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你刚刚是在找我?/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叔本来是苏豪的助理,这么多年来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做事,苏豪出事后,就将苏氏暂时交到了罗叔的手上,让他帮忙打理。

而这两年来,虽然苏氏已经大大不如从前,但有些活动还是需要苏家的人参加的,虽然苏冉并不是特别的懂生意上的东西,但是回到苏家来,也会时常跟着罗叔出席一些场合。

“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上,到时候二小姐收拾一下,我早上过来接你。”罗叔慈爱的笑道。

“明天走啊……”乔青皱了皱眉:“可是约了明天晚上相亲呢……”

“妈!”苏冉瞪了她一眼。

罗叔则在笑:“那要搅和二小姐的相亲了……要不夫人给二小姐约在改天?我们去不了几天,很快回来……”

乔青微笑:“也只能这样了……”

母女俩将罗叔送走后,乔青看到苏冉嘴角在扬着,她拍了拍她的手臂:“明天晚上相亲不成了,你心里是不是特别的高兴?”

苏冉直言不讳,点头:“高兴啊,为什么不高兴?”

乔青哼了一声:“你别得意,从新加坡一回来我就会给你约好相亲的时间,到时候你要是再推的话,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她用手指戳了戳苏冉的脑门。

吃过早餐。苏冉去了工作室,现在她的工作变得很忙,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工作室里,乔青总是不愿意她这样,说再这么下去,她都变成工作狂了,但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人,一忙起来,才没有时间去想太多。

到了工作室,苏冉还是最早的那一个,而田蜜往往是最后一个到达的,今天也不例外。

苏冉都处理好了好一些工作,她才懒洋洋的到达。开了办公室的门,她还指着苏冉道:“怪不得你妈前两天过来找我,说让我劝劝你……”

苏冉在看文件,头也没有抬,很敷衍的道:“她让你劝我什么?”

“让你不要像是工作狂一样啊!”

苏冉没有理会她,反正这话她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乔青经常这么对她说。说不动她,就让田蜜劝她。

自从两年前田蜜发生那件事之后,田父田母因为担心,也就继续留在安城了,方便照顾女儿,也担心田蜜一个人的话,顾东城会欺负她。

现在乔青和田母倒是变得很好,时常约好一起喝茶聊天什么的,两人都还喜欢种种花花草草,兴趣爱好十分的相似,所以感情也不错,乔青只要一到田家,逮着田蜜就会让她劝苏冉。

见苏冉没有理会她,田蜜将手中的包放下来,凑到苏冉的面前,一张脸笑眯眯的:“我问你,去见了阿姨给你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了么?”

苏冉一愣:“你怎么知道?”

田蜜耸耸肩,笑的一脸的贼:“我怎么不知道?阿姨在我家和我妈说过了,我偷听到的……”

“见了没有?感觉怎么样?按我说,要是和那医生在一块,还不如直接和晟焕在一块呢是吧?晟焕上次车后过后,谢家那势利眼就认为他没有大作为了,愣是让女儿和他解除了婚约,这两年来他也自己一个人,也没见他身边有什么女人,他分明有意无意的就在等你,冉冉,你和他在一起得了……”

“哎哟!”

田蜜话还没说完,苏冉直接拿起手中的文件往她脸上一拍:“再胡说八道下次就不是拿这个拍你了……”

揉着被拍疼的额头,田蜜觉得自己很无辜:“我说的是实话……”

苏冉瞪她:“还说……!”

“不说了。”田蜜连忙摆手,再说下去,苏冉真会打死她,其实她也就开开玩笑,她知道苏冉放不下宋庭遇的,别说两年没有消息。就算是二十年,她也不可能放下。

她这辈子没和宋庭遇在一起,也不可能和别的男人有瓜葛。

“别光说我,只要没瞎的人都知道,子楚也等了你两年……”苏冉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田蜜趴在桌上,用手撑着下颚:“我也想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啊,无奈我顶着一个有夫之妇的称号。要是乱来传出去多难听你说是不是?我可不搞这种三观不正的事!我爸妈那是党员,我的思想觉悟可高了!”

苏冉被逗笑:“可你不是党员。”

田蜜嘴里哼了一声:“那怎么地我也是个共青团员!”

“不和你闹了,告诉你件事……”

“什么事?你相亲的事?”

“田蜜!”

“好好好,你说……”

苏冉见她终于正经起来了,这才道:“我明天要去新加坡一趟……”

她这么说,田蜜马上就明白过来了:“苏氏的事情吧?”这两年来,苏冉总会在必要的时候跟着罗叔出差或者是在本城参加一些必要的活动和场合。

“嗯。”

“我也去……”田蜜笑道:“正好我很久没有出去了,我也想出去走走,工作室的事情,就暂时搁在一边吧。”

苏冉点头,田蜜好不容易才从两年前的事情走出来,不容易,她现在还恢复到了两年前的那个自己,更是难上加难。

有时候苏冉都说不清楚,田蜜到底只是表面上装成这样开心的呢?还是她是真的已经完全释怀顾东城对她所做的事情了呢?

她也是爱过顾东城的,曾将也对她有很深的感情。

……

因为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多的飞机,所以当天晚上田蜜收拾了东西就睡在了苏家,第二天跟着罗叔的车一起去了机场,搭乘了飞机去了新加坡。

其实说白了,那个项目招待会和苏氏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虽然收到了邀请卡,但明白人都知道,他们只是去当个陪衬而已。

虽然这酒会在新加坡举行,但其实项目还是在安城的。

听说顾东城对这个项目也挺有兴趣的,所以哪怕是今天晚上因为事情耽搁没有出席,但是却听说早在之前就已经和负责人在安城见了面。

幸好田蜜在一早就知道顾东城今天晚上不会出席,要不然打死她也是不会出现的。

她想着晚上待在酒店也是无聊,所以就跟着苏冉和罗叔一起去参加了酒会。

苏氏现在一天不如一天,罗叔本来就是打着要是能够过来参加酒会的话,和新加坡的富豪认识认识,看看能不能对苏氏起一些作用。

这酒会办的挺大的,还是在新加坡的五星级酒店举行的。

苏冉知道自己今天的任务,所以跟着罗叔到处走,而田蜜才不愿意受这样的罪,她就对酒会上桌子上面摆着的各种食物有兴趣。

她盘子里已经摆了满满的吃的东西。眼睛还在贪婪的盯着桌子上的食物,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肚子里。

苏冉有些无奈,用手敲了敲她的头:“那你就在这里吃,别乱跑,一会我和罗叔回来找你。”

“好,你们去吧。”田蜜头也不会,就敷衍的摆了摆手。

要说十几年前的苏氏。行业内别人还是会给点面子的,但是现在苏氏大不如从前,别人自然连点面子都不愿意给了,别人甚至连装一下都不愿意,一听他们是苏氏的人,很多人就是随便的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借口离开了。

苏冉望着这些对他们敬而远之的人。心里有一股苍凉:“罗叔,你跟我说实话,现在苏氏情况是不是很严重了?”

“说到底,这个摊子还是你爸留下来的,之前的投资失败再加上资金不足,弄得苏氏现在一天天的衰败起来,这次再找不到愿意帮助苏氏的人。回去苏氏就得要裁掉一半的员工了,实在支撑不下去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苏冉不能说没有感觉的。

苏家也曾经是有过辉煌的,只是现在……

罗叔见她难过,安慰她道:“不过二小姐也不用太担心,苏氏还有我,我会尽力的,不会让苏氏出事的……”

面对着罗叔,苏冉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感激,苏豪出事后,全靠他一人在支撑着,她与乔青都无法帮得了什么。

哪怕她这两年来从头学起,努力的让自己融入生意场内,但依旧帮助不了苏家什么。

“谢谢你,罗叔。”

“二小姐客气了。”

苏冉将端在手中的香槟放了回去,因为要去认识这些人,所以苏冉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杯香槟了,虽然说着东西不会怎么醉人,但是她现在是一肚子的水,也并不舒服。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苏冉接到了田蜜的电话。说她肚子忽然有些不舒服,先坐车回去了。

肯定是吃的太多了,将肚子都给撑坏了,苏冉提醒她回去的路上记得去药店抓点药吃。

她此刻走在走廊里,眸光不经意的抬起来,看到某一处的时候,瞳孔忽然急剧的收缩。在这一刻,她呼吸都变得快速起来。

她在原地僵了一会,连忙放好了手机,跟着自己刚刚所见到的身影往前。

她来到一个拐角的时候,却没有见到任何的人,她满脸的失望,用手按住自己跳动的厉害的心脏……

果然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太想了,所以都产生幻象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转过身刚想离开,腰间却忽然出现了一只手,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带到了旁边的楼梯转角处,她被压在了墙上。

“你刚刚是在找我?”

男人的声音,比两年前更为的低沉悦耳。穿透时光,出现在她的耳畔。

她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在看。

和两年前相比,他的容貌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五官依旧隽永而深邃,一袭铁灰色的手工西装,里面是丝质黑色的衬衣,领口和袖口烫的笔直。那钉在上面的金属钻扣在华丽的天花板上灯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

苏冉却觉得眼睛都被刺疼了,所以她现在眼睛才会酸涩肿胀。

他似笑非笑,眼眸盯着她在看。

苏冉用几近贪婪的眸光在盯着他看,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真的是在做梦……

消失了两年的男人就这么毫无征兆,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见她不说话。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又捏了捏她小巧的下颚,嘴角的笑容带着玩味,薄唇轻启:“哑了?我问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苏冉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庭遇。”

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男人将苏冉松开,手插在西装口袋内,轻转过身,微笑:“怎么到这里来了?”

女人看了一眼苏冉,然后上前挽住宋庭遇的手臂:“走了,李叔叔在等我们。”

“嗯。”男人迈开脚步,再也没有看苏冉一眼,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就是苏冉的错觉而已。

直到他们走的很远了,苏冉的嘴里才念出那个这两年来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的名字:“宋庭遇……”

前面的两抹身影已经消失在苏冉的眼前。

她脚步踉跄的追上去的时候,却发现他们两个已经搭乘电梯上了楼,她用手不断的按着电梯的开关,但是都于事无补,最后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宋庭遇绝俊的脸,透过慢慢关闭上的电梯门出现……

苏冉等在原地,看着闪着蓝色荧光的小屏幕,最后电梯停在了五楼。

等到电梯门重新在她的面前打开,她连忙走进了电梯内,按下了五层。

在等待电梯到达五楼的时候,她的一颗心依旧平静不下来。

这酒店的五楼,是餐厅,有各式各样的包间,苏冉不知道到底宋庭遇去了哪个包间,她只能一间一间的找,包间基本上是关着门的,遇到关着门的,她用了很多次同样的方法,开了门,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身影,她便道歉,说自己走错房间了。

直到她又打开了一个包间。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她站在那里没动,坐在餐桌的人纷纷看向她,终于有人开口道:“你是谁?”

宋庭遇坐在靠窗的位置,他的身边还是刚刚那个女人,留着到肩膀的干净利落的短发。

宋庭遇此刻也看向她,靠在椅子上,嘴角噙着抹笑容,好像在看戏一样。

有人站了起来,声音不悦:“小姐,你到底找谁?”

苏冉才回过神来:“对不起,我找错房间了……”

她说完,转过身,走出了包间,主动拉上了门,耳畔还听到有人在取笑:“什么人,连房间都会走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