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不过是前妻而已,我怎么会在意?/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离开了也没有走远,她打开了楼梯门,坐在楼梯等待。

她此刻的脑海里昏昏沉沉的,脚步虚浮,稍不注意,好像就要栽倒在地上。

但是她知道,在这一刻也无比的确定,宋庭遇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她并不是在做梦,那确实是他……

她扶着楼梯扶手,慢慢的蹲坐在阶梯上面,用双手环抱着自己,低着头,将自己放在双腿间,置身于黑暗当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手机在响起来,将她的思绪打断。她忙打开了手机接听,是罗叔,见她离开了二楼的宴会厅这么长时间还没下来,心里担心,所以便打了电话来询问。

苏冉靠在楼梯扶手处:“罗叔,我没事。宴会结束了么?”

“差不多了,二小姐,你去了哪里?怎么不回来?”

“罗叔,你先回去酒店吧,我一会再回来。”

“二小姐,你别胡说。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去了哪?我上来找你……”

罗叔的话还没说完,苏冉就听到开着的楼梯门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她再也顾不得其他,走出楼梯口,果然看到刚刚那包间内,一行人走了出来。哪怕再多人,那个男人过人的身高,挺拔的身姿,还有强大的气场,让他依旧是全场最瞩目的那个。

哪怕他走在前面,他的背后还跟着好些人,但是苏冉还是一眼就看到,她连忙冲上前,大声道:“宋庭遇!”

一行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全部都回过头来,并且后面的人也让开了些,宋庭遇也转过身,那个女人还是在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姿态还是一样的亲昵,嘴角还有一抹没有逝去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刚刚她和宋庭遇走过去的时候,不知道在说什么,正在说的开心。

“这不是刚刚说走错房间的女人?庭遇,你认识她?”在宋庭遇的旁边,还有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

宋庭遇的眸光在苏冉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转开:“李叔叔,我认识她,她是我的前妻。”

周围的人的面面相觑,这时候更是都带着探究的眸光看着苏冉了。

“怎么庭遇原来你结过婚了?岑岑,这件事你知道么?”被称为李叔叔的中年男人看向宋庭遇旁边的短发女人。

丁岑微笑:“我当然知道,这些事情庭遇怎么会瞒着我?不过是前妻而已,我怎么会在意?”

在大家眸光的注视之下,苏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是她咬着牙在坚持:“宋庭遇,我有话和你说。”

“抱歉,我很忙。”宋庭遇的语气疏离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走吧。”李叔叔说了一句。

一行人往电梯那边走去,苏冉已经确定他还活着,她只想见见宋维希而已,她只想问问他宋维希的情况而已。

她马上又追了上去。但是很快,她便被宋庭遇留下的两个男人伸手拦住了:“对不起,这位小姐,你不能上前。”

苏冉要冲过去,但是还是被拦住,她眼睁睁的看着宋庭遇又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心里焦虑极了……

罗叔见她这么久都没有出现,和她通了电话她又突然挂断,心里担心,所以一层层的找上来,终于发现了她。

却见两个男人伸手将她拉住。

苏冉的嘴里不断的喊着:“放开我,放开我!”

罗叔心里一慌,连忙上前,用手要将其中一个男人推开:“你们干什么?”

男人看着他:“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你们干什么这么对我们二小姐?”

两个男人看宋庭遇他们应该已经离开了,所以便松开了手离开了。

罗叔立刻道:“二小姐,没事吧?”

苏冉没有回答他,而是匆匆忙忙的走了楼梯,一层层的往下走。

罗叔一愣,觉得苏冉不对劲,所以连忙的跟上。

苏冉出了门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正矮身坐进去了车后座,她连忙追上前,但是车子已经开走,哪怕她拍打着窗户,都没有停下来。

她却咬紧牙一直紧紧的跟着,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将她甩在了身后。

罗叔终于追了上前,将苏冉拉住:“二小姐。到底怎么了?车里面的是谁?”

苏冉跌跌撞撞的,还想要往前去,但是被罗叔用力的拉住:“二小姐,别追了,他们的车都走远了,追不上的……”

苏冉盯着刚刚那车离去的方向。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似得。

“那到底是谁?”

无论罗叔怎么询问,苏冉都没有开口再说话。

无奈,罗叔只好将她拉回了酒店,坐了司机的车回去。

……

而另一边,车上,丁岑往车后看了一眼。回过头,微笑:“那是维希的妈妈?”

宋庭遇的眸光也落在窗外,点了点头。

丁岑有些疑惑:“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她不是在安城的么?”

“无意中来到的吧,并不是故意找到这里来的。”宋庭遇收回眸光,靠在车椅子上,轻阖着眼眸。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打着。

车厢内一下安静起来,丁岑知道宋庭遇不想说话,他想安静,所以她没有再出声说有关于苏冉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宋庭遇闭着眼睛吩咐前面的司机道:“送大小姐回去,然后去康复中心。”

丁岑立刻转过头,看着身旁男人俊美的侧脸:“你要去维希那里?”

“他该出院了。”

“医生允许了么?”丁岑皱了皱眉:“除了你和我,维希现在还很排斥别人的靠近,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宋庭遇没有说话,丁岑想跟着一起过去,但是他拒绝了。

他独自一人去了康复中心,这是自闭儿童的特殊学校。

由于时间已经很晚,本来学校并不允许别人进来,但是今天晚上情况不一般,学校的老师和工作人员看到宋庭遇的出现,甚至都松了一口气:“宋先生,刚刚想给你打个电话的。维希咬了一个小朋友,现在情绪很不稳定……”

宋庭遇脸色凝重,加快脚步跟着医生走去宋维希的房间。

远远地他就听到了宋维希大吵大闹的声音,他走了进去,看到房间里多了很多的人,一名工作人员想要尝试着靠近宋维希。但是被他用力的咬了一下手臂,工作人员大哭起来,本能的用手去打宋维希。

很快,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她推开,她整个人狼狈的栽倒在地上,头发散乱,惊慌的眸光下,只看到从她身边走过一个高大的男人,她看过去,男人已经将本来大吵大闹的宋维希抱了起来,眸光柔和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并且出声轻哄着他。

“都滚出去!”宋庭遇抱着宋维希。冷声道。

刚刚倒在地上的女人,被同事拉了出去,处理手臂上的伤口。

宋维希的情绪,直到此刻才慢慢的稳定了起来,康复中心的人没有任何的办法,但只要宋庭遇在。他就安静了起来,窝在他的怀里。

宋维希安静下来,也总算是睡着,宋庭遇将被子拉上,想到刚刚那所谓的工作人员在宋维希咬了她一口之后,她竟伸出手来狠狠地敲打着宋维希的肩膀。他的眸光涌现出一丝杀意。

他动作轻柔的关了房间的门走出去,时间已经不早,这里的孩子早早就睡下。

他经过走廊的时候,发现很多房间都已经关了灯。

他在一间办公室内发现了刚刚在房间内照顾宋维希的,所谓的那个女工作人员,有另一人在帮忙她处理手腕处的伤口,消毒水倒下来的时候,她疼的大叫:“你轻点!”

“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轮到我值班的时候,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人家别的小朋友也不见得有什么,就他宋维希,三天两头的闹事,每次闹事谁都安慰不了,只有他爸出现了才行,他宋维希算什么东西……”

“好了,你……”另一名老师刚想出声让她别胡说,但是见门口处站着的那抹高大的身影时,她愣住了,并且觉得脖子发凉。

宋庭遇看她们的眸光,阴森的可怕。

受伤的女人也转过头,眼眸像是看到了鬼魅一样,瞪得大大的,还害怕的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没事吧……”

两个人都站了起来,差点话都说不出来:“宋,宋先生……”

宋庭遇走进去,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打电话叫你校长过来。”

“宋先生……”

“打不打?”

“好。”

刚刚在骂宋维希的女人此刻低着头,她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宋庭遇并不是好热的,他可是天海集团的人……

校长接到电话,急匆匆的赶过来。房间内围着很多的人,他连忙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宋庭遇:“宋先生,怎么了?大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我原以为,花了大价钱让我的儿子住在这里,他能得到很好的照料,但原来我想错了……”宋庭遇勾了勾唇。

校长不明所以,看了眼自己的员工,又看向宋庭遇:“宋先生,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宋庭遇指着之前打宋维希的女老师:“把事情说出来,一五一十,一句不漏的说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