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原来这就是你对我的感情/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似乎是不敢相信苏冉会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抬起头看着她。

苏冉没有说话,而是伸手过去将他的手拿过来,打开他紧握着的手,戒指果然在手掌心上。苏冉拿过戒指,他似乎一慌,马上伸手想要从苏冉的手上将戒指抢回来,有预感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果然,下一刻,苏冉就拿着戒指来到了窗外,当着宋庭遇的面,挥动着手臂,将戒指从窗户上扔了下来。

宋庭遇因为之前被拷着的那只手的手腕受伤了,所以警察给他换了一只手,依旧拷在床柱子上。

看到苏冉将戒指从窗户上扔下去,他急的立刻从床上再度站了苏冉,他本来想阻止的,但是哪里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戒指被苏冉扔了。

他们这栋楼后面是一个湖,所以苏冉站在窗边就相当于她已经将戒指扔到了湖上。

苏冉做完这些,还很冷静也很淡定的看着宋庭遇。但与她相反的是,宋庭遇满脸的震惊和怒气,眼眸带着冰冷,但是似乎又带着火焰,正在瞪着苏冉。

苏冉就站在窗边:“戒指是你送给我的,我有权怎么处置,我可以还给你。也可以自己扔了。”

“苏冉,你够狠!”宋庭遇眼睛里的红色血丝似乎越来越严重,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啥呀的很。

苏冉微笑了下,又回到了宋庭遇的面前,站在床边看着他,眼神冷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你之前不是说过我是没有心的么?那时候我没有说话,但是现在我想,也许我真的是没有心的,宋庭遇,你不是一直要我过来和你将事情给说清楚么?今天我就来了,我再一次告诉你,请你和我离婚,请你放过我。可以么?我不想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等待你的日子上……”

宋庭遇的眸光依旧落在她的身上:“所以你为了要摆脱我,宁愿要作为证人出现来指控我?”

苏冉沉默了一会,努力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再度抬起头的时候,她似乎已经十分的淡定:“是你逼我的,你迟迟不肯签字离婚……”

“我逼你的……呵……”宋庭遇忽然冷笑一声,在苏冉猝不及防的时候伸手将她的手臂拉住。紧接着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摁倒在床上,哪怕他现在行动不便,但是要想制服苏冉,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反应过后就用手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干什么?放开我!”

宋庭遇不为所动,依旧看着她:“苏冉,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让人心酸的悲伤。

苏冉将头扭到了一边,她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眶很温热,宋庭遇的一句话惹得她几乎将眼泪落出来。

苏冉在沉默了很久道:“人都是自私的,你现在一无所有了,没了宋氏,没了宋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你还成为了杀人犯,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你甚至要比外面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普通,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留我在你身边?你何尝不自私?”

“你说过你爱我的,难道那都是假的?”宋庭遇用自由的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转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说话。

苏冉没有逃避,这一次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话:“我是爱你啊,宋庭遇,我没骗你,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没有那么纯粹,我不能在明知道你一无所有之后,还能义无反顾的爱你。你知道么?所以,你现在这样了,我真心的请你放过我……”

宋庭遇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那些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人一般。

“原来这就是你对我的感情。”

“对。”

“真可笑……”宋庭遇忽然轻轻地笑了笑,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怎么样:“我竟然还那么相信了……”

他用手捧着苏冉的脸,按着她的后颈。逼得她必须要和他四目相接,而他则慢慢的靠近,眼神危险的让人害怕。

“你为什么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退缩?你为什么能为了摆脱我而要帮顾东城指控我?你为什么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痛苦而能无动于衷?”

他说完,也不给苏冉任何说话的机会,忽然低下头,用力的深吻住她嫣红的唇瓣,吻得力道越来越大,苏冉用手抵挡在胸前,脑袋不断的左右闪躲,但是都没有能够躲开他的吻。

他这次的吻让苏冉尝到了绝望的苦涩。

苏冉最终狠下心来,趁他攻占城池的时候,用力的咬了一口他的舌尖,血腥味瞬时从两人交缠着的唇舌之间蔓延,两人都尝到了血液的腥甜味道。

但是哪怕这样了,宋庭遇还是没有松开手让苏冉离开,直到最后他自己结束,还将苏冉扣在怀里,他的头埋在她的颈窝间,声音带着沙哑和不稳,伴随着他这声音的,还有冗长的呼吸。

“苏冉,别离开我……”

苏冉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许久了才说话:“我已经在协议书上签字了,希望你尽快的签字,我不想等太久,还有,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估计就是在法庭上了……”

宋庭遇慢慢的将她松开,她起身,整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

最后她再看了他一眼,然后敲了门,拉开门:“再见。”

“苏冉,你要是现在离开了,你就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苏冉的脚步顿了顿。放在门把上的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因为用力过度,所以手背上青筋都出来了。

她就停顿了一下脚步,也没有再回过头去看宋庭遇,依旧往前走着,离开了这病房,随着厚重的铁门被关上,苏冉终于再也看不见宋庭遇。

她在病房的门口站了许久,久到连守在外面的警察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询问了一句,她摇了摇头,开车一路上失魂落魄的回到住处。

之后,她果真就如她所说的那样,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去看过宋庭遇。

听说那天她离开之后。宋庭遇大病了一场,所以又在医院多住了几天,醒来后,他第一时间签了离婚协议书,让周律师转交给苏冉。

苏冉拿到离婚协议书之后,回到了房间,她发现自己的手有些颤抖。终于翻到了最后的一页,她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页自己的名字的旁边,便是宋庭遇的签字。

这一次他是真的签字了,是真的对她死心了吧……

她早就料想到这结果,但此刻真的看到了这一切的时候,她还是觉得难受的要窒息。

她与宋庭遇终于签字离婚了,他们两个终于从曾经最亲密的夫妻变成了现在这样形同陌路的情况。

她刚刚拿到周律师转交给她的协议书。马上就接到了顾东城的电话,他约她出来见面。

苏冉离开的时候,还带上了离婚协议书,到了约定的餐厅,她从包里拿出协议书放在了顾东城的面前:“他已经签字,我们已经离婚,你现在可以把维希还给我了么?”

顾东城在翻看离婚协议书,所以对于她此刻所说的话,也没有怎么在意似得,从口袋拿出手机放在桌上:“这是最新的视频,看看你的宝贝儿子吧,还有,你急什么,官司还没打呢。”

苏冉看向他:“你做人真的要做得这么绝么?他是真的对我失望了,才会签字的,为什么你还不满意?”

顾东城却冷冷的看她一眼:“苏冉,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遍,我才是这整个游戏的主导者,想怎么玩,全都看我,而不是看你。你没有说不的权利,除非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宋维希出事……”

“只会做这种威胁人的事情,也只有你这么卑鄙无耻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顾东城对于她的话一点都不在乎,反而对着她笑了一下。

苏冉拿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机,点开一个最新的视频,视频里面的宋维希正在睡觉,很安静的睡觉。

“放心吧,只要你乖乖的按照我说的去做,宋维希暂时不会有事,要是有事了,我可不就找不到什么东西来威胁你让你乖乖听话了?”顾东城终于将离婚协议书给看完了,放在了桌上,看向苏冉:“记不记得我说过你和田蜜有些相似之处的?你们的性格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但其实骨子里还是挺相似的,都要别人拿出点东西来威胁才肯乖乖听话……”

苏冉没有理会他,而是一遍遍的在看着关于宋维希的小视频,怎么看都看不腻似得。

顾东城故意伸手将手机拿了回来,勾着唇看着她:“看够了没?”

“永远看不够。”

顾东城冷哧了一声,沉默了许久才说话:“听说你前两天去看宋庭遇了,和他说了什么狠话了?让他生病了好几天?”

“何必假惺惺,这不是你最想看到的么?”苏冉冷笑了一下。

顾东城用手拍了一下手掌:“看到宋庭遇那样子。我确实是觉得痛快,又开心,不过,苏冉,你确定你没有将事情告诉宋庭遇?”

他话锋忽然一转,苏冉心里咯噔了一下,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顾东城双手摊了摊,将手机放好之后,出声道:“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在提醒你,最好好好的听我的话,我也不是吃素的,别以为自己做出什么事来我会不知道,懂了么?”

……

周律师今天下班的很晚。离开律师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他去了停车场取车,刚一坐到车上,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凉凉的,他疑惑的低下头一看,当看清楚架在脖子上的是一个锋利的小刀的时候,他被吓得出来一声冷汗。

他想转过头去看看背后坐着的究竟是谁,但是车后座的人似乎马上就发现了他的意图:“别回过头,不然我会给你放点血的……”

“你,你是谁……”

虽然他没有回过头去看清楚车后座男人的脸,但是他能确定,自己从来都没有招惹上这样的人才是。

他现在都能感觉到周围全是危险的气息。

“你不认识我,但我可认识你。周律师……”后面的人用冰冷的刀面在周律师的脸颊上拍了几下,在他做这样的动作的时候,周律师一直在闪躲,担心他的刀子会伤到他。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想要什么?钱么?我这里有钱……”除了这点,周律师实在时想不出来子到底还有什么可能会得罪这么一个人的。

哪怕他还没有和他见过面,但是都觉得这个男人危险。

像是一头优雅的豹子。

“你只要告诉我,宋庭遇那个案子,你究竟在帮谁做事?”

周律师一愣,原来是因为宋庭遇所以才会找他……

“我是宋先生的律师,自然就帮宋先生,他是我的当事人,我在尽我的一切努力让他能够尽量的脱罪或者减轻罪行……”

“是么?”男人笑了一下,明显不相信。

“我怎么一丁点都看不出来你在为宋庭遇的事情尽心尽力?”

“先生,你是宋先生的朋友吧?你真的误会了,我真的是在为宋先生办事!”

男人此刻将刀子从他的喉咙处离开,但是却放在了额头上,从额头一直往下,每一下,都像是要突然加大力气,将刀子刺入他的肌肤上!

周律师越来越害怕,甚至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你。你,你别乱来……”

他大喊了一声,男人的笑声更为的张扬:“你好好的说实话,我不就不会乱来……还有,你要是尽心尽力的话,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个案子一丁点进展都没有?”

“主要还是宋老夫人这个案子太复杂了,所以才会这么久还没有什么进展的,这个你们是不懂的,你们……”

“我是不懂这些,但是折磨人我还是很懂的,周律师,你并没有对我说实话,你的嘴这么硬,看来我要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说罢,周律师忽然惨叫了一声,原来是男人拿着刀子在她的手臂上狠狠地刺了一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