顾东城:“把戒指还给我。”

顾东城故意将手中的戒指举高了,让他能够看得见:“有本事你自己过来拿。”

他现在所站的位置,宋庭遇哪怕再用力去够,但还是远远不够。

“顾东城,把戒指还给我!”

“我说了,让你自己过来拿。”顾东城装模作样的拿着戒指在看:“还挺漂亮的。可惜,苏冉都把戒指还给你了,估计这辈子也不会再戴上了吧?你看看自己。都变成了什么样了?你也不能怪她的,女人都是现实的,你现在能给得了她什么东西?难道真的要她等你,一直等你,女人的青春有限,她能等得了你几年?”

宋庭遇像是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一样,只想去抢他手上的戒指,因为手腕被拷着,他往顾东城那边挪动的时候,竟然将整张床都带动了起来。

铁床在地上摩擦着,发着刺耳而难听的声音,但铁床很重。所以他在带动的时候,移动的很艰难,拷着手铐的手腕。先是红了一大圈,紧接着磨脱了皮,再接着竟然都磨出血了,却愣是来到了顾东城的面前。

额顾东城想看着他到底多有能耐,是不是为了个戒指,就拖着整张床来到他这边,所以一直都站在原地并没有动,但当宋庭遇真的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愣了好一会。

宋庭遇此刻真的狼狈的很,血液不断的从拷着手铐的手腕处流出来,额头上包扎着厚重的纱布,穿的是这医院的病号服,脸色很苍白,近看之下,好像嘴唇还都脱皮了。果真够吓人,哪里还有往常那个光鲜亮丽的模样?

顾东城看到他现在这样,只觉得心里痛快极了,他要看到宋家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好下场。

宋庭遇,他要他生不如死才是真的。

就在宋庭遇以为自己能抢到顾东城手上的戒指的时候,他的嘴角忽然阴冷的勾了勾。手举高了,将戒指往前面一扔。

只听到一声虽然很小但是却清脆的声响,宋庭遇急红了眼睛。深邃的眼里全是红色的血丝:“顾东城,我要杀了你……”

“哈哈哈……”顾东城往后退了好几步:“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走过来啊。”

宋庭遇并没有理会他。弯下腰,跪在地上在到处寻找被顾东城仍在房间里的戒指。

“败家犬。”顾东城对着在地上跪着不断寻找戒指的宋庭遇的背影冷冷的说了一声,然后拉开了们离开。

在他离开的瞬间,宋庭遇的眸光猛地变得锐利而清明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刚刚的颓然,悲伤和愤怒。

宋庭遇现在很冷静,他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他皱了皱眉英挺的眉心,看了过去。只见手腕处已经血肉模糊了。

他按了一下床头的按铃,过了一会,有护士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走进来,在他们的眼里,这病房里面住的可是杀人犯,所以他们开门进来的时候,脸上都带着恐惧和戒备,身体也紧紧地贴在墙上,尽量离宋庭遇那边远一些。

“先。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小护士小声的说道,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看过去,她一张脸上写满了惊呆。

因为她发现本来放在房间正中央的床,竟然被宋庭遇往旁边移过去,还移动了很大的一段距离。天啊,她可没有忘记这男人的一只手可还被拷在床柱子上的,他是这么拖着整张床在移动的。

小护士也注意到了宋庭遇手腕上的伤,看到倒是没有觉得多么的惊讶了,因为就这么拉着整张床在移动,怎么可能没有受伤?

“先生。你是让我帮你包扎一下手腕么?你等一下……”

小护士说完,又敲了敲门,让守候在外面的警察给她开门,但是宋庭遇这个时候却将她叫了回来:“帮我把地上的戒指捡起来。”

小护士又是愣住了:“戒指?”

“掉在那边了,快点。”

不知道是因为宋庭遇本身气场就强大的缘故还是因为他此刻是杀人嫌疑犯,所以小护士不敢再耽误时间:“好好……”

她顺着宋庭遇指向的方向,蹲在地上帮他将墙角的每一个地方都仔细的找了一遍,终于将戒指找到,还给他。看到他像是宝贝似得放在手掌心处抚摸。

他手腕上的伤口也必须要马上就处理,所以护士又帮他清洗了伤口,包扎了一下,然后才离开的。

……

关于宋庭遇的事情,苏冉已经听说了,她是在他出事后的第二天才去医院的。

时隔一天,她不但知道了他在看守所里想要逃走去找她,但是最终却被抓住,所以被狱警痛打了一顿的消息,还听说了他在医院里,因为找一枚戒指,竟然拖着整张床,最后将手腕弄得鲜血淋漓的消息。

她知道那枚戒指就是她之前让唐子楚还给他的戒指。

她终于出现在了医院,也是那天她和他说离婚后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过来看宋庭遇。

而宋庭遇明显比她那天所见的他要消瘦的多了。

脸上的胡渣也起了,但是都没有去处理一下。

警察将门打开的时候,苏冉走了进去。

宋庭遇看到进来的是她,很激动:“苏冉,你终于来了。”

见苏冉没有说话,他又出生道:“你是不是来看我?”

苏冉来到他的床前,眸光先是淡淡的落在了他被纱布包扎着的手腕处,声音似乎也没有带多少的感情:“把自己弄成这样,何必?”

“只是一枚我不要的戒指,何必?”

“苏冉……”宋庭遇带着血丝的眼睛盯着她在看,已经许久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所以往常深邃而迷人的眼睛此刻显得疲惫不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