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两年后/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靠过去,将头靠在乔青的肩膀上,默默地流眼泪。

但是她知道,乔青说得对,有时候没有消息反而是好消息。

乔青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要不要吃点东西?”

苏冉摇头。

乔青心里叹息一声,知道苏冉现在的心情,估计没有任何的胃口,她便道:“那你先去洗个澡睡一下吧,答应我,振作起来,别让我这么担心。”

“好。”苏冉终于开口说话了,只是声音沙哑的厉害,乔青几乎要听不出来她这是在回答自己。

她躺下来,乔青帮她拉上了被子:“睡吧。”

苏冉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全是宋庭遇和宋维希的影子,即使是她睡着了,但是梦里也全是他们的身影。

苏冉最终大喊一声从梦中醒过来,乔青睡在沙发上的,被她的声音惊醒过来,赶紧走了过来:“怎么了?冉冉……”

苏冉用手捂着额头。她梦到了宋庭遇和宋维希出事的画面……

那画面太过于狰狞。让她即使是在梦中,也觉得触目惊心……

“是不是做恶梦了?”乔青找来手帕帮苏冉将额头上的冷汗擦干净:“梦到庭遇了?”

苏冉用力的握住乔青的手,眼睛紧紧地看着她:“妈,他没事的对吧?”

乔青一愣,但是随即明白过来,苏冉这是在寻求心里的慰藉,她太害怕了。所以太想别人告诉她,每一个人都过来告诉她,宋庭遇是没事的……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宋家的仇他都还没有报,他不是还要将杀害宋老夫人真凶给抓起来么?现在这些都还没有做到,他怎么会有事?”

“对。对……”苏冉使劲的点头,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什么都还没做,怎么会有事……”

乔青见她这样,不由的更加的担心:“冉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冉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她拿了起来查看,立刻接听:“子楚。怎么样?是不是有庭遇的消息了?”

“没有,就是想告诉你,让你不用太担心而已,我已经慕先生打了一通电话,他会派人去寻找的,只是宋总的行踪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可能需要点时间,你别着急……”

苏冉紧紧地握着手机,点头:“嗯……”

……

几天后,慕初城那边终于有了一点关于宋庭遇的消息,只是唐子楚听到了这消息之后,都在想,到底是不是应该告诉苏冉……

他想了一整夜,终于还是决定将事情告诉她。

他来到了苏家,此刻和苏冉坐在客厅里,乔青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个,让他们谈话。

苏冉迫不及待:“怎么样?是不是有消息了?”

“你要冷静一点……”

苏冉听到唐子楚这么说,就知道情况不妙,她的脸色更为的难看,但无论结果怎么样,她应该要知道,也必须要去承受。

只是她此刻的脑海在想,要是宋庭遇和宋维希确定真的出事了,哪怕她要去和顾东城同归于尽,她也不会放过他!

她要抱着他一起去死!

“慕先生已经查出来了,原来宋那些天是去泰国了,前些天,泰国曼谷一家商场发生暴力抢劫,后来那商场又爆炸了,宋总或许就在里面……”

唐子楚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苏冉一直在沉默。

唐子楚有些担忧:“或许并不在,因为当时里面的人太多,也有很多游客还有本地的人,所以很难完全的将死亡人员的名单确定下来……”

“现在并没有确定的消息说宋总和维希已经死了,所以苏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冉抬头看向他,眼圈很红:“可要是没出事,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宋庭遇并不是这样的人……”她顿了顿,似乎很艰难的说道:“你说是不是?”

唐子楚的心一紧,确实,宋庭遇不是这样的人,出事是肯定是出事了的。但是却不能确定的是,他和宋维希是不是已经死了,是不是就是在那场火灾中丧生了,还是出了其他的事情……

只是慕初城让人查到了宋庭遇的处境和入境记录,知道他原来前些天就是去了泰国曼谷,而刚好在他刚到达曼谷的第二天,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慕初城才会推断出来,或许宋庭遇那时候也在那里。

……

苏冉就那天晚上接到宋维希的电话,听他说他们马上要去别的地方之后,她就再也联系不上他和宋庭遇……

他们好像完全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了……

就这么过了两年。

这两年来,苏冉每天晚上的梦中,都会出现宋庭遇和宋维希的影子,从不间断……

很长的一段时间,苏冉很担心,到了最后,她连就算是在梦中,都不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宋庭遇和宋维希失去消息的两个月后,苏冉陪田蜜去香港治疗,那一天晚上,她站在酒店窗前,望着维多利亚港夜空中的烟火,恍惚中,她记起来了,今天是情人节。

她脑子里出现了很多一年前的画面,宋庭遇带她到香港过情人节的画面。

她当时脑子不受控制,离开了酒店,搭乘了车去了旺角,又去了熟悉的电影院,走过了熟悉的街道,还去了一个摆摊卖花的小贩那里买了一束花。

她拿着花在路上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直到她不知不觉当中拐到了一条没有什么人经过的道路,她被一个男人拦下来抢钱,男人刚将她的包抢在手上,还想做什么的时候。她的背后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那高大的男人很快就将拦路抢劫的男人给打倒了,并且将苏冉的钱包给拿了回来,递给她。

那时候苏冉接过钱包,出声道:“谢谢。”

男人却摆了摆手:“宋先生让我照顾你的……”

后来,他又将苏冉安全的送回去了酒店。

关上了门的那一刻,苏冉蹲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宋庭遇哪怕离开了,都为她妥善安排了一切,她出事了,他安排的人会在第一时间出来救她。

而她,跨越了中国好几个省市来到香港,宋庭遇安排的人也跟着过来。

两年的时间对于某些人来说,算是一眨眼就过去了。但是对于苏冉来说,她却过得这么艰难。

这两年的时间,苏冉一直都住在苏家,林晟焕去了国外治疗双腿,去了一年的时间,回来的时候,虽然还暂时不能像是从前那样。但总算,他能够站起来了,也能够走路了。

而田蜜也成功的将毒瘾戒掉了,她们两之前开的那舞蹈工作室,后来又重新开了张。

田蜜在戒掉毒瘾之后,曾经找过顾东城,要和他离婚,但是顾东城拒绝了她。

后来,她也尝试过很多次的起诉离婚,但是最终的结果都是并没有被受理。

田蜜当然知道这是顾东城在背后搞鬼。

可顾东城如今财势巨大,田蜜自知自己哪怕是折腾死了,都斗不过他!

好在这两年内,他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当中,她离不了婚,虽然心里憋屈的很,但是不用见到他,总算是好过一些。

她也可以自欺欺人告诉自己,她早已经不是姓顾的的妻子!

田蜜也去做了手术,将脸上的疤痕都给消掉了,本来她没打算去动手术的,因为顶着一张和顾东城前女友相似度那么高的脸。真的让她浑身不自在,她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第一次那么讨厌自己的脸!

可没办法,她的工作,还是要拿一张脸去见人的。

田蜜动手术进去手术室那天还对苏冉说了一句话:“要不然我去整容好了!”

要不是她是在怕疼的话,她真的会这么做。可她又怕疼又怕死,苏冉将10年还是11年一个超女整容将自己的命都整掉了的新闻挖出来给她看,她立刻就怂了,还是乖乖地进手术室做个简简单单的去疤痕手术就行了。

何必拿自己的生活开玩笑?

……

早上,闹钟如往常那个点响了起来,苏冉并不是赖床的人,所以很快伸出手去按停了手机的闹铃,自己也掀开被子慢慢的坐了起来。

她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窗前,不知不觉中,深秋又快要过去了,马上要冬天,这是她和宋庭遇还有宋维希失去联系的第二个冬天。

她的房间对着外面的花园,一棵上了年纪的老树上的最后一点枝叶都被昨天晚上的冷风给吹落下来了,院子里的草坪早就开始变黄。不过一夜的时间,地上已经全部都是黄色的落叶。

院子里,乔青早已经醒来,拿着扫把在打扫院子里的落叶,她在院子里还有个花房,那里面栽种了各种各样的花草,她打扫干净了院子。又拿了壶去花房给她的宝贝花草浇水。

这两年来,乔青都变都很多。

以前她的世界就只有苏豪,整个人都围着他在转。

但是现在,她已经释然了很多,兴趣爱好也多了很多,苏豪不再是她生活的唯一重心……

苏豪早被判了刑,要在牢里待上四年的时间。现在过去了一半,还有一半的时间。

乔青每个星期都会去看他,但是不会像是从前那样每次去看完他之后,就愁眉苦脸的,只想将苏豪弄出来。

他如今在牢里已经是事实,要想早点出来,说到底还是要靠他自己,他要是能表现良好的话,还是能减刑的……

乔青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事,只是尽量的放宽了心胸。

大概一个人想通了之后,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

苏冉看着乔青在花房里忙来忙去的身影,微笑了下,她捏了捏自己的肩膀,然后转身去了洗手间,梳洗收拾,换好了衣服下来,乔青都把早餐端上来了。

现在苏家早就不比从前,再说了,就母女两个人住,也用不到什么人照顾,所以家里的佣人辞退了很多,只剩下在苏家工作了半辈子的管家,还有一名佣人和一名司机。

这样房子也清净了很多。

乔青将一杯牛奶放在苏冉的面前,坐下来打量了她一下:“冉冉,最近很忙?怎么瘦了?”

“没有啊,一直都这样……”苏冉咬着面包,笑道。

“瘦了点,注意点,女孩子太瘦了,小心嫁不出去……”乔青摇摇头道。

苏冉的心有些异样的感觉出来,她呼吸了一下,没有说话。

乔青知道她不爱听她说这样的话,但是没有办法,她必须要说。

“两年了,冉冉。你马上二十七了,还要继续在等他?”

“妈,我没有在等他……”

“那你就听妈的话,去见一见你王阿姨给你介绍的人,对方是位医生,我之前去见了一次,那孩子还不错,斯文又有礼貌……”乔青一说起来这些话的时候,就喋喋不休起来:“真的不错,你相信我的眼光,他也知道你的事,但人家不介意……”

“妈!”

苏冉好不容易打断她的话,但又被她将话抢了过去,她瞪了她一眼:“你别打断我的话,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我总不能看你一直这么等下去?听我的话,去见见吧?或者满意呢是吧?你总不能一辈子这么过吧?”

“你看我这身体,我都不知道我能活到什么时候,你又不肯听话……”乔青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你是要让我担心死么?”

“好好好,妈,我答应你行了吧?别哭了……”

乔青这才笑了,用筷子指了指她:“你可记住你今天早上所说的话。”

“嗯。”苏冉闷闷不乐的咬着面包,不知自己怎么会脑子一热答应下来了,相亲这事,简直太荒唐……

说完这事,总算能安安静静的吃着早餐了,但是过了一会儿,苏家又来人了。

管家将客人带进来,请他在客厅坐下来。

苏冉和乔青也连忙走了出来,来人见到她们,站起来,微笑:“夫人,二小姐。”

“罗叔,别客气,请坐。”苏冉亲自倒茶,递到罗叔的面前:“罗叔这么早过来,是苏氏发生了什么事么?”

罗叔微笑:“也不是什么事,就是过些天在新加坡举行的项目招待会,二小姐可能需要出席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