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乖乖按照我的话去做/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自己手臂上涌出来的鲜血,周律师吓得脸色都变得惨白惨白的。他连忙用手捂住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喘着粗气看着车后座的男人,男人勾着唇在微笑:“下车,坐到车后座来,我们慢慢聊聊。”

周律师不敢再有什么耽搁,连忙点着头,然后乖乖的从驾驶座离开,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也是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身旁的男人的容貌。

长的极为好看,五官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眼眸狭长,带着笑意。可是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一个男人,动起手来那么狠呢?

此刻男人用手帕在擦拭着刀子上面的血液,挑着眉在看着他:“周律师好像对我很好奇?”

“不,不是……”周律师连忙摆手,一般长的好看的男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盯着他在看,更何况是一个男人在盯着他看。

周律师其实只是在再三的确认,自己真的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真的不知道他是谁。

他本来就害怕血,此刻捂着手臂上的伤口,他嘴唇都白了。

“这位先生,你想知道些什么?”

男人晃了晃手上的刀子:“我要知道全部的真相,最好老实交代,不然的话我有耐心,我手上的刀也没有什么耐心,你说对不对?”

“宋庭遇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你在帮谁办事?”男人先是笑眯眯的说了前面一句话,后面的这句话徒然变得十分的危险,语气也加重。

“我说,我说……”周律师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看,只觉得虽然眼睛是桃花眼。长的很好看,但是太危险了。

“是顾先生叫我这么做的,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尽心尽力的在帮助宋先生的,但是后来顾先生找到了我,你也知道,现在整个宋家都被他控制住。他已经掌握了宋氏的大权,在安城呼风唤雨的,我一个小小的律师,哪里有本事和他抗衡?所以我就……”

男人漫不经心的捏着刀柄,挑眉看向周律师:“他给了你多少钱?”

这男人太聪明了!

周律师脸憋得通红的低下头,也不敢再有任何的隐瞒,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一清二楚似得。

“一千万。”

“哦。原来是为了这一千万。”男人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的命重要还是这一千万重要?”

周律师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男人所说的话,疑惑的看向他。

男人微笑:“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不然的话,下一次我这刀子刺中的可就不是你的手臂,而是你这里,或者是,这里了……”他边说边用手指指了指周律师的脖子和心脏的位置。

周律师的脸色更加的白了,他用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你想我怎么做?你说。”

“很好。”

男人用刀子在车门上敲了几下,出声道:“唐助理,可以出来了。”

在周律师错愕的眸光之下,唐助理从停车场的另一边走了出来,拉开车门坐进去,这一会他坐的是驾驶座的位置。

“唐助理!”周律师终于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指着两个男人:“你们是一伙的?”

“你觉得呢?”坐在他旁边的男人勾着精致的唇角笑了笑,他其实戴着黑色的皮手套,此刻刀子松垮垮的被他拿在手掌心中,他慵懒的靠在车后座的椅子上,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了一根烟含在嘴里,朝周律师吐了一口烟雾,微笑:“夜深人静的停车场真是聊天的好地方,周律师,你说是不是?像是你这种大律师,平常应该很喜欢看新闻,那也应该知道吧,很多命案,都是发生在深夜的停车场里的……”

听他这么说。周律师惊慌的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到魔鬼一样的看着他,尽管此刻男人的嘴角其实一直都挂着微笑。

而坐在驾驶座的位置的唐子楚,则从周律师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公文包里找到了一支笔。

周律师疑惑的看过去,只见唐子楚转动了几下那只钢笔,立刻,车厢里就回响起来他和自己的助理的谈话内容。

周律师的脸上白的已经没有了一点的血色。他死死地瞪着那只明明是钢笔一样的录音笔,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钢笔被换成了录音笔。

“慕先生。”录音播放完了之后,唐子楚将录音笔递给了车后座坐着的男人

“周律师,据我所知,你这么设计自己的当事人,要是这内容被律协的人知道了,恐怕会永远吊销你的律师证吧?你这享誉国内的一流大律师,职业生涯就到此为止了,怎么办?到时候你靠什么吃饭?”慕初城晃了一下手中的录音笔。

“慕先生,唐先生,请你放我一条生路。”周律师连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都顾不上了,要不是车厢内位置狭小,他肯定会跪下来为自己求情的。

“乖乖听我的话去做,或许我能考虑放你一条生路。”慕初城将录音笔收入了黑色的西装口袋内,吸了一口烟道。

“慕先生,你说……”

慕初城懒洋洋的看了唐子楚一眼:“唐助理,告诉他……”

唐子楚点了点头,便缓缓地说了出来。

……

宋庭遇的案子马上就要第二次开庭了,这些天外界的媒体和所有人一直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迫切的想要知道接下来的结果,他到底是会被判刑,还是会无罪释放。

而周律师表面上还是宋庭遇的律师,但其实早就已经为他换了律师,只等到开庭的前一天再将他换下来,这一切要杀顾东城一个措手不及才行。

至于顾东城这边,当然是想利用这次的庭审,让宋庭遇真的定了罪,判了刑。

……

顾东城手上拿着遥控器,在不断的控制着面前的电脑画面,一会拉远,一会拉近,一会又回放,一会又快进。

他这么看了一会,放下遥控器。指着画面,对站在他身边的高盛出声道:“你觉得苏冉和宋庭遇说了宋维希的事情没有?”

他刚刚就是在看宋庭遇在看守所的一些监控录像。

高盛也一直在看着:“顾总怀疑苏冉说了,而宋庭遇在做戏?”

顾东城摇摇头,将手撑在下巴的位置,双眸盯着画面在看,沉默不语。

高盛开口道:“顾总,我觉得苏冉不敢拿自己儿子的生命在开玩笑吧。她应该不敢违抗你的安排的……”

顾东城慢慢的抬起眼眸,看着高盛,但是依旧没有说话。

“宋庭遇这些天来的反应,您也看到了,苏冉和他离婚的事,还有苏冉要出庭作证指控他的事情,似乎真的将他打击到了……”

顾东城总算是点了点头,看向高盛:“宋维希现在在哪?照顾的还好吧?没什么人找到吧?”

宋维希被他带走的这些天,他并没有出现。

“顾总放心,没有什么问题。”

顾东城看了一眼电脑画面,那暂停的画面上,出现的正好是宋庭遇的脸,他勾了一下嘴角:“你说,要是宋庭遇将来知道他唯一的儿子也出事了,他会不会疯了?”

高盛愣了一下:“顾总……”

“走,带我去看看他,毕竟也是我的外甥。”

“是。”

高盛觉得顾东城此刻的眸光阴森而恐怖,听他刚刚话里的意思是,他想对宋维希下手。

他还以为,无论怎么样,他应该不会对宋维希一个才四岁大的孩子下手的,他让人抓走宋维希,不过只是想用来威胁苏冉的而已,只是想让苏冉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但是没有想到,他要下手了。

高盛开着车带着顾东城来到了宋维希现在所在的地方。

宋维希一个才几岁的孩子,自然是不知道父母长辈之间的事情,他看到顾东城。还一脸的高兴。

自己在这里住了几天,总算是看到熟悉的面孔了。

他甚至朝顾东城跑过去,拽着他的裤腿:“叔叔,你是过来接我的么?”

顾东城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往客厅走去:“对啊,我过来接你的。”

“我爸爸妈妈怎么不过来?妈妈说到时候会和爸爸一起来的。”宋维希被顾东城抱在怀里的时候,还扭着脑袋一直在往身后看去。

但是大门在顾东城一进来之后就已经被关上,所以又怎么会出现苏冉和宋庭遇的身影?

宋维希的眼睛里带着小小的失望。

顾东城将他放在了沙发上,用手摸着他的头:“维希在这里这几天玩的好么?”

“不好。”宋维希实话实说:“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而且,他们也不让我出门,我想出去,我想回家,我想见爸爸和妈妈……”

“让我们维希受委屈了。”顾东城在茶几上拿了一块糖递给宋维希。是块棉花糖,宋维希其实并不喜欢吃糖之类甜的东西,但是见是顾东城剥了糖纸放在他嘴边的,所以他张开小嘴就咬下。

吃了糖,他用小手拉着顾东城的手臂:“叔叔,带我回家。”

“想爸爸妈妈了吧?那叔叔带你回去见他们怎么样?”

本来站在身边的高盛此刻出声道:“顾总……”

顾东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暗含警告,高盛便低下头,不敢再出声,但是他此刻很清楚,顾东城在骗宋维希而已,怎么可能带他回去?!

宋维希一听到这话,自然是高兴的不行,马上就从沙发上下来:“走吧,叔叔。”

“乖乖去把鞋子穿上。”

“好。”宋维希听到能出去见宋庭遇和苏冉了,自然很高兴,所以便穿着拖鞋去了玄关处,在佣人的帮忙下,把鞋柜打开,自己将鞋子穿上。

他站在门边的位置,用小手扒着门锁,但是不够高,所以一直都触碰不到。

而站在他身后的顾东城则拿着手机在拍视频。

宋维希见顾东城迟迟都没有过来,所以便转过头:“叔叔,你在干什么?快过来。”

顾东城将手机收好,走过去,将他抱起来,把门给打开。

外面很冷,宋维希身上就穿了一件毛衣,一出去,他就缩在了顾东城的怀里:“叔叔,好冷。”

“不怕,有我在。”

顾东城似乎特别慈爱的将他抱住,身上的大衣也脱了下来盖在他的身上。

将他放在了车上,顾东城将车门关上:“在这里等我一下。”

他走到了一边,高盛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他一边吸着烟,一边吩咐高盛在做事。

高盛听完他所说的话,愣了许久,顾东城阴冷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没听到我刚刚在说什么?还需要我再说一遍?”

“不需要了,顾总。我听到了,但是顾总,那就是个孩子,是不是……”

顾东城又拿出了一根烟点燃了放在高盛的嘴里,挑着眉看向他:“我做什么事情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高盛跟着顾东城这么多年,自然了解他的脾气和性格,立刻认错:“顾总,我错了,我马上去做。”

顾东城又回到了车前面,发现宋维希正趴在车窗前看着他们。

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宋维希立刻道:“叔叔,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我们可以走了么?”

顾东城笑了笑:“可以,开车吧。”

因为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苏冉和宋庭遇,所以宋维希特别的激动,一直趴在车窗前看着外面,但是这车走了许久都还没停下来,宋维希心里着急:“叔叔,爸爸妈妈去哪了?怎么还没到?”

“维希,坐好,我们马上到。”顾东城将抱住,放好,拍了拍椅子:“要是觉得困的话,先在这里睡一觉,睡醒了我们就到了,你就能见到爸爸妈妈了。”

宋维希确实是觉得很累了,坐了这么久的车,再加上现在是午睡时间,而他一直以来都习惯午间要睡觉的。

他小小的身子便躺在了车椅子上,打了一个哈欠:“叔叔,到了你记得要叫我,我先睡一会。”

他边说边闭上了眼睛。

顾东城看着他,又拿出来手机拍下了几张照片,将来这些宋维希最后的照片要是出现在宋庭遇的面前的话,他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