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将来万一的赢家是宋庭遇呢?/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去了一趟田家,田蜜早已经出院了,现在就在家里修养和戒毒,虽然她染上毒瘾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毒瘾却已经很深了,本来田父田母是想带着她离开安城的,但是想到安城的条件比较好,所以便留在了安城。

苏冉过去田家的时候,田蜜刚刚毒瘾发作,每次她发作的时候,田父田母也不忍心用绳子将她捆绑住,因为每次他们试过了之后,就会发现田蜜在挣扎的过程中,将自己的手臂和脚腕处弄伤。绳子会挂上手腕和脚腕上的皮肤,磨破皮,有时候甚至会出血。

本来田蜜就够辛苦的了,田父田母心疼女儿,不想再让她身上增添什么伤口,所以每次她毒瘾发作的时候,都是两人合力将她抱住,但她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力气特别的大,所以每次往往在无意中会将两人弄伤。

刚好苏冉今天在,本来两人还在说着话的,田蜜忽然就抽搐了起来,大家都已经有了经验,所以便按住她,不准她乱动,但她在毒瘾发作的时候一直大叫着让田父田母给她一点,一直说她很痛苦。

过了一段时间,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只是每次过后她身上都大汗淋漓,即使是在大冬天。

而且,每次过后,她身上都没有一点的力气。

田父将田蜜抱回去了房间。放在床上,苏冉倒了一杯水递给她,扶着她起来喝下。

她兴许是真的渴了,所以及其狼狈的喝下了水,然后躺在床上。

“好些了么?”

田蜜望着天花板,幽幽道:“没一发作,我都恨不得杀了自己。要是死了,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田蜜,你别胡说,坚持下去,我刚刚问伯母了,她说你现在的毒瘾发作时间已经比往常少了很多,不会像是之前那么的频繁了。再坚持下去,会好起来的。”

田蜜喘了很大的一口气,终于回过神来,转过头看向苏冉,她此刻精力也恢复了一下:“别说我了,最近你怎么样?”

因为田蜜身体的原因,所以最近发生的事情,苏冉都没有和她说。

苏冉道:“我和宋庭遇离婚了。”

“怎么会?”田蜜惊讶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她:“怎么会离婚?”

苏冉摇了摇头,现在并不想将事情和她说:“这件事以后再告诉你,你还是好好的休息,等你好了我给你说。”

田蜜沉默了一会,看向她:“是不是顾东城又做了什么事?”

苏冉看着她笑了笑:“好了,这些事情我们会解决,你好好的休息,对了,顾东城这些天没有过来找你吧?”

她就担心这个,虽然当初田蜜出事的时候,他打电话让田父田母出现了,但是怕他就只是一时放过田蜜的,等她好一些,担心他会再度缠上。

顾东城那男人,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没有。”一提到顾东城,田蜜就没有好脸色。

“嗯。”苏冉点了点头,看了会窗户外面:“不早了,我先走了。”

从下午过来田家,因为田蜜的毒瘾忽然发作,所以帮忙田父田母在按着田蜜。都已经这么晚了。

“那你小心点。”田蜜点了点头。

苏冉拿东西的时候,无意中抬头看向田蜜的脸颊。

田蜜脸颊上的那道伤口早已经结痂,现在就是一条疤痕横在脸颊上,苏冉用手碰了碰。

田蜜微笑:“这里会好的。”

“嗯。”

苏冉和田父田母道别了之后,离开了田家。

她今天没有开车过来,本来想到对面路上去坐车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一辆车从对面开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睛,她用手挡了一下眼前的视线。

看清楚了车牌号之后,她的脸色冷下来,顾东城原来就在田家的附近。

他这样的情况,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他每天晚上都会过来田家,在田家外面注视着里面的一切?

说到底,他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打算放过田蜜?

想到这些,她的心里一阵后怕,田蜜哪怕已经用尽了全力在摆脱这个男人,但是依旧摆脱不了。

因为顾东城就没打算放过她。

顾东城今天晚上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的,他的车停靠在苏冉的前面,他将身子探过去,把车门打开:“上车。”

苏冉当然不愿意上他的车,他笑了笑:“怎么,现在要我说第二遍?有些话我可不喜欢说第二遍。”

苏冉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坐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扣上了安全带。

顾东城将车开走,一边摆动方向盘,一边道:“刚刚是从田家那里出来?见到田蜜了?”

“你不是一直都在附近转悠?何必明知故问?”苏冉冷笑了一下。

顾东城转过头去看她,似乎一点也不受她说话语气的影响:“田蜜好么?”

“顾东城,你是不是太搞笑了点?你将她害成这样,你觉得她能好么?她以前多开朗多活泼的一个人,现在因为担心随时毒瘾会发作,她连门都不敢出,她怕走在外面,别人会将她当成是怪物一样看待,她每次毒瘾发作的时候,都恨不得自杀,这么说,顾东城,你满意了么?”

顾东城的眸光晦暗,并没有说话,应该是在想田蜜的事情。

苏冉知道,他对田蜜是有感情的,但是他的感情。让人不敢想象,太可怕、

顾东城将手机拿出来递给苏冉:“我昨天去看宋维希了,给你拍的视频。”

苏冉点开了来看,视频上的宋维希站在门边,不断的用小手去拍着门把,想要将大门打开,同时她也听到了他所说的话。她抬起头:“你带他去哪了?”

“我去见他了,他说他很久没有出门,所以我带他出门去游玩了一下,晚上又带他回去了。”

苏冉没有再说话,依旧盯着他的手机屏幕在看。

顾东城这个时候又开口了:“其实你别看我一直在打压宋庭遇,但其实我知道他这个案子,估计到了最后很难定罪,因为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他就是杀害老家伙的凶手,你说呢?”

苏冉终于抬起头:“你想说什么?”

“只是想告诉你,我和宋庭遇之间的争斗,估计没这么快结束,你觉得我们会斗上多久?到时候会是谁赢?我们要不要下个赌注?”顾东城看向苏冉。

苏冉觉得可笑:“不用了,无论怎么样,你最后肯定没有好下场。”

“你就这么确定?可是就算宋庭遇最后将宋家的一切都给夺回来了,那又怎么样?你和他离婚了,等后天一开庭,他在被告席看到你出现在证人席上,会崩溃吧?”

顾东城边说话边拿出一根烟含在嘴里。

苏冉对于烟味很敏感,而且,顾东城还是在封闭的车厢内吸着烟。所以她能够感受到更加浓烈的烟味了,她伸手想要将车窗给打开,但是却发现顾东城车窗也上锁了。

“打开车窗。”苏冉已经觉得头有些晕沉。

顾东城并没有听她的话,苏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脑子越来越晕沉,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去想要探过身体去扣他车门的锁。但是顾东城用力的将她往座位上一按,她便没有力气再动了。

她的呼吸顿重:“顾东城,你,你想干什么……”

顾东城这个时候似乎看了她一眼,但是没有说话。

见苏冉已经没有了力气,而且已经渐渐地失去了意识,所以便将车停在了一边,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有一辆车开了过来,高盛从车里走了下来。

在顾东城将车门打开的时候,苏冉其实是知道的,所以她动了一下手,去扣着门锁,想要开门下来,但是顾东城推了她一下,将她推进了车内,并且关好了门。

“上车吧。”

顾东城指了指车,他和高盛换了车,高盛现在坐在苏冉所在的车上。

顾东城临走之前看了他一眼:“把她送过去。”

“是,顾总。”

顾东城将车开走了之后。高盛低下头看了苏冉一眼,尽管她在努力的想要将眼睛睁开,但是她并没有力气,所以怎么努力都没有用。

高盛并没有立刻将车开走,而是开了车窗,拿出香烟含在嘴里。

他在想顾东城让他做的事。

顾东城心里到底有多恨宋家和宋家的人,可想而知。

哪怕是现在宋家都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上。但是他都还远远觉得不满足,所以才会在后来还做了这么多事情,似乎是想让宋家的每一个人都陷入绝境。

他不想放过宋家的每一个人,尤其是宋庭遇,想尽了办法打压他。

可是高盛觉得,宋庭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要是这次他没有被判刑的话。他出来了,不会让顾东城好过。

昨天顾东城将宋维希沉入湖中,那是他第一次想要出声阻止顾东城,今天这是第二次,他心里本能的想要不遵从他的意思。

以前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心思的,因为顾东城对他有恩,所以基本上他说什么,他都会二话不说的按照他所吩咐的去做。

但是他觉得,目前这种情况,他应该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如果做绝了的话,将来万一最后的赢家是宋庭遇呢?

他不想将自己逼得没有任何的后路可走……

高盛想到这,将烟蒂扔在窗外,然后开了车离开了。

他并没有按照顾东城事先安排的那样。带着苏冉去了酒店,而是带着她回去了自己的家。

苏冉在被他抱下车的时候,似乎有了些意识,她的嘴里在不断的喊着:“不要,不要……”

高盛打开房间门,将她放在了床上,她的身体动了动。弯曲了身体,努力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是高盛揽过她的腰,将她扔回了床上。

然后动手将她身上的衣服给脱掉,一件件的扔在地上,直到最后她浑身赤裸了,他拿起手机拍了好几张的照片。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顾东城打电话过来了,但是他将手机放在了一边,任由手机在响,并没有去接,又走到了床边,动手将被子拉起来盖在苏冉的身上。

刚刚他在动手将苏冉身上的衣服给脱掉的时候,她隐隐知道的。所以才会不断的说着不要,眼角也流出了眼泪。

高盛帮她盖上了被子,又进了浴室,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来,洗了澡,穿上了浴袍,然后坐在房间抽烟,喝酒。

过了一段时间,他听到楼下有动静传来,他脸色平静的将最后的一口酒喝了下来,然后站起来,将身上的浴袍脱了,掀开了苏冉身上的被子,躺了进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顾东城带着人出现在门口,他阴沉的眯着眼看着房间内。而高盛装作受到了惊吓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顾,顾总……”

顾东城看了房间内凌乱的衣服一眼,冷声道:“出来!”

高盛穿上了浴袍,然后走了出去。

顾东城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站了几个人,他冷冷的看着高盛:“我让你将她送到酒店,你送到自己家里来了?”

高盛立刻道:“顾总,对不起,我实在是……”

顾东城眯着眼眸看向他:“有什么话,说,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早就对苏冉她……有意思,所以我才会这么做……”

顾东城看了他许久,周围的气氛一段陷入十分紧张,让人窒息的感觉当中,他站起来,狠狠地往高盛的下颚上就是一拳。

“下次你要是再敢违抗我的命令,我会杀了你。”

高盛的嘴角已经流血了,低着头:“是,顾总。”

“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的好事?”

“顾总,我拍了照片的。”高盛边说边将手机从浴袍的口袋里拿出来递给顾东城,顾东城打开手机看了照片一眼。

然后将手机还给了他:“把照片保存下来,发到我的邮箱。”

“是,顾总。”

眼看顾东城人已经冷静了许多,高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顾东城在盛怒的情况下,真的有可能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但是现在看来,顾东城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本来他是想让他将苏冉送到酒店去的,那里有其他的男人在等着,现在顾东城放过他,估计是觉得什么男人都一样吧。

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