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你现在,不是我丈夫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在房间内找到了风筒,递给宋庭遇,但是他没有接过,而是看着她:“帮我吹。”

宋庭遇说完这句话,见苏冉还站在原地,他用手捏了一下她的手臂:“快点。”

苏冉将风筒插在插座上,站在他的身后,帮他吹着头发,其实他现在头发很短,也很容易吹干。

宋庭遇拿过桌上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脸,然后将纸巾扔在垃圾桶上,这个时候,苏冉已经帮他将头发给吹干了。

“好了。”她放下了风筒。

宋庭遇拉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脸。勾着弧线完美的唇角:“觉得我的新发型怎么样?”

苏冉看了一眼:“太短了……”

宋庭遇把玩着她的手指,漫不经心的道:“所以,还需要留的长一点。”

在看守所那种条件,人肯定生活的不行,他的脸上还有很多长出来的胡渣,都没来得及去刮。

她用手指了指:“胡渣也需要刮一下。”

宋庭遇放下她的手:“你去洗手间拿剃须刀过来……”他顿了顿:“帮我刮……”

苏冉:“……”

她皱了皱眉,但还是一言不发的进去了洗手间,找到了剃须刀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帮他将胡渣给剃干净了。

之后,宋庭遇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苏冉在他旁边坐下来,他拿过她的手指,捏了一下她右手无名指的地方,那里本来戴着戒指的,但是现在却空空的,他道:“你也真够狠心的,真的就将戒指给扔了。”

苏冉纤长的手指弯曲了一下,她抿着唇没有说话。其实她并没有将戒指给扔了,那天她做了那么一个手势,也只是骗宋庭遇的而已,她哪时候哪里舍得将戒指给扔了。

“我到时候会再给你带上。”宋庭遇微笑了下。

苏冉将自己的手收回来,看向他:“你要去看看奶奶么?”

“要。”说到宋老夫人,宋庭遇的眸色晦暗而阴冷起来:“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那天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可是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

不知不觉当中,宋老夫人又离开了那么久了……

“维希不能去,让他留在这里,我让唐子楚过来照顾他一下,你陪我去一趟。”

苏冉沉默了一会。点头。

宋庭遇马上打电话给了唐子楚,宋维希吃了午饭之后要睡午觉,苏冉哄他睡着了之后,才跟着宋庭遇离开的。

宋庭遇买了一束花,放在宋老夫人的墓前,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影此刻显得特别的硬挺。他看着墓碑上宋老夫人的照片道:“奶奶,我出来了。”

“您放心,顾东城我不会放过,宋家的一切,很快我会亲手拿回来……”

……

两人离开墓园之后,因为想到宋老夫人的事,心情都比较低迷,车厢内也一片沉寂,两人都没有说话。

“我准备先送维希离开。”宋庭遇先打破了沉默:“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再离开,先暂时离开安城。”

有的时候,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你带维希走吧。”

宋庭遇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了头看向她:“什么意思?”

苏冉看着他:“我留在安城。”

“为什么?”宋庭遇狭长的眸子眯了眯。

“我不想离开安城。”

宋庭遇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看着她柔美的脸:“这是借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还有事情在瞒着我?”

苏冉摇头:“没有,我不想抛下我妈,而且,整个安城的人都知道,我和你离婚了,又怎么会突然跟着你离开?顾东城也会觉得奇怪吧?”

苏冉一心里有事的时候,解释起来的时候话就会特别的多,宋庭遇拉着她的手,紧紧地握在手掌心当中:“苏冉,看着我。”

苏冉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镇定的看向他。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他顿了顿:“有什么事情别想瞒着我,我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懂么?”

苏冉没有回避他的眸光。眼神镇定:“宋庭遇,我真的没有事情瞒着你,你带着维希先离开吧,我在安城很好,我没事的,维希留在这里不安全,你还是带着他尽快就离开吧。我会回到苏家去,家里就我妈一个人了,我想回去陪她,前段时间她的身体很不好,她到底是我妈,我不想一辈子和她闹下去,也不忍心抛下她一个人……”

“那你就忍心抛下我和维希?”

苏冉低下头:“宋庭遇,你别让我为难行么?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苏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宋庭遇的声音紧紧地绷着,下一秒好像会完全爆发了似得。

“宋庭遇,我们离婚了,戒指我都扔了……”

“那是因为那时候维希在顾东城的手上,你不得已这么做,我能谅解你,但是苏冉,我其实真的不喜欢你这样!我是你丈夫,什么事情你都应该和我说,还是你根本就不够信任我?你觉得所有的事情你都能抗下?”

宋庭遇的声音紧绷到了极点的时候,苏冉轻声的打断他的声音:“你现在不是我丈夫了。”

“我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庭遇用手紧紧地按着肩膀:“不过是一张离婚协议书,撕了就是……”

“我为什么要撕?”苏冉反问,她笑了笑道:“我本来就想和你离婚,这样不是更好?”

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车厢内一下子就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当中,连空气都能让人窒息似得。

宋庭遇在定定的看了苏冉许久之后,松开手,而后,很快就开动了车,车速很快。

“宋庭遇,你去哪?”

宋庭遇的侧颜紧紧地绷着,太阳穴附近青筋都慢慢的暴起,他一言不发,只是加快了车速,最后停下了车。因为惯性,苏冉的身体往前重重的一抛,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副驾驶座的车门就被已经走下了车的宋庭遇给打开,他解开了她的安全带,拉着她下车:“下来。”

苏冉被他拽着走下来:“宋庭遇,你干什么……”

宋庭遇拉着她的手。走进了一家店里,她往四周看了看,才发现这是一家珠宝店。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珠宝店的人很快就将宋庭遇认了出来,即使是从前从来都没有正面的见过他本人,他过去也挺低调,但是谁都知道,他曾经是宋氏的掌权人,宋家唯一的继承人,只是这段时间,他却从云端跌倒了谷底。

他甚至在看守所待了好几个月……

这段时间,他的消息是每天都会传出来,出现法院的照片也会有,全民都关注的事情,自然也就认得了宋庭遇的脸。

经理上前:“宋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把你们店里最好的结婚戒指给我拿出来。”

经理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宋庭遇:“宋先生,最好的结婚戒指价格不菲……”

“宋庭遇,你别闹!”苏冉用手去掰他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但是这个男人就用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都令她挣扎不开。

她知道宋庭遇在被抓之前,所有的钱都被冻结了,而后来。他的钱,自然就回到了宋氏那里,他现在哪里有钱?

宋庭遇看着经理,勾着唇在冷笑,这男人气场强大,那眸光,真的给人一种冷飕飕的感觉。

经理咽了一下口水,但是想到宋庭遇最近的情况,他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里陪他玩。

最好的,最贵的戒指?

他真是痴人说梦,他去哪里拿钱?

经理大胆的看着宋庭遇:“宋先生,整个安城的人都知道,现在的你,一无所有,所以请你不要在这里为难我了好么?我们还要做生意的,门口就在那边,请。”

宋庭遇终于松开了苏冉的手,但是这次却轮到苏冉拉住他的手臂了:“我们走。”

可宋庭遇拿开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打开,当着经理的面。从里面抽出了钞票一沓一沓的扔在经理的脸上:“这些钱够了么?不够?这还有……”他又拿出钱包里面的卡扔在经理的脸上:“够了么?够买你两枚戒指了么?”

最后宋庭遇将钱包也一并扔在经理的身上!

经理的脸瞬间涨的通红,被现金和卡打在脸上也觉得疼痛无比,好像在被人用力的扇了好几下脸一样。

幸好珠宝店这个时间段人并不是特别的多,但周围还有很多自己的属下,他这下只觉得脸都不知道放在哪搁。

他轻咳了一声,蹲下来从地上捡起来现金和卡片,都放进了钱包内,恭恭敬敬的还给宋庭遇:“宋先生,您的钱包。”

“还不快将戒指拿出来。”

他极为的尴尬道:“宋先生,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们打开门做生意的,所以就……”

“所以就喜欢狗眼看人低?”

宋庭遇接过他的话,他只觉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难看极了。

店员终于将戒指拿出来,宋庭遇拉着苏冉的走走到柜台那边,苏冉不肯过去,但被他强行带过去。

一共有三款戒指,都是婚戒来的,而且,都是只有一对。

宋庭遇冷着脸将苏冉紧紧地握成拳头的手指摊开,拿过一枚女戒套在她的手指上:“喜欢这个么?”

“宋庭遇,我不需要。”

宋庭遇像是没有听到似得,将戒指从她手指处拿下来,又拿了另一枚戒指套进去:“这个呢?喜欢么?”

“宋庭遇!”苏冉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将戒指取出来,扔在柜台上,然后快步的离开了珠宝店。

宋庭遇很快就走出来。拉住她的手:“去哪?”

苏冉看着他:“你能告诉我,刚刚你在干什么么?”

“你不是说戒指都扔了,我们离婚了?那我们就重新买戒指,重新结婚。”

苏冉冷笑出声:“谁说我要和你结婚?离了就是离了,我们现在毫无关系了,宋庭遇,我和你在一起太累了,我不会和你离开,不会再和你在一起,听明白了么?”

她说完,就伸着手在路边拦的士,宋庭遇追上来的时候,她刚想说话,但是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她甩开宋庭遇的手,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的脸色一下子就惨白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在她挂断电话之后,宋庭遇问出来。

“我妈出事了,她心脏病犯了……”

“走。”宋庭遇拉着她的手,来到车前,打开了车门,让她坐进去。他也坐在了驾驶座,马上加快速度往医院开去。

乔青的身体一向不好,早些年因为苏豪的关系,所以心情一直都很压抑,导致精神在后来出现了问题,前些年,又被检查出换了心脏病。只是,还好,并不是特别的严重。

但是随着苏豪被抓,她的情况便加重了。

前段时间犯过一次病,今天,这是今年第二次了,有些频繁。

还好送来的比较及时。所以并无大碍。

而自从上次乔青病发,苏冉赶过来照顾她一整夜,母女俩总算是放下了心结。

乔青也不像是从前那样认为苏豪是苏冉的原因,才会被抓。

或许是她也终于想开了的缘故。

乔青手术后被推到了病房去,林晟焕也过来了。

苏冉在里面,宋庭遇在外面,明显两人的氛围就不对。

林晟焕推着轮椅。拉开门走进病房的时候,和外面的宋庭遇对视了一眼。

病房里面,苏冉正在照顾乔青,尽管她还没有醒来。

林晟焕望着病床上躺着的乔青:“阿姨怎么样?”

“管家送来的比较及时,没事了。”苏冉顿了顿,看向林晟焕:“晟焕,从明天开始,我要搬走了,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林晟焕笑了笑:“宋庭遇出来了,你确实是应该搬走,再留在我那里也不好……”

苏冉摇了摇头:“我搬回苏家去住。”

林晟焕想到刚刚在门外看到宋庭遇的时候,觉得不对劲。

“你和宋庭遇之间,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