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维希,我们该回去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老师哆哆嗦嗦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低着头,一直都不敢抬起头来,因为害怕宋庭遇的眸光。

但她说完之后,显然宋庭遇是不满意的,他勾着唇冷笑:“就这样?你确定你全部都说出来了?”

“你来说。”宋庭遇又指了指她身边的另一位女老师,就是刚刚在这里帮她包扎伤口的人。

“有个小朋友将维希的东西抢走了,维希就将那小朋友咬了,后来又闹了起来,我们都去相劝和安慰,但是都没有作用,后来维希还将她咬了一口……”她顿了顿,指了指身边的人:“她就打了维希……”

宋庭遇嘴角的笑意很冷:“好像你对我儿子很不满意?”

女老师连忙摇头:“宋先生,我没有!”

“我耳朵没有聋,我可听到你说了,他算什么东西,对吧?”

“宋先生……”女老师的声音带着哭腔,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很深,她当时被宋维希咬的很痛,所以才会本能的伸出手去打他。在这里上药的时候,她也是因为实在是气不过,所以才会说出来那些话,但怎么知道,宋庭遇竟然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外,还见她所说的那些话,一句不漏的全部都听了进去。

校长听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连忙道歉:“对不起,宋先生,这件事确实是我们的过错,您看……”

宋庭遇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这学校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是这样的态度和素质,我看你们学校真的没有必要再办下去了。”这里号称是整个新加坡最出色的特殊类儿童学校,送过来的小朋友基本上都是出了些事的。如果这里的老师连这点耐心都没有,那么存在有什么意义?

他宋庭遇的儿子,哪里轮得到别人对他指手画脚,这么对待的?

“宋先生,别啊,这就是个别的,我承认是我平时管理不到位。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也确实是我们的错,您想怎么都行,但是别这么对我们……”校长可是绝对相信,宋庭遇有这个能力让他们学校倒闭的!

校长见宋庭遇无动于衷,连忙拉过刚刚那已经害怕的在哭的女老师:“她这样的老师我们学校也不能留,我一定会开除了她,这样宋先生满意了么?”

宋庭遇冷着脸:“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了吧?我儿子送过来几个月了,我相信他可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你将事情给我查清楚了,然后给我个交代,如果不能令我满意的话,你自己看着办!”

“是,是是,宋先生,我一定会彻查整件事,以后再招收老师和工作人员的时候,也必定会仔细,不会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校长因为害怕,额头上都冒出了很多的汗水,他一遍擦汗,一边点头连声道。

宋庭遇离开了办公室,又回到了宋维希的房间,校长也跟着他过来,觉得今天晚上这件事还没有解决的好,他总是很担心。

宋庭遇拿过宋维希的小书包,只收拾了一点他平常很喜欢玩的东西,其他的东西他都没有带走。

校长见他在收拾东西,连忙道:“宋先生,这是?”

“维希没必要再住在这里,我认为你们学校没有能让他康复的能力。”宋庭遇的声音低沉。

“宋先生,今天晚上的事情真的就是个意外,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维希还是留在这里吧……”

他话还没说完,宋庭遇满眼讥诮。挑着眉:“你保证?你保证算什么?值几个钱?”

校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宋庭遇拿着宋维希的小书包,走过去将床上沉睡着的小小身体抱起来,往门外走去,声音丢下来:“明天我会让我的秘书过来办理维希的出院手续。”

司机还在门外等待,见宋庭遇抱着宋维希过来,连忙将车后座的门打开。让他们进去。

“宋先生,怎么带小少爷回去了?”

“他不需要再留在那里了。”

司机点了点头,恪守本分的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将车子开了出去,离开了这学校。

回到了住处,宋庭遇将宋维希抱上楼,放在床上。

半年前,宋庭遇找到宋维希,六岁大的孩子,却骨瘦如柴,身高和一年半相比,竟然没有多少的变化,因为他在这一年半时间内,营养根本就跟不上,他经历了什么,宋庭遇现在并不想提,甚至想都不想再去想。

这半年来,他的身体总算好转,肉也长了回来,身高才慢慢的拔高。

宋庭遇脱了铁灰色的西装外套,扔在椅子上,又扯掉了领带,也躺在了床上,看着宋维希:“维希,你想妈妈了么?”

别说现在宋维希睡着了,就算是他醒来,他也基本上不和别人交流,当然不会回答他。

宋庭遇手臂挡在额头上,看着天花板:“维希,我们该回去了……”

……

田蜜在厕所里蹲了好久才双腿发软的扶着墙壁走出来。

她发誓,宴会上那看着精致漂亮的小点心,肯定是有问题,不然她为什么拉的这么厉害?

她注意到房间内苏冉已经回来。

“回来了。”她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真想爬过去,而不愿意走路了。

妈的。做人就不能太贪吃,怎么能看到那些小点心精致漂亮就吃了那么多呢?

现在好了,她差点就死在马桶上。

要这样,她真的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死在马桶上的人,她出名了!

苏冉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到她所说的话。没有回应她。

田蜜觉得奇怪,慢慢的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见她脸色苍白,眼神空洞而没有焦点,她用手在她眼前摆了几下:“冉冉,怎么了?”

苏冉还是没有听到似得。她又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嘴里喃喃的说道:“我看到宋庭遇了……”

田蜜正端着水杯喝水呢,闻言,一口含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水喷了出去,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你说什么?你看到宋庭遇了?你在哪看到的?”

“就在宴会上。”

田蜜咕哝了一声:“真的是他?我怎么没有看到?会不会看错了?”

苏冉捏了捏眉心:“没有看错,那就是他。”

“他原来消失了两年。就在新加坡了?这真的是……”田蜜实在不明白:“那他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事,他有没有和你说?还有维希呢?维希在哪?”

苏冉摇头:“他没有让我靠近,我想问他维希的事情,但是都问不了……”

想到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苏冉的心一阵紧缩,她垂下了长长的睫毛,看着自己的双脚。

“他怎么回事?不记得你了?失忆了?”田蜜用手拍拍脑袋:“这桥段太老了吧……”

“没有,他记得我。”

“那他怎么这两年来也不联系你?不联系任何的人?”

苏冉摇头,不想再说下去。

田蜜见她脸色不好,所以便道:“你还是好好的去休息一下吧,明天去打听一下宋庭遇的事情好了,总能找到他的,到时候就可以问问维希的情况了。”

“嗯。”

苏冉总算是点了点头,起身往卧室走去。

而田蜜,则喝了水,将药吃了。

刚刚回来的路上买的药,不知道有没有效,没有效的话,她难道得一夜都蹲在马桶里么?也太痛苦了吧?!

……

因为不确定宋庭遇现在什么情况,苏冉并没有让罗叔帮忙去打听,她就和田蜜去了举行宴会的酒店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

但她们两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新加坡,又没有人脉,怎么可能问的出什么?

苏冉到现在都打听不到宋庭遇的情况。

田蜜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拉着苏冉道:“冉冉,我们还是先回去安城吧,到时候让唐子楚打听一下。反正现在知道他在新加坡了对不对?他打听总好过我们在这里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啊!”

只能这样了。

苏冉点了点头。

罗叔已经在宴会的第二天就离开了新加坡,苏冉和他说自己和田蜜还想留在这里玩两天,所以并没有和他一起回去。

决定好了,她们两就回去酒店收拾东西,搭乘了飞机回去了安城。

一回到安城,苏冉和田蜜就约了唐子楚一起吃晚饭。

唐子楚现在自己开了家小小的外贸公司,每天早出晚归的,公司里除了他,就只有其他的两个人了。

唐子楚经常忙的连晚饭都会忘记吃,今天晚上他就没有吃晚饭,所以这下正好了!

两人先去了餐厅,点好了菜等待。

唐子楚匆匆的赶过来,看到桌子上的菜,微笑:“这么好。点的都是我喜欢吃的。”

“那当然,知道你辛苦啊,所以特地帮你点了你最喜欢吃的。”田蜜帮他盛了一碗汤:“来,唐大老板,请喝汤,请吃饭。”

“怎么今天晚上这么好?”唐子楚觉得田蜜不怀好意。

“我一直都这么好……”田蜜横了他一眼:“吃不吃?不吃我自己吃!”

“吃吃吃!”唐子楚连忙拿过碗,喝起汤来。

“去新加坡买了什么好东西?应该都去吃了吧?”

唐子楚觉得自己不要太了解田蜜。吃是她最大的嗜好!

田蜜瞪了他一眼:“我们有话和你说。”

“说啊,别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

苏冉看向他:“我在新加坡见到宋庭遇了……”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到“哐当”的一声,唐子楚手上的筷子便掉落在地上,他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你们在新加坡见到宋总了?”

“我没看到,冉冉说看到了……”

“有没有看错?”

“没有,就是他。而且我并不是只是匆匆一瞥的,我是确实看到了他的人,我还和他说话了,但是他后来又走了,我没来得及问他维希的事,他也没有和我说,所以子楚,我想问问你,能不能帮我找找他?”

“放心吧,我会找到他的……”唐子楚觉得,宋庭遇这么长没有出现,自然是出事了,可是现在又好好的出现在新加坡了,他也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为什么连他们都不联系?

吃完了饭,苏冉满怀心事的回到了苏家,乔青在客厅里写毛笔字,见她回来,抬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躲开相亲的事情,所以才会和田蜜故意在新加坡玩多了几天,但是我告诉你,这件事我早就给你定下来了,你到时候怎么都得给我去,不能再给我推了……”

往常苏冉都会和她说几句话,但是今天晚上她换了鞋,让佣人拿了行李上楼,她也跟着上去了。

乔青皱了皱眉,觉得不太对劲,所以索性放下了毛笔,上了楼,她走到苏冉的房间,她刚想将门关上。

“冉冉,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苏冉没有心思和她扯别的事情:“妈,这件事情改天再说。”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刚赶回来,我想休息一下。你下去写字吧。”

苏冉说完,将房间门关上。

她拿了睡衣去了浴室,放了满满的一缸水,躺了进去。

第二天早上,苏冉是被冷醒的,她才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一整夜,想着想着事情就睡着了。

她狠狠地打了好几个喷嚏,浑身哆嗦的拿过了睡衣穿上,现在就觉得头晕脑胀,浑身发烫了。

在慢慢变冷了的浴池里躺了一整夜,不感冒才奇怪呢!

她打开了房间门,有气无力的下了楼在翻箱倒柜的找体温计,乔青刚好从外面进来:“找什么呢?”

“妈,温度计呢?”

“你怎么了?”乔青走过去,用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测探了一下温度,一触碰到,她的眉心便用力的拧着:“温度这么高!感冒了!”

苏冉已经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了:“很难受……”

“废话,温度这么高,怎么可能不难受?你昨晚没盖被子睡觉?”

苏冉摇头:“在浴缸里过了一夜。”

“你……!”乔青心疼极了:“赶紧上去换件衣服,我送你去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